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青春無悔 » 第29章 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青春無悔 - 第29章 幹字體大小: A+
     

    我爸要出來了?

    這個消息就像是重磅炸彈一樣,直接將我炸的暈暈乎乎的,在林叔家呆了幾年,我媽一直不給我去看我爸,一開始我還很抗、議,但是隨着年齡的增長,每一次林詩詩和其他人用我爸的事情來嘲諷我,罵我是個骯髒的野種時候,我心裏就會非常的怨恨,根本不願意去看。

    久而久之,我似乎都有點忘卻了,這個消息忽然傳來,我一時之間居然不知道該怎麼面對。

    浴室裏面,雪姐的身影完全定格在那邊,我的心裏莫名的一痛,我爸當初醉酒強、暴雪姐這件事情,對我是一種傷害,但是對雪姐來說更是如此。

    “我知道了。”我嘴脣顳顬,好半晌才從嘴裏面憋出這句話,一想起這些年我爸給我帶來的恥辱,我的拳頭就不禁死死地捏着,無名的火焰從心底涌現出來,無法遏制。

    我媽眼神複雜的看着我,蠟黃的臉上面露出一絲無奈,這時候浴室裏面雪姐依舊沒有任何的動作,任由水流不斷地衝刷着身子,淅淅瀝瀝,水聲變得很有節奏。

    “你去接你爸……”我媽沉默了良久,方纔有點無奈的說出口,希冀的看着我,可是她的話還沒說完,我就冷冷的打斷了,說不可能。

    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我的心中無比的冰冷,去接他?難道這個男人給我帶來的傷害還不夠麼,難道還要繼續傷害我麼,我怕了,童年的陰影讓我到現在都記憶猶新。

    何況,我現在住在雪姐家裏,我媽在說這件事的時候,雪姐在裏面聽得清清楚楚,她現在的心情肯定糟糕透了,我無論如何都不會傷害這個爲我付出太多的人。

    如果我接了我爸,該怎麼安排,難道要帶他來這裏麼,那我真是瘋了!

    聽着我果斷的拒絕了,我媽臉上露出難色,說我爸剛出來,不管怎麼說我也是他兒子,還是去接他比較好。

    我冷冷的笑了笑,一想起這麼多年來我爸給我帶來的恥辱,我就氣的牙齒打顫,“呵呵,我做不到。”

    我媽表情一僵,其實都減弱了很多,無奈的搖搖頭,唉聲嘆氣,並沒有繼續說話。

    我媽知道我非常恨我爸,這麼多年了,我在林家過的是怎樣的她是很清楚的,包括這次跟林叔發生矛盾離家出走也是。

    知道無法勸說我,我媽最後告訴我我爸還有幾天就出來了,然後就不繼續這個話題,讓我拿着手裏的錢好好地過,不要苦着自己。

    我眼眶一陣酸澀,說我知道了,我媽又嘆了一口氣,在我的注視下緩緩地下了樓,動作很緩慢,讓我有種遲暮老人的錯覺,可我媽才四十出頭罷了。

    關上門,我的心裏久久無法平靜,我媽的話不斷地在我的腦海之中迴盪着,我爸要提前出獄了,可是一想到這件事,我的心裏就無比的憤怒,恨不得那個男人一直呆在裏面不要出來,這樣對誰都好。

    等了很久,雪姐方纔從浴室裏面走出來,頭髮溼漉漉的,絕美的臉蛋上帶着憔悴,皮膚有點緋紅,讓雪姐看起來更加美豔動人,可我卻有種錯覺,總覺得雪姐剛纔好像哭過。

    雪姐有點魂不守舍,批了一件浴巾就走出來了,只是將重要的地方遮蓋住,修長的美腿和手臂都沒有阻擋,坐在沙發上發着呆,目光不斷地閃爍。

    我心裏不禁慚愧,也不知道該怎麼去安慰雪姐。

    因爲我爸要出獄的消息,雪姐今晚直接沒有看電視,早早地就躺在了牀上,我過去的手,雪姐的身子明顯的顫抖了一下,關了燈,黑暗之中我輕輕地靠了上去,雪姐身上散發着沐浴露的清香,身子軟軟的,我貼着,手臂輕輕地環了上去,觸摸到細膩的胳膊。

    雪姐的嬌軀不斷地顫抖着,仿若煮熟的蝦子一樣蜷縮着,楚楚可憐的樣子讓我心痛,我小聲的呼喚着雪姐的名字,連續呼喚了好幾次,雪姐才應了我一聲,緩緩地轉過身來跟我面對着面。

    “小志。”雪姐開口喊了一聲我,趁着從窗口溜進來的月光,我似乎看到雪姐的眼中含着淚,我還在愣神,雪姐一下子鑽到了我的懷裏,就像是受傷的貓兒那般,楚楚可憐。

    “雪姐,我不會離開你的。”

    我的大腦一片空白,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只能憋出這句話了,輕拍着雪姐的背,就像是小時候雪姐拍着我睡覺一樣,將雪姐柔軟的身子輕輕地摟在了懷裏。

    或許因爲心情太過複雜,懷裏摟着雪姐這樣的沒人,可我的心裏卻完全沒有出現任何齷齪的念頭,只想就這樣摟着對方。

    第二天的時候,我感覺到有點兒刺眼,這才發現陽光早就如調皮的精靈一樣鑽進了放在,在地面和牀上留下一個個可愛的斑點。

    我剛想動,忽然感覺身上沉甸甸的,下意識的碰了一下,這才發現自己摸到了很光滑細膩的東西,還很軟,我楞了一下,方纔看到雪姐在我的懷中,跟安靜的貓兒一樣還在睡着。

    我呆了好幾秒的時間,靜靜地看着雪姐的臉蛋,熟睡中是那麼的美,睫毛狹長,鼻樑秀挺,再加上白皙的皮膚猶如煮熟的雞蛋白一樣光滑細膩,挑不出一絲一毫的瑕疵,卻又帶着一種粉嫩水潤,吹彈可破,薄薄的嘴脣粉嫩無比,讓人忍不住想要親一口,品嚐那最美味的甘露。

    雪姐依舊保持着昨晚的睡姿,蜷縮着在我懷裏,我的手不經意的放在雪姐的身上,猶豫姿勢的原因,睡裙已經高高的撩起,我的手觸摸到了雪姐細膩的肌膚,那種手感讓我激靈靈打了個寒顫。

    我不敢動彈,我想不通平時總是起的很早的雪姐,今天不知道爲何一直沒有醒來,目光朝着下面看去,雪姐白皙修長的雙腿蜷縮着,交錯在一起,隱約間露出了一件淺粉色的小玩意,我一看差點沒噴出鼻血,就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樣死死地盯着。

    不知不覺,我的呼吸變得急促起來,渾身都有點莫名的發燙,一直沒有注意,雪姐的雙腿上沒有一絲的腿毛,比起那些平面模特都要完美的腿型令人歎爲觀止,白皙如雞蛋白的肌膚不用觸摸就可以知道是多麼的彈性驚人了。

    我就像是偷吃了糖果的小孩子,一陣心虛,失去了理智一樣盯着雪姐,甚至忘了去叫醒雪姐,只希望這個時間可以久一點。

    不知道過了多久,雪姐的睫毛微微顫動,我嚇得趕忙閉上了眼睛,生怕被雪姐發現了我一直在偷看她,我感覺到雪姐的頭擡了起來,我緊張的更加不敢動彈了。

    我感覺雪姐在看我,呼吸中都帶着一股香味,鑽入我的鼻孔,似乎離我非常的近非常的近,這種狀態持續了足足有一分鐘才結束,我感覺到雪姐離我遠了一點,緊接着牀榻一陣動盪,雪姐正在爬起身來。

    可是雪姐離我太近了,起身的手,滑膩的肌膚不斷地磨蹭着我的手臂,我的手臂自然的垂落,那種感覺讓我緊張的同時有種莫名的刺激,更是覺得無比舒暢,想要吶喊出來。

    “人小鬼大”,雪姐忽然啐了一口,也不知道說什麼,從牀上爬起來,傳來悉悉索索的聲音,應該是雪姐在穿衣服。

    我小心翼翼的將眼睛睜開一道縫看了過去,這一眼我就徹底震撼了,之間雪姐將身上的睡裙緩緩脫了下來,只剩下內、衣,雖然是背對着我,那種驚人的曲線還是讓我一陣熱血沸騰,不禁感慨雪姐絕對是上天最完美的藝術品,哪怕是一個背影,也不是小電影上面那些女人可以相提並論的,太美了。

    可是就是這樣一個完美到無可挑剔的女孩,背部的地方卻隱隱有着一些淤青,就像是指痕,雖然已經消失的差不多了,可還是讓我心中怒火一下竄了出來。

    我這纔想起來,那天晚上我就看到雪姐在客廳沙發上背對着我擦拭雲南白藥,原來是這樣,雪姐是怎麼受傷的?是那個老男人麼?

    我這纔回想起來,那天晚上,我隱約間聽到雪姐擦拭時候,痛的只敢小聲的抽泣……

    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雪姐已經穿上了今天的衣服,今天的雪姐穿了一件牛仔褲,將修長的雙腿襯托的更加渾圓,曲線完美無可挑剔,上面穿了一件路瑤裝,肚臍眼部分打了個結,顯得非常有韻味。

    等到雪姐出去,我才從牀上爬起來,感覺下面一陣彆扭,這才注意到自己不知道何時已經醜態畢露了,要不是褲衩買了大一號的,還真是無比尷尬了。

    我算是明白雪姐爲什麼說我是人小鬼大了,剛纔雪姐一直緊緊地挨着我,想到這裏,我就忍不住面紅耳赤,思緒又開始亂飛起來。

    吃早點的時候,我也不敢看雪姐的眼神,腦海中卻時不時迴盪着剛纔雪姐背對着我穿衣服的樣子,格外的誘、惑,那雪白的肌膚,完美的曲線,真是世間最完美的藝術品。

    可是就這樣一個完美的女孩,性格也是如此的無可挑剔,爲人善良,卻被一個年齡足矣做她爸爸的老男人養着,我的心裏莫名的痛。

    來到學校,我魂不守舍的上了一早上的課,我爸的事情早就被我拋到九霄雲外去了,我的腦海裏面時不時會想起雪姐的樣子,不知道爲什麼,一想起雪姐我就會心跳加速,那種感覺令我難受的很。

    “呵呵,又在想什麼齷齪的念頭麼,骯髒的東西,真噁心。”我正在發呆,忽然傳來林詩詩鄙夷的聲音,我這才發現,教室裏面的人已經走完了,只有林詩詩和我還在。

    我楞了一下,頓時有點不爽的看着她,說你說話能不能別這麼難聽,我又招你惹你了?

    “呵呵,我說的難聽?你做的才難看吧,你敢說你跟那個女人沒睡一起?”林詩詩鄙夷的說道,我心裏一陣怒火,我的確跟雪姐睡在一起,可是我並沒有對雪姐做什麼。

    但是說出這些話的時候,我的腦海中卻不禁回想起來昨天晚上,雪姐跟我摟在一起,早上,我也看到了令我無法忘卻的一幕,不禁就有點走神,林詩詩更是不屑的冷笑,說你們到底做了什麼心裏清楚。

    我一怔,剛想去解釋,林詩詩再一次說話,問我媽昨天晚上是不是來找我了,我點點頭說是的,怎麼了。

    林詩詩問我,我媽昨天晚上有沒有跟我說什麼,我搖搖頭說沒有,林詩詩哦了一聲不說話,我補充了一句,我媽昨晚給我一個信封,裏面有幾千塊錢。

    不知道爲什麼,林詩詩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身子一顫,臉上似乎有掙扎之色一閃而過,然後深深地看了我一眼不說話,直接走了。

    我一頭霧水,忍不住罵了一句煞筆,林詩詩肯定腦殘,沒事跑來找我卻又說了一堆屁話,完全搞不清什麼鬼。

    我站起身子,朝着洗手間走了過去,打算上個廁所就去吃飯,可是我走剛走進洗手間,後面就忽然被人狠狠地踹了一腳,整個人重心不穩朝着前面栽倒下去,栽倒在廁所髒亂的地面上,隱約間有尿騷味鑽入鼻孔。

    “草泥馬的,小雜種還挺能躲的,每天跟班主任一起走,你行啊,看你這次往哪邊跑。”身後,周鵬飛的聲音冷冷的傳來。

    我跌跌爬爬的想要起來,剛剛爬起來,就感覺後背被人狠狠地踹了一腳,有一次無力的摔倒在地,肋骨都有點痛,不甘的擡起頭,只見周鵬飛帶着五個人把我團團圍住,一個個臉上都帶着戲謔。

    一個男生剛剛走進來想要上廁所,一見到這個架勢,趕忙開溜。

    我的心裏一沉,看着周鵬飛那張滿是猙獰笑容的臉,知道今天肯定難逃一陣毒打了。

    “看到你這張煞筆臉就特麼想抽。”周鵬飛冷笑着盯着我,一隻腳還踹在我的背上,搓搓手讓旁邊那個人把褲子脫了。

    那個人楞了一下,有點納悶的開口,問周鵬飛想要幹什麼,周鵬飛說給我喝點“飲料”,我一下子反應過來了,其餘幾個人也都面面相覷,隨即哈哈大笑。

    “草,飛哥,這個點子好,讓這煞筆上次得意,還敢用石頭砸我,這次尿他一嘴,拍照片整死他,看他還怎麼有臉在學校繼續待下去。”之前被周鵬飛命令的那個男生一邊脫褲子一邊獰笑,我這纔想起來,這個人上次就跟周鵬飛一起堵我,結果被我用石頭狠狠地砸了一下。

    想到這裏,我的心裏頓時一陣後怕,這個傢伙不會放過我的,肯定會肆意的羞辱我,看着他把褲腰帶解下來,掏出令人噁心的東西,我開始劇烈掙扎起來。

    “傻逼,你以爲你跑得掉?”周鵬飛見我掙扎,再一次加大了腳上的力道,我頓時急了,也不知道哪裏來的力氣,狠狠地爬起身來,周鵬飛都被我掀的一個踉蹌。

    “瑪德,乾死這雜種。”周鵬飛朝着我身上狠狠地就是一腳,我直接摔倒在地,摔了個狗吃屎,狼狽無比,其餘幾個人哈哈大笑,其中一個人開始拿出手機對着我拍照。

    我知道我現在一定特別的狼狽,臉上火辣辣的,怨恨的盯着他們,渾身更是和散架一樣痛的一塌糊塗。

    “草,這照片絕了,這傻逼跟條狗一樣狼狽。”拿手機拍照的那個人得意的笑着,又有人衝上來按着我,把我往廁所裏面拖。

    我不斷地掙扎,狠狠地反擊,拳頭拼命的砸在他們身上,可是他們人太多了,我再怎麼掙扎也只是一個人罷了,背上和小腹上面結結實實的捱了幾拳,痛的我弓着身子,和蝦米一樣。

    “按好了,我要射了。”脫掉褲子的那個男生臉上露出猥瑣的笑容,朝着我撒尿,我慌忙朝着後面躲了過去,但是依舊被尿溼了鞋子,連褲腿上面都有。

    見到這一幕,周鵬飛幾人頓時哈哈大笑,那叫一個得意,按着我的兩個人把我往前推,更是叫囂着要把尿撒滿我的全身。

    憤怒、憋屈,無數的負面情緒這一刻縈繞着我的心頭,我氣得渾身顫抖,歇斯底里的發出一聲大叫,怨恨的盯着周鵬飛那張大笑的臉,張開嘴狠狠地咬在按着我的一個男生手臂上。

    “草泥馬,屬狗啊。”那個男生反手對着我的臉狠狠一個耳光,疼得我倒吸氣,大腦裏面一陣空白,但是我沒有停下,用胳膊肘死命的去撞他。

    另外一邊,脫掉褲子的那個男生罵了幾句髒話開始靠近我,意思是還沒尿我一身,才尿了這麼點。

    周鵬飛戲謔的說,沒事,一個人不夠不是還有別人麼,反正就是要讓我丟盡臉,到時候再整個學校丟盡臉,看還有沒有臉繼續待下去。

    “周鵬飛,我草泥馬!”我咬牙切齒的罵道,無盡的屈辱感讓我的心中怒火如春草一般瘋長,我的身上火辣辣的痛,可是我卻顧不上這麼多,用盡力氣掙扎。

    如果真的被周鵬飛這樣,那我不如去死了,以後還有什麼臉繼續待在學校!

    聽着我的罵聲,周鵬飛笑的更冷,“你不是很拽麼,不是要袒護林詩詩麼,你繼續啊,不是會用石頭麼,我就看看你在這邊怎麼找到石頭!”

    “飛哥,搞不好糞坑裏面有石頭。”另一個人附和着說道,說完其餘幾人已經笑的不行了,說那就讓我去糞坑裏面掏石頭。

    說着,把我狠狠地朝着糞坑的地方一推,我一個踉蹌,扶助牆壁纔沒有踩到裏面去,怨恨的掃過在場的所有人,記住那一張張臉,死死地捏着拳頭。

    我火冒三丈,用盡全身的力氣狠狠地朝着一個瘦弱的男生那邊衝了過去,一拳打在那個男生的小肚子上面,雖然對方已經來擋,但還是痛的叫出來。

    我的舉動有點突然,就連周鵬飛都楞了一下,然後陡然間回過神來,叫其他人趕緊把我打一頓,看着他們朝我走來,我忽然間看到廁所門就在眼前,二話不說就開始往外衝。

    可是我剛剛衝出去,迎面就撞到了一個矮胖的中年男人,臉上帶着冷笑,居然是李主任。

    就像是知道里面發生了什麼,李主任刻意用肥胖的身軀擋着我,看到我衝過來,二話不說一把推在我的身上,讓我一個踉蹌倒退幾步。

    “楊志,又想打老師是不是。”李主任冷冷的開口,臉上露出報復性的笑容,因爲李主任的阻攔,周鵬飛幾人一把把我撲倒在地,二話不說把我往裏面拽。

    李主任就跟沒看見一樣,慢悠悠的轉過身離開,我氣得死死地捏着拳頭,指甲直接掐進了血肉之中,手心都紅了,心裏的怒火讓我快要爆炸。

    鞋子和褲管都傳來溼漉漉的感覺,更讓我心中無法遏制的想要咆哮,死死地盯着周鵬飛幾個人。

    “看你麻痹,拖進去,繼續。”周鵬飛不屑的笑了笑,從口袋裏面掏出一包煙,點了一根靠在牆上一副看好戲的架勢。

    就在這個時候,外面忽然間傳來了李主任的聲音,跟一個人在說話,回答的是一個女聲,很好聽,是雪姐的。

    “程老師啊,還沒去吃飯,要不我們一起去吃?”

    “不用了,我還有點事。”

    回答了一句,就聽到雪姐高跟鞋走動的聲音,距離我們這裏越來越近了,她一定是來找我的。

    “楊志?楊志?你在裏面麼。”外面,雪姐叫喚了兩聲。

    聽着雪姐的聲音,周鵬飛等人全都楞在那裏不敢說話,周鵬飛死死地盯着我露出威脅的神色,其餘幾人則一臉的害怕,脫掉褲子的那個人更是連忙把醜陋的玩意往裏面塞,太過匆忙,尿撒了一褲子,狼狽不堪。

    我臉色一僵,剛要開口,忽然間瞥見我褲管上的水印,我的話硬生生的被吞了回去,如果現在雪姐看到我這副狼狽的模樣,還被人尿溼了褲管和鞋子,我該怎麼面對她?

    想到這裏,我只能不甘的咬咬牙,放棄了喊出聲來的念頭。

    這個時候,周鵬飛靠了過來,狠狠地吸了一口煙吐在我臉上,威脅的開口,“小雜種,你要是敢開口,老子就敢把外面那個女人拉進來幹,你試試看,聽說你跟她蠻熟的。”

    周鵬飛的話讓我激靈靈打了個冷顫,我雖然知道他多半是在威脅我,可是我不敢賭,如果雪姐發現了這一切,周鵬飛幾人狗急跳牆的話,光憑雪姐一個弱女子根本不可能阻止的了什麼。

    雪姐曾經被我爸強、暴過,早就留下了心理陰影,否則不會聽到我爸要處於的消息那麼的痛苦,蜷縮的跟個蝦米一樣令人憐惜,想到這裏,我只能憤怒的盯着周鵬飛,大氣也不敢喘,祈禱着雪姐趕緊離開這裏。

    “飛哥,我們還是算了吧。”一個男生弱弱的說道,顯然十分害怕,生怕被外面的雪姐發現,剛說完就被周鵬飛一個巴掌抽在臉上,罵他沒用的東西。

    那個男生立馬不敢說話了,但是周鵬飛臉色也不太好看,顯然怕得很。

    這時候,外面又一次傳來李主任的聲音,說自己剛從廁所出來,立馬沒人,然後問雪姐要不要一起吃飯,雪姐說不用了,緊接着就傳來雪姐高跟鞋踩在地上的聲音,漸漸遠去。

    李主任在說謊!

    我的心裏一陣窩火,恨不得衝出去把那個猥瑣噁心的死胖子踹死,可是周鵬飛的獰笑讓我清醒過來。

    “瑪德,總算走了。”周鵬飛罵了一句,再一次將視線集中在我身上。

    說着,周鵬飛開始脫褲子,說要親自尿我一身,讓其餘幾個人把我按好了。

    看着周鵬飛的動作,我的腦海中一片空白,剛纔被尿在鞋子和褲管上面的那種屈辱感覺再一次冒了出來,憋屈的火焰一下子竄到了頂點!

    “我草泥馬!”我不知道哪裏來的力氣,一下子跳了起來,一下撞開了我旁邊的那個男生,目光落在不遠處的拖把上面,一下子衝過去,拿起拖把狠狠地朝着周鵬飛幾人抽了過去。

    “麻痹!”

    見到我拿到拖把,周鵬飛頓時罵了一句,其餘幾人也都露出嫌惡之色,要知道這可是廁所裏面的拖把啊,髒得很,平時甚至會在小便池和大便池裏面拖。

    “草泥馬,楊志,你敢動一下試試。”周鵬飛急了,開始狼狽的拉褲子,可是拉鍊好像卡住了,急的不行,想要往外走。

    我的理智早就已經被憤怒的火焰給遮蓋了,二話不說,拿起手中的拖把狠狠地抽在了旁邊兩個人身上,頓時謾罵聲不絕於耳。

    周鵬飛躲閃的快,沒有打中,嘴裏還在放着狠話,可是我聽在耳中,就越是憤怒,再一次掄起拖把開始狂掃。

    雖然幾個人不斷地躲,可是我就跟發了瘋一樣狠狠的甩,頓時弄得他們異常的狼狽,身上被我手中的拖把甩的全是印子,髒亂不堪。

    周鵬飛謾罵不斷,依舊在拉着褲子拉鍊,可我心裏卻異常的冰冷,只有怨恨!

    這時候,我的餘光看到了一旁的小便池,裏面滿是黃橙橙的**,周鵬飛楞了一下,目光陰翳無比,冷冷的說楊志你想幹什麼。

    可是他的話卻成了激怒我的催化劑,我狠狠地把拖把塞進了小便池裏面,在那些散發着惡臭的黃色**上面攪動了兩下,狠狠地甩了出去。

    “我草尼瑪!”周鵬飛只來得及罵這一句,臉上就被我的拖把狠狠地甩了一下,散發着惡臭的**全都砸進了他的嘴裏,周鵬飛一邊後退,一邊不斷地咳嗽,噁心的在那邊吐口水,臉色煞白。

    其餘幾人看到我的舉動也都傻眼了,可就是怎麼傻眼的時間,我已經瘋子一樣撲了上去,把黃橙橙的**甩了他們一臉。

    謾罵聲不絕於耳,可是落在我的耳中卻成了最動聽的音樂!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
    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