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青春無悔 » 第28章 得罪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青春無悔 - 第28章 得罪死字體大小: A+
     

    我的心裏五味陳雜,哪怕是親眼看到雪姐被李主任摸一下,我的心裏都跟被針扎一樣,就像那天我親眼看到包、養了雪姐的老男人在我的面前跟雪姐親熱一樣,那種感覺就像是自己最在意的東西,被別人佔有了。

    我不知道這是爲什麼,心裏就是特別特別的不舒服,很厭惡自己的無能,也很痛心。

    雪姐沒有跟我說什麼,直接回去了,我看着雪姐那曼妙的曲線,心裏卻越發的冰冷,距離中午的時間已經越來越近了。

    我回到班上,林詩詩已經坐在自己的位子上面了,俏臉上沒有一絲一毫的表情,從我進來的那一刻起就盯着我,沒有喜怒哀樂。

    我不爽的看了她一眼回到座位上,林詩詩沒有說話,我卻聽到她同桌張雨在那邊數落我,說我囂張個屁,就一屌絲,裝的跟什麼似得。

    吳傑依舊跟個仇人一樣盯着我,說話說得特別難聽,說完還會特意的討好似得看着林詩詩,我心裏冷笑,就算他再牛逼,在林詩詩眼中也不過是一條狗罷了,林詩詩根本不會看上她。

    到了下課的時間,鈴聲還沒打響,我就看到了雪姐從隔壁班走了出來,路過我們教室的時候,不少人都被吸引過去了視線。

    “草,身材真特麼給力,火辣的一筆,要是我馬子我爽死她。”吳傑的話說的特別難聽,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雪姐,我知道他腦袋裏面又在想那些齷齪的念頭了,這傢伙,只要見到長相還不錯的女孩,都會幻象一遍,遇到長得不行的女孩,立馬就會出言諷刺,說長得這麼醜出來嚇人幹什麼之類的話。

    我沒有心思聽他說話,所有的心思都放在雪姐的身上,我很想過去找雪姐,可是講臺上面任課老師就跟吃了炫邁一樣根本停不下來,一點沒有下課的意思,只有不到一分鐘的時間了,依舊拿出一道解答題開始給我們說。

    我心裏急了,我現在追出去或許還有時間,可是我該怎麼辦。

    我心裏一亂,根本沒有心思繼續聽課,就在這個時候,任課老師的聲音冷冷的傳了過來,“楊志,你在看什麼呢,給我站起來聽。”

    原本心裏就很不爽了,聽到任課老師的話,我的心裏更是憤怒的不行,一下子站了起來,一拳錘在桌子上面,發出巨響。

    我的舉動頓時讓任課老師的臉色拉了下來,狠狠地將手裏的粉筆頭丟了過來,砸在我的臉上,班上的同學頓時發出笑聲。

    “脾氣還不小,不好好聽課還有理了,你對得起生你養你的父母不。”任課老師冷冷的罵我,吐沫星子橫飛,根本沒有放過我的意思。

    不少人都將視線落在了我的身上,一副看好戲的架勢,吳傑更是不放過任何一個打擊我的機會,直接笑出聲來,“老師,他爸爸是強、奸犯,還在坐牢滴,他媽媽給人做小三,沒人養。”

    吳傑說完,還刻意笑了兩聲,幾個跟吳傑玩的不錯的同學也附和着笑出聲來,你一言我一語的說了好幾句難聽的話,讓我面紅耳赤。

    任課老師明顯楞了一下,朝着窗外看去,路過的雪姐也聽到了,我看到她的腳步頓了頓,但是很快就恢復過來,小跑着離開了我的視線,讓我的心一下子沉入谷底。

    不知道爲什麼,我感覺任課老師的臉上露出一絲不自然,似乎在掙扎着什麼,沒有說話,好半晌才叫我坐下來,這時候下課鈴聲已經打過了,別的班的學生陸陸續續的從教室竄出來,跟一羣瘋狗一般朝着食堂衝去。

    “那接下來,我們繼續把這道題說完。”任課老師嘆了一口氣,不知道在想着什麼,表情很不自然的開口。

    我感覺到一絲不對勁,這個老師從來不拖課的,學校也禁止拖課,可是現在卻卡在這個節骨眼上面。

    我心裏急得不行,猶如熱鍋上的螞蟻,完全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這道解答題要是說完,估計沒有個五六分鐘那就是做夢,到時候雪姐在哪個角落裏面都說不清楚,搞不好更久,久到足矣讓一切事情發生最壞的可能……

    “老師。”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讓我厭惡無比的聲音忽然間傳了出來,聲音清脆,是林詩詩的,聲音落下,林詩詩直接從座位上面站了起來,面無表情。

    任課老師明顯楞了一下,問林詩詩怎麼了,其餘的學生也都看着林詩詩,一臉的疑惑。

    “老師,該下課了。”林詩詩面無表情的開口,說出了一句讓我無法相信的話,要知道她可是出了名的乖乖女啊,不僅長得漂亮,身爲校花,更是成績年級前幾,就連別的班的老師提起林詩詩那都是如雷貫耳。

    如果是平時,林詩詩絕對不會跟老師說這種話的,她是那麼的好學,可是這一次居然開口了。

    聽着林詩詩的話,我看到任課老師的臉上露出錯愕之色,明顯掙扎了一番,然後說就拖一下下,講完這道題。

    我的心裏再次一沉,露出絕望之色,任課老師居然這麼說,那就說明她拖課的意思多麼的堅定了,不知道爲什麼,從來不拖課的她居然會這樣,就像是刻意阻止我一樣。

    我的心裏陡然間冒出一個念頭,要不就這樣衝出去?

    可是我的決定下的很慢,慢到林詩詩再一次說了一句讓我無法置信的話,“老師,學校明令禁止不允許拖課,你這樣屬於違反規則,我們有權利投訴您。”

    林詩詩的聲音不大,清脆悅耳,可是落在了衆人的耳中,卻異常的清晰,整個教室都隨着這句話的落下剎那間陷入了寂靜,所有人都以一種見鬼的表情看着林詩詩,吳傑甚至狠狠地扇了自己一巴掌,見鬼的說林詩詩今天是不是瘋了。

    我也覺得,林詩詩肯定是瘋了,否則怎麼會對老師說出這麼大逆不道的話,這根本就是跟任課老師對着幹!

    我驚訝的說不出話來,可就是這個時候,林詩詩不知道是不是有意的,看了我一眼,深邃猶如貓眼一般的眸子當中,清澈見底,沒有絲毫的波動。

    我第一次覺得林詩詩有點可愛!

    因爲林詩詩的話,任課老師一下子啞口無言,嘆了一口氣,然後將課本放了下來,說下課。

    聲音剛剛落下,我就從座位上面竄起來了,根本來不及去感謝林詩詩,也來不及去想林詩詩到底是爲什麼會這樣做,直接衝出了教室。

    可是感覺告訴我,林詩詩的目光從來沒離開我身上。

    我以最快的速度朝着雪姐的辦公室衝了過去,路上不斷地遇到下課的學生擋路,我憤怒的推開他們,惹來一陣謾罵,可是我不管,直接衝了過去。

    “哎喲”,就在轉角的時候,我忽然間撞到了一個柔軟的身子,我也一個踉蹌差點摔倒,對面的那個女孩直接跌倒在地。

    我楞了一下,看到一雙靈動的大眼睛,眼底滿是委屈和憤怒,氣呼呼的看着我,深處粉嫩的手指指着我,“你不長眼睛啊。”

    可我沒時間去理會,甚至連對方的長相都沒有看清楚,直接衝了過去,身後隱約間傳來氣呼呼的指責聲。

    來到雪姐的辦公室,我已經上氣不接下氣了,我剛要推門,雪姐辦公室的門一下子打開,我的手直接伸了過去,一下子按在了柔軟的東西上。

    我愣住了,辦公室裏,正打算出門的雪姐也在一瞬間愣住了。

    “楊、楊志?你怎麼會在這裏,我不是讓張老師她……”說到一半,雪姐的聲音突然間打斷了,看了一眼我的手,臉色一下子紅了起來,向後退了一小步躲開。

    我這才如夢初醒,心裏一陣凌亂,怪怪的,不知道自己在想着什麼,我剛纔好像碰到了雪姐的?

    可是這個念頭沒有在我的腦海裏停留超過一秒,我就愣住了,因爲我注意到雪姐的身後,一個肥胖、矮小、蒼老的身影站在那裏,令人噁心的老臉上面帶着納悶,不敢相信的看着我。

    “楊志?”李主任也楞了一下,下意識的開口,然後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

    我卻一下子跳了起來,看着那從背後按在雪姐包臀裙上面的猥瑣大手,朝着他就是一腳踹了過去。

    這一次李主任猝不及防被我踹翻在地,臉色立馬猙獰起來,衝着我大吼,楊志你是不是想死?

    我根本不管李主任的威脅,一把將雪姐拉了過來,我覺得我從來沒有這麼的像一個男子漢,一隻手不由分說的摟住雪姐的腰,沁人心脾的香味有一次鑽入了我的鼻孔。

    “李禿子,我告訴你,你要開除我就儘管開除,但是你休想利用我欺負雪姐。”我冷冷的說道,彷彿有一口惡氣從心裏跑了出去,讓我很舒服。

    我雖然知道,這樣的反抗只會給雪姐帶來麻煩,可是我終究還是下了決定,我一定不能讓雪姐繼續受到欺負了,尤其是這個猥瑣噁心的老傢伙,想都別想!

    雪姐一聽,剛想要掙扎,卻被我再一次摟住,我也不知道爲什麼,這一次我感覺自己渾身充滿了力氣,從來沒有這麼有力氣過。

    李主任一聽,當時臉就綠了,冷冷的笑了笑,“楊志,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你以爲老子拿你沒辦法麼,我告訴你,沒有學校幫你撐着,光是林詩詩的家長就能要你哭都來不及!”

    聽着他的恐嚇,我的心裏火冒三丈,可是卻異常的冷靜,戲謔的看着他,根本沒有退讓的意思,雪姐伸手推了推我,說楊志你放開。

    我頓時不幹了,也不知道哪裏來的勇氣,死活不放手,冷冷的說不行,我楊志就算再不是東西,也不會讓自己身邊的女人被這種人渣欺負的。

    我的話讓雪姐嬌軀顫了顫,一下子不再說話了。

    “楊志,你可要想清楚了,你的事情可是學校在頂着,沒有學校,你早就跟條狗一樣滾蛋了,林詩詩的家長不會放過你的,你跟程老師不是很熟麼,只要她陪我一次,以後這個學校沒人能動的了你。”李主任滿臉的冷笑,又一次想要林詩詩的事情來威脅我,更是說出了令我憤怒無比的噁心話,居然如此明目張膽的跟我攤牌。

    我恨不得立馬衝上去給這個人渣兩個耳光,可就在這個時候,我的身後忽然傳來了林詩詩的聲音,依舊是那麼的冰冷。

    “如果我的時期不追究了呢?”

    聲音落下,我和雪姐不敢置信的轉身,只看到林詩詩一個人站在那裏,牛仔小短褲緊緊包裹着翹、臀,身材苗條,俏臉上沒有絲毫的表情。

    李主任楞了一下,臉色一下子難看無比。

    我呆呆的看着林詩詩,怎麼也無法相信這句話居然是從她的口中說出來的,相比之下,她過來落井下石的話我會更能夠接受一點。

    因爲林詩詩的話,我、雪姐還有李主任一瞬間都陷入了沉寂,誰也說不出話來,我和雪姐是因爲震驚,而李主任則黑着臉,冷冷的看着林詩詩一副想要發作的樣子,可是至始至終都憋不出一句話來。

    “行,你們真行。”李主任咬牙切齒的說出幾個字,那張又老又醜的噁心臉已經黑的可怕了,一甩衣袖氣呼呼的離開了,一邊走還時不時回過頭來瞪我們幾眼。

    李主任一走,我們三個人誰也沒說話,因爲是午休的時間了,無論是同學還是教師都去吃飯了,這裏安靜的可怕。

    “謝謝啊。”我憋了半天,纔好不容易從嘴裏憋出三個字,我自己都有點不敢相信,我居然會有跟林詩詩說這三個字的一天。

    可是我剛說完,林詩詩就不屑的笑了笑,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對我嗤之以鼻,“楊志,你別以爲我在幫你,只不過我很討厭被人利用。”

    林詩詩的話讓我無言以對,我也不知道她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反正我從心裏很感謝她,畢竟沒有她的話,這一次我跟雪姐到底會怎麼樣誰也不知道。

    我還想再說一點感謝的話,可是林詩詩根本不給我這個機會,直接甩着頭就離開了,林詩詩一離開,這裏再一次陷入了安靜,我跟雪姐對視一眼,雪姐有點如釋重負的感覺。

    “好了,小志,快去吃飯吧。”雪姐拍拍我的頭說道,我本能的搖搖頭,我說不要,要去一起去。

    雪姐微微一笑,跟平時那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氣勢不同,很溫柔,就像平時在家裏一樣,笑着說我傻。

    或許是因爲李主任的事情暫時解決了,雪姐帶我回去說是做好吃的給我吃,可我卻知道,這不過是暫時的罷了。

    李主任之所以敢這麼明目張膽的跟雪姐提出要求,最主要的還是迫於林叔那邊的壓力,林叔的確有兩下子,能把記者都說動,來關注這件事情。

    現在林詩詩說不追究,李主任一來是因爲不好繼續用這個把柄,二來多少對林詩詩有點忌憚吧,不敢在林詩詩面前爲非作歹,所以纔會這樣妥協。

    可是我上次動手打他的事情呢,李主任絕對不會就這麼算了,這個男人的噁心程度絲毫不弱於林叔,絕對會標題大作,狠狠地報復我的。

    不過我沒有去想,這是我過的最開心的一箇中午,不用在學校食堂吃飯,還可以陪着雪姐,更重要的是,我所預想的一切壞結果都沒有發生。

    下午回到學校,我又一次看到了林詩詩,正安靜的坐在位子上面,班上的人不多,很多人都回去吃飯不來學校了,在家午休還沒來,我隨着雪姐來的比較早,距離上課還有二十分鐘。

    林詩詩的臉蛋很漂亮,畢竟身爲校花,穿着一件齊逼牛仔小短褲,安靜的坐在那邊,兩條纖細的美腿輕輕交錯着,踩着一雙白色的坡跟涼鞋,再配上那股青澀果實的韻味,散發着一股令我很喜歡的氣質。

    林詩詩的頭髮很長很直,一直垂落到了腰際,柔順發亮,一隻手託着腮幫,將那尖尖的瓜子臉襯托的有點兒可愛起來,再配上那雙如貓眼一般的眸子,高貴中透出一股慵懶的氣質,連我都不得不承認,這個讓我厭惡了許久的女人,是個地道的美人胚子。

    對一個人的很或許來自於日積月累,可是對一個人的改觀僅僅是因爲一件事情,我是一個愛恨分明的人,雖然我到現在也很難釋懷林詩詩的所作所爲,可是一想到今天中午林詩詩站出來幫助了我和雪姐,我的心裏沒來由的一陣暖意。

    看着她靜謐的樣子,尤其是那對兒貓眼,尤爲的吸引我的眼神,我走過去想要跟她說句什麼,心裏想着或許林詩詩真的不是那麼的壞,只是我平時誤解她了。

    可是我剛剛靠近,林詩詩就冷冷的掃了我一眼,眼底滿是厭惡之色,極端鄙夷的開口,“別靠近我,骯髒的東西,我覺得噁心。”

    林詩詩一開口,我心裏就是一陣火氣,剛剛升起的一絲好感瞬間消失無蹤了,所有的感謝的話都在一瞬間被我吞了回去。

    到了晚上放學的時候,我看到早上跟林詩詩在一起的那個男生站在門外等着,似乎叫做楊濤,同桌吳傑一臉的興奮,戲謔的看着我罵我煞筆,說他老大來了。

    果然,我就猜到吳傑這個牆頭草肯定是跟那個叫做楊濤的人有什麼關係,應該是跟着對方後面混了,現在看來的確不假。

    吳傑想要個老大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了,這傢伙一直就想混起來,這樣可以讓自己看起來很屌,說不定還可以泡妞。

    因爲楊濤在外面,吳傑整個人都變得囂張起來了,狐假虎威這個詞用在吳傑的身上是再貼切不過的了,單肩揹着書包,吳傑很得意的踢了一腳我的課桌,大搖大擺的朝着外面走去了。

    林詩詩也走了出去,吳傑找楊濤說了幾句,楊濤朝着我掃了兩眼,雖然臉上帶着笑意,可我的感覺卻是異常的彆扭,總有一種被毒蛇盯上的感覺。

    楊濤不是很願意搭理吳傑的樣子,說了幾句就開始對林詩詩獻殷勤,沒兩下就伸手摸上了林詩詩的柳腰,不斷地摸索着,漸漸地朝着下面摸了過去,顯然是想要全壘打。

    不過林詩詩似乎還是有點忌諱在這麼多人的面前被摸,躲閃了兩下,楊濤這才訕訕的笑了笑,摟着林詩詩的腰出去了。

    我在走廊上等了一會兒,雪姐拎着包包款款走了過來,我眼前一亮,不知道爲什麼,每一次看到雪姐邁着蓮步,扭、動着翹、臀走過來,我的心裏總是會沒來由的一陣激動,心跳都不禁加速了,在我眼中,雪姐就是最美的,美的不可方物。

    “走吧,小志,陪雪姐去買菜。”雪姐笑嘻嘻的說道,一如既往的那麼親切,我開心的點點頭,可是剛剛轉身,就看到周鵬飛陰沉着臉帶着幾個人從我的身邊走了過去。

    路過的時候,周鵬飛雙手插在口袋裏面,用肩膀狠狠地撞了我一下,我的耳邊傳來了周鵬飛的冷哼聲,我痛得用手捂着肩膀,雪姐詫異的看了我一眼,問我有沒有事,我搖搖頭說沒事。

    可是我卻刻意的回頭看了一眼周鵬飛,心裏本能的一顫,有點害怕。

    因爲雪姐的關係,周鵬飛這兩天都沒有對我動手,可是我知道,這個傢伙一定還在懷恨,那天晚上如果不是我的話,林詩詩肯定早就被他們上過了,我不僅破壞了他的好事,還害得他進了警察局,要不是因爲家裏有關係,再加上未成年的話,早就炸鍋了。

    何況,我那天跟瘋子一樣,用石頭狠狠地回擊了周鵬飛,他一定懷恨在心。

    周鵬飛的出現讓我覺得不妙起來,畢竟之前周鵬飛也只是帶人在外面堵我,可能因爲連續跟雪姐一起走,周鵬飛找不到機會,所以帶人過來想要把我堵在學校狠狠地揍一頓。

    我正在思索着,雪姐的聲音從耳邊傳來,我猛然驚醒,這才注意到雪姐一直在看着我,我尷尬的笑了笑掩飾着心虛。

    來到學校門口的時候,因爲大部分人都離開了,我卻看到幾道熟悉的身影,其中就有吳傑、林詩詩和楊濤,楊濤騎着一輛小電動摩托,是那種造型很拉風的款式,估計要幾大千一臺吧,特別的帥。

    這是我特別想要的一款車型,現在他的主人卻是打過我好幾次的楊濤,楊濤坐在車子上面,嘴裏叼着一根菸,吳傑跟猴子一樣上躥下跳,肯定又在拍馬屁,嘴裏也學着楊濤叼了一根菸,搞得自己好像很牛逼的樣子。

    不僅如此,就連林詩詩嘴裏都叼着一根菸,我跟林詩詩對視了一眼,林詩詩不屑的撇撇嘴,我的心裏一陣不爽,又想起之前林詩詩的說話態度,那種輕蔑、不屑與厭惡,讓我心裏極端的不爽。

    雪姐看着林詩詩在抽菸,皺了皺眉,似乎想要過去說什麼,我嚇了一跳,林詩詩的事情還是不管的好,我趕忙拉住雪姐不給她多管閒事。

    雪姐雖然有點疑惑,但是最終還是忍住了,跟我一起離開,我下意識的回頭看了一眼,正好看到吳傑指着雪姐在說什麼,不用想我也知道從吳傑嘴裏說出來的話絕對是極其的不堪,估計又在說胸和屁股、腿什麼的了吧。

    不僅如此,我還看到了楊濤的眼神,就像是發現了麪包的流浪漢,滿是驚喜。

    我跟雪姐來到家裏,我一直不忘的是楊濤那種眼神,就像當初李主任看着雪姐的眼神,我的心裏猶如吃了蒼蠅一般說不出的難受,可是卻又不知道該如何排解。

    吃了飯,雪姐忙碌了一會兒,接了一個電話說了幾句,我隱約聽到了什麼,好像是那個男人要出差,過幾天才會回來的。

    我的心裏沒來由的一陣欣喜,出差幾天?那豈不是意味着,這幾天的時間,那個養着雪姐的男人不會過來了麼,一想到那個年齡足矣做雪姐爸爸的老男人當着我的面無所顧忌的做着那種事情,我得心裏就一陣不爽,恰巧看到雪姐彎着腰正在打掃衛生,盯着飽滿無比的包臀裙,狠狠地吞了兩口塗抹。

    飛快的把自己的作業解決了,我跟雪姐坐在沙發上看電視,聞着雪姐身上那股淡淡的芳香,我刻意的靠近了幾分,貼在了雪姐的身上,雪姐的身子微微一顫,但是並沒有躲閃。

    過了一會兒,我感覺雪姐的身體有點發燙,臉蛋紅紅的,我不知道怎麼了,雪姐卻站起身來,說要去早。

    聽着浴室裏面傳來淅淅瀝瀝的水聲,透過半透明的毛玻璃,我看到裏面隱約間映出一個輪廓,是雪姐,一邊放水一邊半彎着腰,將包臀裙從身上脫了下來,然後擡起一條腿,從下面取出一個巴掌大小的小玩意。

    雖然僅僅是一個輪廓,可是依舊讓我面紅耳赤,呆呆的看着,呼吸不由自主的變得急促起來了,心裏砰砰亂跳,腦海中不可遏制的想起了一些雪白的畫面。

    砰砰砰!

    就在這個時候,外面傳來一陣敲門聲,讓我的心陡然間一緊,該不會是老男人回來了吧,難道說,又要當着我的面對雪姐那樣了麼?

    我心裏一陣亂麻麻的,如同墜落進了冰窟,死活挪不動腳步去開門,我恨不得希望外面的老男人趕緊滾蛋,我不想再看到雪姐被肆意侵犯,那樣我心裏很不舒坦。

    可是雪姐聽到了敲門聲,在裏面大聲說讓我去開門,我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慢吞吞的走到了門口,伸向門鈴的手都有點顫抖。

    最終,我還是咬咬牙擰開了門把手,門外,一道消瘦的人影站在外面,臉色有點泛黃,透出一股疲憊,是我媽!

    “媽。”我下意識的喊了一聲,喉嚨裏面彷彿被什麼堵住了一樣,特別的難受,我媽嘴脣顳顬應了一聲,看着我的眼神似乎有點躲閃,還有點慚愧。

    我這才如夢初醒,讓我媽進來坐,可是我媽卻搖搖頭,告訴我林叔還在樓下等着,是林叔送她過來的,她只是來告訴我一些事情。

    我問我媽什麼事,我媽用一種很無奈的語氣跟我說,讓我讓着一點林詩詩,其實詩詩不是一個壞孩子,就是寵壞了,有點任性。

    我不置可否,其實我也不想對林詩詩怎麼樣,可是林詩詩一直在咄咄逼人,無論是以前還是現在。

    我媽嘆了一口氣,目光閃爍,從自己包裏面掏出一個信封塞給了我,我摸了一下,鼓鼓的,我瞥了一眼,估計有好幾千的樣子,第一次看到這麼多錢,我的心裏卻沉甸甸的,看着我媽蠟黃的臉,心裏沒來由的一痛。

    那種不孝的自責感再一次縈繞心頭,我雖然負氣離開林詩詩她家,心裏覺得很爽,覺得自己以後可以天高任鳥飛了,可是實際上,我並沒有做到,反而給我媽帶來了很多負擔。

    這些天,我不知道我媽到底經歷了什麼,可是我媽的氣色很不好,讓我很心痛。

    我想要說話,可是卻發現自己張不開嘴,我媽搖搖頭,嘆了一口氣,說小志你要好好的聽話,程老師啃收留我那是我的幸運,不能給程老師惹麻煩。

    我點點頭說不會的,我媽欣慰的笑了笑,目光還是有點閃爍,似乎想要說什麼,可是始終無法開口。

    我隱隱間覺得有點不對勁,就問我媽,我媽一開始不肯說,可是經不住我的問,還是說了出來,告訴我,我爸要出來了。

    提前出獄!

    聽到這個消息,我愣了一下,與此同時,浴室裏面洗澡的水聲,也隨着這句話出來,瞬間小了很多,透過半透明的玻璃門,我看到雪姐的動作已經定格在那裏。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
    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