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青春無悔 » 第25章 我爸要出來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青春無悔 - 第25章 我爸要出來了字體大小: A+
     

    聽着林詩詩的話,我整個人楞在那裏,手腳一陣冰涼,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辦了,臉上更是火辣辣的,林詩詩的聲音很高,就像是高高在上的公主,俯視着我這個卑微的螻蟻。

    “怎麼,楊志,不敢麼,那你就別廢話那麼多,我林詩詩說過的話絕對不會更改。”林詩詩冷冷的看着我再一次開口,眸子中掠過一絲輕蔑,冷冷一笑。

    林詩詩的眸子很漂亮,仿若貓眼一樣,透出一種特別的魅力,可是此刻,我卻沒有心思去欣賞這份美,我的心裏猶如被刀子狠狠刺了一下,說不出話來。

    “林詩詩,你別太過分了,我楊志好歹是個男人。”我憤怒的開口,可是剛說完,林詩詩眼底的那絲譏諷越發的明顯了,嗤笑一聲。

    “男人?就你也配,你別以爲你在背後做着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成熟、女人的味道不錯吧,是不是終於得願以償了,要不要我把你的事情跟大家好好說說?”林詩詩冷冷的諷刺我,剛說完,我的心裏就猶如火山噴發一樣,差點跳了起來。

    “閉嘴!”我怒了,本能的擡起手想要打林詩詩,死死地盯着對方那雙美麗如貓眼的眸子,清澈見底,卻如寒潭一般冰冷。

    可是我剛要動手就愣住了,林詩詩冷冰冰的盯着我,美眸之中有着濃濃的恨意,“又要打我?好啊,你打啊,你只要敢動手,我就把你跟那個女人做的見不得人的勾當全部說出來,我看你們以後還有沒有臉繼續在學校呆着。”

    林詩詩也火了,不但沒有躲閃,反而將臉往我這邊湊了過來,讓我打,我的心裏狠狠一痛,憤怒的快要爆炸了,可是隻能硬生生將那口氣憋住,不甘的吞了下去。

    我知道我不能動手,如果我動手了,那一切就完了,林詩詩不是那種好對付的女人,從小就嬌生慣養的她,早就習慣了那種高高在上的姿態,還在她家的時候,哪一次見到我不是用一種盛氣凌人的氣勢看着我,我可以動手,但是後果我承擔不起……

    如果她真的不顧一切的將雪姐跟我的事情說出來,哪怕是無中生有,但是雪姐也完蛋了,我住在雪姐家裏這是事實,但是雪姐曾經的往事如果被翻出來,一個被強、奸過的女人,肯定會在所有人面前都擡不起頭。

    更要命的是,我現在住在她家裏,如果林詩詩真的那麼說,哪怕我跟雪姐的關係清清白白,衆口鑠金,積毀銷骨,我承受不了這可怕的後果,雪姐也是。

    想到這裏,我的拳頭死死地捏着,指甲已經恰到了手心的肉裏,我感到刺骨的痛,十指連心,痛的無法呼吸,恨意如春草一般在心裏瘋長,恨不得將林詩詩抽死,可我硬生生的忍了下來,大口大口的吸着氣,憋了好半晌方纔從牙縫中憋出幾個艱難的字眼,“對不起。”

    說出這三個字的時候,我心裏有種大哭一場的衝動,我聽到了周圍的冷笑,尤其是吳傑,跟中了五百萬彩票一樣激動的不行,直接跳了起來,指着我哈哈大笑,“這煞筆,窩囊的跟條狗一樣。”

    我心裏憤怒,但是隻能不甘的瞪了吳傑一眼,因爲林詩詩的事情還沒有解決。

    “對不起?你以爲就這三個字就能解決一切問題麼,楊志,你上次不是很囂張麼,不是會動手打人麼,這次怎麼慫了,你來啊,我就站在這裏讓你打!”林詩詩冷笑,見到我徹底的慫了,立馬迎了上來將漂亮的臉蛋湊了過來。

    我看的心中怒火直竄,可是隻能硬生生的忍住,不敢說話,只能拼命的搖頭,跟林詩詩道歉。

    因爲林詩詩之前的話,頓時吸引了不少人,全都圍在這邊看戲,有得人直接開口問林詩詩,到底我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那個什麼女人到底是誰。

    我心裏發毛,戰戰兢兢的看着林詩詩,生怕這個女人開口說出一切,到時候我跟雪姐就算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

    好在林詩詩最終也沒有開口,只是冷笑着看着我,眼神輕蔑,就像是抓住了老鼠的貓兒,那雙如貓眼般的眸子中滿是冰冷,要將我玩、弄的生不如死,筋疲力竭之後方纔給予致命的一擊!

    “林詩詩,我求你了,這件事我道歉,求你原諒我,只要不是下跪求饒這種事情都行。”我徹底的沒脾氣了,我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是林詩詩的對手,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是的,因爲我有把柄在她手上。

    我能想到的只有這樣求饒、妥協,只要她不把我的事情說出去,不去污衊雪姐,那我就滿足了。

    可是我還是想簡單了,哪怕是最後一絲尊嚴,林詩詩都絕對不想爲我留下,戲謔開口,“楊志,你以爲道歉就有用麼,你要是殺了人,難不成道個歉就能解決問題?你記住我的話,機會只有一次,三天之內我要你跪在我面前求饒,否則,你會後悔!”

    林詩詩的話裏面透出無盡的威脅,那戲謔的笑容在我的眼中成了劊子手的笑,讓我戰慄。

    正如林詩詩所說的,她的確不會改變自己的原則,這種高高在上的公主姿態已經深入骨髓了,我得罪了林詩詩,絕對沒有好下場。

    看着對方臉上那抹冰冷,我牙齒緊緊咬着嘴脣,一股鹹澀的味道從舌尖蔓延開來,最後灰溜溜的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不敢吭聲。

    就這樣,我的求饒再一次以失敗告終。

    到了傍晚的時候,已經快要放學了,吳傑單肩揹着書包看着我,一條腿不斷的晃着,弄得好像自己是校園裏的扛把子一樣,跳的不行。

    “傻逼,我老大找你有事,待會來車庫一趟,要是不來你看着辦。”吳傑嘚瑟的開口,臨走之前還又罵了我一句煞筆。

    我的心裏莫名的一緊,我知道吳傑上面的那個人又要找我麻煩了,上次就是他們在班級門口把我打了一頓,要不是雪姐及時趕到,我肯定要傷筋動骨的。

    我不知道那個人是誰,可我的心裏卻沒來由的一陣害怕,學校車庫在教學樓的底下,平時停放學生的自行車和電動車,老師很少會過去,尤其是放學的時候更是如此,我聽說不少校園小混子都會在車庫收拾弱勢一點的同學,打了之後都不敢說的。

    想到這裏,我趕忙收拾東西趕忙朝着雪姐的辦公室走了過去,絲毫不敢停留,我怕那些人會找到班上來打我。

    到了雪姐的辦公室,雪姐不在這裏,我的心裏莫名的一緊,頭皮更是一陣發麻,她該不會把我忘了,提前回去了吧?

    如果真的這樣,那吳傑那些人怎麼辦,搞不好已經在那邊等我了,我恐怕想跑都難,何況還有個周鵬飛,肯定也早就在學校門口等着我,我心裏憋屈,可是也只能忍着。

    “來找小雪是吧,小雪被主任叫過去談話了,待會回來。”就在這時候,隔壁班的班主任走了過來,掃了我一眼淡淡的說道。

    隔壁班的班主任是個女人,已經四十多歲了,年老珠黃,還有點齙牙,再加上戴了一副圓形眼鏡,看上去就十分的土氣,隔壁班的學生時常會羨慕我們班的學生,有一個漂亮溫柔的美女班主任。

    “哦哦,謝謝楊老師,我就在這裏等。”我趕忙謝了對方,心裏的那塊大石也不禁放了下來,只要雪姐沒走就行。

    我害怕再一次被打,只能這麼想着了。

    等了兩分鐘,忽然隔壁班的班主任楊老師再一次開口,“楊志啊,不是我說你,你這次給程老師惹得麻煩有多大你知不知道?”

    楊老師的話讓我本能的緊張起來,搖搖頭說我不知道,畢竟雪姐從來沒有跟我說過,我看到雪姐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開口問她怎麼了,雪姐也會告訴我沒什麼,根本不肯跟我透露真實情況。

    楊老師這麼一說,我立馬小心翼翼的問到底怎麼了,我想知道實情,問了一句,楊老師立馬搖搖頭,嘆了一口氣,讓我的心情再一次沉入了谷底。

    “看來程老師都沒跟你說過,哎,楊志啊,因爲你的事情,林詩詩的家長已經投訴到教育局去了,說我們學校老師喜歡虐待同學,而且還私自包庇蠻不講理,罪名可多了,林詩詩的家長手裏有點權,連記者都打電話到學校問過事情了,再這樣下去,程老師很快就要被辭退了”楊老師嘆了一口氣說道,剛說完,我整個人就呆住了!

    辭退……

    怎麼會到了這一步?我徹底傻眼了,怎麼也沒有想到,雪姐的情況已經危及到了這種地步,但是卻跟我一個字沒有提過。

    我的心裏一陣內疚,氣的不行,怒火充斥着心頭,死死地捏着椅子背,臉色陰沉的可怕,腦海中浮現出林叔那張虛僞的臉,都快氣瘋了。

    楊老師看着我搖搖頭,不停地嘆氣,說雪姐是個不錯的老師,這年頭能夠爲學生考慮到這種地步的人已經不多了。

    楊老師的話讓我的心裏一陣內疚,慚愧的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她說的不錯,雪姐的確是個很不錯的老師,除了她,沒有人會爲我這樣犧牲自己的利益。

    想到這裏,我的心就在滴血。

    又等了足足十幾分鍾,雪姐還是沒有回來,楊老師已經把手頭的事情處理完畢了,收拾東西準備下班。

    “奇怪了,小雪怎麼還沒回來,這樣吧,楊志,辦公室的門老師就不關了,你在這裏等程老師回來,我先走了。”楊老師對我說了一句就出門了,我木訥的點點頭,跟傻子一樣坐在那裏。

    回想起剛纔楊老師對我說的話,我得心如刀割,有一種大哭一場的衝動,很想對雪姐說一聲謝謝,心中酸澀。

    可是我又等了十幾分鍾,雪姐還是沒有回來,辦公室空蕩蕩的,只有我一個人在等着,學校裏面已經響起了鐘聲,那是閉校的鐘聲。

    我走到走廊這裏,走廊上空蕩蕩的,朝着樓下看去,只有三三兩兩的人在路上走着,手裏還提着衣服,那是住校生,拿着今天的髒衣服去洗衣服換洗,至於老師,早就走光了。

    我看着空蕩蕩的走廊,心裏本能的覺得有點不對勁起來,就算要找談話,怎麼也不可能談到現在啊,該不會出什麼事了吧?

    我們的訓導主任姓李,我們都叫他李主任,在學校凡是提起李主任,很多人都會嗤之以鼻,尤其是女生。

    李主任是個五十多歲的胖子,個頭只有一米六五這樣,小肚子跟懷胎十月有的一拼,長得也是歪瓜裂棗,臉上的皮膚跟褶皺的雞皮一樣,看着就會讓人覺得噁心,頭頂還禿了,所以他的外號也叫李禿子。

    之所以提起李主任很多人都會嗤之以鼻,因爲李主任的好、色在學校是出了名的,李主任帶的一個文科班,美女特別多,李主任在評選班委的時候,根本不按照學習成績來評,都是按照長得漂不漂亮。

    李主任還給他們班的那些班花取了個名字,叫做“七仙女”,整天有事沒事就把那些美女往辦公室叫,班上的一些長得不起眼的女生看在眼裏嫉妒在心裏,就在外面說這些事,事實也證明,李主任總是盯着那些漂亮的女生看。

    尤其聽說,有一次李主任還跟他們班上的體育委員單獨出去吃飯了,被人撞見,後來這事在學校傳開,不少人在背後指指點點,說那個女生肯定被李主任睡過了,況且那個女生本來就比較孤僻,很少跟人交流,久而久之就坐實了那個名頭了。

    還有一次,有同學看到在放學後,我們學校一個已經離職的女老師從主任辦公室出來,衣衫不整臉色發紅,李主任跟在後面,還伸手拍了一下那個女老師的屁股。

    這類的新聞太多了,李主任在我們學校是出了名的老色鬼,無論是學生還是老師,他都傳出過類似的緋聞。

    想到這裏,我的心裏一陣不舒服,雪姐的美貌是不屬於任何女生的,哪怕是在我們學校,校花美女如雲的情況下,雪姐也是佼佼者,況且是剛剛畢業的女大學生,還在實習階段。

    我的心情一下子複雜起來,想起那些報紙電視上面的報道,一些實習生爲了轉正,被領導脅迫陪睡的新聞,我徹底的慌了,雪姐是那麼的漂亮,只要是個正常的男人見到了都會想入非非,就連我也偶爾會有一些齷齪的念頭,何況是那個猥瑣的死胖子。

    況且現在我的事情鬧成這樣,根據楊老師說的,林叔已經捅到教育局去了,還在學校告狀,就連記者都關注這件事情了,雪姐現在已經是處於風尖浪口,如果那個猥瑣的死胖子用這件事情來威脅雪姐,那後果不堪設想!

    想到這裏,我本能的慌了起來,飛快的朝着李主任的辦公室跑了過去,心裏亂麻麻的,已經快要急瘋了,雪姐再怎麼說只是個女孩,再加上初入社會不久,根本不可能是李主任那種老謀深算的老狐狸的對手。

    想起平時雪姐對我的好,我心裏怕極了,如果雪姐真的爲了我不惜犧牲自己委曲求全的話……

    衝到李主任的辦公室,我得心裏已經火冒三丈,辦公室的門緊緊地關閉着,就連窗簾都拉的緊緊地,沒有一絲一毫的死角,我一下子慌了,開始敲門。

    重重的敲了好幾下,可是辦公室裏面根本沒有任何的聲音傳出來過,我心裏慌亂無比,腦子裏面一下子失去了思考的能力,擡起腳就是狠狠一下,踹在了門上,發出巨響。

    可是儘管如此,還是沒有任何的聲音傳出來,我心裏急得不行,想着李主任那些令人作嘔的花邊新聞,腦海中不僅浮現出雪姐被李主任強迫,在這間辦公室中被欺負的景象,憤怒的不行。

    砰!

    我又是一腳狠狠地踹在了辦公室的門上,好在這裏沒有人,否則一定會被我的行爲嚇一跳。

    “小志?”就在這時候,一道熟悉的身影從我的身後傳了出來,是雪姐,我驚喜的轉過身,只見雪姐從不遠處的會議室衝了出來,看到我之後頓時愣住了。

    看到雪姐,我也愣住了,因爲雪姐腳上的高跟鞋已經掉了一隻,就連絲襪也出現了些許破損,露出雪白的雙腿,十分的刺眼與誘、惑,一隻手扯着性、感的緊身包臀裙,另一隻手則在整理着自己的上衣,肩帶都露出來了。

    “小志,你、你怎麼在這裏。”雪姐眼神中閃過一絲慌亂,將包臀裙扯了下來,衣服拉好擋住肩帶,不敢正視我,一邊理了理自己凌亂的青絲,臉頰有一種異樣的紅。

    看着雪姐這副狼狽的模樣,我的眼神陰沉下來,心中的怒火不可遏制的想要爆發出來,那雙扯破的絲襪尤爲的刺眼,因爲一隻高跟鞋不見了,粉嫩的腳丫子踩在地上。

    我就算是白癡,見到這一幕也知道剛纔發生了什麼,怒火燃燒,我一步步的朝着會議室的方向走了過去,眼神有些可怕,裏面的人似乎有點害怕被我發現,至始至終沒有露面,而是將會議室的門鎖的死死地。

    我衝上去一腳踹在會議室的防盜門上,發出巨響,我的一條腿發麻,但是我一點不在乎,心中只有憤怒,發了瘋的捶打着大門,對着裏面破口大罵,“李禿子,我草你媽,你個雜種滾出來,滾出來!”

    我徹底的爆發了,心裏彷彿在滴血,一想起剛纔雪姐可能受到的欺負,我的大腦就一片空白,恨不得提着刀進去把李禿子宰了。

    我的臉色十分的可怕,我自己也不知道哪裏來的這份勇氣,居然不斷地踹門,雪姐一時間也呆住了,會議室裏面靜的可怕,至始至終沒有人過來開門。

    “小志,我們走。”過了片刻,雪姐緩過神來,衝過來一下子拉住我,要我走,可是我心裏憤怒的不行,怎麼可能就這麼離開,狠狠地把雪姐的手甩開,說我不走,我今天一定要跟李禿子沒完。

    “小志,聽雪姐的話,走!”雪姐急了,提高了聲音對着我吼,隱約間我聽到了啜泣的聲音。

    我一擡頭看着雪姐頓時呆住了,雪姐的眼眶發紅,半邊臉上還有清晰的巴掌印,眼淚水在眼眶上面打着轉,晶瑩的淚珠隨時有可能掉下來,似乎害怕自己就這樣哭出來,雪姐一隻手拉着我,另一隻手死死地捂着嘴,強迫自己不哭出來。

    我的心裏狠狠一痛!

    “小志,我們走好不好,求你了。”雪姐哀求道,語氣中充斥着無奈,我狠狠的一顫,氣的渾身發抖,心裏對李主任的恨意已經到達了頂點。

    雪姐平時對我那麼的好,如果不是雪姐,我現在可能早就輟學了,也會無家可歸,可是現在,雪姐卻因爲我的關係,被這種無恥、猥瑣的死胖子欺負,但是卻不敢吭聲,還一個勁的拉着我要我走。

    我強忍着心中的怒火,憋屈的點點頭,被雪姐拉着手慢吞吞的離開,臨走之前,我又狠狠地踹了一腳會議室的門。

    剛離開那裏,雪姐就忍不住的開始哭泣起來,淚水從臉頰上流下來,雖然竭力的在忍着,可是聲音依舊傳到了我的耳中,讓我一陣刺痛,無法呼吸。

    “對不起,雪姐,都是我不好,我不該給你惹這麼大的麻煩的。”我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抱住雪姐,眼淚水不爭氣的流了下來。

    我的心中懊惱,怎麼也想不到我打了林詩詩會引出這麼大的麻煩,更是害得雪姐被欺負,流下了委屈的淚水。

    就在這時候,雪姐伸手擦拭着我的淚水,眼眶依舊紅紅的,帶着淚水,對我開口,“不許哭,小志,男兒有淚不輕彈。”

    我心裏狠狠一顫,艱難的點點頭,懊惱無比,如果不是我……

    “雪姐。”我小聲的叫着雪姐的名字,看着那已經被扯得有些殘破的絲襪,我張着嘴巴想說話,可是最終還是忍住了,我不敢開口,我不知道李主任到底對雪姐做了什麼,我生怕得到的是我無法承受的噩耗!

    “雪姐,我們回去吧。”我小聲的跟雪姐說道,雪姐點點頭,貝齒緊咬着嘴脣,我呆呆的看着雪姐,原本就絕美無比的雪姐,在眼淚的襯托下,給我一種柔柔弱弱的美,那種美我無法形容。

    可是,這種美卻讓我一陣心痛。

    不知怎麼的,看着雪姐的樣子,我的心突然跳的好快,伸手擦拭着雪姐眼角的淚水,雪姐的皮膚是那麼的光滑,彷彿煮熟的雞蛋白一樣,彈性柔嫩,讓我愛不釋手。

    不知道怎麼的,我竟然有一種親吻雪姐的衝動,我心裏狠狠一顫,暗罵自己不是個東西,居然有這種不要臉的念頭,雪姐那麼對我,我卻這樣,簡直該死。

    我拉着雪姐的手,依舊那麼的柔軟,走出辦公室的時候我才發現雪姐的腳上只有一隻高跟鞋,另一隻小腳包裹在絲襪中,瑩潤的腳趾頭十分可愛,彷彿因爲我的目光,腳趾頭微微蜷縮起來,一副羞答答的模樣。

    “剛纔我、我忘了”,雪姐小聲的說道,忽然間低下了腦袋,臉頰上爬上了兩朵紅暈,彷彿初次戀愛的小女孩那般可愛,讓我怦然心動,那種不可遏制的念頭再一次從心裏浮現出來。

    看着雪姐一副手足無措的樣子,我的心裏一陣難受,輕聲開口:“雪姐,我揹你吧。”

    教學樓裏面貼了瓷磚,但是外面卻是水泥地,甚至還有很多石子、玻璃,雪姐要是光着腳丫子出去,僅僅憑一雙已經破掉的絲襪,走到家裏還不滿是血泡?

    我怎麼可能忍心,說着,我已經在雪姐的身前蹲了下來,把書包放到了前面讓雪姐上來。

    雪姐低着頭不說話,好半晌我才感覺到一道柔軟的身子靠到了我的身上,粉嫩的手臂輕輕環上了我的脖頸,一股熟悉而迷人的香味從雪姐的身上傳了過來,我貪婪的吸了吸,雪姐的身子特別的柔軟,尤其是胸前,我知道那是什麼,心裏不禁一陣盪漾。

    強迫自己不去想那方面的事情,身子一震,在雪姐的一聲驚呼當中,我把雪姐弄到了背上,兩隻手按在了雪姐的包臀裙上面,一陣驚人的手感讓我愣了片刻。

    我感到手心一陣發燙,心中再一次冒出了那種不切實際的念頭,心神盪漾,處於青春期的我不可遏制的有些緊張,死死地抓着雪姐,雪姐腦袋貼着我,輕輕哼了一聲,仿若小女孩的嬌羞,因爲靠着很近,我甚至聽到了雪姐的呼吸聲。

    “小志,輕點。”雪姐輕聲的開口,像是在提醒,更像是在撒嬌,說完就不再說話了,我的心裏一緊,怎麼聽着都覺得有點不對勁,但是沒有多想,揹着雪姐朝着樓下走了過去。

    雪姐的身子很輕,只有九十多斤,但是對於發育並不是很健壯的我來說,還是有點壓力,可我心中卻無比的愉悅,甚至希望這條路能夠長一點,這樣,我就可以跟雪姐靠的時間久一點。

    夕陽下,我感受着雪姐的心跳,聽着雪姐的呼吸,貪婪的吮、吸着沁人心脾的香味,心裏不知道怎麼的冒出一個瘋狂的念頭。

    如果,這是我女朋友該多好……

    雖然,這僅僅是一個願望,遙不可及的願望。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
    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