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獸劍聖異界縱橫 » 第701章 怪異的一男一女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獸劍聖異界縱橫 - 第701章 怪異的一男一女字體大小: A+
     

    茫茫風沙之中,幾道人影飛速掠過,由於高速而產生的風壓,竟然在柔軟的沙漠中劃出了好幾道深深的溝壑…

    人影再次狂奔了半晌,領先的影子,忽然頓了下來…

    雙翼微微振動,將驟然停止的反震力化解而去,劉楓皺眉望着前面停下來的沙月魅,疑惑的問道:“怎麼了?”

    隨着劉楓的頓下,黑老等人也是停了下來,目光向遙遙的後方望了望,在未發現主神氣息之後,這才鬆了一口氣…

    “把焉兒給我。”沙月魅鋝了鋝風沙吹亂的秀髮,冷冷的道。

    嘴角一撇,劉楓雙翼展開,少女身形矯健的躍了下來,最後嬉笑着衝進了沙月魅懷中。

    “寶貝,沒事吧?”緊緊的摟着焉兒,沙月魅着急的上下打量了一番,眼圈微紅的緊張問道。

    “娘,我沒事。”焉兒笑嘻嘻的搖了搖頭。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看你以後還敢不敢亂跑,這次,若不是…你可會把娘急死。”嗔怒的捏了捏焉兒的臉頰,沙月魅薄怒道。

    “嘻嘻,娘,那是爹呢!你不是和我說他…”撲進沙月魅懷中,焉兒眨巴着美麗的大眼睛,小聲的道。

    “你認錯人了!”臉色微微一沉,沙月魅狠狠的瞪了焉兒一眼。

    “怎麼會呢,娘,我都看見爹心中所想了,他明明就是我爹!你還說他死了!”撅着小嘴。焉兒有些忿忿的道。

    “這個蠢貨,怎麼讓焉兒探測到他地內心了?難道他對人沒有一點防備麼?焉兒的天賦雖然有些詭異,可他們間的實力相差這麼多,只要稍稍防備一點。焉兒又怎麼可能探測到他的內心!”聞言,沙月魅淺眉一揚,心頭冒起了怒氣。

    心頭髮怒地沙月魅,卻是沒想到,作爲一個父親。剛剛見到自己十多年未見的女兒,誰又會在心中對她生起防備之心呢?

    “那傢伙實力強橫,在心中僞造一些景象還不簡單嗎?你可別太單純了。”沙月魅瞟了一眼不遠處的劉楓。低聲對着焉兒教訓道。

    “娘,您還真當我是小孩子麼?”無奈的翻了翻白眼,焉兒扯了扯自己的烏黑髮絲,再指着自己那黑色地眸子,撇嘴道:“那這,您又怎麼解釋?如果他的是染的話,以我眼睛地特殊,不可能看不出來吧?還有。爲什麼我看見他的時候,會有血脈相連的感覺?”

    沙月魅啞然。

    “嘿嘿,您不能解釋吧?要不,娘,您把您的內心世界打開,讓女兒看看您的想法?如果您讓女兒看了,女兒就相信您說的話!怎麼樣?”漆黑的眼珠轉了轉,焉兒狡黠的道。“胡扯!你還敢把注意打到娘身上來了,小屁股又癢了?”臉色一板。沙月魅叱道。

    “看嘛,看嘛,我就知道您在說謊!”驕傲地挺了挺小鼻子,焉兒得意的道:“他一定就是我爹!”

    “你…你…”氣得翻了翻白眼,沙月魅冷哼道:“就算是又怎麼樣?十多年了,他從沒見過你一面,想來對你這女兒也沒什麼感覺。而且現在的他肯定已經有了家室。你又何必去添亂!”

    “娘,您也知道我的眼睛天生有些奇怪。誰對我到底是真感情,難道我還看不清麼?”焉兒撇着小嘴,小臉上盡是得意:“在和生命女神戰鬥的時候,爹可用翅膀幫我硬接下了好多次攻擊呢,而且剛纔在逃跑的時候,爹還很細心的爲我遮風擋沙呢,多麼溫柔體貼啊,這樣的男人,在沙族裏面,就是打着燈籠還找不到呢。”

    “溫柔?體貼?”聽到女兒對劉楓的評價,沙月魅頓時暈了,這傢伙什麼時候夠資格用這兩個形容詞了,溫柔?強暴算溫柔麼?體貼?這傢伙除了做完那事後會稍稍好一點外,平時什麼時候不暴虐成性?

    “娘,您爲什麼就不肯認爹呢?是不是他做了對不起你地事啊?”焉兒睜着大眼睛問道。

    沙月魅再次啞然,難道讓她和女兒說,自己曾經被那個惡魔般的傢伙強暴,最後纔有了你?這話如果真說出來了,恐怕會讓女兒恨自己與劉楓一輩子吧,天地間,可沒有哪位孩子會認同這樣的父母…

    有些煩躁的揮了揮手,沙月魅深吸了一口氣,對着焉兒一字一頓的道:“你…是跟着他?還是繼續跟着娘?”

    “娘,您…爹究竟做了什麼對不起您的事啊?有事不能好好說嘛?”望着沙月魅那認真的臉色,焉兒頓時慌了,聲音中都有些一點哭腔。

    “我不想讓他打擾到我們地生活!告訴娘,你…跟着誰?”緩緩地搖了搖頭,沙月魅狠下心腸的道。

    “我…嗚嗚,我不知道。”原本開心地小臉已經被遲疑與彷徨所取代,焉兒的聲音,有些嗚咽。

    “唉,你還是跟着他吧,這次得罪了七大主神,想必他們不會善罷甘休,就讓我一人孤身面對吧…”輕輕的嘆了一口氣,沙月魅有些傷心的道。

    “娘,您總是喜歡用這種辦法,都不膩麼…”小臉帶着淚珠,焉兒抽了抽小鼻子,望着沙月魅那依舊認真的臉頰,只得無奈的苦笑道:“爹身旁朋友似乎並不少,又沒焉兒在身邊都沒多大關係,可娘卻只是焉兒…”

    “還是女兒好…”聽得焉兒此話,沙月魅臉頰上頓時多了一絲美豔的笑容,開心的將女兒摟進懷中,然後將之放開,冷着臉對着劉楓等人走去…

    無聊的踢了踢腳下的黃沙,望着冷着臉走過來的沙月魅,劉楓頓時站了起來,搓了搓手,剛欲說話,便是被她給截了回去…

    “今天的事,多謝你們了,我會按照約定,不會幫空間主神等人,幾位若是沒有其他事的話,那便請回吧!”沙月魅先是微微欠身,旋即淡淡的道。

    “回?回哪?”聞言,劉楓一怔,愕然的問道。

    “我怎麼知道你們回哪…”沙月魅撇了撇嘴,在心中暗自誹謗道。

    “咳,那個…俺女兒。”劉楓捎了捎頭。

    “那是我女兒!與你有什麼關係!”臉頰微寒,沙月魅打斷了劉楓的話。

    “你自己一個人去生一個給我看看?”嘴角一挑,劉楓也終於知道這女人在打什麼注意了,臉龐頓時兇悍了起來,冷笑道。

    “你…”被劉楓狠狠的堵了一口,沙月魅氣得手指發顫。

    望着這一男一女奇怪的舉動,黑老等人也是來了興趣,滿臉戲謔,準備看劉楓如何收場…

    這對夫妻,很是另類,以強暴而結合的家庭,嗯,這很有愛…

    一旁的紅衣,也是輕撇了撇小嘴,嘟囔道:“自作自受,活該倒黴,懶得管你!”

    冷哼了一聲,劉楓大搖大擺的擠開沙月魅,走到焉兒身旁,手掌按着少女的腦袋,咧嘴道:“離開?你剛剛纔把空間主神那幾個混蛋得罪了,萬一他們發飆怎麼辦?”

    “如果他們真要來,我自會應付!不用你多操心!”沙月魅怒視着劉楓的舉動,冷冷的道。

    “誰替你操心呢,我關心我女兒呢,萬一你再疏忽一下,我女兒又落到空間主神他們手裏,你拿什麼和我交代?”劉楓嘿嘿笑道。

    “爹,你就不能好好說麼?偏要氣娘。”聽着劉楓這話,焉兒無奈的捂住了額頭,他們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啊?怎麼一個個都跟吃了火藥一樣?

    “嘁,和她說話,只要你軟點,她就爬頭頂上來了…”劉楓撫着少女那滑溜的青絲,笑吟吟的道。

    一旁的沙月魅,氣得滿臉鐵青,這傢伙成牛皮糖了,甩都甩不掉…

    望着即將爆發的沙月魅,劉楓嘆了一口氣,忽然的走上前去,在焉兒偷笑的目光中,狠狠的將她摟進了懷中…

    “你不想讓女兒知道我們間的事吧?”劉楓威脅的聲音,讓得沙月魅的掙扎立刻僵硬,半晌後,方纔狠狠的剮了他一眼:“混蛋,算你狠!”

    “嘿嘿,一般,不管你多麼不爽,有兩點,你永遠都改變不了,一,焉兒是我女兒,二,你,是我女人!”劉楓嘴角掀起淡淡的弧度,在沙月魅耳邊輕聲呢喃道。眼神複雜的望着那轉身而走的黑袍青年,沙月魅臉色在變幻了片刻之後,方纔頹喪的嘆了一口氣,自己怎麼就始終鬥不過這混蛋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帥哥你假髮掉了天命凰謀帝少爆寵:嬌妻霸上癮超級兵王閃婚甜妻:裴少的千億寵
    箭皇職場情事:美女老闆愛上極品桃花運天才召喚師:冷妃戲邪帝豪門暖婚蜜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