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獸劍聖異界縱橫 » 第449章 草,劍刃風暴,給老子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獸劍聖異界縱橫 - 第449章 草,劍刃風暴,給老子開!字體大小: A+
     

    青鋒古劍夾雜着森寒的劍罡,毫不客氣的對着熾烈脖子橫切而去,一杆雪白的冰槍忽然至眼瞳中浮現,然後,迅速變大……劍身回彈,將那帶着冰寒的槍尖抵禦而下,劉楓狠狠一腳對着旁邊的雪女腰腹間踢去……槍桿下揮,將劉楓這一記重踢扇回而去,槍尖急速顫動,對着熾烈心臟部位狠插而去……一把由火焰凝聚而成的大刀,閃現熾烈手掌,帶着熾熱的溫度,狠狠下劈……“鐺…”一聲金鐵交擊的脆響,雪女手中的冰槍,直接被挑飛而起,熾烈得勢不饒人,猛的欺身而進,大刀斜劈……“叮…”一把古劍帶起刁專的弧度剛好抵出大刀……雪女滿臉冷漠的抽回冰槍,纖細的手掌狠擊打在槍柄之末,冰槍帶着極寒之力,再次刺向熾熱烈胸口…腳步一退,熾烈躲開了雪女的攻擊…一槍擊退熾烈,雪女俏臉冰冷,手中冰槍急速旋動,槍桿,卻是狠狠的對着另外一旁的劉楓掄砸而去…冷哼一聲,劉楓劍尖森寒暴漲,正正的點在雪女槍尖之上,帶起暴射的冰冷碎片……“喀嚓…”一聲脆響,雪女手中的堅硬冰槍,竟然直接被吟龍劍憑空削斷……破壞了雪女的武器,還來不及繼續進攻,劉楓臉色卻是忽然一變,身形微微晃動……“砰…”至地面之上,暴射出尖銳的冰柱,冰柱直直插進劉楓身體,不過卻是憑空穿了進去……一擊無果,雪女臉色依舊淡漠,纖手微握,一把冰槍再次迅速凝固,身後,火焰能量,卻是忽然大漲……手中冰槍閃電般的對着身後狠狠一刺,帶起一聲金鐵之響…“疾風步!”心中一聲低喝,劉楓的身形,詭異的消失…“給我出來!”熾烈一聲暴喝,手中大刀狠狠下劈,一道幾丈長的火焰刀罡急射而出,對着場地中的某處疾砍而去……“砰…”一聲能量暴響,一襲青衫,無奈的顯出了身形,看來以前那想等他們分了勝負再現身的辦法,在這種等級的戰鬥中,似乎已經沒有了半點作用…咬了咬牙,劉楓也只得再次舉劍加入混亂的戰局……場地之中的三方激戰,打得那個是天昏地暗…由於都是彼此忌憚,而且三人出手,總有一人從中搗亂,三人之間的戰鬥,看似混亂,不過卻又始終詭異的維持在一個更詭異的平衡點之上,任何人想要打破這個平衡點,都將會遭到另外兩人的兇猛攻擊……三股恐怖的氣勢,沖天而起,彼此交匯,造成空間微微動盪,那慵懶的白雲,也直接被這三股氣勢扯成了漫天碎點……望着場中那無愧於是驚天動地的戰鬥,無數圍觀者都是被震得閉嘴不言,漫天人影,皆都是傻愣愣的望着那三道彼此糾纏不修的人影,不知做何言語……三人之中,劉楓實力最弱,若不是幽靈般的速度相助和現在的詭異平衡,恐怕早已被兩人打出了場外……遙遙對立的高臺之上,三位殿主,都是面容微微緊張,拳頭,也是在不知不覺間,輕輕的握了起來……手中夾雜着八倍攻擊的古劍,狠狠的與一冰槍一火刀硬拼在一起,不過卻竟然只讓兩人退後了一步而已,對於八倍攻擊只取得這般可憐的效果,劉楓也是隻得苦笑,雖然八倍攻擊的確強橫,不過自己與兩人的基礎實力,卻是相差得太遠,皇級中段對戰兩名帝級頂段…這其中的差距,若不是八倍攻擊的增幅,恐怕現在早已經直接吐血倒飛了……“哎…”心中一聲低低的嘆息,劉楓只得再次展開速度,繼續打起了游擊戰……一把火刀忽然突兀的出現在腦袋之上,劉楓臉色大變,剛欲動劍迎敵,一杆冰槍,卻是直接穿向腦門之上,將火刀挑去,咳,當然,火刀雖然去了,可這冰槍,卻依舊未走,反而帶着冰寒之氣,狠狠的對着劉楓腦袋砸去……“靠…”一聲低罵,劉楓腦袋一側,冰槍貼着耳朵,重重的砸在肩膀之上……“噗嗤…”一口鮮血噴了出來,劉楓顧不得搽拭,鬼魅般的速度迅速展動,再不敢有絲毫的停滯……瞧着劉楓受傷,雪女冷冷一笑,剛欲追趕,一把火焰大刀,卻是帶着鋪天蓋地的火焰鬥氣,狠劈而來……俏臉微寒,極度冰寒的鬥氣自體內噴薄而出,在冰槍的帶動之下,對着身後,疾刺而去……“媽的,都給我去死吧!”就在一槍一劍即將碰撞之時,劉楓的速度驟然間的停了下來,深吸了一口氣,手中古劍利馬變幻成了那似刀非刀,似劍非劍的古怪模樣…惡狠狠的咬着牙,暴喝聲響徹天際。

    “致命攻擊:天劈!”

    兩道綠色鏡象隨着暴喝聲出現在半空之上,高高躍起,成跳劈之勢,狠狠斬下,在最後一瞬,與劉楓手中的柴刀完美的重合一起……古怪的武器忽然一凝,其上的恐怖力量,竟然讓得空間急速的震盪了起來……劉楓這一擊出手,三殿之主,臉色同時的變了,阿蒂米斯是愣然之後的驚喜,典伊與尼庫拉斯,卻是滿臉難看……“譁…”漫天人影,也是被劉楓這擊所造成的恐怖空間效果給嚇了一跳,譁然震天……“叮…”冰槍,火刀,模樣怪異的柴刀,在萬衆矚目之間,重重的交擊在一起,在微微沉默了瞬間之後,能量爆炸,響徹天際,方圓百里之地,模糊能聞……巨無霸般的場地,在三人的對轟之下,蜘蛛網般的巨大裂縫,一直蔓延到場地邊緣,而且中心場地處,更是直接被炸出了足有幾百米的巨大空洞……“嘶…”望着這恐怖的破壞力,漫天涼氣,瘋狂的倒吸着……三道人影,驟然射出,在地面之上狠狠的搽出幾百米遠,十幾米深的深痕之後,這才緩緩的停止了下來……深痕之中,沒有半點回音,三人,似乎都嚥了氣一般……一隻手掌忽然的伸出深坑中,熾烈首先在無數道目光的交匯下,狼狽的爬了出來……另一邊,雪女也是失去了起先的冷豔,一身白裙,被泥屑渲染得亂七八糟……無數道目光再次急速轉動,呼吸急促的停留在那最後一個沒有動靜的深坑之中……天地一片寂靜,在等了半晌無果之後,衆人都是失望的輕嘆了一聲…“呸,你們真他媽的夠狠,在飛出去之前還不忘給老子補一腳…”罵罵咧咧的聲音,忽然的至深坑中傳出,一道人影,極其狼狽的爬出,那臉上的兩隻一大一小的腳印,顯得有些滑稽……聞言,熾烈與雪女,都是恨恨的瞪了他一眼,雪女那蒼白的臉上之上,更是有着一抹淡淡的緋紅……“孃的,剛纔捏到啥了?好軟,有點香…”劉楓將臉上的腳印抹去,手掌微微的握了握,放在鼻子下聞了聞,疑惑的抓着腦袋道。

    場中的三人,氣喘噓噓,氣勢也是減弱了許多,顯然剛纔的戰鬥,費了他們極大的精力……雪女首先自地上艱難的爬起,手中一杆能量冰槍微微虛幻,雪白的眸子望着嘴巴微張的劉楓,冰寒的俏臉上,有着一抹淡淡的羞惱,腳步對着他緩緩走去,許些殺意,醞釀而出……“喂,你個笨女人,殺我做屁啊,他纔是你的勁敵,等你把我殺了,他也順過氣來了,到時候出場的,可就是你了啊…”瞧着一步步走來的雪女,劉楓急忙的喊道,剛纔用了全力,現在體內能量有着短暫的空洞,除了能爬之外,再是移動不了半分……腳步微凝,劉楓的話雖然難聽,不過卻也是現況,可這傢伙,剛纔竟然敢……輕緩了一口氣,雪女恨恨的盯了劉楓一眼,轉身向着軟在地上的熾烈走去……望着轉移了目標的雪女,熾烈臉色大變,他和劉楓一樣,剛纔受創最重,到得現在,都還未回過氣了……高臺之上,瞧得雪女的動作,尼庫拉斯臉色微沉,微微遲疑了片刻,伸手一招,一道冒騰着紫焰的物體猛的自其身體中飛出,對着場地之中的熾烈急速飛去……“熾烈,接住,尼庫拉斯之憤怒!”紫焰閃電般的送進那軟躺在地的熾烈手中……“砰…”深邃的深紫火焰突兀的至熾烈身體之中暴漲而出,其身體之內的創傷,在瞬間,便被手中紫焰大刀,完全治癒……“尼庫拉斯,你也太卑鄙了吧?”瞧着那把紫焰大刀,阿蒂米斯俏臉一沉,怒聲道:“你竟然將擁有法則之力的武器借給熾烈?”

    “哼,比試不分手段,這早就說過…”尼庫拉斯冷哼道…“尼庫拉斯,你還真當我典伊沒東西麼?”典伊冷冷的道,伸手一招,一道白光也是疾衝進場……“接住,雪兒,他既然敢用尼庫拉斯之憤怒,你便用冰之套裝!”

    雪女臉色微喜的接過白光,白光閃掠間,一套雪白的冰之鎧甲,極其完美的覆蓋上了那動人的嬌軀,纖手一握,一杆猶如白玉般的銀槍,現入手中,氣勢猛的狂暴而漲,較之戰鬥之前,猶要勝上幾分……“我草,這還打個屁啊…”望着全副武裝的兩人,劉楓傻眼了…“尼庫拉斯,典伊,你們也欺人太甚了吧!”瞧着兩人的舉動,阿蒂米斯柳眉一豎,怒斥道…“姐姐,你可要幫幫劉楓啊,以他現在的狀態,肯定打不過他們兩人的…”一旁的綠可兒焦急的道。

    場中的劉楓,這時也送來了乾巴巴的求救目光……“我的法則之物,並不和他們一樣能直接參加戰鬥啊…”阿蒂米斯輕輕的搖了搖頭,望着場中那鬱悶不已的劉楓,心頭忽然的一軟,無奈的道:“好吧,便借他一用吧…”

    口中答應了,可阿蒂米斯卻並未動手,而且俏臉上,還逐漸的飄上了一抹紅霞……“姐姐,別愣着了啊…”綠可兒焦急的催促道。

    遲疑了片刻,阿蒂米斯俏臉緋紅的嘆了一口氣,小手伸至青紗底下,小嘴輕啓,一枚拇指大小的綠色珠體,帶着點點溼潤,調皮的滾落了出來…“啊…”瞧得姐姐的動作,綠可兒先是一愣,旋既俏臉也是一紅,支支唔唔的不敢再吭聲……輕吸了一口氣,阿蒂米斯手指輕彈,嬌聲傳遍全場:“劉楓,張嘴,接住…”

    極其聽話的張開嘴巴,一道綠光急速竄進,劉楓剛打了一個嗝,一股澎湃的自然之力猛的自體內狂暴而起,只是瞬間,便將體內的傷完全治療……扭了扭腦袋,體內充斥着力量的感覺,竟然再次舒暢的跑了回來……“哎,可惜沒提升半點的力量,只是讓我完全的回覆到了顛峯狀態,這讓我拿什麼和那兩個明顯拿了作弊器的傢伙打啊…”感受了一下體內的能量,劉楓滿臉苦笑,伸手一彈,古劍再次現身,咬牙道:“老子也和你們拼了…”

    腳掌地面狠狠一踏,劉楓怪叫着衝進了那瘋狂的戰圈之中……場地之中,巨大的場地開始了寸寸龜裂,那些圍觀的人羣,也是趕緊的退出了幾百米……三道人影在虛空狠狠交戰,三人明顯都已經將自己提升到了極限,一股股鬥氣與靈氣猶如實質一般的凝固在身體表面……胸口被銀槍狠狠掄中,劉楓一口鮮血疾噴而出,卻是不管不顧,滿臉瘋狂的再次舉劍狂劈……紫焰大刀狠狠的劈砍在古劍之上,在帶起一陣火花的同時,也將劉楓狠狠的砸在了場地之上……身體之上綠光閃過,原本重傷的劉楓,傷勢再次完全癒合,再次舉間,瘋狂攻擊……雖然阿蒂米斯的綠色珠體沒有直接給予劉楓攻擊力,不過似乎賜予了他比小強還要強悍的體質,怎麼打,都打不死……場地之中,一道青色影子不斷的自虛空砸落而下,將巨大的場地砸得滿地坑洞,然後再若無其事的爬起來,繼續戰鬥……屢敗屢戰,劉楓現在就似乎處於這種瘋狂的狀態……望中場中那瘋狂的戰鬥,無數人,狂翻着白眼……“姐姐,劉楓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啊…”瞧着場中那猶如跳蚤一般的劉楓,綠可兒焦急的道。

    “我也已經盡力了,連自然之珠,我都借他了…”阿蒂米斯小嘴微抿,苦笑道。

    “哼,每五百年都這麼一次戰鬥,你們難道不閒煩嗎?當年我就說過,直接一局定勝負,你們偏要這麼麻煩…”望着場中僵持不下的戰鬥,尼庫拉斯有些暴怒道。

    “你別以爲我不知道你心裏打什麼主意,上一屆你得到掌管者之位,竟然命令我冰之神殿派了大部分精銳戰士幫你攻擊撒旦,這算什麼意思?”典伊同樣不爽尼庫拉斯剛纔的出手,冷喝道。

    “哼,尼庫拉斯,你這次的確做得過火了…”阿蒂米斯黛眉也是微皺,輕喝道。

    場中戰鬥還未停歇,這三位最大的巨頭,卻是彼此間鬧騰了起來,望着那三人間逐漸升級的氣氛,無數圍觀之人,都是吶吶不敢語,機靈點的,急忙拉着同伴再次退後了幾百米……“我們三人直接動手,誰勝了,就一直握着掌管者之位,你們敢不敢?不敢就讓你們人現在撤回來!”尼庫拉斯閃現虛空,一頭紅色髮絲就如同要燃燒起來一般,出聲怒喝道。

    “你還當真以爲我典伊怕你不成!”典伊怒道,身形也是直接閃上高空,漫天冰氣凝聚……“打吧打吧,我阿蒂米斯何曾懼了你們…”望着場中那不斷砸落的劉楓,阿蒂米斯心頭忽然的涌上一股無名怒火,手掌狠狠的在坐椅上一拍,柳眉倒豎的閃上高空,手臂一揮,綠氣瀰漫……那邊的戰鬥還未結束,這邊的虛空上,似乎更加恐怖的戰鬥,即將要上演……再次不知道被誰將自己砸落,劉楓起喘呼呼,爬起身來,不過卻是詭異的沒有再次衝上戰鬥圈,垂着腦袋的漆黑眼睛,竟然已經完全被月白之色籠罩,顯然,在這一連竄的打擊中,劉楓…終於也是要爆發了…輕輕的緩了一口氣,劉楓擡起頭來,對着高臺上的敖天喝道:“敖天老哥,帶可兒離開這裏,越遠越好,快!”

    聽着劉楓的喝聲,敖天微微怔了怔,擡眼望着他臉上那有些瘋狂的面色,心頭忽然的跳了跳,點了點頭,一把將身旁的綠可兒夾在雙臂之下,拽着滿臉疑惑的厲斧,開始了賣命的狂奔……“媽的,兩個混蛋,打老子打舒暢了吧?還真當老子是病貓嗎?草,老子今天就讓你們看看,啥才叫絕招,幹!”看來劉楓實在是捱打捱得有些瘋狂了,粗魯的罵聲,不經過大腦的直接噴出……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劉楓身形躍上虛空,眼睛微閉,旋既猛的睜開,其間,劍意暴漲……“草,劍刃風暴,給老子開得最大,老子要把這些王八蛋全部搞死!”劉楓滿臉猙獰的仰頭瘋狂大喝……天地,驟然一凝,層層烏雲,瞬間遮蓋天地,雲層之中,銀蛇飛舞,雷霆震天……察覺到這股恐怖的天地能量波動,剛欲動手的三大殿主,臉色同時狂變……“劍刃風暴!!!”

    (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調教大宋外掛傍身的雜草皇恩絕品小村醫近身狂兵
    超品奇才家有表姐太傲嬌異世界的魔王大人醫冠楚楚·教授大人,惹天醒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