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獸劍聖異界縱橫 » 第264章 獸人皇族的老祖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獸劍聖異界縱橫 - 第264章 獸人皇族的老祖宗字體大小: A+
     

    乾咳之聲,直接將高臺之上的綺旎氣氛打得粉碎……

    雖然心中一萬個不捨,不過劉楓還是從那華麗的教皇袍裙中,拿出了那支作怪的魔掌,整了整黑袍,迎上前去,嘿嘿笑道:“血尊,有事?”

    望着俏臉上緋紅還未完全褪去的紅衣,天穹狠狠的瞪了劉楓一眼,有些無奈的苦笑道:“我說,你倆,也注意點地方吧,下面,可是無數的信徒朝拜之所啊……”

    “嘿嘿…”自知理虧的劉楓,乾笑着抓了抓腦袋,不敢回話。

    “哎…走吧,比丘長者有事找你…”再次鬱悶的嘆了一口氣,天穹血尊滿臉苦笑的轉身下了樓……

    迴轉過身,望着那重新恢復了冷傲的紅衣,劉楓有些可惜的搖了搖頭,咂了咂嘴,對其聳了聳肩,示意他心中的遺憾……

    紅衣白了他一眼,邁着輕靈的步伐穿過大門,在下樓之刻,小手實在忍不住的使勁在劉楓腰間狠狠一扭……

    極其痛苦的咧了咧嘴,劉楓嘴角誇張的抽搐着,片刻之後,這才哆嗦着身體跟了下去……

    神殿的會客廳中,比丘長者正閉目養神,聽着逐漸響起的腳步聲,老眼微微睜開,站起身來,對着進門的三人輕笑道:“紅衣小姐,劉楓先生,你們過得還好吧……”

    見到比丘長者那似笑非笑的臉色,劉楓忽然一驚,我X的,怎麼把這老傢伙的透視給忘記了,剛纔高臺上的那春宮戲,這老傢伙想必全部都看見了吧?

    瞧着劉楓那不懷好意的視線,比丘長者哪會不知道他想什麼。乾咳了一聲,擺着手道:“劉楓先生別誤會我,我都一把年紀了,對偷窺,並沒有多大愛好…”

    懷疑的斜視了他一眼,劉楓拉着紅衣坐在椅子之上,直奔主題地道:“找我有什麼事?”

    “呵呵,並不是比丘找劉楓先生…”比丘長者微笑着搖了搖頭。輕聲道:“想找你的,是獸人皇族的兩位老祖宗,獅比和獅岡薩……”

    “獅比?獅岡薩?”劉楓眉頭一挑,手指輕輕的敲打在桌面之上,淡淡的道:“他們應該是獸人皇族中最有權利的人吧?”

    “呵呵,從某個程度上來說,是這樣的…”比丘對這話並沒有否認,輕笑道。

    “如此。那便走吧,我也快離開獸人國度了,有些事,找這兩位獸人巨頭說說也好…”劉楓站起身來,點頭笑道。

    “呵呵。好…”比丘笑咪咪的點了點頭,起身便欲帶路……

    “先等一下,我覺得還是先把銀光和綠痕兩位長老叫上爲好…”似是想起了什麼,劉楓笑道。

    “呃。如此,便依劉楓先生吧…”比丘遲疑了一下,輕點了點頭……

    “丫頭,在教內呆着吧,我去去就回……”對着紅衣襬了擺手,劉楓和比丘長者身形,同時地消失在了大殿之內……

    ……

    四道流光從血神山之上閃躍而出,急速飛向獅霸城中……

    這次。劉楓幾人並未從皇宮正門而進,而是直接從上空掠下,閃進皇宮深處一片幽靜的森林之中……

    降下身形,劉楓不在意的四處瞟了瞟,緊跟在比丘長者身邊,行進森林之中,經過幾次複雜的轉悠之後,一條小溪。帶着輕輕的“嘩嘩”聲。逐漸的出現在眼前……

    在小溪之上,搭立着一所簡易的木架屋。屋上,兩名白髮蒼蒼的老人,正在凝神下棋,棋子落板地清脆嘀嗒聲,在小溪之上,淡淡迴盪……

    對着劉楓三人做了輕聲的手勢,比丘長者輕踏上了木屋……

    “我道是誰,原來是這兩個老傢伙……”略感驚異的輕語,從銀光長老口中道處。

    “哦?”劉楓眉頭一挑,輕笑道:“銀光長老認識他們?”

    “恩…這兩個傢伙在大陸上也算是比較老的一代了,就是我們四大長老,也比他們低了一個時代,不過…嘿嘿,他們閉關了這麼多年,似乎還只是在至尊兩重啊……”銀光長老裂了裂嘴,有些幸災樂禍的笑道。

    “銀光,綠痕…你們兩個小龍崽子,當年在死亡森林,我也算對你們有點恩情吧?現在竟然還來消遣我們?”手指之上,一顆棋子落板,一名老者,擡起頭來,衝着銀光長老笑罵道。

    “嘿嘿,那次若不是我龍族出手幫你們擊退強敵,你兩個老傢伙,還能活到現在麼?”綠痕長老嘿嘿笑道。

    “呃..你們兩個傢伙,牙口還是那般地利索…”老人一滯,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視線輕輕移到劉楓那襲黑袍之上,微笑道:“你便是劉楓了吧?呵呵,把黑袍去了吧,雖然你是人類,不過,我們還並不是那種迂腐不堪的老東西,至少,你那龍族親王的身份,便足以讓我們忌憚了,呵呵……”

    劉楓聳了聳肩,也不在意,將籠罩在頭上地黑袍掀起,淡淡的道:“只是不想惹一些不必要的麻煩罷了…兩位老先生,找小子前來,可是有事?”

    “呵呵,也並未其他大事,只不過聽比丘這老傢伙說劉楓先生天賦是如何如何的過人,說得我倆也是心裏癢癢,所以想要瞧瞧你這位大陸最年輕的至尊,究竟是何模樣……”另外一位老人,擡起頭來,呵呵笑道。

    劉楓輕挑了挑眉,籠罩在黑袍之下的雙手輕輕交叉,輕聲道:“兩位老先生,還是說正經的吧,我劉楓再如何自大,也不至於讓兩位如此費勁……”

    “呵呵,年輕人定力就是不太好,心急…”老人輕笑着搖了搖頭,臉色逐漸嚴肅,嘆息道:“今日尋你前來,還真是想要劉楓先生一個承喏……”

    “承喏?”劉楓眉頭輕皺,淡笑道:“兩位老先生莫是搞錯了,劉楓至今方纔至尊初級,甚至連領域都還不具備,有何實力應下什麼承喏?”

    “呵呵,劉楓先生想不要忙着拒絕…”另一位老人輕笑着搖了搖頭,微笑道:“現在大陸之上因爲“日吞月”即將來臨,大多的隱世強者,已經選擇了破關而出…..”

    望着臉上並未異色地劉楓,老人繼續道:“血神教剛剛成立,實力還不足以完全抗衡外界的某些風暴,就算現在有着銀光和綠痕兩位長老相助,卻依舊不夠……”

    劉楓眼睛微眯,平靜的道:“繼續……”

    “獸人帝國隱世的強者不知凡幾,其中曾經很多都是由一脈一脈相傳而來,而在這些脈之中,又有不少曾經和以前的血神殿結過怨……”老人微微一笑:“雖然他們或許傷不了你們,不過,趁你們不注意時,大量擊殺信徒,或者…摧毀血神教分殿…你們能阻止得了嗎?”

    輕吸了一口氣,劉楓搖了搖頭,“不能……”

    的確,血神教的分殿已經逐漸的擴散開來,教內現在根本還沒有那種實力每座分殿都派一位聖階坐鎮地實力……

    “只要劉楓先生應下我們地一個承喏,我二人可以以獸人帝國發誓,定保血神教無一人傷亡,無一座神殿被毀……”

    手掌微緊,劉楓淡淡的道:“什麼承喏?”

    “這承喏並不需要劉楓先生付出什麼,只是希望在以後獸人帝國經歷某次大劫之時,劉楓先生能夠相助一二……”兩位老人對視了一眼,滿臉正容地說道。

    “就這?”劉楓有些詫異的揚了揚眉頭…

    “就這!”兩位老人重重的點了點頭,望着劉楓滿臉的不解,微笑着解釋道:“其中原由我倆也不方便細說,只希望劉楓先生到時候,能夠幫助獸人帝國脫離毀滅的危機便可,呵呵,當然,這裏並不會和人類國度,有着任何的衝突……”

    “你們爲什麼不做?我現在的實力,似乎還容不得你們下這麼大的注吧?”劉楓有些疑惑的道。

    “呵呵,我們兩個老傢伙已經活得夠久了,幾百年內都未突破至尊顛峯,在不久之後,至尊的大限便會到達,到時,恐怕就會化爲這片森林的養料了……”老人輕輕的笑道。

    望着兩人面對死亡的豁達,劉楓心頭也是略感敬佩,沉吟了片刻,點了點頭……

    “好吧,這承喏,我接下來了,若是以後獸人帝國真到了那個時候,劉楓定會出手相助……”

    “小子明日便會離開獸人帝國,血神教和紅衣,便拜託兩位老先生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級卡牌系統修真歸來在都市玄界之門萌物遇上高富帥:101天官賜福
    霸仙絕殺琴帝大帝姬顫抖吧渣爹聖尊異世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