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獸劍聖異界縱橫 » 第208章 就怕你付不起報酬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獸劍聖異界縱橫 - 第208章 就怕你付不起報酬啊!字體大小: A+
     

    “你真是當年的那位星辰傭兵?”月色美眸微睜,俏臉之上,滿是不可置信,當年幫助商團的那位傭兵,實力不過才星辰左右吧,可在短短一年多的時間,就直接從星辰跳到了聖階?而且還是聖階中的顛峯境界,天級!!!

    就連自己這號稱族中少有的天才,也是經過祭壇的遠古傳承,這才僥倖的衝破星辰的束縛,進入到聖階殿堂之中,可就算進入了聖階,自己也纔是剛好險過了聖階初級,邁進人級啊……

    可現在面前的這人類傢伙,竟然直接告訴自己,他就在短短一年內,從星辰一路飆升到了聖階天級,這種懸殊的比較,就是連月色,也只得將心中的高傲丟棄,佩服的苦嘆一聲……

    “怎麼?你不相信?”劉楓視線將混戰的兩人鎖進眼內,微笑道。

    “雖然的確很不願意相信,但我那依舊清醒的腦袋,卻是頑固的告訴我,這是真的。”月色輕搖了搖腦袋,苦笑道。

    劉楓聳了聳肩,轉過身凝視着這位當年讓自己吃了不少鱉的絕色女子,輕笑道:“能告訴我,你們月狼族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嗎?爲什麼血狼會胡亂進攻人類國度?你應該知道,這事如果鬧到最後,人類國度的聖階強者絕對不會坐視不管的……”

    聞言,月色臉色微變,片刻之後,輕嘆了一口氣,幽幽的道:“這事也並不是月狼族所願,只不過因爲族中的一些變故,我這族長被某些野心的族人給計算了進去,血狼的控制權也被他們奪去,所以,這纔有着狼羣攻擊人類國度的事情發生……”

    “變故?”劉楓眉頭輕挑。視線在那不斷冒着黑氣的老狼身上掃過,最後停在了其頭頂上地那猙獰的黑煙頭顱之上,輕聲道:“和那個什麼“黑煞神魂”有着關係吧?”

    “恩。”月色知道剛纔自己和老狼的交談肯定被劉楓聽了去,所以也並沒有隱瞞什麼,美眸微寒,冷聲道:“那個蠢貨,以爲將靈魂交給黑煞神魂便能得到力量,卻是不知。在他揮霍着黑煞神魂給予他的力量之時,他的靈魂也在逐漸被人家給吞噬……”

    “黑煞神魂……神魂?”劉楓輕聲自語,忽然擡起頭來,沉聲問道:“那黑煞神魂應該是遠古衆神時代的一位神靈吧?”

    “恩。”輕點了點精緻的下巴,月色低嘆道:“那傢伙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被封印在我族狼神祭壇之中,平常由於封印力量極爲強悍,所以,我們倒也未對他放太大的注意。可是沒想到,他竟然會被老狼那個蠢貨給釋放了出來……”

    “神魂…既然是從遠古時期活下來地神靈,那他應該知道一點關於諸神的消息吧,這可是除了那鬼天使之外的唯一消息了啊,一定不能放過……”劉楓心頭略喜。暗道。

    “你對那傢伙有興趣?”月色不愧是一族之長,瞬間便將劉楓話語中隱含的那抹期盼逮捕而出,美眸輕輕流轉,釋放出驚人的妖異魅力。似是有些好奇的問道。

    “沒興趣…”淡淡的搖了搖頭,劉楓輕撇了撇嘴,微笑道:“我有興趣的是,人族強者會在什麼時候對月狼採取武力措施。”

    “人族又怎樣,哼,雖然你們強者頗多,可我月狼族也不是軟柿子,你們若是想要趁火打劫。月狼族也定會拼死到底。”似是有些不習慣被一個男人在語言和實力上佔得上風,月色黛眉微蹙,略微冷淡地道。

    “我對你們拼不拼死可沒興趣。”劉楓聳了聳肩,話音忽然一轉,輕笑道:“那傢伙要敗了!”

    “哦?”有些驚異的擡起美眸,月色將那戰鬥的兩人印入眼內。

    “砰。”一道重重的肉體悶響聲在兩條人影交擊處響起,而隨着悶聲而現的,還有着兩條各自倒飛而出地身影。

    老狼狼狽的插在草地之上倒飛出十幾米遠。在齊及腰身的青草堆裏搽出一條剛好可供一人行走的道路。身體之上,銀光再次暴漲而出。因爲體內能量地劇烈消耗,老狼再也保持不住狼形形態,逐漸萎縮的變回了人形,只不過,那原本醜陋的人類腦袋,卻是繼續保持住了一顆猙獰的狼頭……

    臉色一陣潮紅,一口鮮血終是忍不住的從嘴中疾噴而出,星星點點的灑落在隨風飄蕩的青草屑之上,顯眼入目……

    相對於老狼的吐血狼狽,黑柏柯卻是較之好上了許多,腳步雖然也是踉蹌地急退了幾十步,不過在被黑柏柯在地上踏出了幾十個巨大的深坑之後,頑強的將退勢給止了下來……

    “呸,媽的,好硬的身體,這傢伙真是變態。”將嘴中混雜着青屑和泥土的鮮血吐出,老狼晃悠悠的從地上爬起,臉色蒼白的怒聲罵道。

    “嘿嘿,你那狗爪子也挺鋒利地嘛。”黑柏柯將手臂上地幾道血痕搽去,露出那被鮮血遮蓋的幾道猙獰血口子,隨意地搽了搽,嘲諷的笑道。

    “媽的,該死的混蛋。”扭了扭那已經粉碎的手爪,老狼綠幽幽的眼睛之中,陰冷閃過,那戴在手指上的一枚戒指微微一亮,一張漆黑的卷軸閃現在手心之上,剛想將之啓動,一截森寒已經悄悄的附上項間,淡淡的笑聲在耳邊響起。

    “啓動吧,看看是你的卷軸快,還是我的劍快……”

    感受到脖子處傳來的森冷感覺,老狼喉嚨處一陣鼓動,乾乾的嚥了一口唾沫,舉位乖覺的將雙手舉起,把手中的黑色卷軸丟棄在地,乾笑道:“這位兄弟,別動手,千萬別動手啊……”

    劉楓微微一笑,那架在老狼脖間的“鎖龍”卻並沒移開,輕笑道:“老狼同志,你能回答我幾個問題嗎?”

    “你問,你問,只要我知道的,絕對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老狼眨了眨眼睛,急忙道,不過,由於脖間的森寒,卻是連點頭不敢點一下……

    “告訴我,那黑煞神魂,到底是個什麼東西?實力如何?”劉楓微眯着眼,冷聲問道。

    “黑煞神魂…黑煞神魂,他..他,啊……”老狼眼睛一陣亂轉,剛想說話,一截纖細的玉手卻猛的從其胸口探出,帶起一蓬蓬滾燙的鮮血,眼睛巨睜而開,有些死不瞑目的低頭看着自己那被開了一個洞的胸口,生機迅速的從身體之中消散而去……

    “你幹什麼?”見到即將到手的情報就這樣消失了,劉楓不由得大怒,轉過頭,怒視着滿臉冰冷的月色,寒聲道。

    黑柏柯一直關注着這邊的情況,見到月色竟然忽然出手將老狼殺死,微愣了愣,眉頭緊皺而起,腳尖一彈,瞬間出現在其身後,狂猛的意念將月色牢牢鎖定,與劉楓一前一後將之完全封鎖……

    “嘿嘿,你這女人,也太心狠了點吧,就算你與他有着深仇大恨,可這人似乎是我們抓住的吧?你有啥資格出手?”黑柏柯顯然對月色的舉動極爲不岔,怒斥道。

    “給個交代吧,偉大的月狼王。”劉楓眼睛微眯,寒意在漆黑的眸子中閃掠而過,臉上卻是平靜的道。

    “兩個粗心的男人。”月色輕翻了翻白眼,淡淡的道:“你們難道不知道,狼族的尾巴,纔是啓動禁咒的傳輸器嗎?”

    聞言,劉楓與黑柏柯愣了愣,將視線轉移到失去生機的老狼身上,再看了看那截銀白的尾巴,卻是驚異的發現,那漆黑的卷軸竟然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被纏了上去……

    將面上的冷容卸去,劉楓有些尷尬的聳了聳肩,卻是不知道說點什麼纔好。

    “你對那黑煞神魂很有興趣吧!”月色輕鋝過飄落在額前的銀絲,嫣然笑道。

    “有點吧。”知道再躲避不過,劉楓只得無奈承認了下來。

    甩了甩齊臀的銀髮,月色俏臉上露出狡鮚的微笑,輕聲道:“那…我們來做一筆交易如何?”

    “交易?”劉楓翻了翻白眼,撇嘴道:“如果你想叫我幫你奪回族長的位置話,那就別說了,我可沒那閒心......”

    “你這傢伙...大不了我給你足夠的報酬總行了吧?”月色黛眉輕蹙,無奈的道。

    “報酬?”劉楓挑了挑眉頭,視線有些不懷好意在月色那玲瓏的完美曲線掃過,嘴角噙上一抹邪異的笑容,淡淡的道:“就怕你付不起聘請我的報酬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
    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