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獸劍聖異界縱橫 » 第150章 夫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獸劍聖異界縱橫 - 第150章 夫鱗字體大小: A+
     

    ????看着波西頓的舉動,大廳之中的所有視線都停在了其身後的虛空處,心情有些激動。【】

    這可是現在整個北海皇朝的救星啊,他們怎能心情不感到澎湃,許多將領,都已經在心中迅速的將自己理想聖階強者的形象給勾勒了出來。

    淨兒擡起俏臉,好奇的道:“太爺爺,你請是的誰啊?是藍岡特而巴爺爺嗎?”

    “不是。”波西頓搖了搖頭,神祕的笑道:“我請來的人,可絕對會讓你們大吃一驚的。”

    見到一臉神祕西西的波西頓,淨兒不滿的伸出纖纖小手,使勁在他那僅剩不多的白鬍子上一扯,癟着小嘴道:“誰叫你還賣關子……”

    這項在所有將領眼中極爲大膽的動作,在淨兒做來,卻是非常的流暢,看來,她做這動作,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

    “你這丫頭……”寵溺了看了一眼淨兒,波西頓的無奈的搖了搖頭,迴轉過頭,苦笑道:“劉楓,你再不出來,我的鬍子可就得完蛋了。”

    “哎,催什麼催啊,你們對面的那城市不錯啊,防守挺嚴密的嘛,雖然差點被那兩個傢伙發現,不過……這東西還真好吃。”輕笑聲淡淡的在虛空之上浮現,衆人趕緊順着聲音望去,卻見到在那會議桌主位之上,一位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白衫年輕人正含笑而坐,在其手上……還拿着一個只能是西雅皇族才能食用的大王甜螺……看着那幾十道緊盯在身上的視線,白衫年輕人微笑着聳了聳肩,對着衆人輕點了點頭。

    “你剛纔去了西海城?竟然沒被那兩個傢伙發現?”波西頓有些呆愣的道,一個聖階地級竟然能夠在一名同等級和一名聖階天級的眼皮之下,拿走一樣東西?這傢伙…怎麼做的?雖然心中很是有些感到不可思議,可是,那碩大的大王甜螺,卻是真正的西雅皇族專用食物,這是做不了假的……劉楓輕點了點頭,一口將海螺肉全部吸光,手心一翻,海螺便消失了蹤跡,擡起頭,看着眼露失望的衆人,戲謔的笑道:“怎麼?諸位,難道我這形象讓你們失望了?聖階強者,不一定得必須都是白鬍子白頭髮的老頭吧?”

    衆位將領聞言,有些尷尬的笑了笑,不過眼睛之中,還是透露出了他們的想法……這個世界之上,什麼時候出現了這麼年輕的聖階?

    見到他們這副模樣,劉楓也只得無奈的聳了聳肩,對着身旁嘴巴大張的波迪般笑道:“你好啊,波迪般,我們又見面了。”

    “你…你不是人…”

    “你纔不是人…”劉楓翻了翻白眼,將波迪般的話語打斷了去,笑罵道。

    “呃,呵呵。”波迪般乾笑着抓了抓腦袋,視線忽然的停留在了劉楓額頭之上的那塊小巧紫金鱗片之上,面色有些古怪的道:“你…你怎麼能帶這個?”

    “這個?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劉楓摸了摸額頭之上的鱗片,疑惑的道。

    見到波迪般古怪的模樣,大廳中,所有將領也是好奇的看向劉楓額頭之上,那小塊的紫金鱗片,在魔法燈光的照耀之下,閃爍着妖異的光芒……看清那枚紫金鱗片的模樣與暗紋,在座的所有將領臉色不由的一變,特別是一些年輕的將領,眼睛更是火熱至極的怒瞪着滿臉疑惑的劉楓身上。

    看着佩帶着劉楓額頭之上的紫金鱗片,淨兒俏臉微沉,柳眉倒豎,纖細的小手忽然的在波西頓手臂之上狠很一扭,低聲嗔怒道:“太爺爺,你怎麼把我的“夫鱗”給了一個陌生人?你…你…”

    手臂之上傳來的巨痛,讓波西頓嘴角一裂,小聲道:“乖淨兒,先彆氣,我這只不過是讓他隨便佩帶一下,掩飾一下身份嘛。”

    “你…你…隨便佩帶?那可是我的“夫鱗”啊,你竟然給了一個陌生人佩帶,而且還被這麼多將領看見了,你你.”淨兒顯然是被波西頓的舉動氣得不輕,美麗的大眼睛之中,竟然有着久違的晶瑩浮現……“夫鱗”,是海族女孩在十六歲之後,從額頭之上分裂而出的一塊鱗片,按照海族無數年的傳統,這塊“夫鱗”必須給心愛的男子佩帶,而佩帶“夫鱗”的男子,便是這位女孩的丈夫……淨兒從沒想過要嫁人,所以,她才把自己的“夫鱗”交給對她對最好的太爺爺波西頓保管,可是,誰知道,她自己沒打算用,波西頓已經把這東西給“隨便”給了人,這如何能讓她不氣,她再堅強,也是一女孩,自己的“夫鱗”竟然在這麼多人面前被一個男人佩帶在額頭之上,直欲讓她羞憤得想要自殺……“咳,彆氣,彆氣……”看着淨兒眼中的水氣,波西頓趕緊賠笑……看着周圍那道道火熱的目光,劉楓眉頭輕挑,一把扯過旁邊的波迪般,問道:“這塊鱗片到底怎麼回事?給我說清楚。”

    “咳,這塊鱗片是我妹妹淨兒的“夫鱗”,你佩帶了它,那你就是淨兒的丈夫了。”波迪般苦着臉道。

    “什麼?”劉楓眼睛一瞪,怒喝的聲音將大廳中所有的視線拉扯了過來,一腳將椅子踢成粉渣,“鎖龍”劍鞘直接躍閃手心,怒氣衝衝的朝波西頓踏去,怒道:“你這老傢伙,竟然敢耍我?還說這東西沒啥?我靠。”

    伴隨着劉楓的怒氣飆升,“鎖龍”劍鞘之上,實質般的鋒利劍罡伸吐浮現,劍罡觸地,宛如切豆腐一般,將堅硬的地面,劃分成幾道怪異的圖案……見到這等威勢,大廳中的諸位將領腦袋微微一縮,有些心寒的摸了摸腦袋,再用腳踩了踩堅硬的地面,兩相比較之後,悄悄的退後了一步,心中對這年輕人的實力,再無一點懷疑。

    看着怒氣勃勃的劉楓,波西頓乾笑道:“那個,那個,劉楓,我這不是忘記了嘛,嘿嘿,其實你不也沒損失什麼嘛,你看,我這乖乖孫女,都還沒說什麼呢。”

    聽到波西頓這般說,淨兒氣得跺了跺腳,又是在其手臂之上狠狠一扭,稍微解氣之後,看着那怒衝而來的劉楓,不由得向前跨上一步,將波西頓攔在身後,嗔道:“你想要做什麼?”

    見到面前的美人,劉楓有些感到目眩神迷,不過好在他見過的美人也算不少了,對這點,總是還有着點點抵抗能力,視線漂移不定,停在了淨兒光潔額頭之上的那枚紫金鱗片之上,看着那散發着淡淡光芒的鱗片,劉楓忽然的感覺到自己額頭有些發癢了起來,心中,一股莫名其妙的感覺浮現……這是啥感覺?羞憤?草,我怎麼會有這種情緒?這是女人才有的啊,怎麼出現在我心裏?

    細細品喂着那股感覺,劉楓終於將之分辨了出來,渾身汗毛猛的豎了起來,雙手狠狠的一抖,對着波西頓怒聲道:“這鬼東西到底搞什麼的?”

    “你纔是鬼東西呢”聽到劉楓竟然如此說自己的“夫鱗”,淨兒柳眉倒豎,那種堅強,精幹的女武神威勢在不經意間散發而出。

    “咳,劉楓啊,這鱗片,可以讓你感受到…感受到另外一塊鱗片主人心中的情緒。”波西頓乾咳道。

    “波西頓,你到底在搞什麼?你若不和我說清楚,我現在利馬走人,你另找他人相助吧,那東西,我也不要了。”察覺到這鬼東西似乎越來越麻煩了,劉楓不由得寒聲道,看其模樣,似乎是真的開始動怒了,這種被人當猴耍的感覺,讓他極其惱火。

    “哎,別,別,劉楓兄弟。”看到劉楓那認真的神色,波西頓連忙急道:“劉楓兄弟,這事的確是我欠妥了,可是你的身份,只能這樣解決啊。”

    “劉楓大人,這事,還請不要責怪太爺爺,你來助我北海皇朝,淨兒感激不盡,剛纔是淨兒失禮了,還請劉楓大人不要介意,這塊鱗片,你就暫卻佩帶着吧,這對你…並沒有什麼壞處。”淨兒畢竟是長期經歷殘酷戰爭的人,在經過剛開始的羞憤之後,便將心情調整了回來,疏遠而禮貌,柔和而冷淡的對着劉楓微微欠身……“諸位,今天的事情,你們就當什麼都沒看見吧,要是誰敢多嘴,那就休怪本將軍不留情面了。”淨兒轉過身,對着衆將領冷聲道。

    幾十名將領一陣面面相覷,察覺到淨兒話語中的肅殺,趕緊點了點頭,一個個急忙的藉口退出了這煙霧繚繞的大廳之中……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
    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