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獸劍聖異界縱橫 » 第132章 龍神祭壇的異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獸劍聖異界縱橫 - 第132章 龍神祭壇的異變字體大小: A+
     

    空之上,劉楓有些哆嗦的甩了甩髮青的手掌,隨手將藍。鱗頓身體之上的極寒凍裂成幾截的重劍丟棄,呼出一口氣,氣息剛剛離口,便被外間那極低的溫度凍成一嫋白煙,緩緩飄散。

    “這傢伙,全身上下竟然全部都被極其濃厚冰魔法元素包裹,當真跟一冰塊沒什麼兩樣了。”

    被藍。鱗頓那龐大的身軀給砸出的深洞,在其洞口附近,一層薄薄的冰層迅速凝結。

    劉楓撮了撮手,體內靈氣一陣流淌,轉眼間便把那股森寒驅逐出體,斜眼瞟了一下那冒着點點寒氣的深洞,微嘲道:“藍。鱗頓?你不會告訴我,你堂堂一位聖階地級的強者,竟然連我一擊都接不下吧?”

    “混蛋,該死的爬蟲,竟敢如此侮辱偉大的藍。鱗頓,今天定要將你凍成嚴冰,丟棄在大海的最深處。”憤怒的咆哮聲從深洞之中傳出,伴隨之而來的,還有那鋪天蓋地的極寒氣息。

    “嘿嘿,我早就說過,我是來找人的,你巨龍一族難道就是這樣對待客人的嗎?”劉楓嘿嘿一笑,毫不客氣的諷道。

    “找人?找你媽個鬼啊。”

    藍龍雖然是巨龍一族中性子比較溫順的一族,但是,很顯然,藍。鱗頓並沒有繼承這項優點,反而暴躁的脾氣已經堪比紅龍和黑龍了。

    一聲憤怒的龍吟,藍。鱗頓帶起滿腔的怒火升上虛空,剛欲再次進攻,卻被一道隱藏不住笑意的聲音拉了下來。

    “嘿嘿,鱗頓老頭,人家可是我的朋友呢,你發這麼大的火幹啥啊?”

    藍。鱗頓巨大的眼睛狠瞪着那滿臉笑容地黑柏柯。惡聲道:“你朋友?你這小子,難道你沒接到龍皇下個命令?這段時間,不準任何一個外族人接近龍谷之中,若有硬闖者,格殺勿論!!!”

    瞧着藍。鱗頓那不似開玩笑的語氣,黑柏柯臉色不由得一變,趕忙衝上前去將他阻攔住,急道:“你這老傢伙,給我說清楚點。龍皇什麼時候下了這個命令?龍谷到底出什麼事了?”

    藍。鱗頓從巨大的鼻子中噴出一道冰寒的煙霧,惡狠狠的盯了立在虛空上的劉楓,這才道:“還不是因爲前段時間衝進龍神祭壇的那道金光麼,金光自從進了龍神祭壇之後,然後一道命令就直接出現在我們所有巨龍腦中,你這傢伙也接到了吧?”

    黑柏柯點了點頭,沉聲道:“可是去解救一個小女孩的那條命令?”

    “恩,就是那東西了。”藍。鱗頓點了點頭,繼續道:“可自從龍皇帶了人出去追趕那狗屁的蒼穹血尊回來之後。龍神祭壇便被一股金色能量籠罩封鎖,無論誰都進不去,包括。。。龍皇。”

    “對於這種突發事故,龍皇也沒別地辦法,只好選擇了比較穩妥的辦法,先把龍谷封了再說,喏,你沒感覺到進入龍谷之後,速度便降低了許多嗎?”

    “憑龍皇的實力都進不去?”黑柏柯有些駭然的瞪大了一雙龍眼,龍皇的實力如何強橫。他其實也並沒有太過詳細的概念,只不過,他卻知道,除去一些隱士和那些衆神之外,龍皇已經站立在了整個大陸之上的顛峯層次。

    可現在連龍皇都進不了龍神祭壇,那。。。那佈置下那道結界的人。到底是何種實力???

    神階???沒錯,只有那傳說中的神階,方纔能另得至尊顛峯地龍皇如此無奈。

    可是,神階強者,在所有人的認知當中,似乎已經消失了開去啊。。。。u.。聖階,或者更上的至尊。只有很少的一部分人,方纔知曉。在那至尊之上,還有着更加強橫,恐怖的神階。。。。

    “難怪。。。柯凝重的點了點頭。

    “這一段時間,我可攆了不少人,就是跟藍岡特而巴那老傢伙很熟的波西頓,也是被我毫不留情的攆了回去。”藍。鱗頓說到這裏,視線停留在了劉楓身上,其意不言而愈。

    “咳,鱗頓老頭啊。那個。。。,黑柏柯不由的乾咳道。

    “你這小子。別和我說什麼求情地話,這是龍皇親自下的命令,我也沒權利更改。”藍。鱗頓翻了翻巨大的龍眼,直接便把黑柏柯還未吐出的話語打回肚中。

    “靠。”黑柏柯鬱悶的罵了一聲,剛想要說出劉楓是龍族親王的身份,不過想起藍。鱗頓那固執地脾氣,也只得搖了搖頭,心中嘆息道:“哎,看來只有給你來點猛料啊。”

    清咳一聲,黑柏柯在藍。鱗頓警戒的眼神中,向他靠了靠,低聲道:“你知道劉楓,呃,就是這個人類,在兩個月前

    實力嗎?”

    聽到黑柏柯這根本插不上頭的怪異問題,藍。鱗頓迷惑的眨了眨巨大的眼睛,悶聲道:“他兩個月前什麼實力,關我屁事啊?”

    聽到這話,黑柏柯也不理他,繼續神祕西西的道:“嘿嘿,劉楓兩個月前只有聖階初級的實力哦。”

    聞言,藍。鱗頓愣了愣,雖然還是很不解黑柏柯說這話的意思,不過,心中卻還是感到有些不可思議,連跳兩級?這小子怎麼辦到的?

    “想知道他是怎麼辦到的嗎?”似乎是知道藍。鱗頓心中地所想,黑柏柯笑咪咪的道。

    雖然很不想承認,但心中的好奇心,還是讓藍。鱗頓悶悶的恩了一聲。

    “黑老幫的。”黑柏柯輕聲道。

    “啥?”似乎是還沒反映過來,藍。鱗頓有些傻傻的應了一聲,片刻之後,巨大的龍眼猛的一凸,顫吼道:“黑老?黑老幫的他?黑老怎麼會幫一個人類?”

    在藍。鱗頓地心目之中,最尊敬的或許是龍皇,可是最懼怕地。。。卻是那在大海中沉睡在某個角落裏的黑老,對於黑老的實力,藍。鱗頓只知道一鱗半爪,可就是光這點皮毛,就已經把他給駭得心驚膽顫。

    如果說,黑老哪天想打龍皇的屁股了,龍皇也只得哭喪着臉,將那大陸之上最強悍種族之一的族長尊嚴丟棄,然後可憐巴巴的趴在大海之上,任黑老抽打出氣。。。。||的懷疑與反對。

    “這我就不知道了。”黑柏柯攤了攤手,笑道:“怎麼樣?讓進還是不讓?”

    聞言,藍。鱗頓只是思量了片刻,便選擇了最明智的選擇。

    “呵呵,哪能不讓進啊,被黑老看中的人,那就是我巨龍一族的朋友,呵呵,自己人,當然能進,當然能進。”

    看着本來一副強硬的面孔,在眨眼之間便變得溫順無比,黑柏柯滿意的裂嘴笑了。

    “呵呵,鱗頓老頭,還真是識時務啊。”黑柏柯笑呵呵的拍了拍藍。鱗頓的龍頭,轉身就欲帶着劉楓向龍谷飛去,忽然身形頓了頓,笑道:“哦,差點忘了件事,劉楓以後或許可能會是巨龍一族的親王哦,嘿嘿,以後,你見到他,可能就得改口咯。”

    看着那兩條逐漸遠去的人影,藍。鱗頓這才從呆滯中迴轉過來,親王???黑髮?黑瞳?我剛纔怎麼沒發現啊?

    一道悲切至極的龍吟猛的在龍谷海域處驚吼而起。。。。。

    。。。

    聽到身後響起的悲切吼聲,黑柏柯猥瑣的笑了。

    “靠,你還笑個屁,快點去龍神祭壇,媽的,小金多半就在裏面了。”瞧着那傢伙的竊笑臉龐,劉楓不由得翻了翻白眼,催促道。

    “小金???啥東西啊?怎麼可能會出現在龍神祭壇中啊,你腦子糊塗了吧?”聞言,黑柏柯不由的停下身形,疑惑的道。

    “。。。從亞非特的肚子裏跑出來的,咳,說起來,他們兩,還有着某些關係呢,只不過,這種關係,想必兩方都不可能應下。

    “知道那次獸人大決戰中的事嗎?”劉楓聳了聳肩,道。

    “恩,小金。。。是那條。柯細想了一會,忽然失聲吼道。

    “屁,啥叫怪蛇,你個混蛋。”劉楓一腳踢在黑柏柯屁股之上,將其踢得一個踉蹌,轉頭四處看了看,這才低聲道:“知道亞非特吃下的那枚蛋嗎?”

    聽到劉楓的話,黑柏柯龍眼一陣鼓動,有些不可置信的道:“難道那條怪蛇就是從那蛋裏出來的?”

    “靠,怪你個仙人闆闆,那叫神龍。”

    憤怒的劉楓剛剛伸腿,便被黑柏柯警戒的跳了開去。

    “神龍?我靠,那東西哪有着巨龍的一點模樣了?”黑柏柯翻了翻白眼,不相信的揮了揮手,忽然,揮動的手臂猛的一頓,有些僵硬的扭了扭腦袋,乾澀道:“不過,那個小傢伙。。。似乎和龍神祭壇裏的那超級大的圖繪有些象啊,似乎。。。縮小了無數倍?”

    “靠,別廢話了,帶我去龍神祭壇。”聞言,劉楓眼睛一亮,放大了無數倍的小金,那豈不就是翱翔九天的真正神龍了嗎?

    “呃,走吧,不過,我覺得還是有些不可能,那條怪蛇太小了啊。”

    “媽的,都說了那叫神龍。”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
    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