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鬥破蒼穹前傳之藥老傳奇 » 第八章 驚叛 全書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鬥破蒼穹前傳之藥老傳奇 - 第八章 驚叛 全書完字體大小: A+
     

    藥塵回來,帶回了許多煉藥材料,又如往常一般,悉心地對着韓楓教導着新

    的煉藥術。

    “楓兒,怎麼?爲師不在的這幾天,你沒有用功?”

    藥塵注意到,韓楓的神情有異,似乎發生了一些事情。

    韓楓心中一跳,卻是飛快地搖了搖頭,他也猶豫着,是不是要將一個自稱師伯的人來過的事情與師父交代。

    然而,心中卻有着一道陰影,傳出聲音,焚訣!

    師父,從心眼裏面就沒有信過你,不然,爲什麼將焚訣也帶走了。明明發過誓,絕不會再愉看焚訣的,師父應該把焚訣留在沉鐵木箱當中纔對,可他卻帶走了。

    師父,根本就沒有信任過你。

    韓楓這時,正是年少叛逆的年紀,從小又是一帆風順,心中向來驕滿,這時

    便覺得,師父不相信他,就是罪大惡極,便是強烈的對不起他。卻沒有想過,藥

    塵將他拉扯長大,又無私教他煉藥之術,花費了多少心血,又放棄了多少本該屬

    於自己的幸福。

    不說其他,就是玄衣,原本又有着一次情緣,玄衣完全放下了身段,向藥塵

    表達了情意,原本,這一次兩人有機會走到一起,卻爲了更好地教導韓楓,藥塵

    果斷地放下了。錯過這次,以玄衣之傲,又恁麼能再接受藥塵?

    之後,也是爲了韓楓,藥塵了斷了與花宗第一美女之間的情絲藕連,不是不喜歡,而是動了真心,真心一動,他又怎麼會有精力去教導韓楓。

    這是一個最完美的弟子,藥塵想要讓他真正的成才,到時候震驚天下!

    這一切,以韓楓之智,雖然心知肚明,再清楚不過,但是,這時,心中陰影一起,這一切的一切,都被拋在腦後,只有生生不絕的嫉恨。

    然而,韓楓這時還只是恨,卻沒有到絕的地步,他心中還存着一絲想法,只要他開口的話,師父一定會將焚訣教給他的。

    只是,要找一個機會,證明他已經成長起來,足以學習焚訣了。

    而且,他還要驗證,那個自稱師伯的慕骨所說的話,到底有幾成是真的。

    心中百轉千回,現實當中,不過是剎那間,韓楓笑了笑,卻是將自己爆爐之事說了出來,只是將一次失敗,說成了多次,然後低下了頭,一副等待藥塵批評的模樣。

    他很清楚,只要他一這樣做,師父必然不會再追究他任何事情,更不會懷疑他。

    果然,藥塵大聲一笑,揉了揉他的頭,說道:“無妨,哪個煉藥師,不要經歷幾次慘痛的失敗?說實在的,你一直順風順水,我才真的擔心,哪天你一遇到真正的壁壘障礙,會步入魔道當中,來,我與你說說,還有幾處細節,是你不知道的······”

    是你不知道的······是你不知道的······是你不知道的······

    剎間,韓楓的心中,只回蕩着這六個字。

    師父,果然還是對他留了一手,真如師伯所說的樣嗎?

    教會徒弟,餓死師父。不到真正的關頭,師父是不會將真正的本事傳給

    他的。

    鑽入了牛角尖中,再聰明的人也會走偏。

    此時此刻,韓楓便是如此,心中怨怨難平,覺得師父對他不公,卻不想想,即便藥塵有私心,那又如何?他自己又何嘗不是對藥塵不誠實,又憑什麼要求藥塵對他毫無保留?

    善惡之間,也許只是一念之差,一念走偏,便墮入魔道。一念之下,便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韓楓這時只是壓抑住心中的各種惡念,聽着藥塵的話。果然,是慕骨師伯那晚與他說的,而且,還少了許多內容,到這個時候,竟然還要對他隱瞞。

    這樣一想,過去教他的些煉藥術,師父又是不是還有什麼細節,是不曾告

    訴他的?

    韓楓心中揣測着,臉上卻是極有天分地做出聆聽的神情姿態,並未讓藥塵看

    出任何的不對勁之處。

    藥塵對韓楓是毫無警惕,哪怕韓楓真的露出了馬腳,恐怕,藥塵也會視而不

    見。

    對這個完美的弟子,藥塵從來都沒有任何的疑心,雖然沒有血緣關係,但是

    從嬰孩養大,這其實就等若是他的孩子一樣。

    狼子野心,從來都是從貪起始。

    一個月後,藥塵正忙於煉丹,而韓楓,則藉口不舒服,服了丹藥,早早便入睡了。

    半夜時分,原本應該沉睡的韓楓,卻睜開了雙眼。

    悄無聲息地下了牀,韓楓留意到,煉藥室中還傳出了絲絲的煉藥動靜,這個時間,藥塵正在煉製七品丹藥,耗神極巨。韓楓很清楚,他這時候離開,絕不會引起藥塵的注意。

    而且,就算髮現,藥塵也不會多想。離這隱居山谷十里之外,有着一個隱世

    世家,彼此之間,有着許多往來,這幾天,韓楓刻意與這世家的一名世女交往密

    切,已經多次夜裏相會過,師父必然會以爲他又是去幽會的。

    對這樣的事情,藥塵只是說過一旬,掌握尺度,勿要傷了小女孩子的心。

    韓楓冷笑,女人不過是附庸,什麼傷心?師父這話,說得可笑。

    人便是如此,愛屋能及烏,可一旦心有芥蒂,邢便看什麼都是不順眼的,即使是完美的東西,也能挑出缺點,雞蛋裏面也能挑出骨頭,何況是人。

    這時候,韓楓一心只想着那本焚訣,更想聽聽所謂的慕骨師伯,又有什麼話可說的。

    來到後山,裏曾被藥塵所煉的高階丹藥的丹雷多次轟趣過,幾乎是草木不長。然而,卻獨有一顆怪樹,在雷擊當中活了下來,而且還有所進化,成了雷擊木,還越長越茂盛,只是樹葉都是銀芒電色,時時刻刻,都散發着雷電的氣息。

    樹旁,站着一道孤傲的黑影。

    韓楓目光流轉,其實,他心中更不信這所謂的師伯,但是,他卻相信,自己能從這位師伯身上,撈到許多真實的好處。

    比如······他所不知道的一些“細節”。

    又比如······焚訣。

    這一個月,韓楓絕無虛度,旁敲側聽,又從十里外個隱世世家當中打聽消

    息,這個慕骨,的確能說是他的師伯,曾拜在師祖的門下,不過後來被逐出了師

    門。

    慕骨眼神微咪,看到韓楓身影出現時,心中怦然大動。對付藥塵,已經是件不可能的事情,論人際,在光影空間當中,他受到蠍魔三鬼的反擊,受了重傷,修養了數年才得以恢復,相差數年,藥塵的人脈關係已經穩如重山,無論如何,他都無法撼動,論實力,就更加只能無奈的一聲呵呵了······

    不過,從來沒有破綻的藥塵身邊,卻多了一個可以讓他抓住機會的人。

    韓楓!

    天生逆骨,對於看人,慕骨從來沒有走眼過。這種人,如果沒有誘惑,或許

    也能成爲好人,但若是在成長過程當中,稍加一些挑撥······

    “你果然來了。”

    “是的,師伯,請受弟子一拜,上次,是弟子失禮了。

    韓楓面帶笑臉,施施然拜了下去。

    唉,可惜,你師父對我的誤解,始終無法化解,恐怕你也知道了,我是被逐出師門的逆徒了吧。”

    “是。”韓楓點了點頭,誠實,纔是能有利可圖的基礎。

    “你可知道,我爲何被逐出師門?”

    “這······弟子不知。”

    “當年,我用人試藥,又用了一些禁忌材料,你,怎麼看?”

    韓楓愣了愣,“不以他人試藥,又怎麼知道新藥方的藥力如何?至於禁忌材料······”

    慕骨開口大笑起來,“哈哈哈,果然,你我纔是一路人,可惜啊可惜,如此佳徒,竟然讓藥塵老匹夫先手佔得。不過,也沒關係,你可想學學師伯的套路,我保證,會比你師父所授要更加全面,不會有任何保留。”

    “是,弟子願意!”

    韓楓拜倒在地,啪啪啪,三個響頭,就如同拜師之禮。

    慕骨看着,心中卻發寒,此子是天生的天性涼薄。這還是在天性良厚的藥塵

    身邊長大,如果是跟着他······現在不知道又會是什麼模樣!

    不過臉上卻帶着笑容,領首連叫了幾聲好字,如他剛纔所說的,他與韓楓,就是同一種人,心中一套,面上一套,這是基本的功力。

    韓楓與慕骨走到一起,藥塵絲毫沒有覺察。

    他是知道,韓楓半夜經常出門,但是,他只以爲是去幽會,男兒年少輕狂,他自是一笑而過。

    誰會想,韓楓的確是有幽會,只是,每次見了面後,不到一刻鐘,便將人打發了回去,接下來的兩個時辰,都是在與慕骨一起,學習着一種全新的煉藥術。

    與藥塵所授,截然不同,然而,卻另有奇效,只是有許多傷天和之處。只是,在韓楓看來,又怎樣?要煉成更強大的丹藥,自然就要付出代價,寶物藥材是代價,人命,也同樣是代價,天地交換,有得便有失,是亙古不變的道理。

    唯一讓藥塵感覺奇怪的是,韓楓的進步,有些太快了。

    感覺,是該對他壓一壓的時候,進境太快,並非好事,天賦也是會被消耗的,徐徐圖之,打好基礎,再邁入極境,一步一腳印,才能成就更加遠大的境界。

    這是藥塵在進入鬥尊境界之後的感觸,他正是因爲年輕時藥浴過多,太過激進,所以,到了鬥尊境界之後,便是煉藥通靈,也難以跨越境界的壁壘。

    他的目標,是將韓楓培養成超越鬥尊的鬥聖!

    而他,或許終其一身,以這具身體,是鬥聖無望了,只能寄希望於徒。

    深夜,後山,如往常一般,韓楓又在聆聽慕骨的教習,這時告了一個段落,

    慕骨眼中微微一閃,便開口說道:“你師父爲什麼厲害,知道嗎?”

    “骨靈冷火。”韓楓點了點頭,他自然明白,異火,對於煉藥師的提升有多

    麼巨大。

    “不錯,當然,他那尊煉藥鼎······也有着奇異之處,不過我暫時還看不透,

    畢竟你師父煉藥時,除了你,沒有人能靠近。”

    慕骨說這話時,目光閃了一閃。

    韓楓心中卻是一沉,本能地想要說些什麼,但是張了張嘴,腦海中忽又浮現

    出焚訣那本書卷的模樣,一股莫名的焦躁便從心底升起,卻是沒有說話,只是應

    和着慕骨的話意點了點頭。

    一種本能的狠意,便如野火一般,熊熊地在心間燃了起來。

    慕骨卻沒再多說什麼,種子已經種下,剩下的就是等待收穫的時機了,這時

    便一笑,又教起煉藥術來

    他這教授的也是真術,並無一點虛假,只是超出了韓

    楓現在能學的極限。雖然韓楓一樣能學,可這就無形中,消耗了他的天資,令其

    漸漸脫離完美。

    韓楓自然不會知道,這些,不在鬥尊境界停留極長一段時間,就根本無法領

    會得到,就算別人與他說,也都無法理解。

    第二日,早餐······

    藥塵望着韓楓,皺起眉頭,本能的氣機感應,韓楓似乎走偏了道路,只是,他這些時光,已經壓了許多韓楓的境界,他本應該是積蓄更多才對,怎麼會反而有更多消耗?

    “楓兒,你是不是偷學了別的煉藥術?”

    藥塵忽然對着韓楓問道。

    韓楓心中大驚,臉上卻出自本能的做出了發愣的神情,嘴裏便說道:“師父,你說什麼呢?”

    “嗯,沒事。”藥塵搖了搖頭,或許是自己多心了。韓楓不能學的東西,他都有所管控,到沉鐵木箱當中放的藥書,也都沒有問題,都是韓楓可以涉獵的。

    至於想從他身上偷學······就更無可能了,這份自信,身爲鬥尊的藥塵,還是有的。

    時光飛逝······

    貶眼,便又是三年過去。

    藥塵更加精進。只是,無論如何都觸摸不到鬥聖的門檻,不過論到戰力,藥

    塵有着信心,鬥聖之下,他,便是無敵。

    韓楓這三年的成長,藥塵卻有些擔心,實在有些太快了,脫離了他爲他制定的鬥聖計劃。不過,既然壓不住,藥塵便也任由韓楓爆發了,以後只要調養得當,還是有很大機會的,至少,不會如他這般,連摸門檻的能力都沒有。

    韓楓卻更加憤恨起藥塵,原本,對藥塵的“保留”,他心中僅僅只是恨恨不平,但是現在,卻多出了許多的“憤怒”。

    老匹夫,竟然還想壓着他的成長!

    當怨恨滋生,便是真的忘記了過去的一切好處,只記得缺點。

    當然,這也是得自於慕骨的挑撥,藥塵壓制他的成長,而慕骨卻是在拔苗助

    長,從眼前來看,似乎慕骨纔是更加好心。

    事實上,韓楓更加信,慕骨在焚訣的利益之下,才更加值得相信,而藥塵······

    老匹夫大概是嫉爐他的天賦天分要比他更強,所以······

    老不死!

    在韓楓的心中,已然用這樣不尊的代號來形容藥塵。

    然而,在表面上,韓楓仍然是藥塵眼中的好徒兒,越來越彬彬有禮,相比過

    去,也越來越聽話。

    “師父,我現在的境界,是不是可以看那本焚訣了。”

    韓楓,終於忍耐不住,向藥塵提出了要求。

    藥塵笑了笑,卻堅定地搖了搖頭,

    “那本焚訣,不適合你,相信爲師的判斷,那本焚訣······嗯,應該說,不適合任何煉藥師,代價太大,需求太高,你若是想有大成就,就不要再念着焚訣了。”

    這個決定,藥塵其實猶豫了很久。

    以韓楓之資,其實,學習焚決必然能夠大成,只是必須吞噬異火才能讓功法晉階的代價太高,誰能保證,韓楓就能找到各種異火?

    要知道,這幾十年來,藥塵也只見過幾種異火而已。機緣一事,是無法被把

    握的,以韓楓的能力,只要自然修行,必然會有成爲鬥尊的一天,機會好的話,

    鬥聖都有一定的希望。修行焚訣,就要看天意如何行事了。

    命運,自然是掌握在自己手上,更加可靠。

    焚訣雖然強大,但是······是福是禍,天都不知道藥塵自然不想看到唯一的

    弟子走向這條俘獲未知的道路。

    韓楓點了點頭,一臉乖巧的模樣,只是心中都已經是一片猩紅捧狩。

    三年來,這個表情都裝得想吐了,可是,還是必須裝下去,慕骨說得沒錯,老

    不死的,就是嫉爐他的天賦,焚訣,他不能修行,卻又不肯讓賢,想要令明珠蒙塵。

    那麼,就別怪他不仁不義了。

    “徒兒不打猶師父煉藥了。”韓楓轉過身,走出煉藥房,便直奔後山而去,

    他若是要與慕骨主動聯繫,便在雷擊木旁擺放一些白卵石作爲信物。

    但這一次,韓楓擺下的,卻是黑色的卵石。黑,不祥之色。

    入夜,慕骨來到雷擊木旁,看着黑色卵石,徵了許久,才大笑一聲。三年

    付出,終於養狼成功,此子,狼性已經勃發,三年前種下的種子,終於長成蒼天恨樹。

    “好,好,好得很,藥塵啊藥塵,你一世英雄,可惜,收錯了一個逆徒,不

    過,你之不幸,便是我之福氣,當年你奪我焚訣,現在是該還我的時候了。”

    喃喃自語之後,慕骨便徑直奔向隱居谷中。

    身形如昏似影,每一步,都挾帶着天地之威,鬥尊之威,勃然爆發,引天地爲己用。

    藥塵這時正值煉藥的關鍵之時,感受到這天地殺機,臉色不由一變,這是一

    個實力極強的鬥尊帶着殺意而至。

    當下便毫不猶豫,將這一爐丹藥報廢,全身鬥氣凜然,骨靈冷火爆出,向着

    外間走去。

    當看見是慕骨的一瞬,藥塵有些發愣,慕骨竟然是獨自前來。

    “慕骨,你瘋了嗎?”

    不過,想想,也不意外,慕骨做其他事情,必然是萬人影從,但是要是殺他藥塵,恐怕整個中州,都不會有一人跟從,這,便是他藥塵的底蘊。

    這二十年來,中州流通的些高階丹藥,九成都出自於他藥塵之手,若是他有任何事情,已經習慣瞭如此大量高階丹藥供應的強者們,恐怕都要暴跳如雷。更不要說,藉由丹藥,許多強者都與他建立起了一定的友誼,這友誼不一定有多真,但至少,不會對他不利。

    “我沒瘋,我是來和你說理的,這麼多年過去了,既然你不修行焚訣,便交給我吧。”

    慕骨冷冷說道,這時,便看到韓楓提着一把長劍從一旁的屋中走了出來,臉

    上見不到一絲的神情。

    藥塵注意到慕骨的眼神,腳下移步,護在了韓楓身前,卻是怕慕骨突然襲

    擊,對韓楓不利。

    韓楓在藥塵身後,眼神變了數遍,心跳加快起來,緊捏着長劍的右手,滲出

    汗來。

    藥塵回頭對着韓楓一笑,

    “不用擔心。”

    卻是注意到了韓楓的異常,不過,卻以爲韓楓是因爲受到慕骨鬥尊殺勢的壓

    力而有所不適。

    韓楓點了點頭,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

    但是,在慕骨的注視之下,一層層的殺意,在他心中疊加起來,老不死,這個時候,裝什麼模樣。

    焚訣······能讓慕骨如此在意的功法,必然極其強大,他若是能得到焚訣······

    反正,老不死的煉藥術,已經學了七七八八,又從慕骨裏學了許多,如果再得到焚訣,韓楓心中一狠,他必然能夠在未來君臨天下,真正無敵。

    慕骨時刻都留心着韓楓的變化,這時感覺到韓楓心中的殺意,心中一動,便對着藥塵悍然動手,

    “你不給我,我便自己來取吧。”

    轟,鬥尊爆發,天地皆震。

    然而,藥塵一聲冷笑,身型一動不動,一股更加龐大的力量,從他身上鎮壓

    下去,四面八方,都是他的氣息、竟然一下便將慕骨鎮住。

    慕骨大驚失色,

    “什麼,你竟然突破了······”

    說話間,慕骨卻向韓楓使了眼色,讓他動手。

    這時候,藥塵全部精力都鎮壓在他的身上,正是動手的最好時機。

    然而,韓楓卻是冷冷一笑,手中長劍一抖,卻並沒有刺向藥塵,而是向着他

    的胸口直刺過去。

    “你!”

    這一手,卻是令慕骨真正吃了一驚,身體被藥塵鎮住,根本無法閃避。不過,他心中發橫,卻是爆發出一道鬥火衝向韓楓,就算他被劍刺殺,韓楓也別想活着。

    藥塵也沒有想到,韓楓會突然動手,這時暴喝一聲“小心”便飛身撲了過去,替韓楓擋住慕骨那拼死的反擊。

    轟,鬥火紛飛,骨靈冷火之下,一切都被寒意凍結湮滅。

    “藥塵,韓楓······你們,好狠”

    慕骨臉色鐵青,剛纔爆發的鬥火,是他的本命之力,被骨靈冷火湮滅之後,可以說是傷到了他的源本元氣。只這一下,他的實力便暴跌直落,短時間內,連鬥靈都不如。至少要一年時間,才能慢慢地調養恢復過來。

    這時,慕骨卻是悔恨莫及,玩火自焚。

    藥塵冷冷一笑,“再狠,也不及······”

    喋嗤!

    一聲輕響,藥塵的話聲,一下停頓,他不敢置信地回過頭來,望向韓楓。

    韓楓手中的長劍,深深地刺入了他的腹中,一股強大的毒性瞬間在他體內爆

    發開來,曼陀七星散,對鬥尊也能致命的一種天下至毒。

    “你······爲什麼?”

    一剎,藥塵明白了過來,慕骨望向韓楓的眼神,不是想要對韓楓不利······

    慕骨所說的好狠,是因爲······

    這時,韓楓的臉上,佈滿了扭曲的瘋狂,

    “呵呵,哈哈,老不死的,你還問我爲什麼,爲什麼焚訣,把焚訣交出來,你不用,爲什麼不交給我?”

    看着藥塵的臉色,韓楓有麼一瞬不忍,有一些心痛,以及彷徨。

    然而

    最終,心中的狼性,戰勝了這一切,既然動了手,就要做到底。

    韓楓大喊大叫中,伸手抓向了藥塵的胸口,他知道,那本焚訣,藥塵一直貼

    胸收藏。

    藥塵悲恨地一笑,他竟然比養虎爲患還慘,養虎之人,還知道他養的是虎,而他,一直以爲韓楓是一個完美的弟子,

    完美······

    哈哈,現在想起,這兩字就是一個巨大的笑話,對他這幾十年的嘲颯。

    恨!恨!恨!

    "想要焚訣,做夢吧。”

    轟,藥塵身體當中,骨靈冷火猛地一爆,全身轟然燒起。

    慕骨看到這幕,大笑起來,

    “哈哈哈,藥塵,你也有今天,好師侄,快,焚訣沒麼容易被燒掉,繼續砍他,砍死了,骨靈冷火就熄了,快動手啊。”

    韓楓臉上的瘋狂愈荏,手頗抖若,似乎無法動手。然而,最終,他還是發出了一聲狼嚎,長劍向着藥塵頭頂便是一斬!

    “啞隆”一聲落地響。

    一切平息······

    韓楓飛快地翻出藏在藥塵胸口處的焚決,然而,入目的卻是一個“下”字,

    竟然只是半卷,而且,還是下卷!

    “怎麼回事,老不死的,就連死了,也要玩我!”

    韓楓徹底瘋了,手中鬥火狂噴,一剎便將藥塵的身體爆成灰燼,灰燼中,卻有數樣寶物,未能毀壞。

    兩枚戒指,一枚是藥塵慣用的納戒,還有一枚,卻是所謂的風尊者的信物。

    收起納戒,裏面,有無數珍稀的藥材,價值無量,而所謂信物,對韓楓而言,

    純是無用之物,隨手一奶,遠遠地拋了出去。

    另外幾樣,也都是珍寶,韓楓一一收起,佩戴在自己身上,然後轉過頭,望

    嚮慕骨,卻是一聲獰笑,“師叔,弟子,送你上路。”

    慕骨臉色大變,“你,你忘了我給你的好處,我是向着你的,你難道忘了!”

    “呵呵,師叔,你在說笑吧。”

    韓楓面帶冷笑,手中長劍一揮,就要斬出,然而,就在這時,遠處傳來一陣

    呼嘯聲響,卻是有高手朝着這邊直撲而至。

    韓楓一證,藥塵是星隕閣閣主,以風尊者對藥塵的重視,怎麼可能會不派人暗中守護?哪怕,藥塵有着強大的實力,也不例外。

    韓楓深深地瞥了眼慕骨,卻是轉身便飛奔而去,連煉藥房中尊黑魔鼎,也顧不上了。

    慕骨也摻紮起身,身體當中傳出霹靂般的啪啪聲響,卻是用瞭解體大法,以消耗境界的手段,強行恢復了一些實力,朝着與韓楓相反的方向,疾奔而去,片刻便消失不見······

    少頃之後,幾名高手落入谷中,入目的卻是一地的灰爆,任他們想象再豐富,也不可能知道,這地上的灰爆,就是藥塵。

    “難道閣主大人是去追擊來犯之人了?”

    “有可能,閣主大人,實力無敵,哼,我們就在這裏,替閣主看好山谷。

    幾名高手對藥塵信心百倍,當即就尋到暗處,各自隱身放哨。

    然而,誰都沒有注意到,不遠處的草叢當中,一枚不起眼的戒指,正散發着熒熒的白色火光,卻是一縷骨靈冷火的種子。

    若是有靈魂之眼去看,就能看到,火種正中包裹着一縷魂魄,正是藥塵。就在這時,遠處的煉藥房中,尊黑魔鼎忽然一個幻變,化成一道黑霧,飄落到這枚戒指當中,連同骨靈冷火的種子一齊消失不見。

    半月之後······

    守護此地的星隕閣高手們慌神了,閣主未歸,連閣主的徒弟也不見蹤影。

    慌張將此事報了上去,星隕閣震動,風尊者震怒,整個中州,更是瘋狂!

    此後數年······無數高手在各地尋找着藥塵的消息,然而,一無所獲。

    就如同當年韓珊珊消失一般,藥塵也就此徹底失去了蹤跡。

    某日,一名少婦,來到了這山谷當中。這少婦,便是當年韓楓深夜幽會之

    女,這時,卻已經身爲人婦,身旁跟着一名天真燦爛的女孩。

    “孃親,你故事裏面說的藥尊者,就是住在這裏嗎?”

    少婦一笑,一段段回憶爬上心頭,她點了點頭。是的,就在這裏,她在心中對自己說道。

    少女時,不懂事,自以爲那是愛情,現在回想,真是好笑。

    帶着女兒踏青,忽然間,女兒發出一聲驚喜的笑聲,

    “娘,你看,我揀到了好東西。”

    一枚戒指,在女兒手中閃閃發亮。

    “嗅,竟然沒有鏽跡,材質不錯哦,噫,是好東西。”

    “娘,我可以留下來嗎?”

    “當然可以,這是你的了。”

    小女孩歡天喜地,自此,便將戒指時時刻刻戴在胸前。

    十年之後,女孩長

    大,修行有成的她,發現了戒指的祕密,竟然能增加靈魂的感知,可惜只有一絲

    絲,而且,隨着歲月過去,這種效果也漸漸失去。

    歲月流逝,一枚戒指輾轉,不知經歷了多少人之手,然而戒指深處潛藏

    的一道靈魂,卻是始終未曾甦醒。

    春去秋來,反覆不停。

    某一日,黑暗的戒指深處,沉睡的靈魂突然泛起了波動,一股奇特的靈魂力

    量傳遞而來,猶如是在湖泊之中蕩起了一層層的漣漪。

    沉睡許久的靈魂,終於在此時悄然醒轉。他靈魂感知擴散而開,探出了戒

    指,外界的世界,再度出現在了他的感知之中。

    而在感知着熟悉的世界時,他也是看見了如今這枚戒指的新主人。

    是一個黑髮少年,有着靈動的黑色雙眸,猶如星辰。

    從感知中得來的一些信息中,這個少年,似乎叫做蕭炎。

    戒指深處,在觀察了這個少年品性許久後,依舊還有些虛弱的靈魂微微地笑了笑,這個少年似乎擁有着極強的靈魂波動,或許,可以教他煉藥術,讓他幫助自己再度重生。

    “希望這一次,我的眼睛,不會再瞎一次了。”

    黑暗中,一道靈魂輕輕一暖,旋即歸於沉寂。

    或許,這個時候的他並不知道,他在一念之間鑄就了傳奇,這個名叫蕭炎的

    少年,也將會成爲他一生的驕傲。

    有時,傳奇,就是於不經意而誕生。



    上一頁 ←  

    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
    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