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鬥破蒼穹前傳之藥老傳奇 » 第七章 韓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鬥破蒼穹前傳之藥老傳奇 - 第七章 韓楓字體大小: A+
     

    光影空間漸漸沉寂了下去,想要再次開啓,又是要千年的等待。

    中州大半的鬥宗都進入了這鬥帝遺圖下來的神祕空間,但是隻有六成鬥宗活

    着回來了,而其他境界,鬥皇一流,能活着的只有三成。

    巨大的損失背後,是更加巨大的收穫。當然,具體有些什麼收穫,就是不傳之祕,沒有人會炫耀,默默地消化好處,等待着一鳴驚人。

    風閒與藥塵的收穫極豐厚,許多鬥宗在空間當中收穫的藥材,都拿來與風閒交換丹藥,甚至有的鬥宗強者,交換的只是藥塵的一個承諾,而不是要立刻拿到所需的丹藥。

    藥塵一一應下,不過,相比這些,體內黑魔鼎中的些材料神物,纔是真正

    的收穫。仔細清査之後,有一種幸福總是來得麼突然,充滿驚喜,這些材料,

    囊括各種先天后天珍奇異材,足夠他煉數十年丹藥都不虞有缺。

    還有堪稱無量的煉器材料,全數交給風閒,堆也能將風閒堆成煉器大師。

    煉器不煉藥,需求非常嚴厲,即使是天賦普通,只要鬥氣強橫,也能有一

    定的成就,關鍵就在於一個字——練,無數次嘗試,積累經驗。

    風閒的煉器天賦原本就算不錯,先天就有着火的屬性,並且修行的天火三玄

    變已經達到了一定的境界,這時有着各種材料供其揮霍,成長起來,唯有“神

    速”二學才能形容。

    其中最得意的作品,是給藥塵煉製的一枚溫魂養神的戒指,表面看上去,並

    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大氣而樸素,似乎只是一枚普通的戒指,事實上卻非同小

    可,能溫養靈魂,長時間佩帶,能提升一絲靈魂感知的能力。

    別小看這一絲,對於靈魂感知達到了極境的藥塵而言,這一絲感知提升,就

    意味着煉丹的成功率至少多了三成的把握。

    藥塵也很珍視這枚戒指,時刻都戴着。

    藥塵在天星山脈的新總部待了一年,每天,都接近瘋狂地煉着丹藥,爲星隕

    閣增添着底蘊,幾乎每隔兩天,天星山脈就要爆發一次丹雷天劫。

    一年之後,藥塵帶着黑魔鼎,又開始在大陸之上雲遊之旅。

    隨着藥塵的四處遊走,中州大陸之上,關於第一煉藥師的傳說也越來越多,更多的強者,都承認着藥塵的地位。

    當然,這也結下了許多仇恨,不斷有強者找上藥塵的麻煩。有一次,乘着藥塵在一座偏僻的小鎮上面煉藥,三名巔峯鬥宗,十名九星斗皇聯袂殺至。

    藥塵當時還沒有晉升鬥尊,只能落荒而逃。由於當時跑得快,並沒有受到任

    何傷害,再加上各種事情很忙,藥塵也就沒想過要立刻報仇,打算先記在賬上,

    以後有空再去找那些人的麻煩。

    然而,這個被襲的消息不知道怎麼被傳了出去,結果,兩名鬥尊,十餘名鬥

    宗,鬥王不計其數,在藥塵沒有參與其中的情況之下,自發地結成了一個討伐聯

    盟,花了三個月的時間,將企圖擊殺藥塵的三名鬥宗的家族師門,徹徹底底地

    從中州大陸之上連根拔起。

    自此,便再也沒人敢找藥塵的麻煩。

    月復一月,年復一年,時光穿梭,恍然間,二十年過去。

    星隕閣愈發的強大,與萬劍閣,風雷閣,黃泉閣開始並稱中州四大閣。

    藥塵與風閒都已經晉升鬥尊,藥塵被人稱作無敵藥尊者,而風閒被人稱爲風

    尊者。由於晉升鬥尊依靠的是藥塵的丹藥之功,便隨性地改名古靈,借藥塵擁有

    的骨靈冷火的“骨靈”二字之諧音。

    這時,兩人在中州大陸,可謂是要風有風,要雨有雨,尤其是藥塵,多次當衆煉成八品丹藥,並且毫不吝嗇,將丹藥放出拍賣,換成其他拍賣師,別說八品丹藥,就算是七品丹,都是珍而藏之,每每拿出,必然是交換巨大利益,藥塵這樣煉成之後就直接拍賣的,簡直就是敗家。

    不過,敗家有敗家的好處,名望得歸,在某些人談起煉藥師時,藥塵的名

    聲,有時候都至壓了丹塔一頭!這,就是極可怕的名氣了。

    這時除了上古傳承下來的上古各族,其他超級勢力,都隱隱地被藥塵和星隕

    閣壓了一頭。

    藥塵仍然遊走天下,從離開聖丹城至今,已有三十年,這時,已然年過

    半百。

    其中經歷了許多恩怨情仇,與狐族妖聖谷的小公主險些成婚,可惜,一場驚

    天大戰,多名鬥聖出手,狐聖原本就壽元不多,幾次依靠丹藥強撐下來,爲了避

    免滅族,狐聖捨身成仁,將狐族妖聖谷送入了虛無當中的其他世界避褐。從此,

    藥塵便與小公主斷去了聯絡,許多情緣,便這樣不了了之。

    還有玄衣,癡癡纏綿,兩人關係時好時惡,有時爭鬥,有時相依,牽過手,

    也互相傷過,有種擎緣的感覺,兩人都有邁不過的一道檻,始終無法在一起。

    整個中州,藥塵都已經走了一遍,哪怕是些窮兇極惡的險地,也都留下了

    他的痕跡。

    終於,藥塵的步伐開始踏向中州之外。

    並沒有使用空間蟲洞,也沒有動用傳送陣,而是一人一騎,翻山越嶺。

    星隕閣的力量,這時也有些跟不上藥塵的步伐了,只能追隨着他的身後,勉強地提供着支持。

    中州之外,是一片蠻荒之地,文明在這片路途上,是一種奢望,一路上,見

    到的是腥風血雨的殺戮。

    黑角域,是其中最爲名的無法地帶,無數惡徒強人在這裏建立勢力,爭權

    稱霸。

    離開中州的第三年,藥塵來到黑角域的邊緣。

    這是一處大火焚燒的莊園,莊園外面,一隊馬鯱正在肆虐,正將一排排的

    人頭樁豎立起來。所謂人頭樁,就是將人新首之後,將首級插在高約兩米的木

    樁尖端,是極其殘忍的手段,但在黑角域四周,這種現象,卻是一種常態的示

    威手段。

    藥塵直接出手,一擊焚世,整隊馬賦瞬間灰飛煙滅。

    然而,就在藥塵打算離開時,大火熾盛的莊園當中,卻忽然傳出一陣啼哭

    聲······

    三年後,在藥塵的身旁多了一個幼孩,三歲左右,一雙眸子充滿了靈慧之

    性,醪呀學語,嘴裏誦讀的是一篇篇煉藥經。這些經法,並非藥族傳承,而是藥

    塵自己總結,論底蘊不如藥族原始傳承深厚,但是,卻更適合單獨授徒的學習,

    就細節而論,並不比藥族的底蘊薄弱多少。

    這孩子,正是藥塵從廢坡的莊園當中救出來的孩子,三年過去,藥塵發

    現,這孩子有着完美的火木雙重屬性的體質,並且聰慧過人。聽人說,那莊園叫

    做韓家莊,只有一個新生兒,叫做韓楓。

    姓韓!藥塵頓時有一種有緣分的感覺,便將這孩子視作完美的弟子,開始培

    養起來。

    從兩歲開始,便爲他進行初階的築基,調配着適用於幼童的築基靈液,無痛

    苦,並且無副作用,可調彈精竭慮。

    到三歲時,韓楓的火木屬性,已經格外突出,體內開始誕生絲絲的鬥氣,

    但並不立刻進行擴張的修煉,而是用這絲鬥氣溫養全身,增加潛力天賦,這是

    藥塵最擅長的。這孩子,天賦原本就不錯,再經由藥塵的調養,已經臻至完美

    的境界。

    “師父,師父,下一段是什麼呢?”

    韓楓小手拉着藥塵的食指,問道,一雙明眸般的眼睛,透露出對知識的渴望。

    “呵呵,貪多嚼不爛,多想想剛纔一段,裏面蘊藏的道理,你真的悟透了?”

    藥塵將小韓楓抱進懷中,笑着說道。

    “呃······師父,可是我覺得我都知道了,不信我說給你聽。”

    韓楓一板一眼,個小大人似的,和藥塵說着剛纔男段藥理中的各種道理。

    藥塵一證,所謂奇才,不過如此了吧?

    “哈哈,不愧是我藥塵的弟子,好,非常好,師父這就教你下一段,看看你

    是不是還能完全悟通其中道理,聽好了,這段比較難······”

    一師一徒,一大一小,一教一學,兩人之間,倒也其樂融融,頗有天下逍遙

    的感覺。

    藥塵就這樣帶着韓楓,繼續他雲遊天下的道路。

    去過極遙遠的海邊,與海族打過交道,也去過極熱的火山,受着各種各樣的苦。

    十年過去,藥塵漸漸失去了昔日的銳氣,專心看着韓楓成長。看着韓楓一天

    天日益精進,無論是鬥氣,還是煉藥術,藥塵都感暖,韓楓就是一種完美,哪怕

    是在藥族當中,花費無量資源培養,纔有可能達到韓楓這樣的進步。

    有徒如此,倒也老懷慰,看着小小的韓楓一天天成長起來,藥塵頗有一種

    放下恩怨情仇,專心授徒的念頭。

    只是,人不招事事惹人,真想要放下,又豈是麼容易的事情,不是想放就

    能放的,也是因果深重,合該出事。

    這一日,藥塵出門,去將最近所煉的丹藥送

    去星隕閣設置在千里之外的聯絡處,原本韓楓都會伴隨與他一同前往,但這一

    次,韓楓因爲越階煉製四品丹藥,便被留在了隱居之處。

    夜幕落下,月華初上,

    “咚隆”一聲悶響,韓楓失敗了。

    畢竟這是四品丹藥,對於他而言,還有許多細節,就算心中明白了,也不能在煉製過程當中做得面面俱到。

    韓楓吐出一口長氣,有些生自己的悶氣,原本是有機會成功的。

    “你這樣煉有些不對。”

    忽然,一道飄忽的聲音,從外間傳了進來。

    “誰!是誰?”

    韓楓心中一驚,從一旁抓起一把長劍,卻並不衝出屋子,站到房間的一處角

    落,小心地戒備着,一座小小的鬥陣無聲無息地開啓。

    “呵呵,小師侄,無需害怕,我只是來指點你的。其實,你已經做得很好

    了,不過,有幾處地方,你做得太正,換一個角度來煉,成功的機會,至少多出一倍,你且聽我說來······”

    聲音一轉,一道口決念出,卻是直指韓楓剛纔所遇到的問題。

    韓楓這時已經得了藥塵三分真傳,自有本事分辨得出,這口快是真的,而

    且,在心中演化其中的煉藥過程,成功的機會的確大了許多,至少比他原本的手

    段要強得不止一籌半點。

    “等等,你剛纔叫我什麼?”

    韓楓目光一閃,突開口問道。

    “呵呵,還以爲你不會問,我是你的師伯。”

    “師伯?可是我師父說,他的師父,只有他這一個弟子。”韓楓很是警惕。

    “呵呵,是因爲我與你的師父,有着一些過節,都是二十幾年前的事情

    了。嗅,往事已矣,現在回想起來,時還真是年輕氣盛,爲了一本焚訣,鬧得

    師兄弟之間友情不再,嘖嘖,真是後悔啊。”

    焚決?

    韓楓目光一動,“焚決是什麼?”

    他卻是記起,師父的確有着一卷書,名爲焚決,每次師父翻閱那捲書時,臉

    上都會浮現出天人交戰的神色,似乎有着許多祕密。

    有一次,他愉拿了那本焚訣,想要一觀究竟,結果還沒來得及打開書卷,就

    被師父尋了上來,對他很是一頓教訓。

    從小到大,別說打,就連罵都沒有罵過他。可一次,卻是狠狠地教訓······

    雖然受了教訓,但是聰慧如韓楓卻知道,那本焚訣絕對非常了得。

    師父或許是爲了他好,而不讓他知道其中的內容,但是,愈是如此,他就愈

    是想要知道,焚訣,到底是什麼。

    而且,韓楓骨子裏面,就有着極深的好強。每次師父說不行,他便偏偏要將

    原本不行的事,做到成功。久而久之,韓楓對師父的一些判斷,便不再是麼信

    服,只是出於敬畏,這才勉強收起了對焚訣的覬覦之心,師父的東西,遲早都會

    交給他的。

    但是,這時,聽到有自稱師伯的人對他說到焚訣······

    心中好強與好奇的火焰再次燃起,這一次,卻是怎麼也止不住了。既然師父

    不告訴他,那就聽聽別人是怎麼說的。

    “呔,你師父沒有將焚塊傳給你嗎?”

    那聲音,似乎很是驚伢,語氣中,充斥着濃濃的不可思議之感。

    這話,聽在韓楓耳中,卻異常刺耳。

    “呵呵,也對,焚決這麼了得的東西,換成是我,也不會輕易傳給弟子,哪

    怕是二個比自己天賦更強,能力更好的弟子,也要再三考慮,畢竟,教會徒弟,殺死師父的事情,嘿嘿,這就不提了,你真想知道焚訣是什麼?”

    這聲音的主人,明顯已經觀察韓楓許久了,知道他的性情。

    這時,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撥着韓楓心中的好奇與好勝之心。

    也是藥塵從小到大都太寵韓楓了,也一直認爲,韓楓的天賦,是真實的完美天賦。雖然嘴上沒有如此這般的與韓楓說過,但是,潛移默化,以韓楓的聰慧,自然也就看出了藥塵這樣的想法.

    偶爾的時候,韓楓也會黨得,自己的確要強過師父,只是師父修行的時間比他長而已。

    有時候,韓楓也會幻想,有朝一日,他若是取代了師父,成爲了大陸第一煉

    藥師,或許,纔會是真正的實至名歸的大陸第一

    現在師父的“第一”稱號,其實還是得了師父丹藥好處的強者們的擡捧,而

    其他更強的煉藥師,又不如師父那般大方,自然也就沒有個顏面去與師父爭第

    一的位置。

    但若是換成他繼承了第一之位,到時候,哼······

    不過,韓楓心中也非常清楚,那是一段很長的路,或許,要四五十年才能達

    到。雖然好強好勝,但是,韓楓更有着理智的判斷,二十年後,他能比現在的師

    父更強,但是,想要真正天下第一,至少還要二十多年的苦修。當然,如果這中

    間能有什麼奇遇,或許,就能縮短這個時間。

    “如果,你從現在開始學習焚訣······嘿嘿,我覺得,二十年之內,你就有可

    能超越你的師父,成爲真正的大陸第一煉藥師,包括傳說中的藥族,也不會有人

    能夠與你匹敵。”

    韓楓一證,焚訣,有這麼強大?

    “哼,你想誘騙我幫你偷焚決!”

    韓楓眼睛一睞,看穿了那聲音的心思。

    “哈哈哈,果然聰慧,天資過人。不錯,我的確還想着焚訣,不過······我與

    你師父一樣,都是八品煉藥師,你師父不敢煉,必然有着原因,我又豈敢去煉。

    只是,不想看明珠蒙塵,你,纔是焚訣真正的傳人,可是你師父,嘿嘿,私心太

    重,不想將焚訣傳授給你,其中原因,以你的智慧,應該能想得清楚吧。”

    “你······是誰。”

    “我是你的師伯,名叫慕骨,在中州,也算是薄有名聲。罷了,說再多,恐

    怕你也不會信我,不如這樣,一個月後,我再來找你,就在後山的顆雷擊木

    旁。”

    聲音說到最後一旬,已經是從極遠處徐徐傳來,顯是人已經走遠。

    韓楓臉色變幻了數次,卻是執着手中的長劍,來到師父的房間。房角一角,擺着一件木箱,這是沉鐵木,堅硬程度不輸任何精鋼隕鐵,箱口被一把玄鐵鎖鎖住。然而,這卻難不倒韓楓,鬥氣徐徐一轉,便將玄鐵鎖完美地開啓,這些年,他沒少幹過這樣的事情,偷看師父的東西,自然要有一些能“偷”的本事。

    木箱當中裝着許多書卷,大多記載着強大斗技的皮卷,還有許多獨門煉藥

    術,但是,就是沒有那本焚快。

    韓楓眼神微咪,就算他答應了師父不再私看焚訣,師父也仍然是將焚快帶走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