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鬥破蒼穹前傳之藥老傳奇 » 第六章 黑魔鼎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鬥破蒼穹前傳之藥老傳奇 - 第六章 黑魔鼎變字體大小: A+
     

    只是,這焚快在靈魂深處演化,消耗的卻是藥塵本身的力量,藥塵只覺得無

    盡的痛苦從靈魂當中如山洪一般迸發出來,衝擊着四肢百骸,整個身體都不可抑

    制地抽搞起來。這種痛苦,竟與藥塵擅長的藥浴有着相似之處,但百倍之,都

    是從靈魂爆發,再刺激肉身,最後,痛苦再返歸靈魂,痛上加痛不斷循環。

    一旁,慕骨一臉驚喜,想要站起身來,對處於劇烈痛苦當中的藥塵動手。然

    而,就在這時,一道白光忽然閃現出來,挾帶着七朵白色火花,骨靈冷火在這最

    關鍵時刻,自發護主,冥冥當中,一縷淡淡地思念護住了藥塵。

    慕骨捧着胸口,剛纔被骨靈冷火重創,全身力量,已經跌到鬥靈巔峯左右,

    隨便過來一個鬥王,他都不是對手,面對骨靈冷火的自發護主,根本就不敢動

    手。他臉上的驚喜變幻幾下,最終變成了一片漆黑,恨恨地蹬了還在抽搞當中的

    藥塵一眼。他倒也是真英雄果敢,知道貪婺是要命的原罪,若是等藥塵一會兒恢

    復,恐怕他不死也要脫一層皮。這時,便果斷放下貪念慣恨,飛身撤退。

    就在慕骨消失在樓梯間的最後一瞬,藥塵猛然降開了雙眼,一切痛楚,全部從

    他身上剝離,一身靈魂力量卻衰弱下來。但這卻並非壞事,力量雖然弱了,卻更加穩

    定,衰退的靈魂力量並非消失了,而是化爲了天賦。可以說,原本的藥塵想要從鬥宗

    巔峯晉升鬥尊,有着難以逾越的鴻溝,畢竟他的修煉天賦原本就並不強橫,想要成就

    鬥尊尊位,或許要到七老八十才能成功,靈魂的強大,也是通過一系列加強的藥浴和

    丹藥強行提升。

    但這時,靈魂轉化成境界,藥塵真正摸索到了鬥尊境界的門檻,一絲明悟從內心深處升起。

    這焚決的確強大,只是在靈魂當中演化,就能造就奇蹟,令其靈魂轉化成實質的境

    界。

    只是,藥塵的臉上卻是猶豫的苦笑,這焚決······似乎,並不適合他,而是適合些剛剛踏足修煉的鬥者。

    起始,只能算是黃階鬥技,想要晉升,只有尋找到異火,用焚決吞噬······

    若是他現在轉修焚訣,等於是要將他現在已有的功力全部散盡,一切又從零開始。

    藥塵臉上扭曲幾下,以他現在的情況,一年之內,必然邁入鬥尊境界當中,

    從零開始,別說成就鬥尊,恐怕會直接從鬥宗跌到鬥王,甚至可能是鬥靈······當然,也有好處,天賦重築,重修上來,會更加強大,同樣的境界,會有現在的一倍實力。

    只是,這十年,星隕閣樹敵衆多,雖然有盟友,但都是建立在他大陸第一煉藥師

    的身份和影響力之上,他若是現在就跌落神壇,還能擋住那些忌他實力而不敢尋仇的人嗎?

    不修焚決,心有不甘。

    但若是修行焚決,等於是尋死,除非徹底拋下星隕閣,隱姓埋名······

    藥塵猛地搖頭,男子漢大丈夫,就該有擔當,不就是一門強大的功法而已

    而且,焚決極度強大的陰影之下,隱藏着極度的危險,需要以吞噬異火才能提升

    功法的等階。異火,豈是麼容易吞噬的?

    收起心思,藥塵在心中下定決心,放下焚訣,堅持自己的道路。

    這一念剛剛升起,忽然之間,靈魂一陣異動,數道青氣便從他七竅當中流溢

    出來,在半空當中幻變成型,片刻之後,便化成一本書卷落在藥塵手中。

    藥塵一驚,這書卷成型的手段,與煉藥相似,是一種極度玄奧的過程,可以說是一種至高的煉器手法,憑氣而煉,自成章法秩序,彷彿是一尊小世界在他面前煉化成一本書卷,這絕對是鬥帝方能擁有的逆天手段。

    這焚決,必然是某位強絕的鬥帝所遺留下來的。

    藥塵收斂心神,又有點心動,想要拋開一切,修行焚決,然而,這念頭只有

    一瞬,下一剎,便又堅定本心不變,除非星隕閣發展到不需要他也能強大地存

    在下去的一天,不然,他絕不會修習焚決。

    破而後立,說起來簡單,藥塵卻知道其中的艱辛,一不小心,或許就是永遠

    隕政。

    這時,大陣徐徐消散,焚訣離開,大陣便失去了意識,一道道陣紋如同流水

    一般四散退去,淨化成點點虛無的能量。

    這鎮壓的大陣,也絕對是鬥帝纔有的手段,有着靈性,失去職責便自然消

    退,不留···絲痕跡。

    轟隆,藥塵還來不及感慨鬥帝大陣的神奧精絕之處,便感覺到祭塔一陣天搖

    地動,竟然連這座祭塔也要連同大陣一起消退於虛無當中。

    藥塵飛身後退,然而這時已經有些遲了,四周的牆壁已經開始幻化成黑色的

    煙幕,滾滾而動,一瞬之間,徹底崩塌下來。

    藥塵從半空撐落下來,對於能自由飛行的鬥宗而言,這並沒有什麼。然而,

    就在這時,藥塵卻愕然地發現,他的鬥氣,在滾滾的黑霧當中,竟然不能透體而

    出,一旦離體,就會與黑霧一同消散於虛空。

    從百米的空中直墜而下,藥塵屏神凝息,準備着隨時的劇烈衝擊。對鬥宗而

    言,這點衝擊,還算不上什麼傷害。

    然而,忽然之間,透過黑色的煙幕,藥塵便看到慕骨站在人羣當中。四名鬥

    宗,佈下了一個陣勢,這時,見到他落下,一齊出手,轟然一擊,只見十餘道鬥

    氣凝爲一體,朝着他的身上衝擊過來。

    砰!

    藥塵這時無法動用鬥氣,只能硬生生地用肉身去抵擋。

    只覺得體內一陣激烈的翻涌,好在他的鬥氣雖然不能離體,但是在體內卻仍然是能自如運轉,護住了五臟內腑,雖然受到重創,卻不至於喪命。

    “抓住他”慕骨獰笑着,笑到最後的人,纔是贏家,就算藥塵得到了寶藏

    又如何,最後,還不是一樣要落在他的手中。

    然而,轟隆一聲,黑色的閃電忽然落下,只見之前開啓的個無人可以進入

    的空間蟲洞在這個時候突然爆發出一道空間波動,爆發當中的空間力量,正好將

    落下的藥塵吸入了進去。

    吞下藥塵之後,整個蟲洞一個膨脹收縮,便消失不見。

    慕骨呆呆地看着空無一物的平地,原本藥塵是不會落入這蟲洞當中的,是他

    們的襲擊,將藥塵從別的位置硬生生地撞入了這個蟲洞當中。

    一旁,無人留意的蠍魔三鬼這時忽然交換了一個眼神,一起結成陣勢,力量

    爆發,殺向了慕骨!

    蠍魔三鬼又豈是良善之輩?一有機會,就要反咬。

    這時,藥塵遁入了一個奇異的空間當中,四周一片漆黑,但是,這黑暗卻並

    不遮擋視線,而是一種另類的視覺感觀。

    只見四周都是各種黑暗系的奇異珍寶,有的是藥材,有的是煉器所需要的材

    料,散發着強大的力量波動。

    這時,藥塵就感覺到,他剛剛受到的創傷,在這些波動當中,竟然在緩慢地

    癒合,不是表面上的好轉,而是從內部進行的修復。

    正驚異之時,忽然之間,一道意志忽然落下,在藥塵面前,一尊拳頭大小的

    黑鼎閃現出來。

    這鼎的形狀,正是之前恍然間看到過的魔鼎,只是之前所見的尊巨大如

    山,眼前卻僅僅是拳頭大小。不過,散發出來的氣勢,卻是一般無二。

    難道,這拳頭大小的,纔是本體?

    只是,爲什麼會這樣出現在自己面前?

    喻······

    黑色魔鼎陡然一轉,一道意志直接印入了藥塵腦海當中。

    這黑魔鼎,誕生於光明與黑暗兩大本源的鬥爭與衝擊當中,屬天生的黑暗神

    物,可以稱之爲黑魔鼎。

    不過,與之相對立的,還有一尊光明神物,同樣是鼎之形狀。

    在此之前,光明之鼎已經被人取走,出於某種玄妙的天生宿命,黑魔鼎也到

    了要出世的時候,而藥塵,是它選定的應命之人。

    大概意思就是如此,但是,這畢竟是神物意志,藥塵也不知道他理解得正不

    正確。

    但是神鼎落下,一下印入他的身體當中,竟然如焚訣一般,融入了他的靈魂

    當中,藥塵連拒絕的機會都沒有,頓時有一種被神物碰中腦袋的暈眩感。

    隨着黑魔鼎的融入,四周空間所有的各種材料藥材,全部化成一道洪流,鑽

    入了藥塵身體當中,然後落入到黑魔鼎中,沒有一點點的遺漏。

    這些神物,任何一件,流落在外,都會激起腥風血雨的爭奪搏殺,但藥塵這

    時卻有些哭笑不得,他怎麼覺得,這是黑魔鼎讓他帶它離開這裏的賄賂了呢,或

    許,說是報酬更合適一點。

    不管怎樣,這終究是好事,藥塵便任由其自然發展下去。

    隨着最後一件寶物滾入黑魔鼎中之後,藥塵就感覺到眼前突然大放光明。一

    道空間異力避無可避地將他捕捉住,一個吞吐,便將他彈離出去。飛出空間的瞬間,就看到前方有着一道熟悉的人影。

    “塵哥!”

    人影赫然就是風閒!

    也不知道黑魔鼎是如何定位的,竟然直接讓藥塵與風閒會合一起。

    藥塵心裏面卻有些彆扭,這黑魔鼎到底是有多想離開這裏,這有點替藥塵找

    保鏢的意思。

    不過,藥塵這時感覺到,黑魔鼎的意志在離開剛纔的空間之後,進入了一種深刻

    的沉眠當中,而在黑魔鼎上,多出了一絲屬於他的靈魂印記,卻是對他進行了認主。

    不過,很明顯地感覺到,黑魔鼎每時每刻都在汲取着藥塵的靈魂力量,似乎是在修

    復着什麼。

    “風閒,你沒事吧?”

    “沒事,收了一些藥材,還弄到一套煉器的鬥技,正好我打算學習煉器。”

    風閒笑了笑,顯然大有收穫。

    藥塵欣慰地點了點頭,風閒能找到他自己的道路,他也感覺到開心。

    這時,體內黑魔鼎忽然一震,卻是一種示警!

    轟!

    只見一旁,蠍魔三鬼突然衝了出來,三鬼合一,竟爆發出相當於一星斗尊的可怕

    力量。

    不過,有着黑魔鼎的示警,他們的突襲失去了意義。單純的力量,對藥塵根

    本就不起作用,一退一閃問,卸開這股力量的餘威,藥塵一步邁前,一旁風閒也

    默契地配合聯手攻擊。

    轟!

    三鬼的聯縱之勢被藥塵一下破開。這時,風閒身型一轉,卻是纏住了其

    中一鬼,而藥塵也盯住了其中一人,雙手大開,鬥技配合着骨靈冷火,化成

    成百上千道掌印凜然落下,鬥宗巔峯之威,豈可小覷!

    “快逃。”

    蠍魔三鬼這時才知道,藥塵根本就不是他們惹得起的人物,沒受到攻擊的一

    人,以其鬥宗的實力,不是不想出手,而是根本就抓不到出手的時機,一股凜冽

    殺威將他鎮住,彷彿他只要一插手,受到生死擊殺的人就會是他。

    蠍魔三鬼雖然一體,卻還沒有達到願意爲對方擋災擋刀的地步,這時,能喊

    一聲“逃”,就算是仁至義盡了。

    而且蠍魔三鬼雖然醒醍,但是,論起逃跑本事,也是中州鼎鼎一絕。這時,

    三人手中都拿出一片古怪的器物,一道氣機聯合,一股空間力量便將三人都圍繞

    起來,轟然一聲,三人便要一同消失不見。

    藥塵冷笑一聲,一掌揮出,卻是在其中一鬼身後深深地印上了骨靈冷火,以

    異火之威幹猶着空間力量的傳送。

    然而,片刻之後,三鬼仍然在邢異寶器物的催動之下,一個轉移,卻是消失

    不見。只是這樣一來,三件器物也都粉碎開來,不復存在,顯然是爲了強行傳

    送出去而付出了巨大的代價。

    風閒収了口氣,“這蠍魔三鬼還真是難纏,要是能在這裏一舉殲滅,也算是

    造福中州了。”

    藥塵搖了搖頭,人各有命,他也不強求什麼,只是意外的是,蠍魔三鬼剛纔

    的狀態,分明已經脫離了慕骨的控制,也不知道慕骨是不是遭難了。

    這時體內的黑魔鼎再次震動,卻有一種催促他快點離開此處空間洞府的意思。不過,一想到黑魔鼎中收取的些寶物,藥塵也覺得是時候離開了,人要知足,再探索下去,也不見得會有其他收穫。

    心中剛剛有此念頭,忽然之間,黑魔鼎爆發出一道波動,卻是開出了一個空間

    通道。

    風閒大吃一驚,愣愣地看着這空間通道,另一邊,傳來熟悉的中州世界的氣

    息,原本想要離開此處,必須通過一處傳送大陣才行,直接開出通道離開······

    這,誇張得有點離譜。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
    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