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鬥破蒼穹前傳之藥老傳奇 » 第五章 焚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鬥破蒼穹前傳之藥老傳奇 - 第五章 焚訣字體大小: A+
     

    藥塵冷冷一笑,果然,慕骨豈是麼容易對付的?之前的慘叫,喊聲,都是誘敵之計。

    這時,藥塵取出一件斗篷披在身上,悄無聲息地走了上去。鬥氣流轉中,斗篷發出奇異的自然波動,竟然變幻着色彩,瞬間便讓藥塵的身體與黑色的大地完美的融合。這是一門配合特殊裝備的潛行鬥技,是藥塵從中州第一刺客身上捜刮

    而來的戰利器。某次煉藥時,不小心煉出極品,結果招來的丹雷一不小心就擊中

    了當時藏身在後面想要刺殺藥塵的中州第一刺客。

    這說起來,的確是藥塵運氣太好了。從此,藥塵再也不用擔心來自暗處的

    刺殺,從這位倒黴的刺客大神身上捜到的各種祕技,令藥塵能輕易洞悉各種刺

    殺陷阱。

    藥塵隱在牆頭,一眼便看到牆下蠍魔三鬼悲催地跪在地上,四名鬥宗站在三

    鬼身後,以強大的鬥氣鎖住三人要害,只要有一絲異動,只消十分之一次眨眼的

    工夫,便能將三人徹底湮滅。

    另一邊,還有幾具剛剛遭到擊殺的屍體,不過,並不是慕骨的人,顯是一路

    上捕捉到的高手,剛纔演戲誘敵,便將這幾人擊殺,沒有死人的氣息,怎麼可能

    騙得了人?

    蠍魔三鬼一臉土色,自以爲自己是黃雀,卻不知道對手是毒蛇。

    “藥塵就在後面,慕骨大師,我們是來提醒你這件事的,沒有惡意。”

    “是的,是的,我們可是好意啊。”

    蠍魔三鬼立刻就將藥塵賣了。

    慕骨眼中閃過狐疑,卻是沒有相信三鬼。蠍魔三鬼出身合歡宗,力量雖強,

    但下流,滿嘴都是跑油的鬼話,說十句話,最多有半句可以聽,另外九句半

    不是廢話就是假話。

    “出去看看。”

    慕骨對着一名鬥皇使了眼色。

    這名鬥皇點了點頭,推門而出,掃視四周,卻並沒有發現隱在牆頭的藥塵,

    中州最強刺客的隱身祕技,的確不負最強之名。

    鬥皇小心再小心地査看四周,又放出了數道鬥氣,向若幾處可能藏身的暗處

    攻擊,見沒有任何的反應,這纔回去搖了搖頭。

    慕骨冰冷一笑,“臨死還要嘴硬,藥塵來了又如何?一個人做得了什麼事情?”

    沒有得到過進入過光影空間的上一輩人的傳承,召集再多人同時進入這個空間,也都是白搭,分散四處,根本就無法聚到一起,甚至可能遇到各種禁制,直接喪命。

    就算他有着傳承之祕,分授衆人,也在禁制當中損失了數名鬥皇強者,纔將

    大家聚到了一起。

    這時,慕骨手中一閃,現出一片翠綠蔥蔥的樹葉,赫然與藥塵手上的片樹

    葉一模一樣,葉紋是空間的地圖,也有着焚與決這兩個字。

    慕骨看着樹葉的眼神有些熾熱,這時,轉過頭,向着蠍魔三鬼寒聲說道:

    “你們的樹葉呢?”

    “在這裏。”蠍魔三鬼心中發寒,這時不敢與慕骨直接對抗,取出了一枚一

    模一樣的樹葉。

    慕骨哈哈一笑,“算你們識相,現在你們還有點用處,不反抗的話,也許,

    一會兒你們還有好處可以拿。”

    說話間,慕骨取出三顆丹藥塞進三人嘴中,“七品附魂追命丹,不會立刻殺

    了你們,但是,七天不用解藥,就算是鬥尊,也別想活命。”

    一旁克住三鬼的四名鬥宗見三鬼吃下丹藥,也是冷冷一笑,卻是收回了各自

    的鬥氣。

    蠍魔三鬼卻徹底地癱軟了下去,服下了附魂追命丹,就算能逃,都不敢逃,

    徹底失去了希望。

    這時,慕骨將兩片葉圖合在一起,只見光芒閃過,兩片樹葉分別散發出奇異

    神光,竟然合成了一片更大的樹葉,一邊光明,一邊散發着黑色的光線。

    “果然是要這樣,開啓寶藏,要將兩片合在一起,組成藏寶之鑰。”

    一名鬥宗吐了一口氣,說道:“不妄我們一路演戲,勾引這三個傻鳥。”

    蠍魔三鬼聞言,卻連怒都不敢怒,只是低着頭,暗暗自恨。

    藥塵皺起眉頭,他手上還有一片,看來,這樣的葉圖還遠遠不止這幾片,而

    且,慕骨顯然早有準備,並且早就知道,在蠍魔三鬼手上,也有着同樣的葉圖。

    收斂心神,就看到慕骨向着巨大的建築正門走去。這建築也不知道是用什麼材料築就,似石非石,似木非木,渾然一體,倒有點像是天然長成。

    隨着慕骨的靠近,正門處,忽然隆隆作響,一座異獸雕做浮現出來,散發着

    光明的力量,正是之前草原上見到過的光明獸,只是要更加龐大,每一尊,都有

    着鬥宗巔峯的極境力量。

    慕骨等人都是變色,全身提聚力量,準備隨時奔逃。這是事先就商量好的,

    這十座鬥宗異獸,就足以將在場所有人都擊殺。

    “奉主人之命,入取焚訣。”

    慕骨這時一聲大喝,手中的葉片高高舉起,一道光與暗交融的奇異力量爆發

    出來,只見一道偉岸的虛影在空中一閃而過。這虛影只是虛無的存在,卻散發着

    無盡的神威,凜凜之力,剎間,便將在場所有人都壓得脆倒在地,任你是鬥皇

    還是鬥宗,任你再怎麼不可一世,在這虛影的威嚴面前,連頭都擡不起來。

    牆上,藥塵臉色難看,隱匿鬥技當中,不能擅動,這時只能用靈魂之力拼命

    抵抗着這股油涌而來的壓迫,這就是鬥帝的力量?僅僅只是一個虛無的殘影,毫

    無力量,只憑着一股“勢”,也能令鬥宗無奈屈膝。然而,藥塵的靈魂之力,異

    常強大,層層疊疊的波動,竟然有效的擋住了那股影響心神的威壓。

    這時,空中的鬥帝虛影忽然動了,向着藥塵瞥了一眼,擡起手臂,朝着藥塵

    一指,光影一陣變化,卻沒有任何力量的波動,只見虛影化成一顆黑色的種子,

    一下消失不見。同時,冒出來的些光明異獸也發出了淒厲的慘嚎,化成一道道

    白光,消散於空中。

    慕骨等人被壓得無法擡頭,根本就沒有看見鬥帝虛影向着藥塵的那一指,這

    時,感覺到威壓消失,都驚喜地站了起來,望向大門,只見一個如蟲洞般的空間

    黑洞打了開來,這大門只是虛設,實質卻是一個傳送空間的座標位置。

    “走。”

    慕骨一聲令下,卻是讓蠍魔三鬼打着頭陣,要是有機關,自然是這三人先死。

    蠍魔三鬼一咬牙,衝入了黑洞當中,然而······

    三聲脆響,卻是蠍魔三鬼穿過黑洞,直接撞在了大門之上。

    衆人大驚,這黑洞,明顯散發若傳送的空間之力,怎麼蠍魔三鬼竟然會穿洞而過,擋在黑洞後面的門上?

    慕骨皺起眉頭,“難道,是要手執鑰匙的人,才能通過?”

    左思右想,這時,慕骨也是一橫心,朝着黑洞大步邁去。

    沒有任何聲息的,手執葉圖的慕骨竟然也直接穿過了黑洞,並未被傳送離

    開,彷彿這黑洞是虛假的影子,並非實體。然而,誰都知道,這黑洞散發出來的

    空問之力絕對不是假影。

    就在這時,那扇大門忽然哩嘎作響,徑自打了開來。

    門後,是一片光明的鎖鏈,這些鎖鏈都是光明屬性的鬥氣,其中還有着奇異

    的符文,蘊含着鬥陣的力量。這時,隨着大門打開,這些符文的光明鬥氣鎖鏈一

    點點瓦解冰消,露出一個被封鎖了的巨大空間。

    而在外面,這似木華木,似石非石的巨大建築,也散發着無垠白光,無數光明異獸的虛影,從白光當中擇脫出去,遁入虛無的空中。整座建築,一點點變幻着,直到光芒消逝,二個巨大的高塔出現在衆人面前。

    濃霧,是異蟲一般在塔身遊移而動,散發着令人心悸的強大黑暗力量。

    這是一座黑暗祭塔,一直爲光明的力量所封印鎮壓,這時,光明盡散,黑暗

    重歸,整座祭塔,都在復甦。空間中的黑暗力量,被祭塔所吸引,飛快地聚集成

    一隻一隻黑暗異獸。

    這些黑暗異獸不斷地撲入黑暗祭塔當中,每一隻異獸撲入,祭塔塔頂便爆發

    出一道七彩的火光。

    “這條塔,是在鎮壓!”

    “焚訣!鬥帝傳承的無敵功法,竟然要用光明與黑暗雙重鎮壓。”

    “光明褪色,只是黑暗力量,根本就鎮壓不住,這功法當中,還有着鬥帝留

    下來的一縷殘念。”

    “現在該恁麼辦?”

    衆鬥宗望向慕骨,只見慕骨一臉激動,他所得到的傳承,是上數百年前,一名八品煉藥師的洞府。這位煉藥師曾進入過這光影空間,也見到過這黑暗祭塔,可惜,最後因爲各種原因,並未放開膽量進入祭塔。離開光影空間之後,對這雙重封印下的寶藏進行了數十年的考證和研究,最終得出結論,極有可能會是最後的鬥帝陀舍古帝所留下來的傳承。

    陀舍古帝!古籍當中有隻言片語的記載,名號炎帝,乃異火成靈,功成鬥

    帝,爲人所尊。

    其留下來的傳承,必然與異火相關。古籍當中,異火榜上所有異火,都曾被

    陀舍古帝所吞噬過。得到帝炎傳承,也就能如其一般,吞噓各種異火,而不必擔

    心異火反噬。

    再強大的煉藥師,在收服異火時,準備再完美,也有一半失敗的可能,而失

    敗就意味必死。

    如果焚決真是陀舍古帝所留,一旦到手,就能無限制地收服異火,這是任何

    煉藥師都無法拒絕的誘惑!一種異火就能逆天,如果收服兩種,三種······

    至於,陀舍古帝一般,將異火榜上二十二種全部收服化爲己有······也

    許,就能成爲第二個陀舍古帝,成就鬥帝之位!

    慕骨全身都在微微顛抖,以鬥宗境界,一身強橫的鬥氣,也無法抑制住內心

    深處的激動。當然,現場當中,只有他一人知道焚訣可能的來歷。

    不然,便是他,也不可能壓得住這些名義上追隨他的強者們的貪婪之心。

    如果只是異火或者是強大的煉藥師功法,還比不上一個七品煉藥師的承諾。

    這種能成就鬥帝的功法,一旦傳出,就是腥風血雨,任何人都別想在得到之後獨善其身。

    牆頭之上,隱身的藥塵卻心驚肉跳,看着黑暗祭塔,腦海當中忽然涌出無

    盡的噪音,彷彿有什麼東西,從祭塔當中召喚着他,靈魂之喚!

    視線當中,塔身上面遊離移動的黑霧,也都變了模樣,可以模糊地看見一

    道道奇異的文字。這些文學火焰一樣燃燒,又大海一樣深邃,引誘着靈魂

    淪落其中,一個字一個字地刻進靈魂,彷彿每一刻,都會帶走靈魂的一部分作

    爲交換。

    藥塵目光迷離中,看到了一尊如山一般巨大的黑色魔鼎,散發着凜凜的黑暗

    力量,一隻又一隻黑暗異獸,從魔鼎當中誕生,然後衝出虛無,降臨到實質。

    但很快,藥塵捧扎着收回目光。有一種直覺,如果再看下去,恐怕他的靈

    魂,也會被轉化成黑暗異獸,失去自我。

    藥塵並沒有像慕骨樣得到任何的傳承,這時,只能憑依着自身的直覺去猜

    測,在黑暗祭塔當中,到底鎮壓的是什麼。

    一尊黑暗魔鼎?

    只是······用黑暗的力量鎮壓黑暗?有些不可能,或者說,是在用到一尊魔鼎爲

    中心,鎮壓着其他東西,與異火相關的······

    看着祭塔塔頂不時噴涌而出的火光,藥塵心中有些意動,要是能拿到異火種

    子回到神農山脈的藥族······爲藥族增添異火之功,就算把握藥族實權的藥萬歸再

    怎麼反對,也無法阻止將他父母的名字刻入宗族碑上!唯此而已,回不迴歸藥族,藥塵已經不作想法,星隕閣纔是他的家,風閒,纔是他的家人。

    這時,慕骨走到了黑色祭塔之前,高舉手中的葉片。轟隆,一道黑色閃電忽

    然落下,擊中了慕骨手中的葉片,陡然之間,慕骨化成一道流光,遁入到祭塔當

    中,消失不見。

    “唯有持有鑰匙者,才能進入其中。”

    蠍魔三鬼的臉色都有點難看,他們在無意中,也得到了上一代進入過這處光

    影空間的強者的祕錄筆記,知道一些信息,沒有片樹葉地圖,就不可能進入這

    黑色祭塔當中。筆記當中有着詳細的記載,黑色祭塔鎮壓着某種強大的力量,

    種力量唯有煉藥師纔可以收取,但是,祭塔本身就是寶物的化身,他們的目標,

    就是這座祭塔!

    就算祭塔沒有希望,祭塔當中,還留有許多強大的寶物,收取一件,都受

    用無窮。寫祕錄筆記的前輩,就聲稱他的潛力天賦,最多就是鬥宗,能成就

    鬥尊之位,全靠在這黑色祭塔當中得到了一件寶物,而相同的寶物,祭塔當中

    數之不盡。

    就在這時,祭塔之上,忽然又有一道閃電劈落下來,轟隆一聲,卻是向着牆

    上的藥塵落過去。

    轟!

    藥塵避無可避,被閃電擊中,只覺得身體驟然一輕,化成一道流光,一

    貶眼問,便落入到祭塔當中。

    蠍魔三鬼臉色泛青,“是藥塵,他也有樹葉。”

    “我們早說過,藥塵就在後面,你們不信!”

    “這下好了······”

    跟隨慕骨的一羣強者面面相艦,卻是怒不可遏,冷冷地朝着蠍魔三鬼圍了上去,就是一頓海扁狂打。誰能想到,從來只說假話的三鬼剛纔說的話竟然是句真話!說真話就要堅持說下去啊!

    現在,黑暗祭塔當中有了藥塵這個變數······

    慕骨是不是還能得到完全的傳承?

    要知道,論戰力,藥塵是鬥宗巔峯,而慕骨,不過是八星斗宗,相差不是一

    點半點,而他們這些幫手,卻無法進入黑暗祭塔當中。

    慕骨得不到傳承,他們的好處也就要泡湯化水。

    所有的一切,都是因爲蠍魔三鬼沒有堅持把真話說下去,而是沉默!讓原本

    處於控制當中的完美局面,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變數!

    蠍魔三鬼慘叫着,三名鬥宗聯起手來,都敢與鬥尊叫板,但這時候,爲了

    活命,不敢有一點反抗,慕骨強迫他們吞下的附魂追命丹,沒有解藥,就必死

    無疑。

    不說蠍魔三鬼如何悲催,黑暗祭塔當中,藥塵看到一路都是戰鬥的痕跡,到

    處都是慕骨留下來的氣息,一路上的機關,都被他破解開來,倒是讓藥塵暢通無

    阻,坐享其成。

    搞得藥塵都有點過意不去,不過,他也不是矯情之人,尾隨着一路上的痕跡

    追了上去。

    一層又一層,藥塵卻有些意外,他與慕骨不過是前後之差進入祭塔的,但

    是,他追了半天,都只看到滿地戰鬥痕跡,始終追不上慕骨的身影,彷彿,慕骨

    已經領先了他一個時辰之久。

    空間,時間,在這座黑暗祭塔當中似乎有所扭曲,哪怕是一瞬之差,也會相

    隔數刻之久。藥塵加快了腳步向祭塔之上衝去。

    終於,上一層祭塔傳來激烈的戰鬥之聲,上一層,正爆發戰鬥,藥塵目光

    閃,加緊腳步,來到上層,發現這已經是祭塔頂層。見一座大陣橫陳於前,慕骨

    正站在大陣邊緣,鬥氣洋,激烈搏殺,而大陣則爆發出無盡黑霧,幻化出各種異

    物,刀劍斧錘,妖鬼魔獸,衝殺嚮慕骨,前赴後繼,有着千軍萬馬,重騎衝鋒之

    勢。然而,在慕骨面前,有一片樹葉散發凜凜之威,這些異物無論如何衝擊,都

    被這樹葉所崩碎,再經慕骨的鬥氣一刷,便消散無形,徹底不見。

    慕骨完全沒有注意到藥塵的出現,全部精力都放在了大陣之上,破陣已經到了最後關頭,鬥氣狂刷,同時激發着浮於身前的那片葉圖不斷壓向大陣的陣眼,

    只要鑰匙落下,就能停下大陣的攻擊。

    藥塵有點猶豫,是不是現在就對慕骨出手?背後陰人雖然有損名聲,不過,

    對敵人放水,就是對自己的殘忍。

    “慕骨,你要相信,這是天意安排的惡有惡報。”

    藥塵開口同時,一朵經過層層凝縮壓聚的骨靈冷火離手飛出,飛落嚮慕骨。

    慕骨全身驚悚,一下飛身躍起,這時再顧不上破陣,想要閃過骨靈冷火,然

    而,已經遲了,被骨靈冷火正中胸前。

    論實力,藥塵是鬥宗巔峯,出其不意之下,慕骨完全無法抵抗。慕骨一聲慘

    叫,噴出幾口鮮血,全身力量鎮向胸前異火,不斷服下各種丹藥,這才勉強脫離

    開異火的殺傷。

    “藥塵!你!好狠毒!”慕骨捧着胸口,這一擊,令他失去了大半戰力,原本,就算藥塵是鬥宗巔峯,他也有着一戰之力,便是打不過,也能糾纏片刻,不至於做現在這樣,重傷之下,根本就是沒有了還手之力。

    “慕骨,你覺得你有和我說這話的立場?”藥塵冷冷一嘲,卻並沒有繼續

    動手,而是望向大陣中央。他手中的片樹葉忽然一下飛出,融入到空中由兩片

    合成的樹葉當中,三葉合一,忽然發出一道奇異韻律,威嚴鎮下,剎間,便將

    大陣橫溢而出的黑霧轟散開來,葉片輕靈飄下,落入到陣眼當中。

    轟然一聲,一道七彩奇異之火轟然噴出,火光當中,一道熾青色的霧氣不斷

    演化,形成兩個古老文學。

    “焚訣”

    藥塵目光閃動,這文字,在藥族有着破碎的傳承,他也曾學過一些,大約能

    認得百字。據說,這種古文有上千個單字,連貫一起,就是一座大陣,極爲可

    怕,不過就如鬥帝一夜消失一般,這種古文,也在一夜之間,神祕地失落了,只

    有支離破碎的記載,不再完整。

    只見這兩個字散發着如同異火一般的凜凜異威,強大的波動,不斷沖刷向四

    面八方,藥塵首當其衝,感覺到體內的骨靈冷火頗抖波動,似乎是在懼怕!

    就連異火也都懼怕!

    只是,幻化成這二字的青氣,顯然不是異火,藥塵不知道該如何將這青氣收

    取下來。

    慕骨臉色鐵青,想動,卻不能動。

    藥塵這時心中一橫,鬥氣朝着那道青氣挾裹過去,權將其當成異火一般處理。

    誰知道,鬥氣剛剛接觸,一道靈魂般的波動便鑽入藥塵腦海深處,只見焚訣兩個古文迅速演變幻化,卻是在一貶眼間演化萬次,刻入靈魂深海當中。這是一種深深的記憶,哪怕靈魂失憶忘記了自己是誰,也不會忘記這焚決的萬次演化。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
    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