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鬥破蒼穹前傳之藥老傳奇 » 第四章 空間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鬥破蒼穹前傳之藥老傳奇 - 第四章 空間開?字體大小: A+
     

    一時間,衆人的注意力部放在了開啓的光影空間的入口。光與影交替變幻,

    每一次閃爍,都透露出不同的氣息,有的炎熱,有的散發着冰寒。

    “光影每次閃爍,進入的地點都會不同。”

    “這倒是一個好消息。”

    鬥宗之下的鬥皇和鬥王們都鬆了口氣,若是進入的地方相同,以他們的實

    力,恐怕很難撈得好處。鬥帝空間,必然有許多禁制禁地,說不定還會被驅使作

    爲炮灰去強闖那些禁制。

    這時,慕骨一聲冷笑,卻是帶着四名鬥宗,十餘名鬥皇,挑選在同一時刻,

    率先一步邁入空間入口。只感覺到一陣空間力量劇烈波動,將這十幾人一齊包

    住,只一閃,便一齊消失不見。

    藥塵向着剛纔與他站在一邊的鬥宗們拱手一禮,“剛纔多謝各位,我們先

    走,各位,之前我說的話還算數,若是各位得到與煉藥師相關的物什,我藥塵必

    然也不會叫各位吃虧。”

    “人的名,樹的影,我等自然信得過藥塵大師,慕骨種陰狠之人,就算

    沒有藥塵大師的交代,我等也不會與他交易。”

    “呵呵,那就祝各位都能有所收穫!”

    藥塵一笑,與風閒使了一個眼色,在光影入**替一次之後,便一同邁步跨

    入空間入口。

    光影閃爍當中,一道畫面忽然閃過,無盡的黑暗虛無當中,一輪太陽進射出

    無窮光芒,光與暗,不斷交鋒,光驅散了黑暗,黑暗也吞曦着光明。

    藥塵心中震盪,體內,骨靈冷火散發出一陣冰寒的刺激,似乎想要衝入這畫

    面的場景當中,但就在這時,一道光暗交鐠的衝擊,藥塵出現在一處地底溶洞當

    中,然而,卻沒有看到風閒。

    藥塵目光二閃,即使是同時進入,傳送進來的空間位置,竟然也會不同。

    正想到這裏,身旁忽然閃過一道光影,卻是有人同樣傳送到了這裏。

    “藥······藥塵大師。”

    傳送過來的,是一個白衣中年,大約是三星斗王的實力,這時見到藥塵,臉

    色都綠了。

    “呃。”藥塵自然不認得此人,微微點了點頭,看了看四周,“相見就是有緣,這兩顆丹藥,你拿去吧。”

    藥塵隨便仍出兩顆丹藥,一顆火紅,一顆碧綠,分別是祛火丹和避水丹。地

    底溶洞,水火是最大的危險,這兩顆丹藥,雖然只是四品丹藥,關鍵時刻,卻是

    能夠救命。

    仍完丹藥,藥塵便在前面探路,靈魂之力散開,步步爲營,小心前進。

    “在下黃文迪,多謝大師賜丹。”中年鬥王看着藥塵的背影,卻是鬆了一大

    口氣,原本擔心會被當成炮灰肉盾,但看藥塵的架勢,是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

    腹了,加緊兩步,便跟在了藥塵身後。

    藥塵回頭看了黃文迪一眼,輕輕點了下頭,便繼續前進。這地底溶洞,散發

    着奇異的力量,每隔數息,就有一波衝擊,難以察覺,只會覺得是陣微風,只有

    靈魂感知強大,才能感覺到其中隱隱的狂煞戾氣。

    久而久之,必會使人進入癲狂當中,至敵我不分,成爲空間的傀儡。

    “吼······”

    正想到這裏,忽然身後傳來一陣風聲,卻看到自稱黃文迪的名中年鬥王雙

    眼血紅地撲了上來。

    藥塵目光一凝,一掌拍出,擋住了黃文迪的撲擊。然而,藥塵的臉色卻是微

    微變色,原本只是鬥王的黃文迪這一擊,赫然有鬥皇巔峯的殺傷力。

    “刺激生命潛能,一擊爆發······好狠毒。”

    果然,黃文迪一擊之後,一頭烏髮瞬間凋零落下,殘餘一些也都變成乾枯的

    白色,平滑的肌膚,也迅速衰老,長滿皺褶。

    黃文迪嘴裏發出異常的呼氣響聲,嘴角流出濃濃的血水,卻是五臟已經衰敗

    出血,從食道倒涌出來。

    這種情形,只有歸命化元丹纔有一絲救活的希望,藥塵一暖,一指點出,骨

    靈冷火一下吞沒,便將失去本識的中年鬥王焚爲灰纓。

    只見灰纓當中,一隻六翼八爪的盅蟲忽然撲向藥塵額間。

    道骨靈冷火撲上,將這盅蟲一下包裹。忽然,在異火當中,這盅蟲仍然沒

    有立刻被焚滅,而是捧紮了數息,才“咬叭”一聲炸裂開來。

    藥塵不由變色,“六翼八足盅。”

    這是一種吞啦人腦,以宿主生命消化爲力量的異蟲。

    藥塵將黃文迪的骨灰收起之後,繼續向前探索,走出一段路程,腳下忽然

    軟,卻是踏入一片沙中,不遠處流水潺潺之聲傳來,又有說耳的女子笑聲傳來。

    藥塵放眼看去,只見幾名體態優美的女子,衣不遮體地在一溶潭當中沐浴。

    “誰?”

    一名女子忽然從潭中躍起,雪白肌膚,在水花當中熠熠生輝,身上幾點要

    處,卻有着幾片薄薄的鱗甲覆蓋,顯然不是人類。

    “你們是什麼東西?”

    藥塵目光一寒,身形連轉,避讓開來,卻見到剛纔立身之處的地上,迅速崩

    裂瓦解開來,卻是被一道無形的洈力擊出一個三尺寬一丈深的恐怖大洞。

    “是人類,吃了他。”

    羣女尖叫出聲。

    然而,最先躍出的邪名女子卻冷冷說道:“是個男人,先要了他的種子再吃。”

    “怎麼樣都行,反正都是吃。”

    另外幾名女子吃吃地笑着,也從潭中躍起,飛在空中。這時,藥塵纔看得清

    楚,這幾名女子背後,都長着透明的薄翅,如同異蟲。

    “原來是蟲祖成精。”

    藥生冷冷一笑,卻是大步邁進,手上兩團骨靈冷火灼灼焚起。

    “異火!”

    爲首的女蟲一驚,飛快出手,幾道寒芒帶着呼嘯的魔音之聲,鑽向藥塵額頭。

    幾次閃避,但寒芒卻化成異蟲之型,划着弧線不斷追向藥塵。

    藥塵身上鬥氣勃發,並未用上異火,而是直接用鬥氣捕住了幾道寒芒,將

    其當成藥材一般煉化起來。

    “嗤”

    寒芒爆開,只見數十隻奇異的幼型盅蟲在鬥氣當中噁心地扭曲着,蟲頭生着

    九顆蹦黑的異目。

    “原來如此,你是九目黑斑盅,黑暗蟲母。”

    “人類,去死。”母蟲發出怒吼,忽然現出原型,挾着無窮威壓,直接壓向

    藥塵。

    “姐姐,留活口,還要靠他播種呢。”

    另外幾隻蟲母尖叫一聲,話雖然這樣說,卻也一個個都化出原型,殺向

    藥塵。

    一時間,六翼八足盅母,碧鉤七星甲母,各種異盅散發着腥毒之氣撲了過

    去,每一隻盅母,都有着相當鬥宗的實力。

    藥塵退避兩步,骨靈冷火猛然再爆,

    “啦魂!”

    轟,整個空間,陡然被骨靈冷火佈滿點燃,藥塵飛到空中,直接迎擊各種

    盅母。

    盅母有着奇異的手段,竟然可以抵禦住什靈冷火,然而,藥塵只是冷笑,不斷催發着骨靈冷火的極熱屬性,不斷焚燒。

    “人類,你的實力不錯,我們可以不殺你,而且,還會給你許多男人夢寐以求的好處。”

    盅母們卻也奈何不了藥塵,這時,就直接赤裸地誘惑。

    “相信蟲類,就是取死,什麼時候盅也會有信譽了,而且,你們的屍骨,我

    都要取來煉藥。”

    藥塵目光忽然一閃,雙手一展、極熱的骨靈冷火忽然變換屬性,瞬間變成極

    度的冰寒。

    咔嚓

    盅母們的軀體發出碎裂的聲響,極熱瞬間轉向極寒,根本就來不及反應,體

    表的蟲甲承受不住,頓時碎破開來。

    轟······

    藥塵雙手一展,一記極速的擊殺鬥技轟出,便將盅母們徹底轟碎。只見數顆

    晶瑩剔透的蟲核浮在半空當中,核中蟲影矗矗,時而浮出一具美妙的少女軀體,

    這卻是盅母殘魂也被煉入了蟲核當中。

    藥塵迅速地將蟲覈收入玉瓷瓶中。這些盅母蟲核,是煉製八品丹藥的神制

    任何一顆,都價值連城,若是暴露在空氣當中太久,盅母殘魂徹底消敞,效用就

    要減低大半。

    在這潭水附近捜尋了片刻,便找到一處洞府,裏面有着許多人類的生活器

    皿。很顯然,這些盅母是被豢養的,平常都化成人型、恐怕就是這光影空間主人

    的侍從,只是主人不見,蟲之毒性漸漸復發,便開始吞噫闖入光影空間的人類。

    洞府深處,還有許多幼盅和毒卵,藥塵也不猶豫,直接一把異火,全部

    焚滅。

    火光當中,卻有一片樹葉碧綠生輝,一道靈光抵擋着骨靈冷火的侵入,競然

    是無法焚燬。

    藥塵一擡手,將這樹葉收入手中,一股奇異的感覺一下衝入心神當中,體內

    的骨靈冷火剎問有一些躁動,又彷彿有些退縮。

    “這是?”

    只見樹葉之上,有若一個米粒大小的“焚”字,正是這個字,散發着能抵擋

    骨靈冷火的靈光。

    仔細觀察,藥塵赫然發覺,這片樹葉的葉紋,竟然是幅光影空間的地圖,這

    個焚字,竟然就代表着藥塵此時所在的位置,而在葉柄處,隱隱浮現出--個

    “訣”字,似乎暗指着寶藏所在。

    按着葉上顯示的地圖前進,足足一個時辰之後,藥塵才走出這溶洞地底。不過,收穫也是巨大的,採集了許多隻有萬年溶洞才能孕育出來的靈乳寶藥。這些都是煉製八品丹藥所需的珍稀寶材,放到煉藥師手上,就算用十座城池,都不會換的寶物。然而,在這裏,隨便走上幾十步,就有可能遇上,寶材寶藥,就是石子一般隨處可見。

    來到地面,天空蔚藍,雲朵悠揚飄蕩,至天空之上還掛着一輪烈陽,散發

    着無窮光亮。只是,用靈魂感觸,就知道並非是真的太陽,而是某種神器一般

    的靈物,被鬥帝用逆天手法轉化成萬世發光發熱的寶物。

    向前行進,又是一個時辰之後,藥塵踏入一片大約有百里方圓的草地,草地

    的極遠處可以看到有着一片森林。而在這草原之上,各種異獸正在奔跑廝殺,仔

    細觀察,就會發現,這些異獸,分爲兩個陣營,一種光明,一種黑暗,黑暗獸,

    不斷從地底的洞中涌出,而光明獸,則從虛無的空中誕生而出。

    忽然,遠處空中,一道光影閃過,卻是一名鬥宗從外面直接傳送到了這空

    中,就是石子擊中了馬蜂窩般,一瞬間一耶片空中,涌出千百隻光明異獸,朝

    着這名鬥宗發起了攻擊。

    藥塵臉色微變,這些光明異獸,單一隻的實力並不強大,大約是一星斗王而已,但是,成千上萬只同時涌現出來,並且有着奇異的方式進行合擊,力量已經超越了鬥宗巔峯,就算是鬥尊對上這樣的攻擊,恐怕都要吃土逃竄。

    果然,那名鬥宗強者,只支撐了片刻便慘叫一聲,卻是被光明獸合力攻破了

    防禦,十數只光明異獸撲咬上去,鮮血濺射,場面極是慘烈。

    少頃,這名鬥宗狂吼一聲,卻是鼓盪鬥氣,想要自爆,但就在這一瞬間,一

    只格外巨大的光明異獸忽然出現,伸出兩隻鉗狀的觸手,一下鉗住鬥宗,力量一

    個激盪變化,竟然是將這名鬥宗將要自爆的力量一下消散在半空當中。

    藥塵轉過頭去,不忍再看,動作小心翼翼起來,卻是繞過這些異獸的戰場,

    向着極遠處的邢片森林前進。想要達到樹圖所指的“訣”字位置,就必須穿過

    片森林。

    憑藉着強大的靈魂力量,藥塵小心地避過了無數危機,有的是異獸,有的是

    一些不知道是天然形成,還是鬥帝所設的詭異陷阱。

    足足走了數個時辰,天空中的輪烈陽,漸漸西沉下去,一輪暗色的圓月、

    交接般的,卻是從西邊浮升起來。

    剎那間,整個大地都被黑暗的力量穿透,草原之上的光明獸們發出哀嚎,卻

    是縮小了戰鬥的圈子,守着空中幾個散發着光明的門戶,繼續與黑暗獸爭戰鬥。

    藥塵留意到,在爭鬥當中倒下的異獸,都迅速地被草原吞疃,也不知道這

    些被吞噓的力量,去向何方,而這黑暗與光明的異獸,又了一種微妙的上風。

    不過,這時不是去想這些的時候,在鬥帝開創了數萬年的空間中,遇到再多

    無法理解的洈異現象也都是正常的。

    兜轉入森林當中,黑暗的力量變得更加的沉鬱起來,但是,仍然有着光明遊

    走在這黑暗當中。熒熒的火光,如同靈火一般飄飛在森林當中,照亮着四周。

    從溶洞到地面,萇至遙遙的空中,光明與黑暗都是一種交織又交鋒的局面。

    在森林中沒走出多遠,就看到三具人類的屍體,四周,還殘留着劇烈廝殺的

    痕跡。這不是與異獸戰鬥田下的,而是人與人之間的戰鬥。

    死去的三個人類,身上穿的衣服十分眼熟,赫然是跟隨着慕骨的男羣高手中

    的三名鬥皇,衣服的風格都是一樣,應當是來自同一個宗派。

    只是,藥塵有着疑問,這三人,怎麼會走到一起。他與風閒都是同一時間進

    入,失散之後,在這空間,靈魂通訊都不起作用。

    慕骨能夠在被逐出聖丹城後,還能有今日這樣的成就······必然有着奇遇,難

    道,是得到了某位曾經進入過光影空間的前輩煉藥師的傳承?

    這就極爲可怕了,可以想象,有着前人探索總結出來的經驗,再進入光影空

    間,能夠得到的收穫,將會是第一次踏入其中的人的數倍,甚至是上百倍,而

    且,還能規避許多危險,收穫更多好處。

    藥塵收拾心情,人各有自己的機遇,這時,藥塵只將心思用在當下的目標之

    上,這枚葉圖所指的“決”處,必然存在着巨大寶藏。

    鬥帝消失,洞府卻仍然能自主運轉,很顯然,這些東西,都是鬥帝佈置下來

    的,十有八九是在挑選傳承者。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直到天邊泛起白芒,一輪烈日又升到空中,才穿過這片

    樹林,進到一處沼澤當中。

    這時,就看到許多人類行經昭下的痕跡,還有篝火灰纓。一看便知道,曾有

    一羣人在這裏過夜。

    藥塵忽然有着直覺,這羣人,十有八九便是慕骨等人。

    這時,距離葉圖上畫所指“訣”字,已經不遠,穿過這片沼澤,便是寶

    藏位置。

    踏入沼澤,就感覺到一陣刺骨的寒意涌來,耳畔當中,傳來無數陰魂的嘶吼

    尖嘯。不過,在空中烈日之下,這些尖嘯,失去了絕大部分力量,若是黑暗力量

    籠罩下的夜間,這些嘯聲,恐怕能輕易地將人的靈魂粉碎。哪怕是藥塵這樣靈魂

    強大的鬥宗巔峯,也難以承受。

    藥塵這才恍然,難怪些先行者,會在沼澤之外過夜,而不是繼續前進。路跟着先行者的痕跡前進,看到許多戰鬥的痕跡,走到一半,又看到了幾名鬥皇的屍體,死狀極慘。然而,藥塵卻沒有受到一點攻擊,顯然是先行者掃除了一路上的障礙,藥塵頓時有一種坐享其成的感覺。

    漸漸的,空氣變得灼熱起來,遊離着淡淡的焦味。藥塵可以清楚地感覺到體內的骨靈冷火有些不穩的波動,眼中一冷,前方難道存在異火?

    加緊腳步,沼澤之後是焦黑色的土壤,是被大火焚燬後的森林,空氣中的

    焦味更加濃郁,存在異火的感覺也越來越強烈。

    千米遠處,有着一處建築,被一片黑色的圍牆圍住,看上去一片森嚴可怖,

    這處建築,正是葉圖上面“決”字所在位置。

    “快,封住它,這不是異火,是天階功法!不,有可能超越天階!”

    忽然,慕骨的叫聲從這黑色圍牆當中傳了過來,顯然是到了關鍵之時,慕骨

    都按捺不住,大叫出聲。

    伴隨着叫聲,一陣交戰之聲轟隆隆地響起。

    藥塵目光一閃,正要上去,然而就在這時,一旁的地面隆動了幾下,三個土

    包悄無聲息地升起,只見三個黑衣人突兀地冒了出來。

    蠍魔三鬼!

    藥塵一證,蠍魔三鬼才擡起頭,也看到了近在咫尺的藥塵,卻也是一愣,

    “噓”

    蠍魔三鬼異口同聲地做了一個“安靜”的口哨。臉色有點苦悶,怎麼也料想

    不到,會在這裏遇到藥塵。

    藥塵微一頷首,也有點發悶,才覺得自己是黃雀,沒想到就遇到了對頭。

    “藥塵,還真是有緣啊。怎麼?想對你昔日師兄動手?”

    蠍魔三鬼的老大開口說道。

    這時,可以聽到,千米之外的圍牆之後,交戰的聲音更加慘烈,不時傳來慘

    叫之聲,似乎慕骨一羣人受到了重創。

    蠍魔三鬼眼神數變,他們三人聯手,有着一套合擊技,鬥宗巔峯,都有瞬殺

    的機會,唯一忌諱的是千米之外的慕骨,但若是慕骨邊受到重創,他們再瞬間

    滅殺藥塵······所有好處,就都要歸他們所有。

    而且,可以肯定,藥塵與慕骨這兩個煉藥大師身上,必然會有許多寶貝。

    藥塵淡淡一笑,身上的氣勢漸漸變得強悍,一束骨靈冷火從指尖吞吐而出。

    雖然只是拇指粗細的一束,然而,其中蘊含的能量,卻足以斷河截流。

    蠍魔三鬼眼神中的殺意收斂起來,知道錯過了最好的偷襲時機。

    “聯手如何呢?功法歸我,異火歸你。”

    “不錯,雖然你有骨靈冷火,但是,也可以給徒弟什麼的圖個異火種子。”

    “我們又不是煉藥師,沒有衝突,之前的不愉快,就當沒發生,如何?”

    “何況,慕骨是不是真的沒對韓珊珊動手,這還是個疑問,誰都知道,慕骨最恨的人,便是將他趕出丹塔聖地的韓珊珊。”

    蠍魔三鬼一人一句,勸誘着藥塵聯手對付慕骨。

    藥塵有些意動,的確,他對慕骨的懷疑,從來沒有停止過,韓珊珊從未離開過聖丹城,除了慕骨,她沒有得罪過任何人,與人交往,也從來都是隻有善緣,沒有任何交惡。

    但是,與蠍魔三鬼聯手,無異於與虎謀皮,當下冷冷一笑,

    “三位請便,各憑本事吧。”

    說話間,藥塵目光望向千米之外的巨大建築。慕骨此人,十年前,他有着深

    刻的瞭解,如此大喊大叫地廝殺,絕對不是慕骨的風格,他是個喜歡將一切節奏

    都玩弄於手掌之間的男人。

    “你”

    “敬酒不吃!”

    “要領罰酒,好!各憑本事。”

    藥塵只是冷笑,“奉勸三位,慕骨此人陰毒,不要中了他的陷阱。”

    蠍魔三鬼眼中泛過厲色,這時,可以聽到,圍牆另一邊的慘叫聲漸漸低落下

    去,蠍魔三鬼也不再猶豫,交換了一個眼神,便朝着那邊無聲無息地侵入過去,

    卻是要搶先一步,佔了先機。

    什麼陷阱,他們三人也是得到過前輩傳承,知道此處藏着巨大寶藏,但也有

    着巨大危機,哪怕是鬥尊,也不一定能安全度過。慕骨等人雖然兇殘,但怎麼也

    不可能與鬥尊比肩,十有八九已經不行,他們這時接上,正好黃雀在後,好處全

    收,晚一步,讓此處陷附恢復,恐怕就再難有機會得到寶藏了。

    至於藥塵,自然是拿到好處之後再來收拾,他們三人聯手,難道還會懼怕

    個不到鬥尊境界的人?

    藥塵腳下一動,卻沒有直接衝出,而是站在原地,靜靜等待。

    蠍魔三鬼剛剛躍入牆內,就聽到一陣轟鳴,三聲慘叫悶嚀聲響起。

    “哈哈哈,果然是你們三個。”慕骨得意的笑聲同時傳來,“真以爲你們能瞞過我?在我面前玩潛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
    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