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鬥破蒼穹前傳之藥老傳奇 » 第三章 鬥帝空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鬥破蒼穹前傳之藥老傳奇 - 第三章 鬥帝空間字體大小: A+
     

    天星山脈。

    一片林海當中,一處特殊的空間被深深地隱藏起來。

    這是一座天然大陣,隕

    石的星力,錯綜複雜地與天星山脈的磁場互相作用,扭曲出一處龐大的空闊空

    問。

    並且,空間當中秩序井然,與大陸相當,而且有着積聚天星山脈地脈靈力的

    作用,可謂是修行聖地。

    天然而成,與自然渾然一體,哪怕是鬥尊強者從此飛過,都不會發覺這其中

    另藏乾坤,這是一處天然的安全保留地。

    哪怕被強敵發現,配合着這天然大陣進行防守,不是鬥聖這種級別,絕無可

    能攻入這處天然空間當中。

    藥塵在這十年,已是鬥宗巔峯,但論手段,論資源,恐怕可以與五星六星的

    鬥尊相提並論。

    這時,配合着這天然大陣,進行着種種佈置,又將星隕閣這十年

    來,真正經受住了考驗的兄弟們一一召喚而至,都是最初的三十二人,但卻少了

    數人。

    十年前,最初三十二人中,有戰死的,也有因爲種種緣故而背叛了星隕閣

    的。

    時至今日,剩下的這二十三人,卻是真真正正的核心,鐵板一塊也不如衆人

    齊心。

    “設置多個傳送陣,不能直接將人帶入天星山脈,哪怕是大家的親傳弟子,

    也必然小心謹慎,這是大家最後的保留地,避難所,謂之聖地,也不爲過。

    風閒向衆人做着陳述,也是向藥塵報備他的想法,事實上,這些事情,藥塵

    都不會管。

    雖然藥塵並不管事,但是無論是誰,都非常清楚,星隕閣再大,核心也是藥

    塵。

    沒有藥塵穩定提供的高階丹藥,沒有被藥塵吸引而加入星隕閣的煉藥師們,

    星隕閣也就只能淪爲二流都不如的三流勢力。

    因爲有着骨靈冷火的大陸第一煉藥師的藥塵,星隕閣才能在短短十年之間,

    愈來愈強,有着勢不可擋的趨勢。

    粗淺的佈置完成,雖然空間當中還是一片空蕩,但衆兄弟們頓時有了家的感

    覺,十年征戰,終於有了可以落腳的地方。

    新的一年,星隕閣在中州變得更加有活力起來。

    滲透各處的力量,也活絡起

    來,依附於星隕閣的地方家族勢力,漸漸成爲所在主城的擡頭主流勢力。

    這種感覺很奇異。

    論硬實力,星隕閣並沒有實質的提升,但是,有了家

    樣的總部,大家所發揮出來的力量,明顯有了質的變化。

    風雷閣,黃泉閣,萬劍閣,這些有數百年傳承的古老勢力,也漸漸感受到巨

    大壓力。

    尤其是風雷閣,其傳統的勢力圈,與星隕閣有若許多重疊之處,與星隕

    閣打過許多交道,至藥塵還曾親自上過風雷閣。

    藥塵的感覺,也不一樣了。

    藥族不再能歸,天星山脈的星隕閣總部,就是他

    的新家。

    這一年,他竟然沒有外出,而是一直待在天星山脈,看着空蕩蕩的空間

    從無到有,一處處樓閣興建起來,又親手佈置着鬥陣守護。

    不過,很快,一則消息在中州大陸傳開——光影空間,即將開啓。

    這光影空間,自上古便有傳奇,短則五百年,久則幹年,便會從冥冥虛無當

    中,現世而出。

    據傳,這是一位洞悉了光明與黑暗兩種終極力量的無敵鬥帝所創

    的鬥帝空間,在鬥帝消失之後,這處鬥帝空間,赫然自生靈性,能從虛無的空間

    當中汲取力量,維存自身,按着某種虛無的空間法則而運轉着。

    每當光影開啓,都會有無數強者涌入其中。

    鬥帝遺物,無窮無盡,只要能得

    到其中一件,就受用無窮,不敢說能無敵天下,但是成爲一地強尊,稱王稱霸絕

    不在話下。

    “塵哥,這個機會,不能錯過。

    風閒將半閉關狀態的藥塵拉了出來,將關於光影空間的過往事蹟,一一陳述

    而出,“上一次光影空間現世,是八百六十年前,傳聞有人在空間當中見到兩尊

    神鼎,一尊漆黑,一尊光明,正對光影空間的本源之力。

    這一次,恐怕會有許多

    煉藥師進入其中尋找機緣。

    對煉藥師而言,擁有異火,是一種終極的夢想,而擁有一尊煉藥神鼎,就是

    一種命根般的需求。

    一尊神鼎,並不亞於異火的吸引力。

    藥塵也不例外,雖然他煉藥的成功率極高,但若是有了一尊真正的神鼎,

    恐怕成功率會達到一個逆天的境界,尤其是黑暗之鼎,與他的骨靈冷火是真正

    的絕配。

    這次機會,他又恁麼可能錯過。

    最關鍵的是,光影空間,有着特殊的秩序法則,鬥尊以下才能進入其中,而

    藥全有着鬥宗巔峯的實力,是光影空問所能容納的最強力量。

    相傳,鬥宗巔峯,

    才能得到光影空間真正的傳承。

    半個月後······

    藥塵與風閒來到了秦山鎮,這裏已經晝夜不分,天空始終都是黃昏般的光影

    相交,彷彿在冥冥的天際,光與暗正在交戰,又彷彿是光和暗達到了一個水乳交

    融的平衡。

    秦山鎮,原本只是一座平凡的小鎮,最強者,不過是名大斗師,內朋光彩寧

    間這次將會在秦山山脈當中開啓這一消息被傳開之石,這甲的平凡就破尢數爿

    束的強衍們所們破。

    冰河谷,焚炎谷,風雷閣,黃泉閣,萬劍閣······都有鬥尊帶着高平前東·

    的學生,風閒到來時,有人接應他們,稀落的三個人,一名志丹,一名中年,一名族人,三人樣貌相似,應是祖孫三人。

    “塵哥,這一位就是秦河,秦山鎮的主人,也是我們星隕閣的外國成員。

    “秦河見閣主大人。

    秦河經然一盧,拜倒下去。

    “起來說話。

    ”藥塵點了點頭道,爲了尋找韓珊珊,星隕閣擴張了許多外國

    勢力,秦山鎮這樣荒僻的小鎮,也都沒有放過。

    也不會有其他大型勢力,與星

    隕閣爭奪這些小地方。

    “這······屬下不敢。

    ”在秦河眼中,星隕閣,就是與神一樣強大的超級勢

    力,閣主藥塵,更是神人。

    現在整個秦山鎮一片混亂,各方勢力強勢入駐,他廖

    們史加緊抱住星隕閣的大腿,才能夠在這混亂當中保全自身。

    “讓你起來,就快些起來!”

    風閒一揮衣袖,便將秦河托起,又說道:“住處準備妥當了沒有了”

    “這······”

    "呃?"

    “事情是這樣的,我爲閣主大人準備的住處,被萬劍閣的人給佔了。

    秦河一臉無奈,他的確是花了心思準備的,萬萬沒想到的是,他準備得越好,就越容易被人看上。

    “萬劍閣?先去看看吧。

    ”藥塵淡淡一笑,說道。

    “是,閣主大人這邊諧。

    ”秦河連忙在前帶路。

    萬劍閣是中州老牌勢力,但是,星隕閣的硬實力,如同一顧新星,面對任何

    勢力,都絕對不恐。

    秦河很清楚,光影空間很快就會關閉,秦山鎮遲早會恢復當初的平靜,他關

    心的是他的地位,是不是能回到過去的獨一無二。

    秦山鎮其他各家,都藉着這次

    機會,與其他大勢力有了接觸,他的一些老對手,更是被用祕法催發力量,達到

    了大斗師的境界。

    現在,他唯有借星隕閣之力,才能威懾住那些老對頭。

    一路之上,遇到許多高手,鬥王充斥其中,鬥靈在這裏就是最下級的從

    蜘卜有些高手的穿戴,風格迥異,顯然不是中州上的勢力,而是來自外域

    不過,卻沒有爲到鬥尊級別的高手。

    傳聞當中,光彩空間開啓之後,方翩百

    甲之內,都白散發着奇異的魂壓,鬥尊之下不會有任何感覺,但是達到罵尊級

    別,空問魂壓便會如同羣山壓頂般鎮壓而下。

    三人來到一處宅院,院牆屋檐雕刻着各種異獸,牆邊栽種着雅柳,清幽之

    影,令人心神放鬆。

    “就是這裏。

    秦河一指大門,只見門外站着四名揹負長劍的黑衣大漢,衣裳之上有萬劍閣

    的徽紋。

    “你怎麼又來了說過了,這院子,用完之後會還給你的,少不了你的好處。

    一名萬劍閣的弟子見到秦河,有些不耐地站了過來,冷冷說道,目光又在藥

    塵和風閒兩人身上掃過,

    “二位,萬劍閣在此休憩,暫不見客。

    藥塵淡淡一笑,“我也不見客,所以,各位,請走吧。

    轟!

    風閒二話不說,直接一掌拍出,鬥氣罡風直接將這四人掃開,撞開大門,

    “萬劍閣的小劍在不在?”

    說話間,便與藥塵一齊跨入院中,就看到裏面一片悽慘景象,幾十名萬劍閣弟

    子的屍骨慘然地擺在院中,大多都肢體不全,死狀極慘,幾名神情淒涼的弟子正在

    收拾,見到藥塵與風閒闖入進來,這些弟子們都如臨大敵,卻不敢叫出聲來。

    很顯然,萬劍閣剛剛遭逢大難,受創極慘。

    一道風聲從內屋響起,只見一名年約三十,腰配長劍的強者走了出來,“風

    閒,萬劍閣的地盤,你也敢闖!”

    “小劍,恐怕是你們鳩佔鵲巢,佔了我們星隕閣的地方吧。

    風閒冷冷說道,絲毫不恐。

    “你!要打便打,不必廢話。

    藥塵一皺眉頭,忽然說道:“等等,你們都中了陰溼九蟲盅的毒卵,再妄動

    鬥氣,恐怕後果不堪設想。

    “你······你怎麼知道陰溼九蟲盅?”

    萬劍閣的弟子們都紛紛變了顏色,他們的確剛剛大戰過一頭陰溼九蟲盅,所

    以,纔會損失慘重,不過,收穫也是極大。

    只是毒卵。

    誰都知道,陰溼九蟲盅的幼蟲無形無質,通常依附於強者身上,待成年之後,便會吞食大腦,完成附體。

    最陰毒的是,附體之後,並不立刻消化身,而是會以此肉身犯下無數罪行,弒父殺兄,欺師滅祖,爲宗門、家族帶來無數麻煩,至是滅絕之災。

    “不可能,我們身上都塗有龍神樟,怎麼可能有蟲卵附身。

    ”藥塵只是一笑,淡淡說道:“若是鬥尊級的陰溼九蟲盅,帶有一絲化龍氣,就能無視龍神樟,愛信不信。

    ”風閒臉色一正:“小劍,這位就是我們星隕閣閣主,藥塵大師。

    ”小劍臉色變幻一下,“原來是大陸第一煉藥師,失敬······不知,藥塵大師,可有良方化解盅卵?”“丹藥對有化龍氣的盅卵沒有任何作用,不過,想要化解,可去寒潭谷浸泡寒潭水,下水前、服食此丹,三日可解。

    ”藥塵仍出一瓶丹藥,淡淡說道。

    小劍臉色變了變,很明顯,藥塵肯定還有其他辦法將蟲卵驅出,寒潭谷遠在萬里之外,他心知肚明,藥塵這是要手段將他們趕出秦山鎮,只是,他還得慶幸,若不是藥塵發現,後果不堪設想。

    “算你狠,我們立刻走。

    ”小劍拿着丹藥,最終還是屈服。

    刻鐘後,在收好院中的屍骨之後,萬劍閣的人全部離去,一刻也不敢耽誤。

    風閒眨着眼,“塵哥?真的只有去寒潭谷才能化解?”“騙他們的,其實,給他們的瓶丹藥,就能化解盅卵。

    ”藥塵笑了笑。

    “哈哈,也好,小劍也是鬥宗巔峯,是個強大的對手。

    ”藥塵點了點頭,萬劍閣其他弟子也就算了,這個被風閒稱作小劍的鬥宗,身上有着可怕的力量。

    其實,就算不服食驅盅丹藥,最後也能以自身力量化解盅卵,這種對手,能嚇退,就懶得硬磕。

    當然,如果劉方硬是不走,藥塵也絕對不怕,鬥尊之下,藥塵有着無敵的信心。

    第二日,在秦河的帶領之下,藥塵與風閒來到光影空間的入口,這裏已經聚積了上百強者,鬥靈這個級別,一個都見不到,最弱的都是一星斗王。

    “呵呵,風閒,你也來了?”這時,三人從人羣中走了出來。

    這三人,樣貌怪異,可謂之醜陋,但肌膚卻如女子一般雪白,雙眼散發着洈異的靈魂波動,有着引魂奪魂般的危險魅力。

    很顯然,這三人所練功法,充滿邪魅鬼氣。

    風閒臉色一凝,“蠍魔三鬼,你們三個居然還敢出來。

    ”“呵呵,上次敗給你,是因爲我們練功練到緊要之處,無法發揮全部實力,這一次,嘿嘿······”蠍魔三鬼眼神連閃,似乎想要出手,不過,目光又驚疑地在藥塵臉上掃過,以他們鬥宗七星的實力,又有着特殊窺視的功法,竟然也無法看透藥塵。

    這時,鬥宗圈子當中,一人忽然看到藥塵,臉色一變,卻是飛步迎了過來,叫道:“藥兄?你也來了,呵呵,各位,和大家介紹一下,這位便是藥塵,大陸第一煉藥師,就連小丹塔都留不住的人物。

    ”一羣鬥宗聞名,轟然變得熱絡起來,不管認識不認識,全都向着藥塵拱手爲禮。

    無論是藥塵身上散發出來的隱晦氣息,還是第一煉藥師的名頭,都足以令大家肅然重視。

    蠍魔三鬼悄然地退了出去,慶幸剛纔沒有動手,不然藥塵一報名號,他們三個可就完了。

    對這些強者來說,能與大陸第一煉藥師交好,鎮壓三個鬥宗,又算得了什麼事情?大師,其實只是個虛名。

    比他更強大的煉藥師,不是沒有,但是,這些人,往往都隱世不出,就算煉出了稀世奇藥,也都是敞帚自珍,唯有他,因爲星隕閣的緣故,煉出的各種丹藥,都會通過種種渠道流露出去,或是拍賣,或是盟友交換。

    而且,各種上門求藥的強者,藥塵雖然不是各個都理會,但心情好的時候,也會盡力爲人煉藥,名聲傳揚開來,漸漸就有了第一的名頭。

    “這次求大家一件事情,若是從中得到與煉藥師相關的物什,無論是功法,還是藥鼎,藥方,我藥塵願與大家等價交換。

    ”“呵呵,我等又不是煉藥師,若是得到這些東西,必定雙手奉上。

    “不錯不錯。

    ”但也不是所有人都是如此表態,這些,都是其他煉藥師的至交好友,至追隨者。

    不過,藥塵也不強求,機緣還是要靠自己去爭取,寄希望於他人身上,就落了下風。

    忽然,一陣“桀桀”亂笑聲傳了過來,“藥塵,沒想到,你居然也成鬥宗了,果然有異火就是不一般,怎麼呢,還在找你的韓姐姐?”藥塵臉色微微一變,眼神變得銳利起來,“慕骨!”只見一名身着黑袍的陰鷙中年人走了過來。

    風閒目光閃動,“欺師盜名之輩。

    ”“嘖嘖,我已經說過了,韓珊珊失蹤,和我一點關係沒有,怎麼說,她也是我掛名的師父,是吧,藥塵師弟。

    ”“我沒有你這樣的師兄。

    ”藥塵冷冷說道,“珊姐也從來沒有承認過你是她的弟子。

    ”“隨便你怎麼說,總之,你們星隕閣別再纏着我,我現在好歹也是七品煉藥師,也是有身份有地位的鬥宗了,你以爲我想有個女人當師父?桀桀桀。

    ”慕骨說話間,之前並未響應藥塵的一些鬥宗,已然悄然地站在了慕骨身後。

    很顯然,他們在慕骨裏,得到了許多甜頭。

    不過這也在情理當中,一名七品煉藥師,隨便一句話就能召來十幾個鬥皇。

    若是用心承諾,請七八個鬥宗,也是毛毛細雨一樣簡單的事情。

    煉藥師,從來就不會單獨戰鬥,除非是壞了腦子。

    藥塵身後,也是鬥宗雲集,兩邊爆發出強大的氣勢對抗着。

    一直以來,藥塵就有着懷疑,韓珊珊失蹤與慕骨有着關係。

    在藥塵還沒到聖丹城前,煉藥師天賦驚人的慕骨曾拜韓珊珊爲師過,不過,因爲一些行徑,甚至是以人屍入鼎煉藥,爲韓珊珊嫌棄,將其趕出了聖丹城。

    這也導致韓珊珊發誓永不收徒的原因,也導致了跟着她修行的藥塵在丹塔的地位有些微妙。

    說到這世上最恨韓珊珊的人,非慕骨莫屬。

    獨自修行,都能成就鬥宗,成爲七品煉藥師,若是能一直在聖丹城,至在小丹塔中修行,成就又會如何?外人想想都覺得可怕,可想而知,在慕骨的心中,恐怕更是對韓珊珊恨得入骨。

    不過,星隕閣十年間的調査,有着明顯的證據,慕骨恐怕與韓珊珊失蹤之事無關,韓珊珊消失前後的那段時間,慕骨正好在某位鬥皇府上做客,整整三個月來曾離開。

    轟隆氣氛正緊張之時,光影空間當中,忽然傳出一聲巨響,一道光與影交替出現的奇異大門,閃爍若出現在衆人面前。

    鬥帝遺留下來的空間洞府的入口開啓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
    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