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鬥破蒼穹前傳之藥老傳奇 » 第二章 星隕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鬥破蒼穹前傳之藥老傳奇 - 第二章 星隕閣字體大小: A+
     

    “玄衣?你怎麼這副模樣?誰欺負你了?”

    “起來,沒見過煉丹爆爐嗎?要是我也有異火,區區六品丹,哼。”

    玄衣——聖丹城三大明珠之一,與韓珊珊是莫逆之交,對藥塵的態度,一直

    有點暖昧,好像是喜歡,又好像是竟爭,至於競爭的東西,不像是煉藥術,倒

    是韓珊珊,玄衣許多習慣和動作,都有點學韓珊珊的意思。

    藥塵苦笑着搖了搖頭,看着玄衣刁蠻的模樣,心中卻莫名的一痛,九年前,

    韓珊珊離開聖丹城,至今未歸。

    沒有人知道韓珊珊去了哪裏,也沒有人知道她爲什麼會突然之間無聲無息,

    個人離開了聖丹城。他只知道,九年過去了,整個中州,都沒有她的消息。

    自死域歸來後,這一年的丹會,他以骨靈冷火晉升鬥皇,又以七品煉藥師的

    實力煉出一顆完美的八品丹藥,擊敗了無數才華橫溢的天才。什麼玄空子,侯怪

    纔等等這些丹塔視若神子一般的天賦之子,全部統統都被他踏在了腳下,奪得了

    丹會魁名,真正揚名整個中州。

    骨靈冷火的擁有者,冰原八年的勝利者······各種稱謂,充滿了豔裝和嫉爐。

    然而,他卻感覺不到一點興奮。

    “喂喂,藥塵,你在想什麼呢,有沒有聽見我說話?”

    “啊?說什麼?”

    “你!哼,懶得理你······”

    玄衣怒氣衝衝地一踩玉足,卻還是說道:“妖女又來找你了,就在前殿等你。”

    “知道了。”

    藥塵向着玄衣點了下頭,就朝前殿走去。

    小妖女,不是別人,正是妖族小公主,狐九九。

    玄衣氣不打一處來,狠狠踩着腳,

    “死狐狸精,乘虛而入,呸呸呸,不要臉。”

    小女兒家罵起人來的樣子,又刁蠻,又可愛,顯是氣極了,纔會如此忘乎所

    以地在走廓上破口大罵。

    風閒正好路過,聽到這段,咳了咳,

    “玄衣,藥塵最不喜歡的女人,就是出口成髒的,你就是長得再漂亮,也沒用。”

    “真的?等下,誰要他喜歡了,哼,風閒,我看你是皮癢了吧?連你也來欺負我!”

    “要不要我幫你?”風閒貶着眼,他覺得,除了韓珊珊,整個聖丹城,也就

    只有玄衣能配得上藥塵。藥塵不放在心上,作爲小弟,他自然要爲老大多多着

    想,佈局撒網。

    “誰要你幫了······藥塵他不是喜歡妖女嗎?"

    玄衣明明很想知道一些事情,卻又不好意思正面提出。

    風閒一笑,“你是說九九?她是我和塵哥的恩人,生死至交,論到男女感情,噫······如果某人下手慢了,也許,以他們兩個的交情,是有可能發展到那個程度的吧?”

    “他敢!咳······我是說,他敢娶妖族公主?妖聖還瞧不上他呢,不就是有骨

    靈冷火嘛”

    話雖然如此,但是,玄衣心跳有點快。她很清楚,妖族對煉藥師的態度,一個擁有異火,並且,是剛剛奪取了丹塔丹會魁元,揚名中州、前途無量的年輕煉藥師,不要說一個公主,就是兩個三個一齊嫁作妾室,都不在話下。

    風閒再次一笑,卻不再刺激玄衣了,種子埋下來了,剩下的,就看緣分了。

    不過,自從知道韓珊珊失蹤之後,藥塵就像是變了一個人,每天除了煉藥,就是

    發呆,魂不守舍的樣子,風閒看了也着急。

    這時,在前殿,風閒見到了正在品茶的妖族小公主。

    “藥塵。”狐九九一下從椅子上面跳了起來,朝着藥塵就撲了過去。

    “九九。”

    藥塵苦笑,扶住了狐九九,

    “注意點公主的形象,這裏不是妖聖谷,請遵守

    人族的禮儀。”

    “切,沒勁。”狐九九一臉不滿,一雙美眸左瞄瞄右看看,“吶,個老喜

    歡瞪我的玄衣呢?”

    “她瞪你?嘔······呵呵,誰讓你長得這麼妖。”

    “人家本來就是妖嘛。”狐九九很滿意地點了點頭,不過,很快她又狐疑地

    盯着藥塵,“你怎麼好做在幫她辯解哦?是不是怕我對她做什麼事情?”

    “你上次來這裏,走了三天之後,她臉上就長了十幾個紅痘,雖然她沒想到

    會是你,但是······別使壞了,好嗎?就算是幫我忙。”

    “嘻嘻,原來你知道啊,好吧,看在你的面予上,我就不和他們些愚蠢的

    人類爲難啦。對啦,這次我來找你,是想問你一件重要的事情,上次顆化元歸

    命丹,你是不是還保存着?”

    說到這裏,狐九九臉上笑容收斂,變得認真起來。

    “在的。怎麼呢?”藥塵一徵,點了點頭,雖然是七品丹藥,但是,對他而言,這種增加壽元的丹藥,並無大用。

    “太好了,你能不能給我?噫,我是說,賣給我,你有什麼需要的材料,或

    者是其他東西,只要是妖聖谷有的,你都珂以儘管開口。”

    藥塵一笑,從納戒當中取出了刃顆化元歸命丹,

    “你拿去吧,這東西,對我無用。”

    而且說實話,他與丹虎臣的關係極好,當年煉製此丹的一些細節過程,丹虎

    臣都曾與他仔細交流過,若是有需要的話,只要有材料,現在已然是七品煉藥師

    的他有一半的可能性,能夠再煉一爐,就只是成功率高低的問題曇了。

    “噫。”狐九九目光飛過一絲喜色,接過丹藥,左顧右盼了一下,見四下無

    人,卻是飛快地傾過身子,在藥塵臉上啄了一口,便甩着羞羞的神情說道:“我

    要趕緊回去了,還有,不許你和玄衣走得太近,你是我的人,一直都是!”

    小妖女飛快地轉過身,作勢要走,卻又回眸一笑,對着被啄傻了的藥塵說

    道:“別以爲你逃掉了,別說十年,別說你在小丹塔修行未來前途無量,這些統

    統都沒用,你是我的人!”

    這話說得有點小霸道,說完,小妖女臉上忽然泛起紅雲,這等於是直白的示

    愛了,一說完便腳下生風,瞬間溜了出去。

    藥塵苦笑地看着小妖女嬌好的背影消失在門外,摸着臉上殘留下來的淡淡餘

    香,有點無奈,從冰城回來後的這一年,小妖女每個月都會來聖丹城見他。

    對九九,他不是沒有感覺。男子漢大丈夫,美人這東西。是多多益善。藥塵

    也不覺得自己是專情的情聖,對玄衣,他也一樣有着好感。只是,在藥塵的心

    中,在男女感情這方面,始終有一塊是空落落的,不僅僅是因爲韓珊珊失蹤,似

    乎,心中有一塊重要的東西,被遺忘了,讓他無法定下心境。

    所以,無論是玄衣這顆聖丹城絕世明珠,還是九九這妖聖谷的絕塵小妖女,

    他都無法真正放開真心去接納。既不能放開真心,又何必去傷人家的心?

    正徵徵想着,忽然身後傳來一陣蒼老的笑聲,“藥塵,哈哈哈,人不風流枉

    少年,我做主了,去幫你和狐聖求親。”

    “咳,師祖。”

    藥塵回過頭,連忙與來人施禮,這是韓珊珊的師父,雖然沒有真正傳授藥塵

    煉藥術,但是,與韓珊珊交流煉藥術,遇到解決不了的難題,韓珊珊第二天總是

    能想到解決的辦法。很顯然,這不是韓珊珊解決的,而是回去問了師父,也就是

    面前這位白髮尊者。

    只是,幾年前精神還無比健碩的老者,在韓珊珊失蹤後,精神二天不如

    天。這從他開鼎煉藥的次數看得出來,九年前,每天都要煉一爐丹,低則五品,

    高則有七品丹藥,每隔數月,會嘗試衝擊二次八品丹。

    而在韓珊珊失蹤之後,一月纔開煉兩次,而且,都是五品丹,顯得漫不經心,心思也並沒有放在煉藥之上。

    “行了,這是我的煉藥手記,你拿去吧,嗅,如果見到珊珊,替我交給她。

    當然,你也可以看,從始至終,我都沒有將你當成外人,你小子也上道,見面就

    叫我師祖,總不能讓你白叫了。”

    “師祖······”藥塵心中一震,感覺到老者話中有話。

    “不用說你也想到了,我的大限要到了,今年,我就要過兩百歲的生日。

    一百二十年前,我被鬥聖打傷過,之後,連用了五次不同的奪命丹增壽,能活

    到今天,已經是奇蹟。不過,我還不甘心就此死去,我將以另外一種方式生存

    下去,只是,我沒有你小子這樣可怕的靈魂天賦,要以結繭娩化之法,才能成

    功······”

    白髮老者說到這裏,搖了搖頭,深深地看了藥塵一眼,突又說道:“藥塵,

    你手上有着不俗的勢力,我希望你能利用好他們。龜縮在聖丹城中,哪怕你名聲

    再響,也不過是一小子······替我找到珊珊。”

    藥塵心中猛地一跳,是啊,他爲什麼就一直傻傻地在這裏等待,爲什麼就不

    能主動出擊,去找韓珊珊!

    “想通了?呵呵,你幫我找人,我幫你提親。”

    “師祖,提親的事情,您還是放過小子吧。”

    藥塵一頭黑線,這事不能亂提,他縱然的確是對小妖女有着好感,但是,現

    在他實在提不起多少精神去應對男女之間的情事。

    “也是,我蕭靖候縱橫一世,雖然不是鬥聖,但也是鬥尊巔峯,九品高級煉藥師,提親這種事情,做一次,傷一次名聲。不過,你小子自求多福吧,玄衣這小丫頭,也不是吃素的。”

    藥塵暗暗翻了個白眼,卻是不聲不語了。他心中明白,白髮老者是刻意將話

    題引向輕鬆的方向,不想因爲他的大限,而讓氣氛變得淒涼,是男人就要來得痛

    快,走得歡暢,方顯英雄本色。

    “還不拿!”白髮老者又抖了抖手中的煉藥筆記。

    “是······”藥塵連忙行大禮恭謹地接下。

    “呵呵,好,好,接下這本筆記,你就算是我的弟子,韓珊珊便是與你同輩

    的師姐,你們的事,你們自己處理,男子漢大丈夫,有一兩個妾室我不會在意

    的。”

    白髮老者拍了拍藥塵的肩膀,便如來時一般,無聲無息地離了去。

    藥塵一陣馗意,心中明白,師祖默認了他與韓珊珊的關係,心中也知道,這

    次恐怕是他最後一次見到白髮老者了,剛纔就是向他交代後事,也是給他指點

    出了方向。

    離開聖丹城,建立自己的勢力,然後······找到韓珊珊。

    這也是向藥族證明自己的方法。藥萬歸和藥鋒兩人在藥族的勢力越來越穩

    固,他必須建立起足以碾壓這兩人的勢力,纔有可能完成父母的遺願,將他們的

    名字,刻進宗族碑上。

    剎間,藥塵有一種撥雲見日般清爽的感覺,一直隱晦心中的陰影一下揭

    開,有了前進的目標。

    回到住處,藥塵讓風閒將以他爲中心的強者們一一召來。這些強者,在聖丹

    城,都是有着名號的人物,也許不是什麼天才,但有着藥塵調製的種種丹藥,一

    個個都脫胎換骨,有着不俗的潛力。

    因此,所有人都對藥塵有着一種信賴和特殊的情誼。

    算上風閒,共有三十二人,這就是藥塵現在能掌握的力量,各個都是三星斗

    王以上的強者,並且,年紀都未過三十。而藥塵本人,在骨靈冷火的刺激之下,

    再加上小丹塔中修行,晉升極快,短短一年,便有七星斗皇的實力。論真實的戰

    力,當年鬥王巔峯,就能與風閒合力對抗青華鬥宗,現在,憑藉功法的優勢能與

    一段的鬥宗強者打個平手,遇到極強大的鬥宗,即便是打不過,也逃得過,而且

    絕不會是狼狐的逃法。

    這股力量,放在中州,也許還太年輕,稍顯不足。但是,雖比不上超級大勢

    力,橫掃一般的中小勢力卻不成問題,若是放到外域,就更加可怕了。

    藥塵開門見山,“我要離開聖丹城了。"

    “什麼?”

    “老大,我沒聽錯吧?”

    風閒目光一閃,清咳一聲說道:“咳,有誰想和我們一起離開的,明天早

    上,在空間蟲洞集合,並不勉強。直接說吧,我和塵哥,打算建立一個組織,需

    要人手。”

    風閒,鬥王巔峯的實力已經徹底鞏固,並且半隻腳踏入了鬥皇的境界當中,

    在衆人當中,有着僅次於藥塵的威望。

    衆人一證,有的人眼中露出猶豫之色,有的則是驚喜,神情各自不同。

    藥塵揮了揮手,“大家回去考慮吧,不必勉強隨我,一起走,留在聖丹城也是

    可以的。畢竟,這次離開,或許,很多年都不會再回聖丹城了。”

    衆人又說了幾句話後,便帶着各種心思告辭離去。

    風閒吸了口氣,“塵哥,是不是太急了些?”

    若是給他時間,一定能說動所有人跟隨藥塵一起離開,從剛纔衆人的表現看

    來,恐怕有一半人都不願意離開。

    藥塵搖了搖頭,“這次離開,不是歷練,意志不堅定的人,何必勉強。”

    風閒點點頭,藥塵做了決定,他都是無條件的擁護,最多提出一點補充的建

    議,査缺補漏。

    這時,便又建議道:“塵哥,既然一起離開,不如,現在就將組織的名號建

    立起來,名聲這東西······”

    藥塵一笑,抓若風閒的肩膀,

    “都由你去辦吧,你最瞭解我,其實,我只會

    煉藥,這些牽牽紳緋的事情,我也只能信任你。”

    風閒裂開嘴笑了笑,露出一口白牙,

    “塵哥,就交給我吧,不過,我們這個組織,要取什麼名字?”

    藥塵眼神一動,說道:“就叫······星隕閣吧。”

    骨靈冷火,得自隕神冰原,聽說,天上的星辰就是神,每當流星隕落,就是

    有神隕落人間。

    風閒默默點了點頭,心中其實明白藥塵心中真正隕落的,並不是什麼星,也

    不是什麼神,而是人。

    第二日,晨光中,一處空間廣場,藥塵取出了空間船,三十二名鬥王追隨

    者,一人不落地來到了廣場。

    “你們······”藥塵有些發愣,原本,他以爲只有一半人會跟他離開,卻沒有

    想到,大家都來了。

    風閒也有點證然,“蘇曲,你兒子才一歲,你應該留下來纔對。”

    一名黑臉漢子在人羣中笑了笑,“我想過了,一兒子留給媳婦帶就好,而且,我能有今日,全靠藥兄的提攜,我可不想一輩子是個鬥王。”

    說到這裏,蘇曲的目光閃了閃。

    大家都會意地笑了笑,恐怕蘇曲考慮更多的,不僅僅是自己的晉升,還有他

    兒子,誰都知道,藥塵手上掌握着許多手段,從三歲開始築基調養,是真的能造

    成逆天強者。

    風閒清咳一聲,笑道:“大家都是好兄弟,今天,我們星隕閣,就在此成

    立,藥塵大哥便是大家的閣主。”

    衆人齊聲應好,目光瑩瑩有神,團隊有了一個確定的名字,頓時感覺就不一

    樣了,由鬆散變得更加緊密,帶着一種歸屬感和安全感。

    而且這樣,就與藥塵的關係更加親近,誰都清楚,只要跟着藥塵,哪怕是頭

    豬,也能成爲高手。

    光陰流水,十年時光,白駒過隙,彷彿是一貶眼,便嘩嘩而過,不再回來,

    但又彷彿經歷許多,有無數事情發生,背叛、征伐、建立、還有尋覓······

    星隕閣,已經壯大成一個龐然大物,不僅僅是在中州,觸角伸向了各個大陸

    地域,偏僻苫寒之所,也有着星隕閣的眼線,甚至是直接依附的力量。

    也許是存在着天命,一則消息傳來,在天星山脈,發現了一處天然絕陣,由

    隕星之星力構成一處空間,肉眼看上去,萇至是用靈魂之力掃視,都只是一片林

    海,絕不會發現其中另韻乾坤。

    “這倒是應了星隕閣的星隕之名,天星山脈,塵哥,要不如······”

    風閒,十年過去,已然有着三星斗宗的實力,修煉的速度快得超乎想象。這

    還是他花費了巨大精力在星隕閣的日常事務之上,藥塵這些年在他身上用的丹

    藥,已然是個天文數字。

    藥塵雖是閣主,實質也就只是掛名。十年當中,都是飄遊四海,每隔一月,

    纔到星隕閣聯絡點說上兩句話,扔下一堆丹藥之後,便消失不見。

    風閒唯有扛下星隕閣的實質大權,源源不斷地爲藥塵提供着支持,藥塵游到

    哪裏,他便將星隕閣的勢力擴張到哪裏。

    很顯然,這樣的擴張,有點蠻橫,至是破壞規矩。這十年來,也不知道得

    罪了多少人,至與上古魂殿,都有着許多矛盾衝突。

    當然,得罪了多少人,也就結識了多少人。風閒的手段越來越圓滑,並非單

    純樹敵,憑藉着藥塵漸漸叫開的“大陸第一煉藥師”的名聲,星隕閣真正強大到

    連魂殿這種龐然巨物也不想輕易出手的地步,不是拿不下來,而是牽一髮而動全

    身,魂殿並不想過早打破中州大陸現在的平衡。

    藥塵笑了笑,拿出一顆陰陽龍玄丹,交到風閒手中,

    “這丹你服下,這是新煉的,與過去有許多不同,服下後,全力運轉鬥氣,高速煉化藥力,看看是不是能有異力從中分離出來。”

    風閒接過陰陽龍玄丹,望着丹藥幻化而出的遊走的兩條金龍,淡淡龍吟令人

    心神搖移,不由苦笑,“塵哥,又拿我試丹?”

    話雖然這樣講,但是,風閒卻沒有多少猶豫,運使鬥氣,便將丹藥一口吞下。

    轟轟轟,三星斗宗的鬥氣全力運轉,風閒體內傳出風壓之聲,在他身週三尺

    以內,空氣都變得稀薄,一道道無形卻有質的風刃模糊着視線,彷彿高溫炙燒着

    空間。

    半晌之後······

    風閒呆呆地搖了搖頭,

    “塵哥,是不是什麼地方有問題,沒一點感覺······”

    藥塵抓了抓腦門,“原來是有機率的,並非百分之百能夠繼承,噫,辛苦你

    了,風閒。”

    “哧。”風閒也沒多問,也絲毫不覺得,隨隨便便吃掉一顆七品丹藥,是件

    多麼奢侈的事情,星隕閣嘛,什麼都缺,就不缺丹藥。藥塵的煉藥成功率高得嚇

    人,尤其是高階丹藥,通常都有着五成以上,煉兩次就至少成功一次,任何煉藥

    師聽到,都會兩眼汨茫茫地羨慕到死。

    藥塵卻還沒完,又取出一顆六品丹藥,讓風閒吞下,

    “這次將鬥氣壓制到極限,如果能令鬥氣從身上消失就更好了。”

    風閒默默地點了點頭,接過就一口服下······

    三個時辰之後,風閒有些失魂落魄地盯着藥塵,

    “塵哥······我這就······晉級了?”

    “唱,應該是暫時的,不過如果能保持,也許,就真的晉級了,四星斗宗,恭喜了。”

    風閒有點想撞牆的衝動,其實,達到鬥宗境界後,每升一個境界,都至少要

    花一年苦修,而此時此刻,只不過是在藥塵這裏隨便吃了幾顆丹藥,就在鬥宗境

    界又邁進了一星······早知道,他還苦修個屁啊!

    不過,很快他就搖了搖頭,苦笑,

    “塵哥,你這樣搞,我真的都快沒有修煉的動力了。”

    藥塵笑了笑,“也就只有你,我相信你。”

    風閒有些感動,明白藥塵這話中的意思,論底子天賦,風閒在一流頂尖的天才

    當中,只能說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幾乎沒有任何的優勢。別看剛纔服食丹藥麼

    簡單輕鬆,其實,背後藥塵付出了多少心血,必然是針對他的體質、鬥氣性質各個

    方面,對丹藥有着許多細節的調整,讓他不斷地變強變強再變強,絲毫不會比些

    頂尖的天才遜色。

    “走吧,去天星山脈。”藥塵目光一閃,他這個星隕閣的老大,從來沒有管

    過事情,倒是給星隕閣惹出許多麻煩。得罪魂殿的事情,也是他幹出來的,麻煩

    全甩給了風閒去處理,他只管遊走天下,尋找着他要找的東西和人。

    現在,也是該爲大家做點什麼事情了,尤其是在樹敵衆多的情況之下,爲大

    家設一處安全的總部。

    些上古大勢力,無論哪一個,都有着絕密的保留地,哪怕遭逢大劫,只要

    舉族朝保留地一鑽,便能徹底從大陸消失,休養生息,等時機一到,便又能捲土

    重歸。

    而星隕閣,也該是有自己的家的時候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