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鬥破蒼穹前傳之藥老傳奇 » 第十章 八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鬥破蒼穹前傳之藥老傳奇 - 第十章 八年字體大小: A+
     

    這時,面對的,是狂暴的骨靈冷火,靈魂強大的藥塵,卻正好是最適合收服

    骨靈冷火的煉藥師。

    這是魂與魂的對抗,其中兇險變幻。藥塵的魂體,數次被骨靈冷火焚成灰

    佟,然而,每一次,都有一顆靈魂種子吸納着四周燒散開的靈魂因子,又重聚爲

    整。骨靈冷火的魂力也彷彿是無窮無盡的,無論藥塵擊漬它多少次,它總能從虛

    無當中重現,並且一次比一次更加的暴烈兇虐。

    漸漸地,藥塵感覺到了吃力,靈魂種子,便是他堅韌的意志的外顯,感覺到

    吃力,頓時讓魂種變得搖搖欲墜,而骨靈冷火卻變得更加的狂烈,似乎也能感覺

    到藥塵力量的衰變,感覺到了勝利,吞噓掉藥塵,顯然會讓骨靈冷火變得比以前

    更加強大,至,它期待着某種昇華······

    這時,韓珊珊的腦海中,喻······

    一聲轟鳴之後,模糊間,她看到了一處極陰極暗的所在,日月交替的微光

    中,一個雪白的光影在她眼險當中放大,是無數各種強大的異獸,芸至是上古

    人類的屍骨,其中,竟然還有龍屍,所有的這些強大存在的屍骨堆砌成一個巨大

    的骨之祭臺一'"

    在這條臺中央,冥冥中有着極陰極寒的波動,天地間存在的某種神祕精粹,

    受到了某種神祕的召喚,捧扎着,怒吼着,轟!

    骨臺之上一束白光突然沖天而起,帶來雷鳴之聲,黑暗的天空瞬間劇變,一

    道慘白之色如同天之皰痕貫於空中,如蛛網一樣的藍色閃電,密密而注。

    白光漸漸散去,露出了火光······不,只是火苗,一小簇,拇指大小,孱弱無

    比,彷彿風一吹,就會熄滅。

    然而,下方的骨臺,存在無數強大的屍骨,將無盡的精華,注入到這簇火苗

    當中,燃燒着,壯大着。

    直到所有的骨,都化爲灰佟,哪怕是號稱無懼任何火炎的上古龍屍,也都被

    這簇雪白的火苗吞曦得乾乾淨淨,沒有剩下一點骨渣。

    骨靈冷火?不!這還不是真正的骨靈冷火。天空,不知道什麼時候,落下一

    道極熱的天炎,這天炎也是通體雪白,其中有無盡的哀嘹,彷彿束縛禁錮着無數

    靈魂。這是以天炎點燃了數之不盡的強者之魂而生出的靈之鬼火,也是有着成爲

    異火的潛質。然而,就在這時,骨靈冷火一下朝着空中的這靈之鬼火撲食過去。

    火與火的交鋒,冷與熱的互撞,極端的兩種力量,彼此吞噫,彼此融合······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也許是片刻,也許是百年,兩種火焰都消失了,最後留

    下來的,是一片極熱又極寒的異火。

    真正的骨靈冷火。

    燃燒着一切壯大着自己,無窮無盡地燃燒,吞噓煉化着各種能量,最終,一

    縷意識,從火焰當中誕生出來。

    變得前所朱有的強大,只要有着時間,誕生了意識的骨靈冷火,能夠無窮無

    盡地成長下去,原本,也應該是如此······

    但是,天空又出現了一道異火,看不清楚刃6是什麼異火,只知道,空間、時

    間,都被這道異火所燃燒所浸染着,世間一切規則,在這異火面前,都是虛無,

    至扭曲而改變,水會往高處流,光變成影,影變成亮。

    強如骨靈冷火,瞬間被這道異火吞下······

    漫長的黑暗,漫長的壓榨,擠壓,凍結,熾熱,彷彿是在地獄的油鍋裏面炸

    了數萬年之久。

    一道光亮閃爍,無數火焰在這光亮中甦醒。刃是一個戰場,四周是萬物毀滅

    的死寂,沒有任何的生機,空氣中連一顆微塵都不存在,空中,有着一道玉璧,

    散發着可怕的威壓。這威壓,正是來自當初吞曦骨靈冷火的邢簇異火。

    骨靈冷火也是無數火焰中的一簇,它甦醒過來,然後,逃竄,與無數與它同

    樣強大的火焰,遠離此地。

    韓珊珊鼻中涌出鮮血,證徵地望着空中的骨靈冷火,她腦海中涌現的這一

    切,正是它的來歷。

    無數強者之骨搭成的祭臺,從天而落的靈之鬼火······絕非天然而成,

    最後吞啦骨靈冷火的強大異火,更不是偶然出現,時機太巧合。

    難道,這世間,會有異火主動豢養出其他異火,然後將其當成食物吞吃掉?

    轟!

    一道光亮,天空中,藥塵的魂體已經落在了下風,而骨靈冷火幻化而成的強

    大異獸用冰冷的眸子望向韓珊珊,第一次,對她產生了好奇。

    “你,能與我的魂音同步,感受到我的一切,你,我應該先吃了你。”

    只有韓珊珊,聽到了這個聲音——來自骨靈冷火的聲音,確切地說,不是聲

    音,至不是語言,而是一種意識,從虛無中的一種連接,不需要通過交流,只

    是靈魂的接觸,便能互通意思。

    “爲什麼1”

    本能的,韓珊珊的腦海當中,用同樣的方式作着迴應,她的靈魂,奇異地與

    骨靈冷火形成了一個連接。

    “吃掉,才能成長,我要成爲它。”

    韓珊珊看到,在骨靈冷火的意識當中,又出現了刃道強大的異火,它,吞囃

    過無數異火,數之不盡的異火,其中至有比骨靈冷火還要強橫的異火也一樣爲

    它所噓食。

    瘋了!

    這個詞,通常用來形容人,然而,韓珊珊卻覺得,用在骨靈冷火的意識上,

    再恰當不過。每種異火,都有自己的特性,都有自己壯大的獨到之路,模仿,只

    會喪失自己原本的強大,變得軟弱。

    “吃掉你,也許我會更強大,你能與我連接,你的靈魂,一定有特殊之處。”

    轟,骨靈冷火所化的異獸,朝着韓珊珊撲食而下。

    藥塵的魂體,驚怒地擋了上去,然而,力量相差太大,這處骨靈冷火,並

    非是新誕生的意識,而是經歷了無窮無盡的歲月的強大存在,這種強大,近乎

    無敵。

    轟,魂體再一次被撕成碎片,只剩下一顆堅韌的魂種吸納着靈魂因子重組。

    只能眼曄降地看着,骨靈冷火將韓珊珊一下吞啦進去。

    “不!

    藥塵的雙眼陡然降開,魂體的主意識仍然在半空當中,然而,身體,卻活動

    起來,一股澎湃的靈魂之力,從藥塵身體當中透出。

    “去死”

    轟隆,空間震碎,藥塵的靈魂之力,竟然如同鬥尊之力一樣,將空間震開。

    鬥尊級的靈魂這是藥塵靈魂潛力的極限!這時,如同曇花一樣綻開爆發。

    轟,靈魂之震,藥塵朝着虛空猛地一扯,一道火焰,頓時無所遁形地顯露出

    來。這,纔是骨靈冷火的本體,幻化的異獸,不過是一種空間之道的具現,火

    焰當中,一具一絲不掛雪白完美的女性胴體正在被徐徐煉化,正是韓珊珊!

    藥塵嘴角噴出鮮血,伸手再次一扯,骨靈冷火發出淒厲的慘叫聲,竟然放開

    了韓珊珊,飛竄到半空當中,激烈地燃燒着。無數的靈魂,在火焰當中幻化成

    型,似乎在反噫,又似乎在被鎮壓。

    “你吃得太多了,卻又無力消化,知道嗎,吃太多,會撐死的。”

    藥塵臉上一顛,裂開數道血口,鮮血如泉涌一般狂噴而出,他的身體,根本

    就承受不住這種鬥尊級別靈魂的衝擊,他的身體在瓦解,在消散,但是,在完全

    消散前,他就如同真正的鬥尊一樣強大。

    這是一種怪異的狀態,血脈當中,有一種力量支持着他,鬥帝的血脈······是

    的,藥族的先祖,是鬥帝,也只有鬥帝的血脈才能傳承萬代而不衰,這種血脈的

    傳承,是一種冥冥縹緲卻又重如十萬大山的可怕異力,然而,稀少有人能找到打

    開它的鑰匙。

    藥塵,也沒有找到打開的鑰匙,然而,他卻直接爆開了這扇大門,用最暴力

    韓珊珊看到,在骨靈冷火的意識當中,又出現了刃道強大的異火,它,吞囃

    過無數異火,數之不盡的異火,其中至有比骨靈冷火還要強橫的異火也一樣爲

    它所噓食。

    瘋了!

    這個詞,通常用來形容人,然而,韓珊珊卻覺得,用在骨靈冷火的意識上,

    再恰當不過。每種異火,都有自己的特性,都有自己壯大的獨到之路,模仿,只

    會喪失自己原本的強大,變得軟弱。

    “吃掉你,也許我會更強大,你能與我連接,你的靈魂,一定有特殊之處。”

    轟,骨靈冷火所化的異獸,朝着韓珊珊撲食而下。

    藥塵的魂體,驚怒地擋了上去,然而,力量相差太大,這處骨靈冷火,並

    非是新誕生的意識,而是經歷了無窮無盡的歲月的強大存在,這種強大,近乎

    無敵。

    轟,魂體再一次被撕成碎片,只剩下一顆堅韌的魂種吸納着靈魂因子重組。

    只能眼曄降地看着,骨靈冷火將韓珊珊一下吞啦進去。

    “不!

    藥塵的雙眼陡然降開,魂體的主意識仍然在半空當中,然而,身體,卻活動

    起來,一股澎湃的靈魂之力,從藥塵身體當中透出。

    “去死”

    轟隆,空間震碎,藥塵的靈魂之力,竟然如同鬥尊之力一樣,將空間震開。

    鬥尊級的靈魂這是藥塵靈魂潛力的極限!這時,如同曇花一樣綻開爆發。

    轟,靈魂之震,藥塵朝着虛空猛地一扯,一道火焰,頓時無所遁形地顯露出

    來。這,纔是骨靈冷火的本體,幻化的異獸,不過是一種空間之道的具現,火

    焰當中,一具一絲不掛雪白完美的女性胴體正在被徐徐煉化,正是韓珊珊!

    藥塵嘴角噴出鮮血,伸手再次一扯,骨靈冷火發出淒厲的慘叫聲,竟然放開

    了韓珊珊,飛竄到半空當中,激烈地燃燒着。無數的靈魂,在火焰當中幻化成

    型,似乎在反噫,又似乎在被鎮壓。

    “你吃得太多了,卻又無力消化,知道嗎,吃太多,會撐死的。”

    藥塵臉上一顛,裂開數道血口,鮮血如泉涌一般狂噴而出,他的身體,根本

    就承受不住這種鬥尊級別靈魂的衝擊,他的身體在瓦解,在消散,但是,在完全

    消散前,他就如同真正的鬥尊一樣強大。

    這是一種怪異的狀態,血脈當中,有一種力量支持着他,鬥帝的血脈······是

    的,藥族的先祖,是鬥帝,也只有鬥帝的血脈才能傳承萬代而不衰,這種血脈的

    傳承,是一種冥冥縹緲卻又重如十萬大山的可怕異力,然而,稀少有人能找到打

    開它的鑰匙。

    藥塵,也沒有找到打開的鑰匙,然而,他卻直接爆開了這扇大門,用最暴力的手段,找到了使用這種力量的方法。

    只是,代價就是他的身體,如同獻祭一樣,瓦解,消失,這世上沒有免費的

    力量,一切必有代價。

    韓珊珊並沒有喪失意識,她雙手護着身體,望着藥塵,雙眼癡了。空間碎

    裂,是鬥尊的力量。男人,當強大如斯。

    藥塵感覺到自己的消散,得到什麼樣的力量,就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身

    爲煉藥師的他,對此再清楚不過,越是強大的丹藥,唯有用最珍貴的藥材才能

    煉成。

    不過,此時此刻,他的靈魂力量,或許從量上,不如骨靈冷火,但是,在點

    的碰撞之上,骨靈冷火所能發揮出來的力量遠不如他強大。

    藥塵再次伸手一抓,空中的魂體,配合着衝向了骨靈冷火真正的本體。

    轟,一陣漣漪破開了空間,藥塵的魂體撞入了骨靈冷火的最核心處,同化着

    骨靈冷火,磨殺着意識。這是難以形容的戰鬥,時間都被放慢,現實中的瞬息之

    間,對於魂體的意識,卻是經歷了上百年的纏鬥殺伐,真正的天上一日,人間

    萬年。

    最終,魂體同化了骨靈冷火,骨靈冷火的意識,被消磨,被毀滅······

    藥塵苦苦一笑,只是,他的身體已經完全毀壞,他望向韓珊珊,赤**的

    她,是如此無暇,動人而美麗,最動人的,是她的雙眸,三年相處,從來沒覺得

    她漂亮,直到現在。

    “給你了。”

    轟,馴化的骨靈冷火一下落入韓珊珊的體內。

    韓珊珊的靈魂波動,原本就與骨靈冷火有着某種相似,異火入體,韓珊珊沒

    有任何的不適或者排斥,而且或許是剛剛被骨靈冷火嘗試吞啦煉化的緣故,幾乎

    是瞬間就將異火變成了她的所有,她即異火,而異火即是她。

    如此天然無暇。

    藥塵微微二證,笑了,緣法,就是如此神奇,他努力了,卻爲他人作嫁衣,

    不過,這個人是韓珊珊的話,倒也無妨,只是······父親,母親,對不起······

    你們的願望,或許,孩兒做不到了。

    剎間,二陣異樣藥香從藥塵身上散開,幾乎同時,他的身體開始消散,化

    成點點螢火蟲般的火光,在這片黑色的冰域當中,就是對抗黑暗的螢火蟲。

    “藥塵······你,您麼了?”

    韓珊珊臉上泛起了驚恐的青色,這時,再顧不得擋住自己赤裸的身體,撲了

    上去,想要抱住藥塵。

    然而,看似存在的藥塵,卻已經沒有了實質、韓珊珊撲了個空、身體直接從

    藥塵身上穿了過去,如同穿過空氣。

    “我要走了,替我照顧風閒,還有兄弟們,對了,和玄衣說一聲,欠他的丹

    藥,我給不了了。”

    “不對,不應該是這樣的,異火爲什麼會成爲我的,如果你收下異火,就不

    會這樣了。”

    “似乎能夠這樣,但是,只有你的身體,能完美契合異火,而我,已經沒有

    力量再去經歷降服異火的過程,錯過這個時機,恐怕就要讓這傢伙遁走了,這是

    你的緣法吧。”

    藥塵很坦然地笑了笑,伸出手,朝着韓珊珊的臉上摸去,然而,卻只是透體

    而過,他,已然失去了實質的身體。

    韓珊珊汨眼模糊了視線,看着漫天的螢火包裹着藥塵,她知道,藥塵的話一

    點沒錯,看似馴服了的異火,想要融合成爲自己的東西,還有着許多的風險,狂

    暴的異火,哪裏有邢麼容易從外物變成自己生命至靈魂的一部分?她,只是一

    個例外,恰到好處的契合而已。

    “不!我不會讓你消失,我······”

    就在這時,韓珊珊腦海中,猛然燃起一道火花,此時的她,共享着骨靈冷火

    的記憶,她的靈魂,與骨靈冷火是完美的契合,就連骨靈冷火的意識也都認爲吞

    曦韓珊珊的靈魂,能令其更進一步,至超過吸食靈魂力量極其強大的藥塵。

    喻······火花炸開,彷彿聽到洪鐘大呂之聲,突然之間,一道奇異的斗紋涌現

    在她的腦海當中,是一種禁忌,卻能溝通着不可能存在的存在——鬥帝!

    已經從這個世界消失的鬥帝並非是此時此刻的存在,而是存在於過去的

    至尊!

    只是,禁忌,之所以是禁忌······就是它,必須付出可怕的代價!

    韓珊珊臉色一白。不過,目光涌現出一股決絕的氣勢。

    “我還有辦法!如果你真的是藥族弟子,你有着鬥帝流傳下來的特殊血脈,

    你的力量是來自冥冥中的鬥帝血脈······我就有辦法!”

    轟,剛剛成爲她靈魂一部分的骨靈冷火猛然從她身上爆發,吸附着空間中的

    熒光,這些熒光,其實就是被瓦解光了的藥塵的身體。

    “血脈大陣,異火祭帝,冥冥中,超越了時間與空間的偉大斗帝,你的後裔

    在此獻祭······”

    轟轟轟······韓珊珊用異火佈下鬥陣,,打穿了一道奇異的長河,彷彿跨越了時

    間,空間。

    這是源自於骨靈冷火本源中的記憶,不知道存在了多久的骨靈冷火、記錄了

    無數世界的奧祕。

    冥冥中,來自遙遠的時問中的一聲収息網應了她的祕法獻祭,長河中,泛起

    一道浪花。一切,都不可能無緣無故,要有力量,就要付出,要有所得,就要捨得。

    剎間,韓珊珊身體一顛,想要重塑藥塵,她,就必須犧牲,化爲這長河的

    一部分。鬥帝,爲什麼會在這世界消失,打開這條跨越一切空間時間長河的她,

    猛然一震······

    “你會記得我嗎?”

    “不,你不會記得,這是代價。”

    “不過······”

    “沒關係了,因爲,只要你好好的就好。”

    “可惜的是,我不能將骨靈冷火留給你,這也是獻祭的代價,但是,會有一

    束骨靈冷火留下來,並且刻有着我的烙印······”

    “所以,也許,你成爲鬥帝,我們還有見面的一天······”

    “是吧。”

    喃喃地輕語,一聲聲響起······

    藥塵猛地曄開眼,“我······成功了嗎?”

    從黑色的冰面上站起,環顧四周,一片死寂,他手的手上,爆出一道鬥火,

    卻沒有一絲骨靈冷火,他,失了!

    就在這時,藥塵心中莫名的一痛,卻是有些空無着落的感覺涌上心頭,下意

    識的,藥塵四下張望着尋找着什麼。

    一具身體,躺在不遠處,昏迷着。

    “風閒”

    藥塵一步撲到躺在地上的風閒面前,一道鬥氣涌入風閒體內,轟,激發着風

    閒的鬥氣生命!

    “咳······塵哥?我們,恁麼回事?你成功了?”

    藥塵搖了搖頭,心中苦澀,“根本就不可能成功,這骨靈冷火存在了無數歲

    月······”

    記憶當中,他只記得,與風閒遇到了骨靈冷火幻化的異獸大戰,結果,他不

    敵之下,體內傳承的鬥帝血脈救了他一命。雖然不明白是悠麼回事,但是最後,

    骨靈冷火放棄了吞啦他的靈魂退走了。

    鬥帝先人的蔭護嗎寧

    只是,想到這裏,藥塵心中莫名的一痛,好僚有什麼重要的東西被忽略被遺

    忘了。

    是什麼?

    不,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風閒的狀態很差,必須儘快將他帶離這裏,骨

    靈冷火可以稍等,但是,風閒卻不能再繼續待在這個極寒的死域當中。

    背起風閒,藥塵飛快地離開了死域。

    他並沒有聽見,死域的幽深處,傳來的一聲靈魂的輕収······

    韓珊珊出現在空中,半透明的靈體上,纏繞着無數奇異的符文,絲絲可怕的

    鬥氣,從這些符文中透出,這些力量,穿越時間與空間,存在於任何時候,過

    去,現在,未來,無所不在。

    韓珊珊望着藥塵離開,作爲代價,抹去了風閒和藥塵關於她來過這裏的一切

    記憶。

    一道枷鎖,忽然從虛空當中伸出,緊緊地束縛住了她的虛無的靈體,長河再

    現,瞬息之間,便將她帶入其中,消逝不見······

    就在韓珊珊消失的瞬間,一道白色火柱,陡然沖天而起,轟隆之聲,獨屬於

    異火的威壓從死域當中炸開,從空中擴散開來,瞬息之間充斥方圓數萬裏之間。

    方圓萬里中的生物,無論是魔獸,還是人類,都在這威壓氣息當中,瑟瑟發

    抖,靠近隕神冰原附近的牛羊馬犬貓鼠等等,更是直接膽碎而倒発在地。

    距離死域一萬里之外,一座大山雲霧綜繞,其中一名中年俊男陡然降開雙

    眼,在他身前是一尊藥鼎,散發着濃郁的藥力,一顆散發着可怕能量波動的丹

    藥,正在鬥火之下緩緩成型······

    “異火!這是異火出世的氣息!只是,這氣息怎麼會爆發在這裏?”中年俊男

    皺着眉頭,心中飛快計算,異火氣息爆發萬里,整個中州都會傳遍,不知道會有

    多少煉藥師前來爭奪,不過,這裏畢竟是我青華的地盤,任誰也別想與我爭。

    “來人啊!替我召集人手,封堵空間蟲洞”

    中年俊男青華一聲大喝,同時,發出了靈魂通訊,直接召喚強者,以他七品

    煉藥師的身份,方圓數萬裏內的鬥王鬥皇乃至鬥宗,有哪個會不應從?

    數日之間,以死域隕神冰原爲中心,方圓萬里之間,被無數高手佈下了層層密網。

    而這時,藥塵帶着風閒,落腳在一處偏僻的山村當中,村中只有十幾戶人

    家,全村不過百人,都以打獵採藥爲活。

    這種苦寒的村落,顯然不會有人關注,高手來回篩網,卻沒有一人在此處

    停留。

    風閒很快就恢復了過來,而且境界有所精進,彷彿經歷過一次死亡,許多在

    修行上原本是模棱兩可的東西,這時都看得一清二楚,明確了自己的道路,不再

    迷惻。。塵哥?情況似乎不妙,骨靈冷火爆發,消息傳出去,就連鬥宗都會來

    爭奪。”

    藥塵無奈地點了點頭,這種情況,他似乎真的要與骨靈冷火無緣了。這時

    候,他應該迅速遠通,城門失火,池魚遭殃,可想而知,不久之後,這裏將會困

    繞着骨靈冷火爆發無數腥風血雨,他不過是鬥靈,悠麼看,都是沒有機會,只會

    成爲炮灰一般的犧牲品。

    然而,心中卻有着一種渴望,讓他無法遵從理智,就此安全離開。

    富貴險中求,留下來,雖然危險,但是,卻始終有着一絲機會,哪怕是萬分

    之一,也是機會,走了,就真的什麼都沒有了。

    “我決定,繼續留下來,骨靈冷火的威力,你我都見識過了,這根本就不

    是新誕生的異火,而是存在了無數年的,就算是鬥宗境界的煉藥師,也不一定

    能成功。”

    藥塵深深吸了口氣,決定拼這萬分之一的機會。

    風閒沒有二話,只是點了點頭,無論藥塵的決定是什麼,他永遠都是無條件的支持。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
    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