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鬥破蒼穹前傳之藥老傳奇 » 第九章 靈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鬥破蒼穹前傳之藥老傳奇 - 第九章 靈魂字體大小: A+
     

    突然有了韓珊珊的加入,風閒的感覺是更安全了。整個聖丹城,有誰不知

    道韓珊珊對藥塵的點意思,只是這兩個人都癡醉於煉藥術中,沒有時間和機

    會發生一點什麼大家喜聞樂見的事情。所以,他並不憂心韓珊珊會對骨靈冷火

    起心思。

    用他的話來說,韓珊珊是個不可以常理度之的怪女人,也只有藥塵老大這種

    同樣的怪人才能馴服。

    事實上,不止是感覺上安全了,而是真的安全了許多。韓珊珊身上各種丹藥

    層出不窮,在接近死域時,更是掏出了三顆散發着強大能量波動的七品丹藥,

    “這是護魂神丹,一旦感覺承受不住,不要猶豫,直接服下,可以保命。”

    藥塵與風閒接過丹藥,只是用手接觸,就感覺到一股力量涌入體內,外界刺

    骨的寒意似乎都削弱了幾分,不再邪麼直刺人心。

    死域近在眼前,刃是一片黑色的冰域,冰是漆黑色的,在這裏,連風都靜止

    了,空氣被凍結得沒有一絲流動,只有無窮的漆黑。這種感覺,竟然與蟲洞空間

    有些類似。

    雖然充滿了未知的恐怖,又有無數傳聞故事的經驗教訓,但三人在運足了鬥

    氣護體之後,義無反顧地踏入了黑色的冰雪當中。

    滋滋滋······

    腳踏在黑冰上面,發出異樣的聲音,聽上去,似乎與踩在冰雪上沒有差別,

    但是,聽在藥塵與韓珊珊耳中卻是另外一種聲音,其中夾雜着慘叫,彷彿他們踏

    足的不是冰雪,而是無盡受苦的靈魂。

    “小心點,也許不是實質的攻擊,而是靈魂衝擊。”韓珊珊小心叮囑道。

    藥塵點了點頭,風閒則是飛快地用了幾顆護心神的五品丹藥。

    繼續深入其中,天空都變成一片漆黑,一種絕望的情緒,僚是利刃一樣,切

    割、刺向三人的心神靈魂。

    不過,藥塵與韓珊珊兩人對靈魂之道,有着深刻的瞭解,兩人交流煉藥術的

    同時,彼此進行過許多次靈魂博弈,開發出許多靈魂的攻擊技巧,這也是一種增

    強靈魂力量的方法。

    “有點像是魂族的手段,但是,又似是而非,似乎要更加強大。”

    忽然,一陣刺涼的微風掠過肌膚,三人瞬間凍結住腳步,臉色難看之極。一隻三丈大小的黑紫色的冰蜘蛛擋在了他們的前方,蛛背上生着九隻蛛眼,燃燒着

    冰冷潔白的冰焰。

    骨靈冷火!

    不過,只是一簇,而且,只是分體,並非本體。

    “這不是活物!不過,史籍中有記錄,這個物種是已經滅絕了的喋血九眸魔蛛。”

    韓珊珊飛快辨析出兇獸的來歷,

    “這不是冰,內裏有着真屍······恐怕,是骨靈冷火一直囚禁着它的兇魂。”

    “是已經馴化了的。”

    藥塵目光凝動,骨靈冷火,異火榜上的記錄、是一種靈魂之火,與靈魂有着

    某種神祕不解的關係。這從羣強盜以生人獻祭就可以看出一斑,骨靈冷火吞噓

    的不是人的肉體,而是靈魂。

    九眸魔蛛的攻擊來得非常突然,前一瞬,還是靜立不動,下一剎,便已經

    撲到藥塵身前,九隻魔眸中的骨靈冷火在靠近藥塵的瞬間,轟然一聲,熾盛爆裂

    起來,竟是直接朝着藥塵眼中射去。

    韓珊珊嬌喝一聲,猛地推開藥塵,一道靈魂衝擊,轟然衝向冰蜘蛛。

    骨靈冷火一刺失敗,轟然一聲消失不見,就看到冰蜘蛛猛地被韓珊珊的靈魂

    擊倒在地上,捧扎幾下,身上的紫黑色的冰層卻是轟然碎裂開來,露出了裏面的

    本體,猩紅色的蛛體,散發着死亡的魔息,咐,嘴哨嘴······

    失去了冰層的束縛,九眸魔蛛的速度更是如同驟發的閃電,選定了韓珊珊撲

    咬上去。

    韓珊珊這時卻鬆了口氣,畢竟是死物,雖然生前有着無盡強大的力量,但

    是,這時只是死魂的本能,只是用着蠻力和速度,雖然也極可怕,但是,對於靈

    魂力量極其強大的她來說,只要有着軌跡可以把握,對付這種敵人並不困難。

    手中直接一拋,卻是從納戒當中召出了她的黑神鼎,轟然一聲,紫青色的鬥

    火,一下從鼎中蓬勃噴出,剎之間,竟然逆轉空間,將魔蛛死屍直接收入鼎中

    進行煉化。

    韓珊珊吐出一口長氣,行雲流水的出手,看似簡單輕鬆,但其中的風險極

    大,只要有一步走慢,就不是她鎮壓收起魔蛛,而是被魔蛛毒蜇刺中秒殺。

    藥塵也是驚出一頭冷汗,如果換成是他,不知道要與魔蛛大戰多久,才能過

    關,這時連忙衝上前,抓住韓珊珊的手臂審視,“沒事吧?”

    “鬆開了,沒事的,你是我的人,我當然要護着你,走吧。”

    “誰是你的人了。”藥塵臉微微一紅,風閒則是別過頭,當什麼也沒聽見。

    經歷一段小風波之後,繼續前進,不過,三人更加小心,尤其是藥塵,之前有夢魔,再加上剛纔骨靈冷火的分身試圖直接侵入他的身體,恐怕不僅僅是他想要收服骨靈冷火,骨靈冷火也對藥塵的靈魂有着極大的興趣。異火成靈成精,都各有着自己的修行方法,這骨靈冷火,極陰極寒,能納靈魂爲力量,越是強大的靈魂,對它的益處就越大。

    繼續向前,又遇到了數次冰屍的突襲,都是一些古老時代就滅絕了的強橫魔

    獸,任何一隻,如果是活着的,都能震驚大陸,令人間化爲煉獄。然而,死去的

    冰屍,沒有了天賦本能,只能用身體進行最原始的肉搏攻擊,雖然給三人制造了

    許多麻煩,但是,最終都被韓珊珊用黑神鼎一一收入鼎中煉化,倒是得到了許多

    珍奇的骨材。

    三人不斷服食丹藥,一方面抵禦着冰寒,一方面是要快速恢復在大戰當中消

    耗的鬥氣,骨靈冷火的智慧已經成長,恐怕是在用消耗戰術。

    風閒一臉緊張,雖然他只負責看着地圖,分辨方向,畢竟這方面,藥塵與韓

    珊珊都有點弱。此次之前,韓珊珊從來沒離開過聖丹城,而藥塵癡醉煉藥術,三

    年間,也極少外出,只有風閒,每隔一段時間,便會出門歷練。論到江湖生存經

    驗,韓珊珊是紙上談兵的程度,藥塵是一知半解,所以,該朝哪裏前進這方面,

    全靠風閒去判斷了,這其中的壓力可想而知,尤其是連續多次遇到冰屍,就僚是

    一記記重拳擊在他的身上。

    “羣強盜祭祀異火的祭臺,就在前面了,據他們交代,裏四季如春,而

    且,生活在裏面,會有一種上癮的感覺。具體的,我也沒問出個究竟來,當時,

    前一刻他還在說話,下一刻,就是中了毒一樣,嚼舌自盡了。”

    風閒說到這裏,臉上現出古怪的神情,可想而知,當時的情況,有多麼詭異。

    “骨靈冷火在靈魂上有着獨到之處,對祭祀者進行精神上癮的控制也不

    奇怪。”韓珊珊點頭說道,眉頭卻皺得更緊了,恐怕,此處的骨靈冷火,遠

    遠超出了她之前的預料,能對人進行精神上癮的控制,顯然智慧已經極強,

    至不亞於人類。

    “走吧。”

    韓珊珊能想到的,藥塵自然也不會忽略,只是,就算前面是必死的局

    面,他也會一頭扎進去,求取一絲成功的機會,要麼強大,要麼死,沒有

    第三個選擇。

    韓珊珊看着藥塵的臉色,紅脣微微一張,卻是沒有勸說,只是她的眼中,多

    了一絲堅定,幾縷柔情悄然而生。三年來,她從來沒有對藥塵有過溫柔的一面,

    習慣性的強硬和小暴力,還有我行我素。

    喜歡一個人需要理由嗎?她突然發現自己喜歡一個人需要契機嗎?

    韓珊珊不知道,什麼,都還只是朦朧的,但是現在,她只想幫助這個男人做

    到他想做到的事情,不惜一切。

    前方,又是一具冰屍擋住了三人的去路,然而,在這冰屍之後,就是一片碧

    綠,至可以聽到流水潺潺,鳥鳴之聲。

    藥塵引誘着冰屍進行攻擊,韓珊珊從側翼一擊而上,黑神鼎一下鎮壓,將不

    知道是什麼時代的古怪魔獸的冰屍收入鼎中直接用鬥火煉化。

    煉出的殘骨堆積在鼎中一角,散發着淡淡的神威壓力。這些屍骨,生前都是

    極其強大的魔物,就實力而論,生前恐怕都是鬥尊,至鬥聖這一級別。

    光只是這堆煉化後的殘之寶骨,就已經是極其巨大的收穫,隨便一塊拿出

    去,都能令整個中州轟動,全部拿出,恐怕連妖聖、鬥聖都會親自出面定奪。

    跨過最後的黑色冰域,進入到這片死域中的綠洲,一陣古怪的暖意涌上心

    頭,驅散了積鬱體內的寒冰。

    然而,三人心中都是一片空落落的,心情起伏不定起來。

    “不好,快服護魂神丹”藥塵臉色驟然一變,感覺到一股極其強大的壓迫

    力朝着靈魂襲來,頓時毫不猶豫地服下了七品護魂神丹!

    轟······

    只覺得靈魂猛然一震,就是被十萬大山壓住身體,瞬間不能有絲毫動彈。

    韓珊珊與風閒兩人也都第一時間服下護魂神丹,也都如藥塵一般,瞬間被襲

    來的壓迫力擊倒在地,動彈不得。

    轟隆······

    天空陡然出現了骨靈冷火,一剎間,所有的綠色褪去,鳥鳴聲,水流聲,

    也都消失不見。這一切,只是夢境的海市蜃樓,藥塵三人,真正置身之處,是

    處絕寒的冰坑。

    所謂的福地綠洲,根本就不存在,些祭祀骨靈冷火的強盜們所看到的,只

    是骨靈冷火侵蝕他們靈魂而幻化出來的幻境。

    藥塵目光如炬,望着空中的骨靈冷火,潔白而妖豔,靈魂都被吸引,美麗而

    極度危險。

    “想要我的靈魂,那就來試試看吧。”

    深吸口氣,藥塵身體猛地動了起來,不是身體在動,而是用靈魂的力量,抓

    住自己的身體進行移動。

    各種材料被取出,撒在地上,刻着陣符的異骨,自動地連接在一起,形成殺

    氣鬥陣,對抗着空中骨靈冷火撒下來的靈魂壓迫。

    韓珊珊詫異地看着藥塵,她也嘗試着用靈魂之力抓住自己的身體進行行動,

    然而她的靈魂纔剛剛散出體外,就被骨靈冷火的魂壓絞得粉碎。

    藥塵的靈魂,竟如此強大?

    轟!

    最後的鬥陣布成,骨靈冷火的反應如同其名,冰冷而鎮之以靜,顯然對吞啦

    藥塵的靈魂有着絕對的自信,不以爲藥塵的這些佈置,能對其產生任何影響。

    藥塵臉上僵硬地一笑,斜眼看了眼風閒與韓珊珊兩人,突然用靈魂之力將雙

    拳高高舉起,然後,猛然一拳轟向自己的腦後

    嘭······劇震之後,一片漆黑,然而,藉着這一拳,藥塵的靈魂,陡然脫離了

    軀體的束縛,在鬥陣當中,便處於另外一個層面,完全脫離了骨靈冷火的壓制。

    這並非真正的靈魂,而是一種類似於靈魂的形態,是極其難以形容的狀態,

    似是而非,卻是一種能將靈魂力量發揮到極致的辦法。

    不再用雙眼去看這個世界,而是用着魂眼,就看到,空中有着無數奇異的絲

    線將自己的身體緊緊束縛,男6就是靈骨冷火的魂壓在魂眼之下的顯現,百密必有

    一疏,只是角度不同而已。

    藥塵輕輕一拔,靈魂之力輕而易舉地拔開了這些絲線,出體的魂體便朝着空

    中的骨靈冷火衝去。

    一把長劍出現在藥塵魂體手中,散發着熒熒之光——魂刃,這是護魂神丹的

    藥力按藥塵心念所化,強大的能量集於一線,有着極可怕的殺傷力,所過之處,

    骨靈冷火的魂壓絲線,寸寸被斷。

    轟!

    魂力與魂力的交鋒,骨靈冷火剎間幻化成一頭上古巨獸,擋住了藥塵

    的轟擊。

    藥塵感覺到一股龐大的震慨壓迫過來,這上古巨獸有着龍形,卻似是而非,

    背生着三對惡翼,散發着無窮威壓。這,或許是骨靈冷火所見到過最強大的生

    命,這時,自然而然演化出來。

    藥塵咬緊牙關,一衝而上,這時候,沒有任何可以猶豫或者退後的機會,不

    是生,就是亡。

    轟······

    天空中,傳來一聲震響,白光四射,無形無質的靈魂力量,在對撞中,竟爆

    發出極絢麗的極光,將黑色的冰域照射得如同暴動的煉獄。

    風閒在這一次震爆當中,直接昏迷了過去,他空有一身力量,全力爆發,

    不亞於一名鬥王強者,但是,在靈魂的層面上,他就做是才學會走步的孩童一

    樣無力。

    韓珊珊這個時候還能有所動作,藥塵用魂刃割斷了骨靈冷火的魂壓之後,骨

    靈冷火對她的限制變得鬆懈下來。即便如此,她也只能眼睜睜地看着,沒有任何

    插手其中的手段。

    不甘心,怎麼都覺得不甘心,藥塵······他的實力,竟然變得如此強大,靈魂的力量,好強,好強······

    藥塵非常瞭解自己,父親去世天,他潛力爆發,身體已經受到了極大的損

    傷,雖然有着藥浴修復,後天進行改變,增強天賦潛力,但是,與些先天就強

    的至強者比起來,還是差距太大。他唯一的優勢,就是靈魂力量,潛力爆發損傷

    身體,卻不是沒有所獲,他的靈魂,在次創傷當中,得到了無窮的潛力。

    並且,這些潛力,在後來對天賦潛力的修復改變當中,又得到了強化,這是

    種不可用語言來敘述的神奇過程,就算是藥塵自己,也不可能再重新複製同樣

    的方式。

    只能說,萬物都有緣法,一個契機,一次巧合,就有無窮變化。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
    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