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鬥破蒼穹前傳之藥老傳奇 » 第八章 異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鬥破蒼穹前傳之藥老傳奇 - 第八章 異火字體大小: A+
     

    時光荏苒,藥塵在聖丹城中已經待了三年。

    聖丹城外域,拍賣行。

    “看,那就是藥塵!”

    “譁,就是那個一手造就了風閒的煉藥師大哥?好年輕!"

    “不錯,就是他,原本邢個風閒資質不過中下,硬是被他用丹藥一手調教成

    絕世天賦,可怕的是,任誰去檢査風閒,都看不出,身體中蘊含的潛力,是用

    丹藥調養出來的。”

    “這怎麼可能,丹藥固然對修行有益,但天賦是另一回事,不能混爲一談。”

    “呵呵,這位仁兄恐怕是新來聖丹城的吧?這藥塵,有一種藥浴手段,配合

    起來,的確可以調教天賦,不敢說化腐朽爲神奇,但是,讓中上之資,有六成機

    會跨進上上門檻!”

    “就拿這風閒來說,七星大斗師時,就能與鬥靈相搏。三月前,剛剛跨入鬥

    靈境界,就擊殺了一名鬥王強者,這事,由不得你不敢信!”

    “我聽說那名鬥王與風閒有滅門之仇,但不是丹塔有人幫忙?”

    “我聽說當時妖族公主在場,傳回來的消息,這風閒是孤身一人殺過去的,二星斗靈,連施三種玄階鬥技,硬生生將一名鬥王玩死了。”

    “哈哈,風閒也沒有邪麼強,我倒是知道,那名鬥王不過是水貨而已,用丹

    藥強行催生的半桶水,空有力量,卻無境界,嚇噓鄉下佬還成,放到聖丹城,就

    只有爲奴爲僕的份。”

    “噓······風閒來了!看!”

    藥塵正將注意力放在新拍到的藥方上面,看到風閒過來,微微一笑,

    “來了?有什麼看中的東西?”

    風閒搖搖頭,三個月前大仇得報,此時的他,可說是一身輕鬆,不過風閒心

    中清楚,若非藥塵,終其一生,別說報仇,就是連露臉都不敢。

    “塵哥,剛纔收到一個消息,這裏不方便說。”風閒對着藥塵傳音說道。

    藥塵點了點頭,這場拍賣會他看中的東西已經到手,也無需再看下去了,便

    與風閒一起走了出去,但風閒仍然不語,只是朝着內域走去。

    藥塵這才意識到,有大事發生了。

    來到內域,這裏人員僻靜,卻是不怕有人偷聽,風閒這才細細傳音說道:

    “塵哥,三個月前我回來的半路上,曾遇到一撥強匪正在襲擊一個村子。”

    “這事我記得,你還帶回了一個強盜,怎麼?出了什麼事情?”

    藥塵記得這事,風閒報仇回來之後,還帶回來一個俘虜,說是強盜,不過這

    事藥塵並沒放在心上。

    “這兩個月,我從強盜嘴裏問出不少東西,他們來自隕神冰原的死域,據

    他交代,他們一族,都生活在隕神冰原死域當中。”

    “不可能,就算是鬥王,也不可能在死域生活。”

    “但是,如果有異火的話······”風閒連傳音的聲音都變細了好幾分。

    藥塵臉色驟然一變,異火。

    異火,乃茫茫天地間極爲特殊的存在,或許是天降隕石中心所攜帶的男乒簇火

    苗,也或許是火山深處被鍛燒了千百年的熔岩地火······這些異火,威力極爲強橫

    霸道,用於煉藥,更能提升丹藥的藥力品質至成功率。不過,想要擁有異火,

    邢需要天大的緣法,無數煉藥師,終其一生都在尋找異火,都無法得償所願,哪

    怕見到了,也無法將霸道強橫的異火納入體內,成爲自身所有。

    不過,就如飛蛾撲火,一旦有異火的消息傳出,將會有無數煉藥師蜂擁而

    至,哪怕引火自焚,也要嘗試千萬分之一的機會。煉藥師對異火,是一種發自

    內心深處的渴望,甚至是崇拜。

    風閒繼續說道:“據強盜所言,那簇異火的本體,通體雪白散發冰寒,他

    們每隔三月,以生人祭祀,就能獲得異火闢佑,能夠中和死域的冰寒,生出一塊

    福地。”

    “雪白冰寒······難道是異火榜上,排名第十一位的骨靈冷火?”

    藥塵眼神堅定起來,在這三年中,他雖然沒有正式拜入丹塔門下,但是在與

    韓珊珊的交流當中,所有丹塔所能傳授的東西,他基本已經學成,甚至,可以自

    傲地說,他已然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只是一直以來,他都沒有去鑑定自己的煉藥

    師等級,胸前仍然頂着一枚五品煉藥師的徽章,但實際擁有的力量,已經達到七

    品高級。

    這三年,不知道經歷了多少苦修,多少磨難,其中有許多風險,也有許多奇

    遇。只提一件事情,就足以說明,與丹虎臣爲敵的白威,七品高級煉藥師,身邊

    凝聚了無數高手,在聖丹城是一個極其龐大的利益集團,然而,一年前,因爲挑釁藥塵,而被藥塵灰飛煙滅,不復存在。

    類似大小的事情,近一年來,還發生了數起,藥塵都以大手段鎮壓了下去,

    雖然借用了不少韓珊珊的背景,但是,出手的事情,都是藥塵一手而爲。

    現在,聖丹城中,也有無數高手聚攏在藥塵與風閒身旁,形成了一股極其龐大,就算是五大家都不能忽略的組織。對藥塵來說,團結人,從來都不是件複雜的事情,他有着能改變人天賦體質的藥浴,只這一條,就足以吸納高手投心效力,任你強橫無比,誰沒有一兩個天賦一般的後代?誰不想讓自己後代的天賦更高一層?正所謂創業難,守業更難。

    手上擁有着這樣的力量,藥塵所站的高度,與三年前已經截然不同。此時的

    他,非常清楚一件事情,想要完成父母親的遺願,這些力量,還是遠遠不夠。

    前不久,傳來藥族的消息,藥萬歸在族中的地位更加根深蒂固,這次讓藥

    塵被逐出藥族的藥會,藥鋒是頭名。大量的藥族資源投效之下,藥鋒也已然是

    七品煉藥師,這是藥族的七品!其中的含金量,隱隱比丹塔劃分的七品還要更

    高一籌。

    他,必然變得更強!

    原本,他的目標,是強大的煉藥鼎。

    現在,聽到了異火的消息,自然不能放過機會。

    “風兄,多謝。”藥塵這時才明白,風閒爲何會千里迢迢將一個強盜帶回聖丹城,恐怕這兩個月,都在極力地確認這個消息,恐怕,連出發的準備,風閒都已經做到了萬全,只等他點頭了,有如此兄弟,夫復何求?

    “你再和我說一次看看?”風閒瞪大了眼睛,怒氣衝衝。

    “呵呵,明天就出發······不過,這一次事關重大,只有你和我兩個人。”藥

    塵雖然掌握着一股極強大的力量,但是,異火之事,事關重大,知道的人越少越

    好,說旬實誠的話,他真正能相信的人,唯有風閒。

    “明白,我都準備好了。”

    “我知道。”

    兩人相視一笑,千言萬語不必言,盡在一點靈犀中。

    第二日,藥塵收拾了這三年來的積蓄,正要與風閒離開之時卻被韓珊珊

    攔住。

    “藥塵,你要去哪?”

    韓珊珊看着藥塵,莫名的,就有一種奇怪的感覺。三年相處下來,要說沒有

    一點想法,那是騙自己,第一次見到有人的煉藥天賦比自己還強,還是個男人。

    說實話,比三條腿的蛤蟆還難找,要不是在師父面前誇下了海口,絕不嫁······

    她早就霸王硬上弓了。

    藥塵有點頭疼了,對韓珊珊,藥塵是真心把她當成姐姐來看。男女方面,誘

    惑是有一點,只是在一起的想法,實在有點恐怖,對她太熟悉了,而且,動不動就

    喜歡小暴力的傾向改不了,藥塵覺得自己是絕不會有興趣的。女人自然是要聽話

    的好,不聽話的女人,醜的不去理,漂亮的當朋友就行了。

    “韓姐,我們去採藥。”風閒連忙接話,藥塵對女人的處理都很到位,偏偏拿韓珊珊似乎有點無力。

    “真的?”

    “有必要哄你嗎?”

    “呃,好吧,去吧。”韓珊珊點了點頭,又看了藥塵一眼,就轉身回煉藥房了。

    隕神冰原,這裏,是雪的國度,沒有人知道這篇隕神冰原是什麼樣的。

    藥塵格外的冷······

    腦海中,過去發生過的無數畫面,支離破碎的一幕接一幕地閃現出來,父

    親,母親,藥覽長老,藥萬歸,藥鋒,小公主,聖女,妖聖谷,武隆城······

    這是一種奇異的感覺,原本在入定當中,萬物靜籟,除了鬥氣,腦海中應該是

    空空一片,然而,寒氣當中,這些畫面,便是不由自主地全部演繹出來,甚至,

    一些連藥塵自己都忘記的細節,也都從支離破碎的畫面中顯現。

    喻······

    忽然,腦海中猛地一震,藥塵降開眼,就看到韓珊珊青蔥般的手指朝他的額

    頭彈了過來。

    “你做什麼”

    藥塵一驚,偏頭躲了過去。

    “哼,我在救你的命好吧!”

    韓珊珊訕訕地收回手,臉上是傲嬌的不滿。

    藥塵赫然反應過來,一下跳了起來:“你怎麼在這裏?"

    “哈哈,你問我?我還沒問你,你來隕神冰原能採什麼藥?”

    “這個······”

    藥塵喉晚一喳,無話可說。

    “想騙我,回去再練幾年吧。”韓珊珊一臉看穿了藥塵的神情,貶着眼,“說吧,到底是來做什麼的?”

    藥塵看着韓珊珊,同是煉藥師,異火的誘惑自不用提,但是······他能有今

    天,韓珊珊居功至偉,沒有她,藥塵絕不可能三年間就有七品煉藥師的實力。

    藥塵暖了口氣,低聲說道:“異火。”

    韓珊珊一下證住,她有無數的想法,卻怎麼也猜不到會是異火。

    “你······”

    “不錯,所以,纔會只帶風閒一個人。”藥塵苦笑、看着韓珊珊、他心中有

    着猶豫,如果,韓珊珊要和他爭異火的話,他,該怎麼做。

    論實力,他和風閒合力,絕對碾壓韓珊珊。

    但是,論感情······

    有一言難盡的感覺。

    “我幫你。”韓珊珊目光灼灼,說道。

    “什麼?”

    “我說,我幫你。”

    “你······也是煉藥師。”

    “沒興趣。”韓珊珊貶着眼,這是在撒慌,只是,看着藥塵冰晶般的雙眸,

    她就是想幫他,沒道理,也沒理由的一種感覺。

    藥塵愣了許久,“剛纔······”

    “你入魔了,入定時居然敢胡思亂想,鬥氣都快爆體了,你看風閒,入定就

    是真入定。”韓珊珊指着風閒,入定之中,兩人說了這麼久的話,都沒有出定醒

    來,身上氣息穩定,抵禦着冰寒。

    “呵呵。”藥塵看着韓珊珊傻傻一笑,忽然覺得,就算有點小暴力的她,也

    仍然是值得喜歡的······

    “不是我胡思亂想,恐怕,是異火······噫,骨靈冷火。”

    “第十一位的骨靈冷火守看來,已經成精了,你有想過怎麼收服它嗎?”

    “萬死一生,也要試一試。”

    “你這樣想法的煉藥師,都死了,骨靈冷火的特性是兩面極端,可以極

    寒,也可以極熱。據載,只有日月交替時,纔會於極陰極寒之地出現。隕神冰

    原,的確是極寒之地,死域無生可生,也的確是極陰之地······只是,日月交替,

    有些不明瞭,或許,這是收服骨靈冷火的關鍵。”

    論經驗,韓珊珊雖然是藥癡丹狂,但是,也是藥塵的數十倍,從小在丹塔長

    大,不知道看了多少祕藏丹書,這些,都是不傳之祕。經驗與傳承,雖然不對直

    接攻敵殺伐,卻也是一種不可忽視的真實力量。

    藥塵雖然出身藥族,但是,他還沒有機會接觸到藥族真正的庫藏,只是通曉

    基礎和他這一支血脈的家學而已,一些真正的傳承之祕,只有族中的真藏纔有收

    藏,必須有着族長的許可,才能進入其中閱覽。

    這時,藥塵只能愣愣聽着韓珊珊喃喃不斷說着各種祕識,計算着收服骨靈冷

    火的機率。

    “不是很高,不過如果能有這些材料的話,可以提高到三成,藥塵,你真的要?”

    藥塵一笑,“三成,已經很高了,我原本的機會,只有一成。”

    韓珊珊的神色卻充滿憂慮,但是,藥塵的性格,她再清楚不過,倔強是基礎,骨

    子裏簡直就是有一萬頭牛的牛脾氣,一旦他下定了決心的事情,誰都別想拉回他。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
    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