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鬥破蒼穹前傳之藥老傳奇 » 第七章 丹雷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鬥破蒼穹前傳之藥老傳奇 - 第七章 丹雷劫字體大小: A+
     

    鬥丹會。

    在聖丹城,這是一場浩然盛會,雖然沒有明文規定,但是,的確可以決定

    些家族,明年參與丹塔丹會的名額。

    這次鬥丹會,吸引了上千名煉丹師參與,大多都是名不見經傳的三流家族派

    來的弟子,爭取能參與明年的丹塔丹會。

    至於五大家族那樣實力強橫的家族,自然不需要通過這種方式來獲得

    名額。

    這些家族,顯然不是對手,派出來最強的弟子,也不過是五品下級。真正的

    對手,是出自聖塔內部,那些沒有家族,卻有着相當實力的煉藥師們。

    “白威也親自上陣了,哼,七品高級,又教出了兩個六品下級的年輕弟子,

    他在丹塔的地位,倒是越來越穩了。”

    丹虎臣冷冷地說着這話,不無嫉恨之意。原本,白威是跟在他屁股後面的一

    條小蟲,後來,因爲一些事情,他被這條從來沒放進眼中的小蟲反咬一口,築下

    無可彌補的大錯,被逐出聖地十年之久!

    “不止是白威,還有廖橫,據說,已經有八品低級的實力,另外,還有趙侑

    信、包錄餘、洪金宏······”簡成章在一旁淡淡介紹道,“這一次想進前十,恐怕

    有難度啊。”

    “呵呵,這倒無妨,丹塔參與鬥丹會的,就只有七人是六品高級以上,以藥

    塵的天賦,排進前十,不成問題,我相信藥塵的實力。”丹虎臣目光一閃,藥塵

    的煉藥師等級,或許真的不到六品,但是,在藥塵的身上,他能感覺到一種奇蹟

    來實質的丹雷,驚動了整個妖聖谷!

    的力量。在妖聖谷中之時,藥塵就數次煉出六品丹藥,並且,曾有二次,直至招雷!

    衆所周知,七品高階丹藥,才能引來丹雷,若是中階,也只是天地異象,

    風雲攪動,只聞雷聲,不見雷落。但是,藥塵的六品丹藥,卻能直接引下丹雷,那纔是極品中的極品!

    只是一次煉丹走到最後一步收丹時,藥塵畢竟年輕,沒有應對丹雷的經

    驗,被丹雷毀去了丹藥,最後是在妖族聖女的出手之下,才救回一顆被雷炸得焦

    黑的廢丹。

    簡成章淡淡看了藥塵一眼,雖然有韓師叔的古怪反應,但是,他還是很難相

    信,眼前的這個年輕人,會有六品煉藥師的實力,怎麼看,都只是五品,甚至有

    點勉強的味道。

    藥塵摸了摸鼻子,他沒有多少信心,但是,對於鬥丹,他倒是躍躍欲試。

    此時此刻······

    內域,丹塔一處密室當中,韓珊珊正脆在一名白髮老者面前。

    “珊珊,那小子,不能住在丹塔之中。”

    “爲什麼?師父,他身上有不少祕密,我覺得可以學到很多煉藥術耶,吶,

    上次我那麼煉都煉不完美的定風丹,就在他身上找到了辦法。”

    “小子,是藥族棄子。”

    “又有什麼關係,我管他是棄子還是天才,只要有利於我,就可以了。”

    “除非你嫁給他。”

    “嫁······師父!”韓珊珊的臉上泛起紅雲,“也不是不行啦,不過,他

    比我小耶。”

    “咳,我的意思是讓他入贅。”

    “不要了,他是男人,我討慶入贅的男人。”韓珊珊還真的認真地想了想,不過,最後還是搖了搖頭。她想的原因是,只要嫁給了藥塵,或許她就算是藥族中人,就可以學藥族的煉藥術了,不過,是藥塵入贅的話,恐怕這個想法就要泡

    湯,得不償失,她纔不幹吶。

    “那讓他離開丹塔。”

    “不行!”

    “哼,區區一個五品煉藥師而已,珊珊,你還小。”白髮老者搖了搖頭,雙眼中充滿了擔憂。從他的角度來看,韓珊珊對藥塵的好感,已經過了線,十有八九,是藥塵用了手段,引誘了韓珊珊。韓珊珊其實是他遺落在外的曾孫女,他不得不多留個心眼,調査之下,竟然得知,妖聖谷的小公主,似乎也被此子引誘過!

    “師父,你別亂想啦,我覺得,以他的資質,可以進入丹塔學習。”

    “不行。”

    “師父······”

    “撒嬌也沒用!”

    白髮老者有點頭疼了,這個閉門弟子,平時疼過頭了,養成了她現在這個我

    行我素的性子,他一直擔心,她將來還嫁得出去嗎?所以,平常只要一有事,他

    就會用把她嫁人來威脅她,往常對她都很有效果,不料今天······

    她竟然真的有考慮!

    過分啊!這個藥塵!

    “怎麼樣纔有用?哎呀,師父你老人家有什麼條件就說嘛,除了讓他入贅這一條以外。”

    韓珊珊繼續撒嬌,平常很有用的女人招數,就算癡迷煉藥術的她,也本能就

    會用,從地上爬了起來,手腳並用,整個人都攬在了白髮老者身上。

    “鬆······鬆開,這成何體統。”

    “師父,師父,答應我嘛,我都答應讓他進聖塔學習了,你不肯,我就偷偷

    教他哦,包括祕術。”

    “你敢!好好好,我有個條件。”

    “什麼條件?不許太難哦!”

    “嗯。”

    “好吧,好吧,師父老人家請示下。”

    韓珊珊笑睞睞地從白髮老者身上跳了下來,其實,她是知道自己身世的,白

    發老者,就是她的祖爺爺,她偷偷用驗血丹驗證過了的。

    “你不是說,他參與了這一次的鬥丹會嗎?如果他能拿到第一,我就一切隨

    你。”

    “師父,這可是你說的哦。”

    “嗯,一言爲定,不許再來糾纏爲師了。”

    “好,沒問題。”

    轟隆隆······

    就在這時,一陣雷鳴之聲,忽然從遠處傳來。

    白髮老者目光一凝,

    “撲,丹雷落世,這是誰煉成了七品高階丹藥了?”

    韓珊珊也是眼露神光,就算是她,想要煉成七品高階丹藥,都要經過許多準

    備才能成功。每一顆能引發丹雷的七品丹的誕生,對於她這樣的丹癡而言,就僚,

    是酒鬼嗅到了陳年佳釀一樣,引人沉醉其中。

    “我去看看。”

    “······嗅。等等,這丹雷,有點······古怪”

    “什麼?”

    “這,這不僅僅是丹雷,還有其他的東西在這裏面,極品丹藥?極品!"

    韓珊珊的臉上露出了震驚的表情,能在鬥丹會中煉出極品七品丹藥······

    “啊!”

    “怎麼?”

    “那藥塵不是沒希望得第一了嗎?”

    能煉成七品丹藥,此人必然是這次鬥丹會的第一名了,怎麼想,藥塵都不可能超越。

    “呵呵,如此正好,把此子送······噫,好吧,給你點面子,只要他不進入內域即可。”

    白髮老者受不了韓珊珊扮可憐的神色,搖了搖頭,丫頭長大了,有自己的想

    法了,再也不和他老頭子一條心思了。嗅,既是好事,也不是好事,一言難盡的

    感覺。

    韓珊珊這時才意識到,從剛纔開始,師父就是在哄騙她,而她因爲一向自

    傲自大慣了,第一名對她而言,是家常便飯,但是對於別人,恐怕就沒有麼

    簡單了。

    “師父,你下次再這樣,我就不理你了。”

    “說得好你理過我似的。”白髮老者怒氣衝衝地翻着白眼,想想,除了和

    煉藥術相關的事情,這個關門弟子,真沒有爲其他事情找過他,通常都是他主

    動。想到這裏,白髮老者對藥塵的意見就更大了,這還是韓珊珊第一次爲了其他

    事情來找他,第一次啊,就是爲了一個男人!

    “我去看看是誰煉出了極品丹藥。”

    韓珊珊剛走出丹塔,就看到外面有人跌跌撞撞地衝了進來,

    “韓師叔······”

    “什麼事?”

    “師叔您不記得了?您讓我幫您看着鬥丹會的,已經結束了······”

    “這麼快?”

    “咳,也不算是結束了。”

    “到底忽麼回事?”轟,白髮老者忽然出現在門外,盯着這名弟子問道。“師······師祖······”

    名弟子顯然嚇到了,師叔在他面前,都是高不可攀,何況是高高在上的師祖!

    “說。”

    “是,是這樣的,有人煉出六品超極品丹,結果由於準備不足,丹雷轟爆了

    整個會場,所幸沒有人傷亡······”

    白髮老者隆大眼睛,大笑一聲:“超極品丹?你確定?”

    “是的,師祖。”

    “哈哈,極品都難得一見,超極品丹,噫······我就說,丹雷當中,有些別的

    味道,果然如此。”

    白髮老者伸出手一把拉住韓珊珊,身體一轉,瞬間便消失不見。

    與此同時,鬥丹會場此時此刻已經是一片狼藉,所有正在煉製的丹藥,都在

    丹雷當中毀爲灰爆,這時看上去,情況極慘,到處都是灰。

    數百名煉藥師都用恨恨的目光鎖住了其中一人,正是此人煉成的超極品六品丹藥,招來了強橫的丹雷。原本丹雷並不可怕,道場之上有着防禦的鬥陣,但

    是,這次出現的丹雷卻極洈異,先是落下三發,然後又是三發,變換着節奏,連

    續三次之後,終於抓住了鬥陣的一個防禦間歇的破綻,轟隆連貫而入,將整個道

    場毀壞。

    最可恨的是,此人煉成的六品丹藥,赫然沒有遭劫,倒是大家正在煉製的各

    種丹藥,替其受了連串丹劫!

    衆人在此辛苦努力半天,結果卻是爲他人作嫁衣。

    白威也在其中,這時他咬牙切齒,恨不得立馬將此人撕成碎片,餵豬喂狗。

    與他一般想法的,並不在少數。

    就連丹虎臣與簡成章兩人也都面面相艦,衆怒難犯啊,不過······

    超極品丹,雖然只是六品,但是,一個“超”字,就足以令其出神入化,大

    不一般!這時,簡成章再看向藥塵的目光,再也無法如之前般淡定淡然了,

    “師弟······此子,到底是什麼來頭?”

    丹虎臣搖了搖頭,他想不通了真真的想不通啊,此子如此潛力,如此天

    賦,怎麼可能會是藥族棄子?藥族的人,難道都是眼瞎了嗎?不錯,他的確是希

    望看到藥塵身上的奇蹟,但是,他只希望藥塵煉成六品極品丹。以極品論,就有

    穩進前十的資本,話說回來,就算進不了,他帶回一個如此天賦的“弟子”,自

    然也臉上添光,能在丹塔當中運作許多好處出來。

    只是,丹雷落下,大劫大難,整個鬥丹會都被破壞,藥塵不知道給他得罪了

    多少人······

    不過,人是他帶來的,無論如何,都由他來扛起。

    “咳,藥塵,去把丹藥送上去,介紹介紹。”

    丹虎臣咬着牙,頂着衆人的怨恨眼神,示意藥塵繼續按照鬥丹會的流程將煉

    成的丹藥送上評審。

    “等等,這小子狼子野心,處心積慮破壞鬥丹會,怎麼能如此便宜就讓他

    過關。”

    見到丹虎臣站了出來,白威這時不再忍了,一步眺出,伸手直指藥塵。

    這話,一下子說中了所有人的心思,雖然明知道鐠不在藥塵,但是,這場災

    難,總要有人來負責任!

    如果藥塵的丹藥也毀了,衆人自然唯有自認倒黴、但是偏偏只有藥塵的丹藥

    未毀於丹雷天劫,這就令衆人難以忍受了。古話說得好,不患寡而患不均。

    一下子,藥塵成了萬夫所指。

    藥塵站在臺上,指時之間竟然有些不知所措。這種場面,被如此多的煉藥師

    怒視,這種壓力,直指靈魂,不亞於正在遭受來到靈魂力量的強橫攻擊。

    轟!

    天空突然炸響,只見黑影一下落地,卻是韓珊珊與白髮老者兩人。

    韓珊珊一臉驚喜地看了一眼藥塵,轉過頭,便對着白威喝道:“誰說他狼子

    野心了,哼!我看,是你不服氣吧!有本事,你也煉一顆超極品的丹藥出來啊!我的人,你也敢亂吠!”

    譁然!

    韓珊珊是什麼人,或許還有許多小家族的人不太清楚。但是,白髮老者的來

    歷——整個聖丹城都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在丹塔當中,是排得上號,說一

    話,能震動整個聖丹塔的核心高層人物!雖然近幾十年來不管世事了,但是,只

    要一日朱死,其餘威,都能令天地喋聲。

    而韓珊珊是此老一手帶來,自然無人再敢擡頭說話。

    藥塵呆了呆,擡頭朝韓珊珊看了過去,然而,洈異的,一道奇異的力量,卻

    引導着他的目光,瞥向他處,卻是直直地與白髮老者的雙眸對上。

    轟隆

    藥塵腦海當中一聲巨響,就是從萬米高空墜入大海深淵,一下子,靈魂變

    得支離破碎。是一種無法形容的可怕感覺,然而,就在最後破碎的一瞬,藥塵

    靈魂深處泛起一絲力量,堅韌地守住了最後的底線!

    白髮老者眼中現出一絲驚異,以他的靈魂力量,一個小子所有的祕密,都是

    一眼看穿,然而,藥塵卻在最後關頭守住了心神,雖然其餘的都不堪一擊,但

    是,無論他如何激發靈魂力量入侵,都無法打破那最後的關頭。

    難怪此子能夠煉成超極品丹,在靈魂之力上面,此子有着極其可怕的天賦,

    恐怕······已經有七品高級,不······或許,更高,但這想法,實在有點誇張。

    是天生的?還是後天培養而成呢。

    姓藥?如果是姓魂······倒說得過去,姓藥,就有點扯不通。正想着這樣的心思,韓珊珊卻是發覺了老者對藥塵的靈魂探索,嬌嚀一聲,

    “師父!你想毀約?”

    卻是又提到了之前的誓約,此子若能奪得鬥丹會第一,就讓他進入丹塔學習

    煉藥術。

    “好好好,我知道了,只是試試他而已。”

    白髮老者心中卻在想,是不是真的可以把韓珊珊嫁給這小子?這小子的靈魂

    力量如此強大,如果由他調教培養一下······

    “師父!那是不是現在就可以爲他造冊進入聖塔?”

    韓珊珊迫不及待了,藥塵身上有好多和煉藥術有關的祕密。光是看着他煉

    藥,就會激發她心中許多靈感的火焰。種感覺,就僚是一團鬥火,正在她的身體深處燃燒!

    更讓她意外的是,藥塵竟然煉出了超極品丹!

    略略的有些不甘心啊,她到現在爲此,還從來沒有成功煉成過超極品哪怕

    是二品、三品的丹藥,最高的成就也不過是極品而已,

    “超極品”這三個字對煉藥師而言,是一種終極榮耀!

    藥塵心中猛然一震,從白髮老者的精神漩渦當中捧扎出來。剛纔一瞬間的靈

    魂碰撞,其實讓他受益良多,就像煉器一樣,在剛纔抵擋白髮老者的靈魂入侵

    時,一縷最精粹的靈魂力量被錘鍊而出,這時平靜下來,看向四周,彷彿一切都

    與過去不同。

    “噫?”白髮老者目光一閃,感覺到了藥塵的這一變化,有點不敢置信,此

    子竟然能在危機當中成長,而且速度如此之快!

    “你,跟我走。”白髮老者親自走到藥塵面前,說道。

    藥塵張了張嘴,就看到韓珊珊朝着他拼命點頭,示意他答應下來,便恭謹地

    行一禮,“敢不從命。”

    白髮老者點了點頭,伸手向着藥塵一卷,便帶着他與韓珊珊二人從會場之上

    消失不見。

    餘下其他人,都喋聲不語,高層意動,豈是他們這些小人物能夠咬聲的?

    “咳,今日鬥丹會暫時中止,明日同一時間,所有丹藥毀於丹雷的煉藥師,

    可以繼續。”

    鬥丹會的主持者這時才站了出來,宣佈他們之前討論的結果。聖丹城的歷史

    上,還從來沒有出現過被丹雷毀了鬥丹會的事情。

    丹虎臣臉色古怪至極,白髮老者,是母親的師尊,是他的師祖······

    而他帶回來的藥塵,被師祖帶走了!

    這事······

    “好事,還是壞事?大師兄?”

    簡成章也徹底傻了眼,被韓珊珊看中,其實事情不大,畢竟,韓師叔就是藥

    癡,沒多少人會在意,但是,師祖帶走此子,整個聖丹城,恐怕都要轟動了

    “我······也不知道,人是你帶回來的,你做好準備,或許,師祖老人家會召

    喚你去詢問,在師祖老人家面前千萬不要要花樣,任何謙言在師祖面前,都無所

    遁形。”

    咕嘹,丹虎臣嚥下口水,點了點頭。

    藥塵在鬥丹會上的名次,最後不了了之,由於未能在第二天回到鬥丹會,煉

    成的超極品丹也就沒有送去評判,按照流程,自然也就失去了鬥丹的資格。

    不過,丹虎臣的地位瞬間得到穩固,受到師祖召喚,金口點撥,確定了其在

    丹塔中的新位置。不過,相應的,藥塵是他徒弟的說辭,自然而然改成了他從外面帶回來的好苗子······

    仍然是白髮老者閉關的密室當中······

    “師父,我纔不要收他爲徒,要不,你收吧?”韓珊珊用力搖着頭,拒絕了

    師父的意思。

    “怎麼,師父的話敢不聽了?”

    “沒有。我覺得帶徒弟很煩啊,師父你不就覺得我很煩嗎?會打攪我煉丹

    啊,喏,我只要看他煉丹,和他討論一些東西就好,教的事情,我不想幹。”

    白髮老者一時喳住無語,只想要好處,不要負責任,這個關門弟子,他······

    收得可真失敗。

    “師父,要不你把他整成我師弟?”

    “爲師向天下昭告,你是我的關門弟子,你是要爲師打破誓言?”

    “額,反正我不收。”

    “我不管,人是你要來的,你負責他的事情。”

    白髮老者有點惱怒了,一甩衣袖,一陣怪風便將韓珊珊吹出門外,趕了

    出去。

    韓珊珊吐了吐舌頭,

    “氣什麼氣嘛,我不收徒就是不收,讓我負責······我

    就把他當藥童,能學多少就看他自己能理解多少了。”

    一個月後······

    煉藥房。

    “藥塵!我說過多少遍了,不許用我的黑神鼎煉藥!"

    “借用一下不會有事的。”

    “誰說不會有事了,你用過之後,我怎麼都覺得明明是我的藥鼎,卻和我有

    了隔閡!”

    "呃,可能是因爲我的相性與它更合吧。

    藥塵摸了摸鼻子。

    “哈啊!你在摸鼻子,你撒謊,一定是你做了什麼!快點交代,說出來,姐

    姐就不怪你。”

    “咳,什麼也沒做啊。”藥塵將手背到身後,上一次相信韓珊珊這句話,他一整夜都沒能睡着,一閉上眼就是噩夢。女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最好不要去惹。

    韓珊珊大怒,好啊,連話都問不出來了,看來是老虎不發威,被人當病貓

    了,暴怒地便朝着藥塵撲了上去:“去死吧!”

    一翻打鬧,最後,竟然是藥塵勝出······

    被女性柔美壓迫得吃不消的藥塵隨口叫了一聲“我剛剛有新的發現”,這就

    立刻讓韓珊珊卸下武裝,就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一樣,與藥塵熱火朝天地聊起

    煉藥術來。

    不過很顯然,藥塵的眼神有點斜······剛纔打鬧的過程當中,韓珊珊衣襟有些鬆開,露出了幾點雪白泛紅的肌膚。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
    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