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鬥破蒼穹前傳之藥老傳奇 » 第六章 測試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鬥破蒼穹前傳之藥老傳奇 - 第六章 測試字體大小: A+
     

    聖丹城的偉岸,讓藥塵有一種窒息的感覺!

    從來沒有見到過這麼多煉藥師,從來沒有見到過如此巨大無垠的城市!人類

    的偉大文明,在這裏,以一種巔峯的方式齊聚。

    “這裏?呵呵,還只是外域而已,真正的偉大,是在內域,丹塔所在的

    內域!”

    虎臣臉上的自豪,是遮掩不住的,生於斯,長於斯,聖地對他,就是家,哪

    怕這個家給過他委屈,他也絕無嫌恨的情緒。這裏有他的親情、友情,有他成長

    的刻痕。

    藥塵深深吸了口氣,空氣中的靈氣,幾乎可以與藥族相提並論,而且,處處

    瀰漫的藥材香氣,都有益於人的精神。

    在虎臣的引領之下,藥塵和風閒來到了一處古樸的石塔當中,這裏是丹塔的

    分塔,塔外可以看到煉藥師們來來往往,哪怕人人低語交談,也散發出喧鬧的聲

    浪,陣陣入耳。

    這處分塔,曾由虎臣母親主持,現任主持的煉藥師,是虎臣之母的大徒弟,

    也就是虎臣的大師兄。

    虎臣持着一枚徽章,帶着藥塵與風閒二人暢通無阻地進到塔內。塔中的空間

    極爲寬敞,穿着代表各種等級的各色長袍的煉藥師們來去勿勿,每一個人的臉

    上,都洋溢着自信的精神,不時可見角落當中,有小聲交談煉藥心得的煉藥師小

    羣體。

    “走吧,我大師兄應該已經知道我回來了,一定在裏面等我,嚼。先讓他給

    你做個等級測試,拿到煉藥師徽章。以你的水平,五品或許有點困難,不過,四

    品煉藥師應該不成問題。”

    虎臣解釋着他在此處的地位,一路帶着藥塵和風閒朝着一處特殊的通道

    走去。

    其他通道,都是一片光亮,唯有此處,散發着神祕的幽暗之光,這其實是

    種警告,非請勿入,除非僚虎臣一樣有着通行的徽章。不然,在通道當中,必然

    會遭受到不可想象的事情,後果極慘。

    通道盡頭,是一個大堂,大堂四周,有着不同的石門,分別代表着不同

    的測試。這時,已經有一圈人站在裏。

    “大師兄”

    虎臣快步走了上去,對着一名年約六旬的老者親熱叫道,兩眼微微泛着

    汨花。

    “小師弟,總算回來了,可惜你沒早點回來,師父閉關了,是好事。”老者

    拍着虎臣的肩膀,一臉笑意吟吟。

    “難道是衝擊?”虎臣眼中充滿驚喜,事實上,族內對他的放逐早在數年之

    前就已經到期,只是他受困在妖聖谷中,又無力彌補當年犯下的大錯,故而一直

    沒能回聖丹城。現在他已經有了能力,可算得上是榮歸故里,如果母親再有精

    進,就真的是無人能阻止他了。

    “不錯,若是師父衝擊成功,我們這一脈,就是真正崛起,呵呵······這些不

    提,這兩位是?”老者目光一閃,雙眼陡然蹬向藥塵與風閒二人,一股氣勢,勃

    然而發。

    藥塵心中一震,卻無所畏懼地與之對視,風閒的表現略差,卻是向後退了兩

    步,纔敢對上視線。

    “峨,不錯。”

    老者將了下白鬚,有點意外藥塵兩人淡定的反應。他一蹬是有着名堂的,

    不是意志與靈魂都極其堅韌者,當場就要脆下,他原以爲,這兩人是小師弟在外

    面帶回來的徒弟,現在看來,不是麼回事。

    藥塵執着晚輩禮道:“在下藥塵,見過前輩。”

    “呵呵,不錯的好苗子,恁麼寧也想進聖塔學習?”

    俶藥塵這樣上門的天才,老者見得多了。原本他以爲是師弟的徒弟,給個下

    馬威,讓他清楚聖塔的威嚴,與在外西截然不同,這是爲他好。既然不是師弟的

    弟子,自然是公事公辦,該悠麼處理,就悠麼處理。

    “大師兄,幫個忙,咳,這個藥塵,算是我的弟子。”

    老者隆大了眼睛,怒道:“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什麼叫算是?”

    “大師兄,借一步說話。”

    虎臣笑嘻嘻的,拉着老者走到一旁,竊竊私語幾聲,就見到老者全身一偃,

    目光向着藥塵一瞥,兩人又低語幾聲之後,似乎達成了一致,這才走了回來。

    “老夫簡成章,你可以叫我簡師伯,就這樣,你去刃間房,測試一下等級。”

    老者說着,朝着身後四扇大門中的一扇指了一指,藥塵看了過去,扇大門

    之上,寫着一個“黃”字,另外三扇,分別是“天、地、玄”,合在一起,正是

    天地玄黃。

    六階以下,都在黃「j當中測試,這一些,在來時虎臣已經簡單地與藥塵說過

    程序,藥塵點點頭,正要進去。就在這時,又有數人從通道走了進來。

    “啪吻酌這不是虎臣虎兄弟嗎?呵呵,您麼了回來啦?還帶了弟子?”

    當中爲首的一名青須中年男子手中揮着一把摺扇,淡淡笑着,說到後面,折

    扇朝着藥塵一指,帶着濃濃的嘲颯。

    “白威!”

    虎臣目光一凝,“就連你也上位了,看來,你們白家是沒人了?假借虎威的

    耗子白麪狐狸”

    虎臣冷笑着,眼中卻是噴出了真火!

    然而,對於這些,藥塵都懶得理會,徑直進入了黃階房間。他自身所牽紳的

    恩仇就已經夠多的了,和虎臣,只是合作的關係,虎臣的恩怨,自然不該由他去

    承受。

    “丹虎臣,呵呵,太小家子氣了吧,還在記恨當年的事情,說真的,我也沒

    想到,你當年會麼傻,這怪不得我,我只是一甸玩笑,你就當真。喚,人吶,

    有時候,真的該多練練腦子,而不是肌肉。”

    青須中年男子搖擺着摺扇,指着藥塵剛剛進去的扇大門,笑道:“看看

    你,收的是什麼弟子,竟然去黃字門。嗤!笑死我了,來啊,你們幾個,去測

    試吧。”

    “是,師父。”

    兩名青年大步邁出,走到簡成章面前,卻是神態恭謹地抱拳行禮,走着測試

    的程序。

    “你們測試什麼級別?”

    “六品下級。”

    兩人異口同聲,神態極是自滿。

    不過,以他們的年紀,竟然就能挑戰六品煉藥師,這也的確是值得誇讚的

    事情。

    簡成章微微一徵,不無不可地點了點關,便指向玄字門,說道:“進去

    n巴。”

    話說到這裏,忽然通道當中傳來一陣風聲,卻見到一襲黑影飛快地飄了過

    來,黑影當中,有着異火涌動,散發着強大的力量,卻是一陣熱浪的波動,將來

    者的樣貌都遮擋了起來,看不清楚,只隱約看出黑影是個女子。

    “師叔”

    簡成章一愣,連忙對着黑影行禮。

    “行了,我剛纔來這,善了件東西在黃學房中,我自去取,你忙你的。”

    黑影一下打開黃學門便衝了進去。

    “這,是。”

    簡成章苦笑一聲,這個師叔,年紀輕輕,卻已經是七品高級煉藥師,是師祖

    老人家的閉關弟子,向來是我行我素,就是在丹塔當中,都是要做什麼,就做什

    麼,何況這裏是分塔,哪裏有他說話阻止的份,只有點頭認了。

    白威冷笑一聲,“呵呵,丹虎臣,看來,你的徒弟完了,聖地當中,誰不知

    道韓師叔向來嚴厲,一點瑕疵都不接受。”

    虎臣臉色變幻幾下,卻是陰晴不定。沒有想到會出現這樣的變化,韓師叔他

    不認得,但是,從簡成章大師兄的臉色就可以看得出來,情況十分不妙。

    真是人倒黴喝涼水都塞牙,遇到白威這混蛋就已經夠晦氣的了,現在又冒出

    一個古怪的韓師叔。

    白威嘴角掛着微笑,看向虎臣的神情,愈發的得意了。

    虎臣心中氣極,拳頭虎口都捏得慘白。但這裏是丹塔分塔,由不得他亂來。

    不多久,就看到玄字門打開了,卻是白威帶來的兩名青年聯袂而出,臉上都

    是帶着自信滿滿的神情。

    “六品下級,通過。”

    兩人同聲說道,並當衆將身上的煉藥師徽章更替下來。

    這徽章看上去不起眼,但卻代表着丹塔的認同,在整個大陸之上,這種認同

    就是一種強大的力量,意味着許多的好處和特殊權力。

    顯而易見,兩人如此高調,都是在白威的示意之下。

    虎臣臉色更加難看,這無疑是當着他的面,赤裸裸地打他的臉。

    忍無可忍,但是悲哀的是,他也無計可施,只能生生地受着這樣的恥辱。

    正當這時,黃字門也打開了,藥塵一臉苦色地奔了出來。

    “呵呵,看這臉色,就不用問了。”白威曬然一笑,手中摺扇指着藥塵

    說道。

    “嚀,我的人,還輪不到你教訓。”

    虎臣只覺得一股氣血衝上腦,伸手便朝着白威臉上抓了過去,鬥氣涌動,

    轟然間,整個房間都變得如火爐一般熾熱,卻是祭出了真火斗氣

    白威神情一冷,“你以爲,現在的你還是我的對手嗎?呸!看起來,當年給

    你的教訓還遠遠不夠。”

    轟,兩人對拼一掌,卻是一齊退後兩步。

    虎臣臉色不好看,但是白威的神情,也是詫異,在他看來,丹虎臣被逐出丹

    塔,無論如何,修行都會比他落後,不料剛纔一拼之下,赫然發現,對方鬥火的

    品質竟比他的鬥火還要更強一分。

    “青鱗舍利火······”

    虎臣雙眸冰凝,泛着寒意,妖聖要他煉藥,當然要提供一點好處。青鱗舍利

    火,便是妖聖親自爲他尋來的一種鬥火,雖然不如異火麼強悍,但在除異火以外的鬥火當中,也是能排入前十的一種強大斗火。

    但是,有着如此鬥火,他竟然只能與白威拼個旗鼓相當,顯然有奇遇的不

    只是他自己,對方的成長,也是驚人,他想要報當年之仇,恐怕不是件容易的

    事情。

    這時,簡成章一聲清咳,“這裏是丹塔!不是你們處理私人恩怨的地方

    咳,今天你們剛到,風塵僕僕,未能通過認證也沒有關係,明天還有最後一次

    這是赤裸裸地開後門了,不過,這是應有的,就算是白威也只能嚀嚀一聲,

    並無二話,反正不過是黃學門的測試,就算過了又如何?話說回來,要經歷兩次

    測試才能通過,這本身就是一個可以讓人笑很久的笑話了。

    藥塵證了證,說道:“可是她······”

    “咳,你不要說話,一切由我來處理。”虎臣揮了揮手打斷了藥塵的話。

    就實力而論,他還是相信藥塵一定能在鬥丹會中獲得名次,得到參加一年後

    丹會的資格。在妖聖谷中,藥塵就有多次逆天的表現,尤其是在種鬥丹的比鬥

    當中,愈是能激發藥塵的奇蹟潛力。

    但是,如果以最嚴厲的手段來測試藥塵的煉藥師等級的話······恐怕,五品有點勉強。據他推測,在藥塵身上曾經發生過非常可怕的事情,然而這小子又通過

    各種手段,藥浴、封閉鬥穴等等,壓制着身體的變化,所以導致他明明有更強大

    的實力,卻無法在正常的時候表現出來。

    若是以煉藥成果來判定藥塵的等級,虎臣有時候覺得,藥塵恐怕已經有了七

    品煉藥師的能力!當然,這種感覺,他自己都不相信。

    “呵呵,丹虎臣,你不會······是想讓這小子參與鬥丹會吧?哈哈哈,真是搞

    笑,別說幾位師叔伯的子侄輩了,就是我的幾個徒弟,都完虐這小子。”

    白威很器張,而且,對丹虎臣的出頭之路很瞭解,除了鬥丹會,丹虎臣想要

    通過其他方法,在人才濟濟的聖地出頭,簡直就是癡心妄想。

    就在這時,轟隆一聲巨響,卻是黃學門被人大力推了開來,黑影一閃,卻是

    直撲向藥塵。

    “師叔······手下留情!”

    簡成章大驚,這鬧的是哪一齣?難道這小子測試的時候得罪了師叔

    “你走開,喂,你小子,剛纔您麼跑這麼快!我覺得我們可以測試下六品中

    級,來來來”

    藥塵苦笑,“前輩,我只要拿到五品高級的徽章就行了,六品什麼的,對我

    意義不大。”

    轟······

    什麼?意義不大?

    聖塔中人聽到藥塵這句,心中簡直就是無名火起,就連虎臣也都怒視着

    藥塵。

    “呵呵,你小子,完蛋了!不過,有種我喜歡!男f個誰,這傢伙是你的徒

    弟吧?我借走一用!”模糊不清的黑影卻是一笑,衣袖突然向着藥塵一卷,卻是

    將藥塵一下帶起,便化成一陣黑風消失不見。

    簡成章呆呆發證,“小師弟······這,大概,也許······是好事寧”

    “大師兄?”

    虎臣也是一臉傻樣。

    只有風閒嘴脣額抖着,想叫卻叫不出來,被他視作支柱的藥塵就這樣被人搪

    走了不過,剛纔個誰說這是好事?他到底要不要追?雖然他清楚,自己什麼

    也做不到······風閒的拳頭握得更緊了。

    不過,臉色最難看的,還是白威,六品中階?師叔說小子應該去測試六品

    中階!

    剛纔他還數落藥塵無能,這話,簡直就是在當衆打他的臉!

    聖丹城,內域······

    藥塵四下張望,這已經是置身於丹塔當中,其中能量奔走,此處的靈氣,並

    不亞於神農山脈的藥族祖地中的風水寶地。

    “小子,快點,把你剛纔測試時演示的門技巧和我再演示一下。”黑影飛

    射而至,衝着藥塵喝道,有些急不可耐的味道。

    “前輩······”藥塵苦笑一聲,技巧是他與虎臣交換而來,只是其中有些細

    節,依照他自身的特性進行了一些改變。

    “我知道,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吶,我用這個和你換,您麼樣?”

    刷的一聲,黑影人手中忽然現出一本鬥技,

    “玄階丹火快,對你應該有很大

    幫助,你的鬥火,還是黃階功法吧?”

    藥塵旺着眼,“可是可以,不過,前輩,其實······”

    黑影人很不耐煩地扯開了身上的黑袍,譁然一聲,藥塵只覺得眼前一亮,

    個絕世美女展露在他的面前。

    “別叫我什麼前輩了,我比你最多大十歲,噫,叫組姐,以後我罩你,你是

    想進丹塔學習煉丹術吧t有點難,不過沒關係,姐姐教你也是一樣的。嚀,

    些老古董想讓我去授課我都不稀得去呢。吶,郡個技巧······”

    “立馬演示。”藥塵苦笑,原本他想說,這技巧根本就不值錢、既然她是虎

    臣前輩的師叔,自然能從虎臣邢裏得到。

    “這技巧,其實我也懂,不過,你用起來,有點不一樣,似乎,噫······總

    之,先演示你的給我看看,然後再交流。”

    美女拍着手,將手中的玄階丹火談仍給藥塵之後,便從納戒當中取出一件煉

    藥古鼎,讓藥塵演示。

    藥塵點點頭,認真起來。很顯然,這位美女前輩,是個傳說中的煉藥狂癡,

    煉藥以外的事情,幾乎都不放在心上。

    藥塵深吸口氣,手中鬥火飛入煉藥鼎中,轟隆一聲,感覺到鼎中有着某種特

    性受到鬥火的激發,竟然能配合着他的鬥火,讓鼎爐更加適合煉藥。這種感覺,

    就是自身的鬥火提升了好幾個階級。煉藥術固然是本源,但是一些外物,的確

    能提升不少實力,對於一名煉藥師而言,這是不可或缺的。

    第一次,藥塵對擁有一個好的煉藥鼎,產生了念想。初階時,或許還無所

    謂,再好的煉藥鼎,也就是邪麼回事,利用外物而過於順利地煉藥,反而有礙於

    成長,但是現在的他,已經到了該擁有一座高級煉藥鼎的時候了。

    技巧很筒單,但是,加入了藥塵的一些獨特的理解之後就不同了。這不是藥

    族的技巧,也不是丹塔的技巧,兩者兼有,卻又似是而非,只能說,這是屬於藥

    塵自己的獨立之法。

    “我好有點懂了,不過,可惜,這技巧我用不上,討慶死了。啊,對了,

    我還沒有介紹我是誰吧,我叫韓珊珊,你叫什麼?”

    “藥塵。”

    “藥〒呱······藥族分支的?”韓珊珊有點意外。

    藥塵沉默不語,有些事情他不想再提及了。

    “好吧,不想說我就當你默認了。噫,有意思,你還有沒有別的技巧,給我

    演示看看?”

    “有是有······”藥塵眼睛滴溜一轉。

    “喂做人不能太貪心啊,玄階鬥技耶!”

    “我是說,能不能把我朋友也帶進來,他叫風閒,雖然不是煉藥師,不過,

    是個很好的助手。”

    “朋友?叫風閒?好吧,晚上你就能見到他了,現在,演示吧。”

    韓珊珊是當之無愧的煉藥狂癡,爲了煉藥術,能夠不顧一切,丹塔的規矩,

    用她的話來說,就是:哪來的,就滾哪去。

    晚上,藥塵見到了風閒,還有丹虎臣。

    “虎臣前輩原來是丹家的人?”

    丹塔五大家族,丹曹葉邱白,丹家行事最爲低調,但是丹塔方方面面,都

    有着丹家的人在一些關鍵的位置。藥塵不過半天時問裏,就從韓珊珊這個煉丹

    狂癡嘴裏聽到過數次丹家的事情,換成別人,或許還沒什麼,但是,儆韓珊珊

    這種除了煉丹以外的事情都漠不關心的人都會多次提到,就知道,丹家有多麼

    的不簡單。

    丹虎臣苦笑,“此丹非彼丹,我們這一支,早就從丹家分離了出來。”

    事情有點混亂了,丹虎臣悠麼也沒有料想到,藥塵竟然會被韓師叔看中,不

    知道他的計劃還能不能順利進行下去,畢竟,他手上,已經沒有了藥塵感興趣的利益。

    “鬥丹會,什麼時候開始?”

    藥塵一笑,主動問道。

    “你還願意參加?就在半月之後,這是你的徽章,有韓師叔的認證,恐怕沒

    人會提意見。”

    丹虎臣立刻取出一枚五品中級的徽章,別在藥塵胸前,生怕藥塵反悔。

    “呵呵,能與其他人交流煉藥術的機會,我忽麼也不會放棄的。”

    藥塵目光閃爍,一個下午,他也與韓珊珊交流了許多。小部分是他演示

    些煉藥小技巧,大部分,是韓珊珊在講述煉藥術的內在真諦,不僅僅是處理合

    並藥材的藥性,而是將煉藥術當成一種修行,當成是天下道理的天道來實踐,

    來探索。

    這爲藥塵打開了一扇天窗,讓他看到了前所未有的風景,原來,煉藥術,可

    以如此這般

    閉門苦修,顯然不是煉藥術的全部,出去與他人交流、競爭,能夠激發自己

    的靈性,找到更加寬闊的道路。



    上一頁 ←    → 下一頁

    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
    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