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鬥破蒼穹前傳之藥老傳奇 » 第五章 聖丹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鬥破蒼穹前傳之藥老傳奇 - 第五章 聖丹城字體大小: A+
     

    兩天之後。

    小公主沒有再出現,倒是聖女來過一次,和藥塵交代了許多待在妖谷的禁

    忌,又給了藥塵一枚大妖殘皮作爲在妖谷行走的信物,卻是將藥塵當成了妖谷煉

    藥客卿,各色藥材,也都無限制的供應,幾乎是要什麼藥材,都能迅速到位。

    不過,前提是藥塵要爲妖族煉出足夠的丹藥。

    這對藥塵而言並不很難,在深山當中,除了趕路,就只有研究煉藥術一

    途,尤其是煅體一類的丹藥,對人類修士有着伐骨洗筋之效,對妖族,也有着

    奇異的效果。煉製了幾爐用於藥浴的丹藥送上去之後,藥塵的地位,便迅速地

    得到了提升。

    只是,與曲東昇和虎臣之間的關係,並沒有得到彌補,兩人的目的很明顯,

    都想得到藥族的基礎煉藥祕法。這基礎二字,聽起來似乎並沒有什麼了不起之

    處,但實質上,包含衆多,至有着靈魂細節上的奧義,在藥族雖是普及,但的

    確也是藥族的祕中之祕,絕不外傳,哪怕藥塵有心,也絕不會賣族求榮。

    倒是風閒,被聖女要了過去,每天弄到深夜才一副神魂顛倒地歸來。

    “她引誘我,差點就上鉤了,不過,我還忍得住······塵哥,再給我來一次藥

    浴吧!”

    風閒打着顫,和藥塵要求藥浴,將自己置於生與死之間的極限痛苦,才能讓他意志力堅強起來。風閒很清楚,妖族聖女,是在利用他來練魅惑妖術,堂

    堂男兒,怎麼能受妖女魅惑!風閒雖然血氣方剛,但是性子卻極爲剛直。

    藥塵笑着點了點頭,算算時間,也差不多要進行藥浴了。他與風閒的藥浴,

    可以說是有着療程的,在深山當中,只是勉強維持,現在在妖谷當中,萬般不缺,自然可以按質按量,定時進行。

    藥浴的丹藥是早就已經煉製好了的,吩咐下面在浴堂準備好浴湯,倒入丹藥

    磨鍊成的藥粉,也懶得避諱,直接便在大浴堂中開泡。

    妖族生存方式荒蠻,除非能幻化人形,幾乎都在後山潭水處洗浴,這浴堂洞

    府,是專門爲煉藥師客卿所闢,也就是所有客卿共用。

    藥塵和風閒沒泡多久,洞外人影一閃,卻是來自聖地丹塔的虎臣一臉發黑地

    走了進來,嘴裏唸唸有詞,很顯然是剛纔試煉某種新藥失敗了。

    “噫?藥浴?”虎臣擡起頭,看到藥塵與風閒泡在浴桶當中,又嗅到濃濃的藥味,虎臣眼中泛起一絲嘲颯。

    虎臣從一邊打過清水,一邊清洗着臉上的煙塵,一邊繼續嘲諷地說道:“不

    知道藥浴都有着副作用,副毒難消,以你們這個年紀,固然能夠快速提升實力,

    但是,此生休想踏入巔峯。”

    藥塵只是淡淡一笑,並不理會,但風閒這時正熬受着劇痛,一聽這話,心中

    更是燥悶煩痛,啊着嘴便哼聲說道:“廢話!這是藥塵拿出來的方子,怎麼可能

    有副毒!這麼淺顯的道理,還用得着你來說!”

    “就算方子再好,也有流毒,這是不可避免的,就算事後服用解毒丹,也不

    可能完全清除浴入骨子裏面的藥毒,一次兩次無所謂,長期藥浴,嘿嘿,固然可

    以變成鐵皮銅骨的體質,但境界也就那麼回事了。”

    虎臣回過頭來,對着風閒冷冷一笑。

    藥塵看着虎臣的臉色,心中一突,便笑着說道:“虎前輩不用生氣,你所言

    是,不過,我這個藥浴丹方,是祕傳,有沒有副毒,呵呵,以前輩的能力,自

    然能辨別出好與壞。”

    說到這裏,藥塵便取出一顆藥浴丹,飛入虎臣手中。

    “這是······噫,四品丹藥,啖!”

    幾下辨識,虎臣的臉色微微一變,

    “此丹······”

    藥塵介紹道:“洗髓伐骨丹,有着許多用法,磨粉可配成藥浴粉,配湯,可

    固元培本,直接服食,也可壯大靈魂,副毒爲零。”

    “這不可能!”

    虎臣堅決不信,但是,這纔是四品丹,怎麼可能就沒有副毒?聖地當中也有

    相似的藥浴丹藥,但是,必須上到五品,方能做到完全無副毒後遺症。

    “只是一個祕方而已。”

    “是······呵呵,小子,想和我交換?”

    “交換?只是交流,我對虎前輩的收丹手法很仰慕。”

    “這個······倒是可以。”

    一個收丹手法,換取一個四品無副毒後遺症的祕法丹方,很明顯是大賺。

    虎臣冷冷一笑,“你不會後悔?”

    藥塵苦笑一聲,說道:“我缺什麼,就換什麼,有什麼好後悔的。”

    確實是沒有辦法,藥塵只在藥族族學當中學習過基礎,更高深的手法,雖然

    看過不少,但是,都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想要在煉藥師這條道路上走得更

    深更遠,就必須通過學習外面的煉藥術,以期觸類旁通。

    虎臣的收丹法,非常獨特,並且,與藥族一門煉藥術有着異曲同工之處,只

    是一個用來收丹,另一個是用在煉藥過程當中。

    “換法不是不行,不過,要立誓,不得將功法傳與任何第三人,無論是弟子

    還是妻子,抑或是兄長長輩。”虎臣性格果決,立刻便決定要換。

    藥塵眼中一亮,又說道:“我這裏還有一個改良丹方,不知道可不可以換虎

    前輩的一點心得?虎前輩的成功率,實在讓人豔慕。”

    “嚀······這,就要看你能拿出什麼東西來了。”

    虎臣又是冷笑,看上去很是兇惡······然而,僅僅只是看上去很兇惡而已,隨

    着與藥塵的交流,很快,虎臣便沉浸在新丹方的神祕之中。深入瞭解之後,藥塵

    發現,虎臣看上去很狡詐,實際只是表象,骨子裏面,虎臣是一個對煉藥術極

    爲執着的人。

    相比之下,仙風道骨的曲東昇,態度看上去和藹,至不時施以小恩小惠,

    但內心城府極深,一舉一動,都有着令人想不到的意義後手,這段時間以來,只

    是看藥塵煉藥,就已經愉去不少煉藥手法。

    不過藥族的基礎細節,是一種渾然天成的東西,手法都有着鬥氣細緻變化的

    配合,若是光看就能學去,幾百上幹年下來,外面的煉藥師早就什麼都愉走了,

    也不至於現在還模仿得不倫不類似是而非了。

    與虎臣交流,雖然態度惡劣,但的確是等值的交換。

    而且,這種事情一旦開了頭,根本就停不下來

    時光勿勿,很快,便是三年過去。

    藥塵又長高了許多,腮邊也長出了青須,但是,相比之下,風閒的變化才最

    是驚人。這三年當中,不斷被妖族聖女當成練習魅惑術的靶子,可憐的風閒已經

    看破了女色,從風度翩翩的公子哥徹底長成了皮厚聲糙的男子漢······

    這三年中,小公主只出現過三次,每次出現,都是鬱鬱寡歡的模樣,似乎是

    要修行某種功法,長時間不能出關。

    算一算,上一次見到她,已經是半年前的事情了。

    “塵哥,虎前輩讓我叫你去他裏一趟,似乎是上次你給他的丹方沒成,爆

    爐了。”

    風閒飄進了藥塵的臥室,將在牀上假寐的藥塵喚起。

    “正常,虎前輩一定又是犯了習慣性的錯誤,讓他再審視一下我給他的煉藥

    十誠,噫······我要開始冥想了,晚飯時間再叫我。”

    藥塵降開雙眼,淡淡說了一聲,便再次閉眼,這一次卻是直拉入定。

    這三年來,小公主雖然只出現了三次,但是,她要求建的人類建築卻一直沒

    有停止過修築。一個月前,在一衆人類大斗師的努力之下,終於完成了在山腰處

    的煉藥大殿的營建,而藥塵、虎臣和曲東昇,也都從山澗當中搬進了大殿,生活

    條件瞬間得到徹底的改善,最關鍵的是,相比住在空闊的妖洞當中,個人的隱私

    有了極大的保障。

    藥塵入定到晚餐時間便自動出定醒虎臣,“藥老弟,大白天入什麼定,冥什麼想,有事要和你說。”

    “虎前輩?”

    三年下來、藥塵用丹方交換了虎臣許多功法,利益驅使吧,兩人的關係,也

    因此而變得親近。

    不過,虎臣一直想換的,還是藥族最核心的基礎煉藥術,基礎決定高度,同

    時,也是煉成化元歸命丹的唯一希望。

    “嚀,你不是想進聖地學習煉藥術嗎?現在有一個機會,看你願不願意

    把握。”

    “什麼機會寧”藥塵眼中一亮,三年下來,通過與虎臣的交換,他的進步極

    其巨大,曲東昇和虎臣都直接稱呼其爲怪物。三年時間裏,藥塵以五品的煉藥師

    實力,竟然多次逆天,煉出六品丹藥!這還是在虎臣沒有將聖地流傳的煉藥術交

    換的結果,如果他能親身進入聖地學習,藥塵有絕對的信心,他在煉藥術上能夠

    得到真正的昇華。

    “聖丹城鬥丹會,只要能在鬥丹會當中有所表現,就能得到舉薦。”

    虎臣臉上泛過一縷精光,藥塵看得出來,這次鬥丹會,絕不是虎臣嘴上說得

    麼輕鬆,或許,其中還有着其他的私人恩怨。

    “怎麼才能參加鬥丹會?”

    “這個嘛,你可以充當我的弟子,咳,你也和我換了不少功法了,這樣說,

    沒有人會懷疑。”虎臣聲音有點不自然,藥塵現在已經是五品煉藥師,十八歲不

    到的五品煉藥師1放到哪裏,都是億中無一的神之天才,論實力,並不會比六品

    煉藥師的他弱太多,更不用去討論潛力了,年輕,就意味着無窮的可能性。

    “這沒有問題。”

    藥塵倒是無所謂,只要有機會能進丹塔,除了出賣藥族這一件事以外,其他

    的,怎麼樣都行······

    “很好,嘿嘿,就這樣說定了,一個月後,我就帶你離開這裏、曲東昇那老傢伙,大概這兩天就要練成化元歸命丹了,完成此丹,我們就算自由了。”

    虎臣笑着拍了拍藥塵的肩膀,“魔鬼就是魔鬼,只是看着你煉藥,曲老頭就

    把你的技巧愉了個七七八八,不過你放心,老傢伙絕對不敢外傳出去,藥族的刺

    客,呵呵,在中州大陸沒有幾個人敢去直面。”

    藥塵苦笑,三年下來,曲東昇的魔性,他也瞭解通透了,年近八旬的曲東昇,的確是真正的天才,靈魂力量極其強大。藥塵甚至懷疑,曲東昇的靈魂極

    有可能達到了天境者的可怕地步!他根本就不是用雙眼在看,而是用靈魂在透

    析他的二切,不過,最核心的東西,始終不可能愉學走,其實,是二種需要

    藥族血脈才能激發的特殊技巧,可以說是二種唯藥族弟子才能擁有的種族天

    賦。所以藥塵明知對方在愉學,也就無所謂了,何況,曲東昇是個聰明人、也經常在藥塵面前演示一些東西,雖然沒有虎臣那樣明着交換,就結果而論,

    也沒有什麼差別。

    一個月後······

    曲東昇與虎臣合作,終於煉成了十二顆化元歸命丹,三十一年時光,就爲了

    這十二顆七品丹藥。

    丹成之時,天地異象在妖谷引起了一陣轟動,雖然沒有出現丹雷,但是曲東

    升與虎臣都是欣喜若狂地大吼出氣

    曲東昇眼睡含着欣喜之洎,“如此,便可以回去了。”

    妖族聖女第二時間趕至,身後是十二名體態嬌嬈的絕色美女,並不是妖族,

    而是人類,各個精神強大,至少有着大斗師的實力。

    “曲老,按三十年前的約定,十二名嬌姬奉上。”

    “很好,我要的東西······”

    “三十年前就已經準備妥當。”聖女又恭謹地奉上了一枚納戒,淡淡一笑,

    轉頭看向虎臣時,又說道:“虎前輩,十年前加入,貢獻頗大,除去當初商議之

    物外,也有三名嬌姬,不知虎前輩是否有興趣?”

    “咳,女人這東西,麻煩,我又不是曲老魔,有着龐大的家族要開枝散葉······”

    虎臣一臉矛盾的神色,明顯是想要,卻又不想要,美女誰不想要?而且,

    這是由妖聖谷培養長大,從胎中就開始優育,孕育的後代,十有八九,都會是

    強大的天才,爲後代考慮,這些嬌姬,是讓一個新興家族迅速壯大的最好選

    擇。

    不過,虎臣並無家族,又算是半個聖地核心弟子,就算收了這些女人,也不

    知道要如何安置,只能忍痛婉拒。

    聖女笑着將另一枚納戒送入虎臣手中,又開口說道:“如此,當年的交易,

    便算完成,我妖聖谷收走八枚,剩下的,請二位前輩自行處置了。”

    “我取一枚,另一枚,我覺得藥塵也有份。”虎臣目光一閃,嘿嘿一笑,

    說道。

    曲東昇目光有些複雜,不過猶豫少頃,他便點了點頭,算是認可了虎臣的

    說法。

    藥塵一t正,這化元歸命丹,對於不過十七歲的他而言,並無大用,這是增加

    壽元的丹藥,而他,最需要的,是功力。

    不過,在虎臣的目光示意之下,他並沒有拒絕。

    “好了,三位客卿,可以隨時離開。”

    聖女說着這話時,刻意地看了藥塵一眼,暗示有話要和他私下交談。等聖女出門之後,藥塵便借辭跟了出去,走出大殿,就看到聖女站在一旁,向他

    揮手。

    “聖女有話要和我說?”

    聖女砭了貶眼,說道:“藥塵,現在有個機會,可以讓你迴歸藥族,不知道

    你有沒有興趣?”

    “呵,聖女大人不會不知道我與藥族之間的事情吧?我回去,恐怕不是流於

    下等,就是離死不遠。”

    “以我妖聖大人名義,誰敢動你?”

    “條件呢?”

    “儘量不要再接近公主,她修行的,是寒天冰地凍神鬥氣大法,大成之前,

    不能動情。藥塵,雖然她還沒有對你動心,不過,再這樣下去,恐怕······”

    藥塵冷冷一笑,“恐怕,也是因爲我只是一個沒落的小子的緣故吧,放心,

    我對小公主,沒有邢種興趣,只是朋友而已。”

    說着的這話,藥塵覺得,是發自內心,他真是隻將小妖女當成是朋友,只

    是······現在當着聖女之面說出口來,心中卻又莫名的一空,似乎有什麼渴望,被剝離了一樣。

    也許只是鐠覺,離開妖聖谷前的不捨吧。

    “只是朋友嗎,也是,這三年來,你們也只見過數面而已,她······正處於修

    行最緊要的關頭。

    聖女點了點頭,也取出了一枚納戒,交到藥塵手中,說道:“這是一些材

    料,算是你這三年的報酬。”

    “我不能收,這三年,我在妖聖谷收穫良多,而且······”藥塵臉一紅,雖然

    他爲妖聖谷煉了許多丹藥,但實際上,他煉壞的藥材更多,這沒有辦法,一些試

    煉,成功率低得令人髮指,兩相抵消下來,他煉的丹藥,正好可以換些煉廢的

    藥材。

    “呵呵,就當是妖聖谷對你的投資。”

    聖女很堅持地將納戒塞入藥塵手中,轉過身,沉默了一下,似乎還有話要

    說,最後還是搖了搖頭,便飄然而去。

    說走便走,一刻鐘後,藥塵便帶着風閒收拾好東西,與虎臣一同上路。與來

    時不同,離開妖聖谷時,是使用傳送鬥陣,並且,是連續的多個傳送鬥陣,又經

    過數天的趕路,便從深山當中,來到了一座人煙繁盛的人類城市。

    “這裏便是青靈城了,從這裏乘坐空間船,就能趕到聖丹塔。咳,現在可以

    和你說實話了,鬥丹會,其實是丹會的甄選,然後······其實,我和你一樣,是丹

    塔棄徒,當年犯了大錯,所以被放逐十年······”

    到了這時候,虎臣徐徐地將他的故事道出。原來,虎臣的母親纔是丹塔的核心弟子,他算是出身高貴,並且天賦過人,

    如無意外,他極有可能繼承他母親在丹塔中的位置,一生爲丹塔服務。

    然而,一次意外,他犯下大錯,連累到母親失職,最後,母親被貶,而他遭

    到放逐。

    “不過,十年放逐時間過去了,只要我能彌補十年前犯錯的損失,並且,有

    所作爲的話······不僅可以讓我回歸丹塔,還能讓母親復職。”

    虎臣緊緊地盱着藥塵,“你煉藥的天賦極強,只要你能奪得鬥丹會前十名,

    就能拿到一年後聖丹城丹會的資格,無論你決定是否參與丹會,我都證明了我的

    價格······咳,就是這樣。”

    原來,虎臣是因爲這個才藉口藥塵是他的弟子,只要藥塵能在鬥丹會中取

    得優秀的成績,他就會被丹塔重視,而藥塵,顯然也能因此而進入丹塔學習

    煉藥術。

    藥塵點點頭,這種棄子渴望重獲認同的感覺,同樣是藥族棄子的他,最能理

    解。唯一不同的是,虎臣在丹塔並無死仇,而他,與藥族位屬核心高層的刑堂,

    雖還不算是血海深仇,但也是唯有死亡才能化解的深仇巨恨,所謂的欲歸無路,

    就是他的情況。

    “很好。”虎臣暖了口氣,沉默下來,三年的相處,他對藥塵也極熟悉了,

    答應的事情,就必然會去做到。

    藥塵與風閒這時正感受着青靈城的宏偉,喧鬧的人羣,一個接一個的拍賣

    行,隨處可以看到的藥材市場······

    這一切,對兩人來說,都極爲新鮮。

    不過,在看到拍賣行時,風閒的眼中,都泛着淡淡的哀傷,三年過去了,雖

    然在妖族過得還算不錯,但是,風家的血海深仇,他沒有一刻忘記過。

    藥塵拍了拍風閒的肩膀,點了點頭,他也沒有忘記。

    風閒淡淡一笑,“塵哥,放心,我知道,時機還不到,對方,可是有鬥

    王的。”

    “相信我,再過兩年,殺一兩個鬥王,就和煉丹一樣簡單。”

    風閒狠狠地點了點頭,

    “不過,塵哥,我想過了,這個大仇,我要親手

    去報。”

    虎臣對這些恩怨情仇並不感興趣,他的目的很明確,而且,也不覺得自己與

    藥塵有麼深厚的友誼,只是利用關係而已,這一點,無論是他,還是藥塵,抑

    或是風閒,都非常明白清楚。

    在虎臣的帶領下,來到了一處巨大的廣場,上面人羣熙攘,但卻有着嚴格的

    秩序,廣場末端,有着一個被重兵把守的高大石臺,在石臺之上,一個深邃的黑

    洞正緩緩旋轉,散發着神祕的氣息。“這是空間蟲洞,通過它,可以在最快的速度,抵達聖丹城。”

    相比鬥陣,空間蟲洞能夠跨越的地方更遠,並且,更加的穩定和安全。

    這些常識,藥塵都在書中見到過,卻沒有真正接觸過。其實藥族也有自己的

    空間蟲洞,但是卻從不開放,不是他能夠接觸得到的,荏至連位置都不清楚在哪

    裏,只知道不在神農山脈當中。

    排着隊,來到空間蟲洞前,虎臣從衣袖當中取出一隻小船,摩擎兩下,這小

    船,便是能在空間蟲洞當中航行的空間寶船。

    原本刁\的空間船幾乎是見風即長,瞬息之間,便化爲數丈大小的船隻,船

    身閃爍着淡銀色的空間之力,絲絲遊走在船身上下左右。

    “上來吧。”

    虎臣與守衛空間蟲洞的高手確認過身份,並用丹藥繳納了使用蟲洞的費用之

    後,便一臉自得地招呼藥塵與風閒坐進空間船中。

    船中富麗堂皇,應有盡有。

    “我這船悠樣?”

    虎臣很是得意地向着藥塵一笑,這空間船極難鍛造,更何況,他這一艤是三

    級空間船,以私人所有來說,手筆驚人。

    不過,藥塵只是淡淡點了點頭,說道:“有點小。”

    “撲疇1小?這可是三級空間船”虎臣一聲冷笑,不滿地說道,“你倒是

    弄個更大的出來,我拿祕法和你換!真正的祕法。”

    “真的?”

    “當然”

    “······好吧。你要說話算話。”

    藥塵一笑,好巧不巧,他家裏面就有這樣一腱小船,據母親說,是老祖爺

    爺留下來的避物,不過,這種空間船固然珍貴至極,但是隻在空間蟲洞當中才能

    航行,在外面,真是一點作用都沒有,尤其是在封閉的藥族當中,根本就不受重

    視。藥塵極小的時候,拿來當玩具玩過不下上百次,藥塵逃出藥族時,倒是將這

    些東西全部都帶了出來,刃鱧黑漆漆的小船也在其中。

    藥塵走下船,從納戒當中掏出了一支小黑船,拋在空中,轟轟轟,幾聲異

    響,幾道靈光炸開,卻是小黑船飛快地汲取着空間之力,轟隆聲中,迅速漲大!

    幾次砭眼,一鱧三十丈長的巨船出現在空間蟲洞前。

    虎臣眼角抽描了幾下,默不作聲地將自己的“十丈小船”收了起來,拉着風

    閒跳入了藥塵放出來的巨船當中。

    四周等待進入空間蟲洞的人們也是議論紛紛,七級以上的空間船,難道是哪

    個超級勢力的大佬出巡了?

    “小子······你,居然,有七級以上的空間船!”如此大小,絕對是在七級以上

    七級以上的空間船,根本就不是私人能夠擁有的,只有些大型勢力纔有這

    種物力財力擁有這個級別的空間船。

    虎臣看向藥塵的目光,多了一絲忌懌,覺得藥塵有點深不可測了,能有七級

    空間船,並且堂而皇之地拿出來,其背後,真的會沒有倚仗嗎?

    藥族棄子?或許與他一樣,棄歸棄,不代表其背後沒有支持的人。

    空間之力的牽引之下,巨大的空間船徐徐地穿入漆黑的蟲洞空間當中。

    藥塵只覺得視線陡然一黑,身體微微一晃,有着失去重量的感覺,不過剎刃之

    艮這種失去自我的感覺迅速消退,旋即,一個漆黑而奇異的空間通道,出現在了其

    視線之內。

    這是一個看不見盡頭的空間通道,整個通道一片漆黑,唯有四周的空間障

    壁,散發着若有若無的淡銀色的空間力量,正是這些空間力量的障壁,在茫茫黑

    暗的空間當中隔出一個十來丈左右的通道。通道的四面八方,前後左右,都是深

    邃的黑暗,除了有濃郁的空間波動從中滲透而出,四周寂靜之極,哪怕是一絲的

    聲息都沒有,唯有死一般的寂靜。

    起先,這種死寂,還是一種新鮮的感覺,然而,隨着新鮮感退去,望着蟲洞

    的深邃之黑,一種極深極沉重的氣氟籠罩了整個人心,就連互相交談的心情都被

    這種沉寂所淹沒。

    枯燥,無味,並且,根本就提不起精神去打破這種狀態,至連討論煉藥術

    的心情,都被沉寂,就連時間,都是破碎得並不連貫,影響着人的心境。

    一路無話,三人都是默默地守禦本心,服食了辟穀丹後,便自行磨鍊鬥

    氣。遙遠的前方,出現了一點若隱若現的銀色的光圈,一道道空間的力量波

    動,如同浪潮一般,一陣陣地衝擊過來,在這力量的牽引下,空間船的速度漸

    漸慢了下來。

    但即使再慢,空間船的速度也是極快,片刻之間,圈銀光,便刺眼奪目,

    銀色的空間力量如同晨光之幕,引導着空間船緩緩扎入其中。

    偉大的聖丹城,就在這銀色的光幕之後!

    此時的藥塵還不清楚,他的傳奇,將從這裏起步!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
    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