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鬥破蒼穹前傳之藥老傳奇 » 第三章 深山迷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鬥破蒼穹前傳之藥老傳奇 - 第三章 深山迷途字體大小: A+
     

    半月後。

    深山當中,藥塵與風閒二人徹底地擺脫了追兵,但同時不幸的是,兩人也都

    迷了路。

    風閒有點呆呆地看着藥塵,他終於認出了衣衫檻樓的藥塵,這不就是那天和

    他分食的個乞丐嗎?

    不過,這時候,心裏面也只有苦笑,看起來,當初自己一時好心,倒是真的

    結了一個善緣,不然,以藥塵的煉藥水平,當時怎麼會選擇危機當中的風家。

    只是······還是那句話,風家拖累了藥塵。

    忽然,藥塵停下腳步,嘴角又吐出一口墨黑色的血塊,臉色微微一變,坐到

    地上,卻是一連服食了數顆丹藥,這才重新壓制住了胸前的那顆青種。

    “您······沒事吧?”風閒緊張地問道,鬥王的殺招,這半月以來,一直折磨

    着藥塵,數次暴露痕跡被追兵追上,也都是藥塵體內的青種散發出了氣息。

    “沒事。”藥塵淡淡一笑,這股木屬性的力量,對他而言,其實並不全部都

    是壞事。雖然身體遭到破壞,但是,不斷地以三花聚火功去凝鍊這顆青種,同時

    又能抽出許多木屬性的生機之力,轉化成爲自己的力量,增強若自身的體質。

    原本,藥塵的潛力經歷過一次燃燒,雖然通過兩年的休養,不斷的藥浴,已

    經得到了恢復,但是,距離恢復到完美,還是有着差距,要繼續數年的藥浴彌

    補,才能夠真正恢復他原本該有的潛力。

    但是,這顆種入體內的青種,卻讓這一過程縮短了,凝鍊青種而得到的生

    機,是通過藥浴獲得的上百倍之多。

    唯一的缺點,就是很有可能一時不能擋住青種的破壞力量,身死後徹底玩

    完。

    不過,不破無立,藥塵對於這樣的危險,早就已經置之度外,沒有付出,哪

    來回報!

    這時,盤坐在一棵大樹之下,雙手輕輕按在地上,可以看到,大量的肯氣霧

    氣,從藥塵身上的毛細孔中緩緩吐出。這是青種的青氣,四周的草木受到這青氣

    的侵入,瞬間瘋狂地生長起來,這是木屬性的催生,但是,這種催生,並非益

    事,而是一種破壞!

    剎間,瘋狂生長的草木耗盡了它們的生命潛力,飛快地枯黃凋零。

    藥塵臉上泛起一道紅光,這是三花聚火功的鬥火。他壓制着體內的破壞,煉

    化着青種的青氣,將其中破壞的力量,一點點驅出體外,留下些勃然的生機。

    這力量,是來自一名鬥王強者,對於藥塵而言,極爲浩瀚沛然,同時,青種

    當中所蘊藏着的木行之祕,也在三花聚火功的鬥火凝燒下,一點點展露在藥塵眼

    前,這是最本源的力量,也是木家功法最核心的法則。

    撲哧······

    又是一口黑色的血塊從嘴裏噴出,這一次,藥塵卻露出了笑容,黑色的血塊

    當中,帶着幾縷青色,這是青種開始被煉化的跡象,再這樣下去,不出數日,他

    就能徹底將青種轉化成爲生機。恐怕只這一下,他就能真正突破鬥師的境界,成

    爲一名真正的大斗師,而不需要再依靠紫炎丹或是極炎丹的強行提升。

    藥塵站起身來,看了眼滿臉不安的風閒,微微一笑,說道:“走吧。”

    “是。”

    風閒點了點頭,恭謹地說道。

    “我比你還小,以後用不着這樣恭謹。”藥塵拍了拍風閒的肩膀,暖了口

    氣。

    “同是天涯淪落人,以後,我們就以兄弟相稱。”

    “我······”風閒張了張嘴,沒有想到藥塵會說出這番話來。說實話,他一路

    跟着藥塵,目的十分單純,就是保護受了傷的藥塵,他的打算,是等藥塵傷勢好

    轉之後,他就回武隆城······

    “你想回武隆城,我知道。但是,我想和你說個故事,一個關於藥族沒落分

    家的故事,一個藥族弟子,是如何被趕出藥族的故事······”

    半個時辰之後,聽完藥塵故事的風閒,嘴張得更大了,愣愣地說道:“你是

    藥族······”

    “是的,我叫做藥塵,就是這個故事中被驅出藥族的個沒落弟子,我

    與藥族的刑首藥萬歸有着深仇大恨,藥萬歸的父親,是藥族最有勢力的核心

    長老之一。”

    咕畋,風閒嚥下一口口水,這樣的仇,根本就不可能報得了。

    “但是,我不會放棄,只要活着,就有希望,有朝一日,我一定能夠做到一

    些現在看起來絕無可能的事情。風閒,風兄弟,我希望,你能成爲我的力量,而

    我,也會是你的力量,一個鬥王而已,不需要十年,此仇必報。”

    一個鬥王而已

    風閒聽着藥塵嘴裏說出來的這旬話,忽然間笑了,

    “什麼一個鬥王而已,

    你······也只是大斗師吧!”

    沒有大量資源的投入,一名大斗師想要晉升鬥靈都是天塹一般,更何況

    鬥王。

    熟知,藥塵微微一笑:“我只是鬥師,現在的境界,大概是四星到五星

    之問。”

    風閒覺得腮幫子有點抽筋的感覺,打死他也無法相信,藥塵只是五星斗師

    能從鬥王一擊之下逃走,至少也要有鬥靈的實力也就是說,就算有瞬間突

    破境界的強力丹藥,也要有大斗師的實力,面對鬥王的攻擊,纔能有一線生機。

    “你······怎麼可能是鬥師?”

    “我是煉藥師,所以,相信我。”

    藥塵深吸口氣,這時,方纔崢嶸初顯,難以形容這種感覺,一個人奔逃,只

    顧自己活既可,現在拉着風閒,還是個有求死之志的笨蛋,未來前途的難度何止

    百倍?藥塵心中沉重,心思也不由爲之而變得深沉,人,窮則變,變則通。

    風閒看着藥塵,心中還是有着疑問,只是這時統統壓了下去,走二步,算

    步吧。他也不是真心求死,只是大變之下,本能想與家人同生共死,不願在患難

    中獨自貪生,這也是看到對方有着鬥王強者,失去了報仇的信念。如果真能報仇

    有望,他又悠麼可能輕生樂死?

    “我們現在忽麼辦?”

    下意識地,風閒向藥塵問道。

    藥塵心中也沒有定計,但是,看着風閒迷茫的臉色,他知道,自己必須有主

    見起來,略二思索,便開口說道:“這裏是深山,我們向着太陽升起的地方二直

    走,總能走出去,一路上,町以採集藥材煉製丹藥。”

    時光勿勿,宛若流星,又是一月過去。

    人有着目標,就能發揮出連他自己都難以想象的力量。一路上,藥塵風閒二

    人採集了許多丹藥,也遇到了不少守護靈藥的魔獸,爲了爭奪靈藥,爆發了不少

    戰鬥,其中許多次都是生死一線之間,但兩人都堅強地挺了過來,不斷的戰鬥,

    也讓藥塵加速了對青種的生機的煉化。

    風閒在戰鬥當中的提升,有點出乎意料,家族破滅,打開了風閒天賦之門,

    每一場戰鬥之後,通過藥塵的丹藥鞏固,都有着驚人的進步。

    不過,相比之下,藥塵的提升,卻是有點不講道理的蠻橫,隨着對青種持

    續的汲取,生機的力量在藥塵體內越來越充沛,力量節節攀升,直到九星斗師

    的頂點。

    其實,藥塵原本的體質、經脈、丹田,早就已經在無數次藥浴當中,達到了

    大斗師所能達到的巔峯,這時,補充欠缺的生機能量,不僅讓他兩年前燃燒潛力

    的後遺症得到了徹底的修復,更是讓他不斷晉升。

    “我要突破大斗師了。

    藥塵停下腳步,突然和風閒說道。

    風閒面色一緊,跨一個大境界的突破,變數極多,有的人能夠一舉成功,順利晉升,但大多數人,都會遇到種種困難,從而功虧一簀。

    “我替你護法。”

    風閒深吸了口氣,堅定地說道。

    藥塵閉上眼,臉上抽搞了一下,便降開了眼,說道:“噫······不用了。”

    “什麼?”

    “已經晉升成功,我現在有一星大斗師的實力。”

    風閒腳下一拐,險些站不穩,再次叫道:“什麼!"

    “沒聽清?”

    “聽清了,但是,怎麼可能!”打個頗抖就從九星斗師晉升到大斗師了?

    再順利的人,又哪裏有麼容易的!

    “好不是很難,自然而然吧。”

    藥塵淡淡一笑,他多次服用紫炎丹使用大斗師境界的力量,大斗師這一個大

    境界,對於他沒有任何的神祕可言,能量到了,自然也就晉升了,就人出生之

    後,天生就會用口鼻呼吸一樣簡單。

    自然而然······纔有鬼!風閒翻了個白眼。

    “走吧。”

    藥塵想了想,卻是轉過身,朝着另一個方向前進。

    “等等,去哪?”

    “剛纔看到的刃顆猴菌七星木,現在可以去採了。”

    “裏有一條七星蛇······呢?現在能打得過了?”風閒覺得自己有點跟不

    上節奏了,難道說,剛一晉升大斗師,就有信心打贏之前還絕對不是對手的魔

    獸了。

    “打不過,七星蛇是鬥靈級別的魔獸。”

    “一會兒你在安全的地方等我,打不過不要緊,只要能跑得過就行了。”

    藥塵笑了笑,有時候,力量的對比,不是單純的正面拼殺,而是各種因素的

    綜合。有時候,不需要能幹掉對手,只需要有能應付對手的力量即可以達到目

    標,用最小的力,獲得到最大的利。

    隨着藥塵的這一次晉升,兩人可以採集到的藥材變得越來越廣泛,其中不乏

    珍稀罕見的高級藥材。

    藥塵沒有任何保目的意思,採到什麼藥材,便直接開始煉製丹藥,丹方都是

    家族所傳。畢竟是祖上出過上宗族碑的分家,雖然沒落了,但是各種丹方,還是

    存下了許多。這時,藥塵也不看成功率,只管去煉製,即便是失畋,也能得到珍

    貴的經驗教訓,成功了,就是戰鬥時的生命保障。

    風閒顯然受到了藥塵的刺激,再加上藥塵不間斷的丹藥供應,在與魔獸的戰鬥當中不斷地進步,竟然在短短兩個月後,晉升到了九星斗師的境界。

    “我好抓到了一點東西。”

    又是一場激戰,從一羣魔獸的地盤當中搶出了幾株藥材,風閒一邊吐着血,

    一邊表示自己也要晉升大斗師了。

    連續高強度的戰鬥,不能快速進步,就只有死亡這一條路。

    “我悠麼覺得,我們越走越深入山林當中?一個月前,還能看到一些人類留

    下來的痕跡,現在連獸道都越來越少了。”風閒抹去嘴角的血漬,從藥塵裏要

    來了幾顆療傷的丹藥,熟之又熟地按照分量吞嚥下去,又表示出對迷路的反思,

    “會不會我們走錯了方向?”

    “不知道,總之,認定一個方向前進就行了。”

    藥塵苦笑,不過,貌似並沒有壞處,這兩個月過去,他已經晉升到了三星大

    鬥師,更重要的是,不斷地獨自煉藥,讓他對煉藥術有了許多隻屬於他的見解,

    可以說,他的煉藥術,已經脫離了藥族的基礎,形成了屬於他自己的體系。當

    然,這還只是雛形,但是,每一個強大的煉藥師,都必然有着屬於自己的體系,

    走在一條只適合他的大道路。

    至於風閒,相形之下,或許差了許多,但是,放在一個正常的環境當中,兩個

    月就達到要晉升大斗師的契機,這樣的修行速度,可以稱之爲天才中的天才了。

    這時,距離風家大難,已經過去半年,而藥塵離開藥族也快要過去一年,在

    深山當中,兩人互相扶持,建立起了真正的兄弟情誼。

    爲了幫風閒晉升大斗師,藥塵可以說是傾盡全力,族學長老送予他的丹藥,

    全都毫不吝嗇地拿了出來,矗至排除萬難,爲風閒準備了數次藥浴。

    風閒的天賦,只能說是還行,並不是天才一類,但是,經由藥塵之手之後,

    風閒的天賦正在慢慢地轉變,經脈、鬥氣,所有的天賦,在經過數次藥浴之後,

    都在慢慢變得更強。

    風閒也能感受到這一點,自己的天賦,自己最清楚不過,一些過去不能理解

    的家族功法,這時,都能一一融會貫通,並且還有遊刃有餘的感覺。他很清楚,

    這一切,都源自藥塵的幫助,對藥塵的話,他開始變得言聽計從。

    就這樣,又是一月過去,藥塵與風閒兩人身上的衣服,在多次與魔獸的遭遇

    戰中已經碎成檻樓,如同野人一般,型;至不得不用樹皮和樹葉織衣遮體。

    “有沒有覺得,最近遇到的魔獸,越來越強了了而且,有智慧的魔獸也越來

    越多了。”藥塵皺着眉頭,覺得有點不對勁了。

    “不知道······我有點餓了。”風閒張了張嘴,卻無話可說,論起野外經驗,

    他比初出茅廬的藥塵還少。

    “差不多要找宿夜的營地了。”藥塵看了看天色,點了入夜的森林格外的危險,許多恐怖的魔獸,擅長在夜間捕食,而在夜色當

    中,並不適合人類作戰。

    尋找了片刻,便找到了一處山崖下的崖洞,很是乾淨,並且,崖洞旁邊,有

    着一處寒水潭。

    藥塵笑了笑,說道:“今晚又可以藥浴了。”

    在山林當中,想要進行一次藥浴並不容易,首先,要找到合適的水源,並不

    容易。其次,藥浴需要大量時間進行準備,特別是有些藥水需要熬煉數天之久才

    能完全發揮作用。

    有着山洞,就能停昭數日。

    風閒點了點頭,也打算在此休憩兩天。

    用過晚餐,藥塵與風閒分頭行動,在崖澗四周佈置了預警的機關陷階之後,

    便開始爲藥浴做起準備。

    藥塵開始用藥鼎煉製藥浴所需的丹藥,風閒負責將這段時間收集來的藥材分門

    別類,進行煉藥前的處理。由於缺少收藏藥材的工具,這些採集來的丹藥,必須盡

    快進行煉藥,不然,藥材的藥性很快就會揮發,輕則品級下降,重則成爲廢材。

    很快,藥塵在完成了藥浴的丹藥之後,便開始煉製其他丹藥,藥材不齊,但

    是,藥塵也不完全按照熟知的藥方進行煉製,而是天馬行空,各種嘗試,超出自

    己認識之外的,就進行試驗,自己所熟悉的,則進行改造······

    每·一次開爐煉藥,藥塵的煉藥術都有着質一般的飛速提升,哪怕是在藥族,

    也不可能有着這樣多的藥材供其試驗,要達到這種程度的試驗,至少要晉升到五

    品煉藥師之後,族內纔會無限制地開放藥材供其試煉。

    而現在,藥塵的煉藥水平,以成丹而論,不過是介於三品到四品之間,以真

    實水平來說,或許還只是二品到三品之間,不過,藉助着家中傳下來的各種煉藥

    祕法祕術,越階煉藥,對藥塵而言,已經是一種常態。

    天一夜,就在這種不斷嘗試的煉丹當中過去,而在這段時間當中,風閒也

    沒有閒着,他不眠不休地用溫火熬着兩爐藥水,不斷加入藥浴藥粉,或適時地補

    充寒潭清水。這次的藥浴,需要用一天一夜的時間熬製藥水,最後,再配合服食

    丹藥進行。

    藥塵這時結束了最後一株藥材的煉藥,一陣黑煙騰空而起,這株珍貴的藥材

    沒有煉成丹藥,但是,卻煉出了一顆青綠色的毒丹,刮下一絲藥粉解析,藥性有

    着極重的寒毒,能在一刻鐘內,讓人寒毒發作而亡。

    藥塵吸了口氣,原本是想煉製一顆解除走火入魔的解火丹的,沒想到煉成了

    一顆大寒毒丸。

    “都煉完了?是不是要開始藥浴了?”風閒對藥浴很期待,每次藥浴之後,

    他都能明顯地感覺到自己的天賦的變化,身體也變得更加強大,雖然鬥氣的靈界沒有提升,但是身體卻已經預先進入了更高的階段。

    藥塵伸了一個懶腰,好累,不過,這種筋疲力盡的準備,正適合這次藥浴,

    便點了點頭,取出兩顆輔助藥浴的丹藥,

    “開始吧。”

    兩人運足鬥氣,坐進滾燙的浴爐當中,鬥氣抵擋着沸水的溫度,但是,水中

    的藥性卻不斷滲入鬥氣當中,又通過鬥氣,影響到經脈、丹田,至腦府深處。

    隨着藥性的侵入,令人瘋狂的劇痛從骨髓深處升起,是一種骨頭被寸寸捏

    碎的劇痛。

    藥塵與風閒兩人都並不是第一次進行這種程度的藥浴,這時,都是一聲

    不吮。

    但是,這僅僅只是開始!

    隨着這種骨髓之痛的深入,一種靈魂都被撕扯的恐怖之痛,如同永不停息的

    重擊二般洇涌襲來。這是一種就算是想要暈過去都不行的深沉之痛,無可抵禦,

    無法抵擋,只能承受,承受,再承受。一旦無法承受,就是崩漬,不僅僅是身體

    上的崩漬,精神之上,也會一同瓦解

    “去······這點痛,算什麼!毛毛雨而已!”

    “我怎麼可能會屈服在這種程度上面”

    風閒怒吼着,抵抗着這一切,然而,所有的努力,在看到藥塵時,他差點就

    真的崩漬了······

    只見藥塵一臉淡然地坐在浴爐當中,鬥氣絲絲瀰漫,有條理地、自主地吸收

    着浴爐當中的藥性。

    “你······你怎麼不痛啊?"

    “痛啊。”

    藥塵貶了砭眼,仍然是淡定地說道。

    “你忽麼不叫!”風閒用力地抓着頭皮叫道。

    “爲什麼要叫?”

    “痛啊!”

    “,習慣成自然。”

    “自然個屁······啊啊,痛殺老子了”

    無論經歷多少次,風閒都不能理解藥塵對痛的不同定義,能殺死他的痛苦,

    對於藥塵而言,就僚是一次特殊的晚餐一樣普通而簡單。他至都要懷疑,藥塵

    還是不是人了?抑或是人型魔獸?

    藥香四溢,在這片深山當中,順着風越傳越遠,越傳越淡。然而,就在這陣風

    的下風處,二隻穿山甲模樣的小妖正匍匐着前行,碩大的鼻孔在空中不斷地嗅聞,

    已然極淡的藥香味,在他的大鼻子下,無所遁形,只幾下嗅探,便在其腦中形成了

    數種珍稀藥材的模樣,

    “藥材,凝鍊,丹藥······煉藥師!必須報告主人!”

    大穿山甲妖健碩的前足猛地向地下挖去,天賦的力量一下發動,瞬間,便挖

    開地道,消失不見。

    百里之外,是一座山峯,山腳下開闢出了無數藥田,栽種着各色藥材,靈力

    瀰漫,卻在一種奇異的力量之下,束縛在藥田四周,一點不能外泄,顯然有高手

    佈下了某種縛靈鬥陣,以靈力專門培育這些藥材。

    山峯再向上,有着人類正在勞作,修建着大殿建築,仔細看去,就會發現,

    這些人類,都是修爲在鬥師以上的大斗師!而現在,卻被奴役在此,幹着普通大

    才幹的修築之事,至,四周都沒有監工,這些高手,卻無一人敢逃跑。

    陣腥風突然刮過,獨特的鬥氣流轉中,一道妖形顯露出來,卻是一頭巨

    熊,咆哮兩聲,想要衝向些正在建築的人類,忽然,幾道鞭聲響起,一名俏麗

    的少女突然出現在巨熊頭上,斥喝出聲:“笨熊,這些人是自己人,你敢亂動

    爪子,今天的晚餐就吃熊掌動兩爪子,就吃熊膽還不快滾。”

    巨熊搖晃着腦袋,徐徐地退了下去。

    少女落在地上,巧笑倩兮地向着一旁的人類大斗師們揮了揮小手,

    “別怕哦,我會保護你們的,噫,只要建好這座大殿,我一定會給足你們報酬,然後送

    你們回人類的城市,這是約定好的事情。”

    人類擠出難堪的笑容,心中腹詳,這樣的建築工事,抓他們過來,遠不如抓乒

    些專職建築的普通人類修得更快,但是鑑於上一次說這話的人被剛纔頭巨熊瞬間

    拍成了人餅,大家只敢在臉上擠出笑容應和,絕不敢有一絲的不滿掛在臉上。

    “很好,噫。小甲回來了,你們繼續。"

    小妖女一蹦一跳,朝着空中一抓,觸動着鬥陣的鬥網,一個乾坤遷轉,只見

    一隻大穿山甲妖滴溜溜地出現在地上。

    “藥材呢?”小妖女一攤手,就向大穿山甲妖討要東西。

    大穿山甲剛搖了搖頭,就被小妖女拍了一掌,

    “沒采到藥你回來做什麼!”

    有點暴虐,不過,誰都知道,妖谷小女主人最近心情不好,甚至莫名其妙抓

    了一堆人類高手過來,修什麼房子,啊,房子!他們是妖好吧,妖就要住在妖洞

    裏面纔有妖勢啊,住什麼房子。

    而且,小女主人最近都以人形出現,還都只說人類的語言······事出反常,必

    有洈,誰都不敢在這個時候和小女主人頂撞。

    “煉藥師,發現了,煉藥師。”大穿山甲妖連忙說道,並且用着人類的語言。

    果然,小妖女一下就快樂了,小手揮動着,

    “快,帶我去抓······不,是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
    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