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鬥破蒼穹前傳之藥老傳奇 » 第二章 風家大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鬥破蒼穹前傳之藥老傳奇 - 第二章 風家大難字體大小: A+
     

    藥塵並沒有繼續去找紫煞幫的麻煩,母親過世的消息,也被他深深地、深深

    地埋進了心底最深處。他十分清楚,他沒有這個時間去悲傷,既然需要力量,就不能有一刻的鬆懈。

    第二天,繼續來到了風家的奇珍拍賣行,繼續他的煉藥。

    量產三品丹藥,對於藥塵而言,已經毫無挑戰,他的目標,漸漸放在了四品

    丹藥之上。

    極火丹、紫炎丹之上的晉階丹藥,能讓人將自身的火之鬥氣增強數倍。一顆

    極火丹能帶來的力量,就相當於五顆紫炎丹配合三花聚火功的效果。

    “這是······僞境丹!火屬性鬥師專用的僞境丹,不······大斗師也應該可以

    用,只是要服用多顆,或許也能······”風家家主鳳祥鐵眼珠子都快要射出來了,

    嘴角微微頗動,這種丹藥,雖然只是四品,但並不是每一個五品煉藥師都能掌握

    的,看向藥塵的眼神,變得更加尊敬起來。

    僞境丹,是一種籠統的稱謂,凡是能讓人暫時跨越一個境界的丹藥,都可以

    稱爲僞境丹,能讓人暫時擁有不屬於自己這個境界的強大力量。

    “塵老,請問,這些丹藥······”鳳祥鐵吞了吞口水,覺得喉晚有點熾燥,

    “是不是拍賣?”

    短短一天,風祥鐵對藥塵的稱謂,也從“塵兄弟”變成了“塵老”。

    “這一批拿去拍賣,另外,材料······”

    “這就立刻去準備,保管塵老您滿意。”

    藥塵微一點頭,又將精力放在了煉藥鼎中,持續不斷地煉着極火丹,他需要

    力量,而短時間內讓他擁有強大力量的辦法,就是丹藥!

    風閒在一旁手忙腳亂地處理着各種藥材,幫忙幫到快要手抽筋了。不過,他

    點也不覺得苦悶,偶爾看向藥塵的雙眼,都是濃濃的崇拜之意。他見過的煉藥

    師並不少,但是,僚藥塵這樣高效、高成功率,並且幾乎不會累的煉藥師,還是

    第一次見到

    藥塵直到筋疲力盡才停了下來,失畋了三次,但也成功了八次,煉成了八顆

    極火丹,另外,還有上百顆不同的三品丹藥。

    離開時,已經是深夜。

    “大師,是不是在這邊休息?”

    風閒壯了下膽子,向藥塵邀約道。

    藥塵搖了搖頭,“不用了。”

    風閒繼續說道:“那我送大師回去。”

    藥塵想了想,便點了點頭,不再婉拒。這時已是深夜,雖然武隆城沒有宵

    禁,但是有不少巡邏隊,藥塵這樣用黑色斗篷將自己包得嚴嚴實實的路人,深

    夜行走,必然會受到許多盤査,有個風家的弟子陪同,能省去不少麻煩。

    風閒有點小激動,將今天該付給藥塵的藥材奉上之後,便熱切地在前面帶着

    路,說道:“明天就是拍賣會,有了大師煉製的丹藥,我們風家不僅能挺過這段

    困難,甚至要更上一層。”

    風家在武隆城土生土長,武隆城還沒建立時,風家就已經是當地的望族,

    時至今日,風家卻只排名第三,一直以來,成爲武隆城第一大世家,就是風家

    的夙願。

    這次拍賣會後,很有可能,就能擴大影響,擊畋木家,從而成爲武隆城第二

    世家,前進一步,都是極鼓舞人心的。

    藥塵只是淡淡地點了點頭,心中卻忽然滑過一絲不祥,突然問道:“你知道

    苦花園嗎?"

    風閒貶了貶眼,問道:“木家的產業,大師······去過裏?”

    木家。

    武隆城排名第二的木家。

    “如果木家對你風家全面開戰,你們風家可有應對之法。”

    風閒一證,卻是笑了,

    “這不可能,雖然我風家排在第三,但是戰力而論,並不弱給木家,我父親是七星斗靈強者,有一世叔長年閉關,是九星斗靈,木家有

    三名鬥靈,但只有老祖是九星,另外兩人只是新晉,最頂層的對比,我風家目前是佔了上風。”

    實力決定一切,最頂層的戰力,決定了整個局面,頂層的戰力木家不及風家。就算在其他各個方面能強壓風家,但也絕不敢對風家開戰。

    藥塵心中一動,如果苦花園是木家的產業,紫煞幫卻又在其中,顯然木家是

    在積蓄戰力,便開口說道:如果,附近的幫派也加入到木家的陣營當中呢?”

    “也不可能,別的地方我不敢說,但武隆城方圓千里的幫派,說白了,就是

    幫烏合之衆,沒有一個鬥靈強者,最強也不過是九星大斗師。”風閒繼續笑着

    說道,或許風家不是很善於經營,但是,戰力來說,在武隆城的地盤上,絕對不

    輸於任何人。

    藥塵點了點頭,看着風閒自信滿滿的模樣,也許是自己想太多了,或許木家

    在苦花園中的陰謀,並不是針對風家。

    這時,一隊巡邏隊從一旁急速逼近過來,卻是要盤查兩人。

    “做什麼,我是誰都不認識了?”

    武隆城的巡邏隊,是由三族聯合組建的,藥家、木家和風家部有關鍵人物在

    這裏面,維繫着一個平衡。

    若是平常,巡邏隊見到風家少主,無論是哪家的巡邏隊,都會退讓開來,但

    是,這一次的態度,卻極是蠻橫,直接衝了過來,聽到風閒的話,爲首幾人卻是

    猙獰一笑,“鬼才認識你,幹掉。”

    直接一聲令下,整個巡邏隊一下結陣,後面更有人暗施冷箭,藉着夜色,幾

    道暗器無聲無息地疾射藥塵和風閒面龐。

    “找死。”風閒驚怒喝道,雙手一揮,衣袖之間風雷炸開,鬥氣紗衣如煙霧

    一般顯形出來,叮噹聲中,只見幾枚暗器被鬥氣紗衣抵擋下來,落在地上。

    藥塵身上騰出一道火光,卻是以鬥火直接攫住飛射而至的暗器,一個凝鍊,

    瞬間暗器化成閃爍着青幽之光的鐵汁,卻是淬了劇毒。

    “好陰毒。

    藥塵寒聲說道,手一揮,凝在空中的鐵汁,在鬥火催動下,卻是又化成暗

    器,朝着巡邏隊反射回去。

    “不好,是高手······”

    但這時,風閒已經衝了上去,鬥氣紗衣防禦之下,無視各種攻擊,雙手風雷

    激盪,將巡邏隊員一個個擊倒在地。

    “好大狗膽!說,你們的上官是誰。”

    風閒這時還沒有意識到真正問題關鍵所在,還想追究着責任,以爲只是巡邏

    隊出了問題。

    藥塵眼神閃了閃,歷逢大變的他,對危險與陰謀已經敏感了許多,很顯然,

    武隆城風家要變天了,他之前閃過的絲靈感,也不算是空穴來風。

    “風閒,巡邏隊被滲透了,你們風家在巡邏隊的人,恐怕不是被害了,就是

    變節了,現在,立刻回去,讓族人準備迎戰······”

    藥塵開口說道,如果風家最頂層的戰力能夠與木家旗鼓相當,只要不是突

    襲,就能應付下來。

    然而,“迎戰”這兩個學纔剛剛說出口,就看到遠處風家奇珍拍賣行的上

    空,衝起二道幽綠色的火光,火光當中,有無數捧狩的暗影浮動不休。

    風閒臉色一變,一言不發,身上鬥氣紗衣更是響起呼嘯風聲,隱隱有着雲氣

    從紗衣上面噴涌而出,顯是心緒激動,猜測到了什麼,轟隆二聲,向着藥塵脆拜

    下來:“還請塵老相助我風家渡此大難!”

    藥塵一把將風閒托起,望着奇珍拍賣行上空的火光暗影,心中卻是浮出一絲

    驚悸之感,“先去你們風家主宅。”

    奇珍拍賣行只是風家在武隆城中的產業,風家真正的核心,並不在武隆城中,而是在城外的風家莊,圍繞風家莊數十里範圍之內,都是風家的勢力。

    風閒點了點頭,帶着藥塵一路朝城外奔去。來到被風家控制的東城門時,到

    處都是駐守城門的風家弟子的屍體,血流成河,顯然不久之前,這裏才經歷了一

    場屠殺。

    “不可能”風閒心中更是一沉,風家在東城門佈置有鬥氣大陣,大陣一旦

    開啓,就算是九星斗靈強者,短時間內,也不可能攻破。

    整個東城門都已經空無一人,但這並不是一個好消息,這隻證明了一件事

    情,對方積蓄了所有的力量,去攻擊風家主宅,沒有浪費一絲力量在這種地方收

    拾殘局。

    風閒衝到大陣樞紐,就看到原本佈置下來、可以瞬間發動的大陣樞紐,是被

    內部破壞,而並非是從外部打破。

    “內奸!”

    風閒臉色愈加難堪,不言不語,就衝出了城門,全速朝着風家主宅狂奔。

    藥塵尾隨其後,行出二十里外,已經可以遠遠地看到風家大宅,是一座

    巨大的莊園,有着高牆、專職護衛的兵堡,防衛十分森嚴,月色當中,顯得很

    是寂靜。

    風閒吐了一口長氣,看上去,似乎還沒有發生變故······

    然而就在風閒想要繼續向前時,藥塵卻臉色一變,猛地拉住了風閒,說道:

    “遲了。”

    “什麼?”

    “障眼的陣法而已,看清楚了,天上。”

    藥塵搖了搖頭,指了指空中,只見烏雲不斷從風家莊上空涌出,這哪裏是烏

    雲,而是焚燒的黑煙。

    “不行,我要去救······”

    “沒用的,對方有鬥王級的強者。”

    藥塵一収,在他的靈魂感知當中,可以感覺到,在“煙霧烏雲”當中,有

    着一股強大無敵的氣息!

    除非修習了特殊的飛行鬥技,不然,只有達到鬥王級別,才能將鬥氣化翼,

    讓自身擺脫大地的柬縛,在空中自由翱翔。

    “不可能,武隆城沒有鬥王。”風閒不是不信藥塵,只是他不願意相信,如

    果真的有鬥王強者對風家動手······

    武隆城雖然煉藥術發達,但仍然只是座偏郊小城,吸引不了鬥王這種級別的

    強者。

    “塵老,求你救救風家!”

    藥塵苦笑,托住風閒,他白己才只是鬥師,服用了紫炎丹,或是極炎丹,到極限也只是大斗師的實力,遇到鬥靈強者,勉強有一逃之力,遇到鬥王,就是

    一個死字。

    “塵老,我風家願意付出······”

    “對不起,不是我不想幫忙,實在是······”

    藥塵吸了口氣,望着風閒,將僞裝身份的黑袍一把從身上扯了下來。

    風閒張大了嘴巴,盱着藥塵青稚的臉龐,他的嘴角都有些明歪,嘴裏發出驚

    伢的詫聲:“啊!啊啊······”

    “就是這樣,我不是什麼塵老一邵只是保護自己的一種僞裝而已。”

    “不,不可能,塵老······您,怎麼可能這麼······你······”

    “如果對手是鬥靈,還有一拼之力。”藥塵搖了搖頭,打斷了風閒的震驚,

    說道:“走吧,先得活着,才能復仇。”

    “不行,我要回去,我們風家同生共死”

    藥塵皺了皺眉,正要勸說,這時,空中一道強大的神識,朝着這邊掃了過

    來,卻是名鬥王強者,發現了這邊的動靜。

    “快跑。”

    藥塵臉色一變,毫不猶豫,直接取出了一顆極炎丹吞進嘴裏,一手拉住了風

    閒,就朝着遠處狂奔而去。

    “我······”

    “你想死我不攔着,但是別害死我。

    “你放開我。”

    “不放。”藥塵緊緊拉住風閒,轟然一聲,如同箭矢一般,疾飛衝出。

    空中,名鬥王忽然浮現出來,只見整片天空都被一道青光充滿,一道氣

    息,筆直的射向藥塵。

    藥塵臉色一變,想要閃避,但已經遲了,一道鎖定已經印在了藥塵身上,

    顆青色的種子伴隨着這道鎖定的氣息,一下鑽入了藥塵體內。

    “咻..''藥塵吐出一口黑色,只是遠遠一道氣息,就直接重傷,這就是鬥

    王的殺傷力。

    不過,藥塵飛快地朝嘴裏倒下了幾顆療傷丹藥,強行將顆青色種子壓制下

    去,拉着風閒,整個人一溜煙便飛遁出了十數裏外,然而,種被鎖定的感覺,

    仍然沒有消失,彷彿刃尊鬥王強者的目光一直盱在他的背後一般。

    直到又奔出十餘里,鑽入一處森林當中,這種被逼視鎖定的感覺才消退

    不見。

    一停下腳步,風閒便躍在地上,嘴裏發出咕嘹的悲聲。

    藥塵吐出一口長氣,看了眼風閒,勸道:“別哭了。”

    “我才······沒哭,只是,嗚.''剛纔奔行的速度太快,他又是被強着顛簸,四里面早就翻江倒海了。

    “這裏還不安全······咳······”藥塵暖了口氣,正要說話,胸腑之間,忽然涌

    上了一道泗涌的惡痛,扒開衣服,只見胸前爆出了一顆綠芽,卻是剛纔被鬥王打

    進體內的刃顆青種發芽了。

    可以感覺到,這綠芽正不斷汲取着藥塵的鬥氣,壯大自身,並破壞着藥塵的

    身體。

    風閒看了一眼,臉色鉅變,

    “這是木家的種木快,地階功法!難道名鬥王,是木家的人?”

    藥塵臉色有點發綠,試着驅散了幾次,卻沒能將這顆青種從體內驅出,就連

    鬥火都無法焚燬面上發出來的這些綠芽,只能壓制住內部的青種令其不能爆發。

    風閒再看着藥塵,還是有點不相信“塵老”竟然會是一個比他還要年輕的少

    年,更不相信的是,中了鬥王級的種木決,藥塵竟然還能夠活動自如。木家種木

    談極爲可怕,青種瞬間爆發,整個人都會成爲青種的養料,只需片刻時間,人便

    會被青種同化,成爲一顆怪樹。

    但是,藥塵卻用鬥氣,硬生生地將青種的力量鎮壓在胸前不能擴散,荏至不

    能汲取鬥氣而壯大。

    不過,短暫的驚;牙之後,風閒心中是濃濃的失望,很顯然,如此年輕的“塵

    老”,不可能幫得了正處於危急當中的風家。

    對方有着鬥王的強者,這一次出手,是滅絕風家的一戰。

    風閒臉上的神情幾次變幻,吐出一長氣,卻是轉過身,就朝着風家莊的方向

    走去。

    藥塵一證,“你去哪裏?”

    “風家弟子,同生共死,我不能在這裏苟且愉生。”

    藥塵目光一閃,卻是擋住了風閒的去路,

    “你死了,誰替風家報仇?”

    報仇······

    風閒臉上滑過一道複雜的神情。

    “只要活着就有希望,或許,你就是風家最後的種子。”

    “不行,我得回去”

    風閒猛地搖頭,風家還有許多天才弟子在外面歷練未歸,報仇的事情,輪不

    到他去操心,他的性子太耿直,絕對沒有忍辱愉生這種事。

    藥塵張了張嘴,忽然,嘴角涌出一口鮮血。

    風閒望着藥塵,頓時挪不動腳步了,很顯然,藥塵雖然壓住了種木快的青

    種,但是,鬥王二擊,哪是邢麼容易就能抵擋過去的。除去青種之威,打進體內

    的鬥氣,也是殺招,只是當時沒有立刻發作,這時停下來,鬥氣卻是從經脈沿襲

    而上,衝擊着五臟六腑。

    “你······”

    “你要送死,我不會攔着你,不過,有一旬話,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你去

    送死,最高興的,就是你的仇敵。”

    藥塵擦了擦嘴角的血漬,卻是轉過頭,朝着樹林深處行去,危險並沒有解

    除,對方有着鬥王,風家必定支撐不了多久,等風家莊攻破之後,對方就要清洗

    外圍,除非脫離到千里之外,不然,都不能算是安全。

    不僅僅是木家的力量,方圓千里內,大半的勢力,都會落井下石,向木家邀

    功討賞。

    風閒猶豫了片刻,一咬牙,卻是邁步跟在了藥塵身後,“是我風家連累了

    您,我不能在您重傷時離開。”

    藥塵微微一笑,沒有說什麼,只是取出兩顆丹藥,一顆自己吞下,另一顆交

    到了風閒手中,“這是匿氣丹,可以暫時遮掩住人身上的各種氣息。”

    這匿氣丹,是用於潛伏暗殺的一種丹藥,能夠屏蔽一些靈物的偵探手段。藥

    塵從神農山脈奔逃時,便一直想要煉製此丹,這一次在武隆城,藉着風家的幫

    助,卻是煉成了五顆,專門用來逃避追殺。

    風家莊這時,已經淪爲一片火海。

    風家各房,連着門客都被屠戮一空,這時,木家的弟子,正在打掃着戰場,

    從大火當中,搶出各種值錢的物什。

    “呵呵,這莊子,數百年經營,就這麼毀了,還真是有點不忍心啊。”

    “有什麼不忍的,就算送給你,你敢用嗎?誰知道這地下還有什麼暗道,風

    家的漏網之魚,還是有幾條的。”

    “漏網?怎麼可能,風家在外歷練的些弟子,老祖早就已經派出了高手去

    圍剿,一個都別想逃走。”

    “對了,個傻頭傻腦的大少爺風閒,似乎沒有抓住啊。”

    “哼,風閒不知道從哪裏忽悠到一個煉藥師,竟然能從老祖手中逃走,不

    過,個煉藥師中了老祖的種木青種,必死無疑,至於風閒,天賦只是普通,而

    且腦筋有各種毛病,想抓他,實在是件簡單的事情。”

    “說得也是。”

    “噓,老祖回來了。”

    幾名木家弟子喋聲不語,空中滑過一道青光,卻是木家老祖橫飛而過。只見

    木家老祖一揮手,撲通幾聲,幾顆人頭落在了地上,赫然是風家送出去歷練的幾

    名天才!

    看到這些人頭落在地上,任誰都知道,風家,是徹底的完了蛋,連派出去的

    天才都被一併截殺了,這就沒有一絲重新崛起的可能。

    四周,同樣在收拾着戰場的各大幫派,心中都是悚然,木家好狠,而且,心

    思縝密,這次出手,絕對是謀劃了許久。

    更令他們恐怖的是,木家老祖早就已經晉升鬥王,但是一直都將力量壓制在

    九星斗靈,至麻癖武隆城另外兩大家族,都以爲木家老祖的實力,在三家當

    中,是排在最末尾的······

    這樣的謀劃,這樣的隱忍與決斷,比起單紳的實力壓制,要更加令人心中發寒。



    上一頁 ←    → 下一頁

    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
    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