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鬥破蒼穹前傳之藥老傳奇 » 第八章 奇珍拍賣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鬥破蒼穹前傳之藥老傳奇 - 第八章 奇珍拍賣行字體大小: A+
     

    日光明媚,萬里無雲的清晨,客棧大堂十分冷清,只有單獨打尖的客人在用

    着早餐,大隊的行商們天還未亮就已經開拔。貨車行駛速度慢,一路遇到村落還

    要停留一段時間進行買賣,一日間,最多能走五十里路,不早點開拔,入夜時,

    說不定就要露宿野外,就算是靠近大路的野外,也是危險重重,不時傳出有魔獸

    衝出傷人的事情。

    藥塵也在用着早餐,環顧大堂,並沒有看到紫煞幫的人,也沒有見到錦衣

    少年。

    吃過早餐,店家便送上了可食用十天的乾糧肉餅,又附送了一張方圓千里的

    粗略地圖,“幾處特殊標記的地方,都有強大的魔獸盤踞,公子請慢走,恭祝順

    風。”

    店家眉開眼笑,他昨天看過了,三顆養氣丹竟然都是藥族出品,就算在這附

    近也能換兩百多兩銀子,找個機會去三百里外的大鎮上出售,至少可以賣到八百

    兩。藥族丹藥流出再多,也是供不應求,哪怕是一品的養氣丹,也是有價無市,

    這·一次,他是賺得太大了。

    不過,他仔細看過了,藥塵的額頭,並沒有藥族的徽印,想必是某個豪門大

    族出來的弟子。

    藥塵接過地圖,這也正是他所需要的,拱手謝過之後,便上了大路。

    取着地圖査看,上面除了標記各處危險的魔獸領地外,還標出了方圓千里內

    的村鎮城市,偏僻的荒野當中,也特別標出了各個荒山客棧的位置。顯然,這張

    地圖是行商所繪,倒也價值幾十兩銀子。

    藥塵走得很快,運着身法鬥技,也算是一種修行。大路上來往的行人不少,

    大多是騎馬,更多的還是商隊,藥塵都一一超越過去。身法鬥技是家傳,叫做天

    羅談,總共有十二層,修到第十層,就能以鬥氣幻出天羅翼,娩變爲極特殊的飛

    行鬥技,只是藥塵現在才修到第九層。

    這時藥塵已經意識到,外面的世界與在藥族當中,完全不同,幾乎就是兩個

    世界。在藥族,最重要的,永遠都是煉藥術,其他的修行都可以暫時放下,等到

    煉藥術大成,其他方面,也就會自然而然,水到樑成。

    但是,在外西,最赤裸裸的實力、殺傷力、威慨力,纔是最重要的。獨自

    個人想要生存,想要尊嚴,唯有實力至尊,沒實力,一切都是不可靠的幻想,哪

    怕是煉藥師也一樣,沒成名的煉藥師被人發現了,只會有一個下場,祕密抓進黑

    牢,被人強迫煉一輩子的丹藥。

    藥塵知道,眼下最垂需修行的,就是身法鬥技,最好是將天羅決修入第十

    層,得到天羅翼,這樣逃跑起來,速度也快。

    昨天夜裏見到男個叫風閒的錦衣少年,實力大約是八星斗師,就已經有飛行

    鬥翼,相比之下,自己的九層天羅;夬有點不夠看了。

    突然,一張大網從天而降,轟隆一聲,大路四周衝出十幾道黑影,一齊向着

    藥塵撲來。

    藥塵心中一驚、天羅;夬一變,身形猛地一閃,避開了張大網,但這只是第

    張,很快,又有第二張網,在兩名黑影的撲擊下張了開來,網繩上面有着倒鉤

    鉤刺,刺尖閃着點點綠芒,顯然帶着毒性。此陣大有名堂,是聯手捕殺高手所用

    的毒網陣,大斗師遇到,在大意之下,部有可能被一舉捕殺。

    藥塵身法再變,躲過第二張網,但又有第三張網陡然張開,眼見避無可

    避,藥塵眼中閃過一道厲芒,九層天羅快猛地一催,速度猛地一爆,帶起一道

    悽烈風聲。

    一下逆轉,就見到兩道血花飛起,卻是張開第三道毒網的兩人,持網的手臂

    被鬥氣硬生生擠爆開來,血肉模糊,就僚是被萬斤巨石壓過一般。

    “點子扎手!結陣,別想活口了,滅了他。”

    一聲怒吼響起,只見十餘人結成一陣,鬥氣滾滾合一,卻是幻出一匹巨狼形

    象,無比靈動地殺向藥塵。

    藥塵卻是不理不會,天羅決展開步法,無視巨狼,瞬息之間,身影幻化成

    風,直接殺向敵陣。

    鬥氣轟擊,就算是結陣,又您麼能擋得住風?剎男6之間,十餘人便被打倒在

    地,不過藥塵並沒有動下殺手,只是將人擊昏。若是一個兩個,還能狠下心去,

    但是十幾個人,藥塵的心,還沒有這麼大的力量下得了手,殺一人,與殺十人的

    感覺,何止十倍。

    不過,這不代表着藥塵就可以任人欺凌。這羣人,正是昨天見到的紫煞幫幫

    衆,只是露出了幾顆丹藥,就被這些人盱上,不必想也知道這些人絕對是作惡慣

    了,不知道害了多少人的性命。

    咔嘹······一連串的脆響聲響起,卻是藥塵將所有人的四肢折斷,又運着鬥氣

    在這些人的腹下丹田-_絞,強行散功。

    “哇啊······”

    十幾名紫煞幫衆痛得清醒過來,嘶聲慘叫,

    “你,你做了什麼?”

    “和你們一樣。”“什麼”

    “打劫而已。”藥塵淡淡說道,卻是將這些人身上帶着的東西全部捜刮出

    來,並沒有多少好東西,只是一些丹藥,卻沒有看到五顆養氣丹,銀票倒是有

    不少,足有上幹兩之多。

    “你們老大呢?”

    這時,藥塵發現,昨天發號施令的人,卻不在這羣人中。

    “呸,你廢我鬥氣,我死也不會······”

    咔嘹——一聲脆響,藥塵直接檸斷了他的肩胛琵琶骨。這些人,一個都不能

    活,雖然他不會親自動手,但是,在這荒野當中,四肢骨折,又被廢去了鬥氣,

    就是與死無異。

    “我也沒興趣知道。”藥塵淡淡說道,他儘量讓自己變得殘酷,想要復仇,

    想要完成父親遺願,過去男f個脆弱的藥塵是絕對辦不到的。

    將這十幾人拖離大路,98進路旁的樹林當中,藥塵便狠下心,繼續前行。

    十幾條性命,腦子裏面一直迴盪着這旬話,但是藥塵告訴自己,下一次,他

    會······

    親自動手!而不是用這種間接的手法。

    三日後······

    武隆城。

    這是一座佔地百里的巨城,無數世家在此定居,方圓萬里,各大勢力,也都

    在此城當中有着據點,至,就連藥族,也在這裏有着一支分家。當然,這些在

    外發展的分家,只是最末枝的,是在藥族之內被淘汰出祖地的弟子所開創的。就

    僚是藥塵,被逐之後,在外開枝散葉,若是能生出一個有天賦的後代,舉薦回藥

    族之後,便可以在外打出藥族分家之名。當然,這樣的分家,是不被允許遷回祖

    地的。

    在武隆城中的這隻藥族分家也是如此,當年被逐出藥族,經過數代努力,也

    算是迴歸藥族門牆,受藥族庇護,每五年能舉薦一名優秀弟子回藥族修行。

    城中的百草集是武隆城的藥材市場,方圓千里的採藥人,都會選擇在這裏出

    手他們所採取到的各種藥材。

    集上,大多數人都是擺着地攤,販賣的都是三品以下的低階藥材,勝在便

    宜,許多煉藥師學徒在這裏暹蕩。學徒煉藥成功率低,正是最耗成本的時段,哪

    裏的藥材便宜便向哪裏鑽。

    由於武隆城中有着一支藥族分支,城中的煉藥師倒是不少,各種市場也很是

    繁榮。

    這時,藥塵便在百草集中收集着藥草,一個多月沒有進行藥浴了,這幾天內,必須自己買齊藥材,進行一次藥浴。然而,不買不知道,一買藥塵還真嚇了

    一跳。

    一千多兩銀子奶了出去,連點水花都見不到,進行藥浴所需要的藥材,連十

    分之一都沒有買到。

    而且,有幾樣高階的主藥材,是百草集這種地方買不到的,只有去拍賣行竟

    拍。纔有機會收到。

    三品以上的藥材,除非是賣主不識貨讓人揀了漏,基本上都不會散賣,而是

    放在拍賣行中進行拍賣。這也是因爲武隆城的煉藥師太多,而且,都不是一家,

    有藥族分家,有在煉藥師公會註冊的,也有各大勢力自己培養的。對於藥材的需

    求,任何一家都是無底洞,有多少就能收多少,不進行拍賣,恐怕武隆城天天部

    要爆發大戰。

    “天水雲石,紫砂精,這些只有三大拍賣行才長期有賣,一些小拍賣行都不

    見得常有。”一處出售藥材的採藥人好心地與藥塵點撥說道,

    “不過,這些藥

    材,基本上都被買斷了的,除非投奔幾家,不然······嘿嘿,這話我不能多說,

    小夥子,自己領會去吧。”

    藥塵微微一笑,付過幾樣普通藥材的銀錢之後,便離開了百草集。

    武隆城有三大拍賣行,分別是天一閣、九信、奇珍。汶大拍賣行都各有背

    景,極其強大,尤其是天一閣,背後有着神祕的影子,被懷疑是上古八族之一的

    附庸,是武隆城第一拍賣行。

    藥塵沒有選擇天一閣,也沒有選擇與藥族分家關係極好的九信拍賣行,而是

    去了奇珍拍賣行,一家武隆城本土崛起的拍賣行。

    藥塵並沒有直接去奇珍拍賣行,而是先買了身最常見的黑袍斗篷,將面容遮

    住之後,纔來到拍賣行的門口。正要進去,一名拍賣行的知客便走過來,

    “這位

    大人,打抗了,還請問您是來竟拍的,還是有東西要寄賣?”

    “寄賣。”

    藥塵壓低嗓音說道,聲線聽起來,就做是中年人。這並不難做到,對鬥氣

    的·一點小控制,就算是模仿女人的聲音都能夠學得惟妙惟肖到連強者也分辨不

    出的地步。

    “請這邊。”

    知客點點頭,引着藥塵向着一處通道走了進去。很顯然,藥塵這般藏頭露

    面前來拍賣行的人爲數不少,拍賣行中,自然也就有着相應對的程序。

    裏面有着六名披甲的護衛,身上都散發着磅礴的生機氣息。這六名護衛,至

    少都是大斗師,如此強者,此時卻恭謹地站在走廊,如同門神一段,一動不動,

    連目光瞧都沒有瞧藥塵一眼。

    走到一處門前,名知客便淡淡說道:“進去吧,無論什麼東西,都可以在這裏免費估價,但若是客人反悔不想在鄙行寄拍,則要付一百金的鑑定費用。”

    “無妨。”藥塵從嗓尖當中擠出這兩個字來,便推門而入,雖然毫無經驗,

    但越是如此,越要做出熟門熟路的姿態。

    門後是間大廳,牆壁四周都擺滿了書籍,有的是紙質,也有不少白布書寫的

    帛書,最稀少的,是獸皮質的書卷。

    “拿來吧。”

    藥塵正打量着環境,一道蒼老的聲音便從大廳中央傳來,只見大廳中間,是

    者。鐵籠旁,站着五名氣息隱晦的護衛,身上穿着的是皮甲,但是從皮甲當中,

    隱隱散發着鬥陣的氣息。很顯然,這些皮甲的防禦力,絕對不會比沉重的鋼甲要

    弱,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藥塵不動聲色,將早就準備好的幾顆丹藥遞了上去,一名護衛擋住了藥塵,

    卻是接過丹藥,又轉交到老者身上。

    很顯然,這鐵籠並不是囚禁老者之物,而是一種保護,鐵籠地下有着機關,

    只要外面情形稍有不對,機關打開,便能迅速地從地下通道逃走。

    老者漫不經心地接過丹藥,嘴裏還嘟嘜着某種話語,然而,陡然間,老者隱

    在水晶眼鏡之後的雙眼,陡然爆發出一道精芒,

    “這是······赤炎丹r品質上等,

    不錯,相當不錯!啖,這是,復生丹,能夠快速恢復鬥氣,並有強效的止血療傷

    之效,對內臟出血更有奇效,三品上等······”

    一顆又一顆丹藥被老者鑑定出來,直到最後一顆鑑定完畢,老者才擡起頭

    來,深深地看了藥塵一眼。這時,他身邊的幾名護衛並沒有任何大意,相

    反,因爲老者的震驚,他們之間隱隱結成一個可攻可守的鬥技戰陣,變得更加

    的謹慎。

    “這位······客人,你真的要在今天寄售這些丹藥?”

    “是的。”藥塵點了點頭。

    “其實,我們還可以再商量一下,今天來拍賣行的,都是些常客商人,

    如此倉促賣出這些丹藥,恐怕會遭到這些人的聯手壓價,難以賣出一個合理

    的高價。”

    藥塵默不作聲,用眼神表示,他正靜待下文。

    “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們可以內部收購這些丹藥,保證價格不會虧待,拍賣

    成交價若是更高,鄙行可以補上差價,若是成交價要低,則算是鄙行的損失······

    實不相哺,這幾顆丹藥,品質都極其不錯,市面之上,都是稀奇少見,每出現

    顆,都會引起瘋搶,對鄙行來說,這是一個出風頭的機會。”

    藥塵一徵,打死他也想不到,不過是幾顆丹藥,竟然令對方做出如此謹之又

    謹慎之又慎的模樣。

    “珂以,只要價格合適。”藥塵點頭說道,他是無所謂的,他只需要足夠買

    到藥材的錢即可,是內部交易給拍賣行,‘還是堅持寄賣,其實都沒有差別。不

    過,想要來錢快的話,自然還是交給拍賣行要更加迅捷。

    藥塵同意得太爽快太乾脆,倒是讓老者有點措手不及,醞釀了滿腔的說辭,

    一下子沒了目標,空蕩蕩地落迴心中,好是一陣發愣。

    “咳。”

    藥塵清咳一聲,示意對方可以談談價錢了。

    “曦,如此寶丹,自然都是有價無市,不能以市價來算,一般而論,都是以

    物易物,客人是要現金,還是其他物品丫”

    藥塵想了想,直接拿到藥材更好,儘快恢復藥浴,對他的修煉有極大的幫

    助,便走到一旁,提筆直接列出一張藥材單子,轉過身,用變了調的中年嗓門沙

    啞說道:“這些藥材,能買多少,就要多少。”

    老者接過單子,喱巴了一下舌頭,心裏面怪異極了。這些藥材,只有幾樣算

    是稀種少有,絕大多數,都不算是非常珍稀,只要有着渠道,幾乎是想要多少就

    能有多少,當然,若是沒有渠道,想要獲得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只是,一個能

    夠拿出三品丹藥出來寄賣的煉藥師,恁樣都不可能沒有這種渠道,除非······

    老者心頭猛然一跳,一個念頭從腦海當中衝起,

    “沒有問題。”

    老者眼中變幻兩下,一口答應下來:“還請客人去休息室中休息片刻,丹藥

    還請先收好,小敏,你帶這位尊敬的客人去貴賓房休息。”

    藥塵點點頭,接過他的丹藥,便隨着一名長得極樑順的白衣女子走了出去。

    見到藥塵出門,老者刷地一下站了起來,卻是從一旁輕輕按動機關,升起了

    鐵籠,從中走了出來。

    一旁的護衛們都大吃一驚,連忙四周護住,

    “風老,您······”

    “怕什麼,去,替我取消其他的鑑定,還有,讓家主過來,另外,去把這張

    單子上的藥材準備妥當,將一半庫存都拿出來。”

    “家主?”

    “讓你去,就趕緊去!”

    “是g”一名護衛快步衝了出去,其他護衛,則是變得更加的小心謹慎。

    風老嘴脣張了張,這可是在他們自己的地盤之上,然而,吐出口的卻是深深

    的暖息。很顯然,奇珍拍賣行正遭受着巨大的危機,就連在他們自己的地盤之

    上,都不能算是安全。

    片刻,風家的家主——名儒雅的中年男子疾步走進大堂,

    “風叔,發生了

    什麼事情?”

    “一個人,或許能解決我們眼下遇到的危機。

    “曦?”“一個在武隆城還沒有自己渠道的煉藥師,強大的煉藥師。

    風家家主目光亮過一道精芒,

    “風老,你確信?”

    “這種情況,值得一搏,他剛纔拿出了一些足以引起轟動的丹藥,若是能交

    好於他,在這一段時間當中穩住軍心,我們就一定能夠······咳······”風老說到一

    半,臉上忽然泛起不正常的潮紅,劇咳起來。

    家主連忙扶住風老,“風老t”

    “我沒事,死不了,只要能穩過這一陣,等家族子弟都到位了,就該輪到我

    們出牌了。”

    家主目光掃過幾名護衛,握緊了拳頭說道:“不錯,只要能頂過這陣······

    些落井下石,想從咱們身上撕下肉來的傢伙,都不得善果r”

    “籠絡好他,恐怕需要家主授權,動用族裏面的一些儲備,若是能讓他再拿

    出兩到三次今天這樣的丹藥,就能讓我們緩過當前之急。”

    “我立刻就去準備,這些儲備,原本就是爲了應對不時之需,現在就是這種

    時候了。”風家家主點頭說道,無論風老所說的煉藥師是什麼人,只要能幫他們

    頂過這一陣即可,付出一點代價,實在算不上什麼。

    貴賓休息室中,藥塵正淡定地坐着。室中茗香四溢,之前帶他進來的名

    白衣少女,正脆坐在茶几之前,優美地泡着茶,舉手投足,動靜之間,都可謂

    之爲藝。

    藥塵深深呼吸,心中其實還有些侷促,不知道對方將他請進貴賓室所爲何

    欲。很明顯,一些三品丹藥,哪怕再珍貴,也不可能讓他成爲一家拍賣行的座

    上賓。

    不過,此時此刻,也只有按着對方的套路一步步走了,車到山前必有路。

    索性,便欣賞着眼前少女茶藝的表演,這已經不是爲了品茶,泡茶的整個過

    程,都是一種美的演繹,將美融入茶中,再細細品味其中滋味。

    藥塵不是很懂,但偶爾也聽母親說過一些,這時看着,心中也有感觸,這其

    實與煉藥有着共通之處,或許······可以將天地也煉入一顆丹藥當中,恍然間,藥

    塵腦海當中蹦出一個膽大的想法。

    咚咚,敲門聲響起,然後休息室的大門被人推開。

    名剛纔見到過的護衛,這時恭謹地行禮說道:“尊貴的客人,您所要的藥

    材已經準備妥當了。”

    “很好。”藥塵站起身來,儘量模仿着族學大長老的語氣說道。

    “這邊請。”

    護衛帶着藥塵來到了拍賣行的庫房,這裏防衛森嚴,守衛庫房的幾個護衛身

    上,散發着令人心悸的力量。

    不過,看在藥塵眼中,卻是稀鬆平常了。在藥族守庫房的護衛,幾乎都是鬥

    靈高手,並且,至少有一名鬥王級的強者坐鎮,這還是藥塵這樣的沒落分家弟

    子都能接觸到的分庫,涉及核心的族庫,都是長老級的強者坐鎮守護。

    這時,風家家主從庫房當中迎出,

    “呵呵,在下鳳祥鐵,不知這位貴客尊姓

    大名。”

    “塵。”藥塵淡淡應道。

    “曦,塵兄,這邊請,不知塵兄可是煉藥師?”

    “......”藥塵目光閃動,籠罩在黑袍面罩下的臉色已經偃硬,對方,您麼知

    道他是煉藥師?

    “呵呵,是這樣的,在下看塵兄購進如此多的藥材,而且,身上散發着火屬

    性的鬥氣,故而妄猜之,塵兄應該是第一次到武隆城來吧?不知要逗留多久?”

    “也許幾天,也許一月,不一定。”

    風家家主目光微動,不一定的說辭,其實就是有着商量的語氣,便直接說

    道:“其實,鄙行眼下正在尋找煉藥師合作,塵兄若是可以,鄙行可以高價收購

    塵兄煉製的所有丹藥。”

    藥塵一證,原來是爲了丹藥。早就聽說藥族之外,對丹藥的需求極大,煉藥

    師的地位極高,但是,在藥族當中,只要是個人,都懂煉藥,五品以下的煉藥

    師,沒有任何地位可言。

    “可以。”藥塵答應下來,

    “不過,我只賣四品以下的丹藥。”

    “這沒有任何問題,其實,越是普通的丹藥越好,回覆類丹藥,成組拍賣的

    話······呵呵,總之,塵兄煉出什麼丹藥,鄙行都高價收下,若是能有四品丹藥,

    鄙行願意以相應的極品藥材相換。”

    鳳祥鐵拿出一張單子,遞到藥塵手中。



    上一頁 ←    → 下一頁

    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
    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