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鬥破蒼穹前傳之藥老傳奇 » 第七章 風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鬥破蒼穹前傳之藥老傳奇 - 第七章 風閒字體大小: A+
     

    藥塵望着地上的字跡和歪扭的九星狐圖案,心中有點帳然······

    她在的時候,是真心覺得她好煩,雖說是被她救了性命,但真的好畛好鬧好會惹事。

    但是,一夜醒來,卻發現她已經離去了,心裏面好缺了一塊。

    “應該高興纔對······隨便死掉是什麼說法······真是的,連個正式的招呼都不打就走掉······”

    藥塵搖了搖頭,將心中淡淡的帳然收起,將四周的東西收揀,一翻洗漱之後,便找到一片竹林,砍下十幾根碗大的長竹拖到河邊,削着堅韌的樹皮做捆繩,開始紮起了竹閥。

    雖然這是第一次做竹閥,但是之前曾聽小胖子的哥哥羅山說到過方法,這時多試驗幾次,藥塵很快就抓到了一點;夬竅,但即便如此,也直到下午纔將竹閥做好。

    試驗了幾次,確定鄕得十分牢固之後,藥塵將竹閥拖入河中,站在竹閥中央,順流而下。一日之後,便漂流出了神農山脈,河面變得寬敞起來,卻是從山脈進到了平原,河岸也從高聳的山崖,變成了石灘。

    這時,順着水流漂流的竹閥越來越慢,藥塵不得不棄閥上了岸,看起來,想要順流直達中央平原的想法,實在是有些天真。在山脈當中,水流湍急,真的是一日飛流千里,但進到平原,水流平緩之下,竹閥的速度還真不如上岸走路。

    上了岸,沿着河岸一路前行,小妖女不在,藥塵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麼還要前往中州的中央平原。

    但離開藥族的他,面對這個陌生的世界,除了前進,也無處可去。

    沿着河走,俄了,便在河中抓魚吃,運氣好的話,還可以在岸邊的樹林當中捕捉野獸。

    就這樣,一個月後,一座坐落在河畔邊上的大城,出現在天邊。

    南涯城。

    在城門處繳了入城稅,藥塵進到城中,一陣灼熱的氣息撲面而來,人······好多人

    販夫走卒,人來人往,到處都是熱鬧的叫賣聲,這卻是在藥族見不到的。在藥族當中,一切都是井然有序,即便人再多,藥族也始終都是安靜平和的,絕對沒有人敢在藥族中喧譁,而這裏,到處都是嘻雜的鬧聲。

    沒走出多遠,就看到幾個衣衫檻樓的孩童纏着一名少年,做着討錢的動作,少年穿着一身錦衣,看上去倒是有錢人家的少爺,脣紅齒白,一臉善良。

    “我真的沒有錢······”錦衣少年紅着臉叫道,但這樣哪裏擺脫得了這些小乞丐?這些乞丐,都是拾揀回來的孤兒,或是拐賣而來,背後都有着控制的大人,

    一天不討夠一定的錢回去,輕則沒有飯吃,重則要被打得半死,至索性被挖眼斷足,人爲製造殘疾,越慘越好,只要能讓人動惻隱之心給錢就行。至於孩子的未來,左右是揀來或是拐來的,過幾年弄死往深山裏面一埋,再換一批就是。

    錦衣少年並不是沒錢,只是他心中清楚,給這些人錢,看起來好僚是在做好事,但實際上與爲虎作娼沒有區別。

    錦衣少年被小乞丐們追了一條街,才甩脫開來,轉過街道,一轉頭卻是看到藥塵,“我說過了,我沒錢。”

    “······什麼?”藥塵愣了一下問道,只是話音未落,他的肚子便咕嚕嚼地大叫起來。

    錦衣少年一證,皺了皺眉,卻是說道:“你要是俄了,我可以請你吃飯。”

    “你要請我吃飯?爲什麼寧”

    藥塵呆了呆,外界的人原來是這麼好客的嗎?才第一次見面,連姓名都沒有交換就要請他吃飯。

    不對,一定有誤會,見人就請吃飯,哪怕這人再有錢,也得被人吃成窮光蛋。

    “要錢沒有,俄了,可以一起吃。”

    錦衣少年一掏,卻是從納戒當中取出一個好看的食籃,一陣食物的香味頓時瀰漫開來。咕嚕······藥塵的肚子叫得更兇了,比較起來,自己納戒裏面的乾肉,根本就是隻能果腹的渣啊。

    “好。”藥塵也不客氣,想了想,又說道,“相見就是緣,今天你請我,以後我請你。”

    “呵呵,您樣都行,只要不要錢。”錦衣少年笑了笑,卻是好奇地看了眼藥塵,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說話的乞丐。

    來到穿城而過的小河邊,兩人挑了一棵柳樹,就着樹下的青草坐下,錦衣少年攤開食籃,裏面卻是整整齊齊地碼放着四個雙層食盒,一一打開,香氣更加撲鼻。

    “吃吧。”

    藥塵點了點頭,真不客氣了,拿出了羅小胖在家中搶食的勁頭,狠狠地吃了起來。

    很顯然,錦袍少年的家教很嚴,行有行姿,坐有坐樣,食有食法,動作斯文,舉手投足間,大禮融於其中。這是真貴族做派,不是從小開始薰陶,將禮融入到了骨子裏面,就是想模仿都學不來的。

    錦衣少年才吃了兩口菜,就發現,整整一食籃的食物,已經吃得精光,什麼都沒有剩下。

    “呢······我······”錦衣少年眼角頗抖了兩下,有話想說,卻說不出口,只是徵徵地望着藥塵,心想,這傢伙,式能吃了!不過,他自己的肚子也咕嚕抗議了。

    藥塵臉一紅,有點不好意思,習慣了和羅樹吃貨搶東西吃,都忘記和人正常共餐的方式了。

    “沒事,有緣再見吧。”錦衣少年收好食盒,裝回納戒當中,和藥塵淡淡說了一旬,便要離開。

    “等等,你叫什麼?”

    “呵呵,名字並不重要,不過,我看兄臺好手好腳,或許一時困難,但是,行乞終究不是大丈夫所爲。交淺言深,兄臺勿怪我多管閒事了,仍是邪旬話,有緣再見。”

    錦衣少年一躍而起,卻是用了鬥技,一下消失不見。

    藥塵愣了愣,好快的速度,不過,對比之下,更加讓他發愣的是,行乞?他什麼時候行乞了嗎?

    走到河邊,藥塵旺了貶眼,卻是一拍大腿,叫出聲來,“啊!”

    只見河中倒影當中,一個衣衫破爛,一頭蓬髮,滿臉烏黑的少年正啊着嘴,一臉震驚的神情,正是藥塵自己。

    藥塵苦笑,他現在這個模樣,任誰看到,都會以爲是個乞丐,也虧得個錦衣少年好涵養,竟然無視,至能與他同席而餐,可惜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若是有機會的話,一定要好好回報一下。

    想到這裏,藥塵卻又是自嘲一笑,還不知道藥萬歸見不到有人回去覆命,會不會再派其他人來,他自身都有些難保,遑論回報別人了。

    藥塵並沒有在南涯城待上太久,在購買了新的衣裳和補給之後,便離開了這座大城。

    南涯城再向北行,人類活動的痕跡越來越多,不僅是各大門派的修行者,更多的普通人類村落城鎮,散佈四處,行商們的大車,在道路上勿勿來往,每隔幾十里路,便有着供行商打尖的客棧小村,很是繁榮。

    藥塵雖然離開,卻也沒有目標,只是沿着道路,朝着中州中央平原走去,走一步看一步。

    不過,緣分這東西,來得總是麼突然。第三天入夜時分,藥塵來到一家前不着村後不着店的一家打尖客棧。

    纔剛剛進門,藥塵便一眼看到了名請他吃飯的錦衣青年,不過這次卻不是他獨自一人,·在他身邊,坐着幾名中年大漢,正在與他說着什麼,就看到錦衣少年不時地點頭。

    藥塵進去時,錦衣少年望了他一眼,很顯然,他並沒有認出已經收拾乾淨的藥塵,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便專心與幾名中年大漢說着話。

    藥塵找了位置坐下,便有店小二過來倒茶,又奉上菜單,“客人要吃點什麼...還是住店”

    藥塵端起茶杯,輕報一口,說道:“住店,吃的來半斤肉食,有米飯沒”

    小二介紹着菜譜說道:“有,上好的香米飯,除了肉食,還有魚······”

    藥塵並沒有經驗,聽着小二的介紹,便順嘴點了一些在藥族聽都沒有聽說過的東西。

    等菜端上桌時才發現,點得實在有些多了,一桌竟然都放不下,不過好在藥塵敞開肚子開吃,倒也不怕會有所浪費,每一盤菜,都吃得一乾二淨,有些菜的味道一般,但的確是第一次吃,感覺頗是新鮮。

    四周正在進食的其他客人們,卻是被藥塵的這種吃法驚呆了,這貨也太能吃了。

    “呵呵,也不知道是從哪裏來的,連牛羊肉都沒吃過。”

    “這不奇怪,我過去行商到深山收山貨,有些窮僻的村子,能吃上豬肉就是過節了,多半是獵到什麼就吃什麼。山林當中沒有耕地,家畜只有雞和狗,許多人這輩子都沒見過牛長什麼樣子。”

    就在這時,轟隆一聲,客棧大門外傳來一陣轟鳴聲,只見十二名肩掛紫色披風的黑衣人風塵僕僕地衝入客棧當中。

    “青煞幫的人。”

    “最近青煞幫的人很活躍啊,看來又要出大事了。

    “噓,小聲點,讓他們聽見你就死定了。”

    客棧中的行商們低聲地議論着,臉上的神情,多半都是帶着畏懼。

    藥塵朝着這羣黑衣人看了一眼,,漢漢的4月北蘭,只是吃着自己的食物,差不多已經有九分飽了。

    “客人,您點的菜品部已經齊了,請慢用。”

    小二這時又端上了最後一盤菜,小聲說了一旬,正要退下,藥塵卻叫住了他,說道:“結賬吧。”

    說着,便將五顆二品蘊氣丹放在桌上。

    在藥族,吃上這樣一頓大餐,要兩顆蘊氣丹,住上一晚,就是三顆蘊氣丹。

    沒有外界生活經驗的藥塵,自然也就以爲,外界與藥族一般,都是用蘊氣丹來結賬。

    殊不知······

    店小二兩隻眼珠都快要降得掉落下來,這······這是······丹藥啊!

    “官······官人,您,您這是要用丹藥付賬?”小二的聲音部有點結巴顛抖了。

    “有問題嗎?”藥塵皺了皺眉頭,據族中傳聞,他們的丹藥在外面的價值比在族內高得多,他按藥族的價格付出五顆蘊氣丹,應該只多不少纔對。

    “沒有!沒有問題,只是想確認一下t”店小二飛快地收起丹藥,天吶,這是哪家出來的畋家公子哥,一頓不過幾兩銀子的飯食,居然用丹藥來結算。無論

    是什麼丹藥,哪怕是最差的養氣丹,一顆也價值幾十兩銀子,而且,往往是有價無市,不是誰想買都能買得到的,這畋家公子哥一下就拿出五顆,就等於是幾百

    兩銀子的利益!

    一旁的行商們都看得呆住,卻是沒有想到,這個吃貨竟然出手如此闊綽。

    “等等,這位小哥的賬,我們付了,小九,去把丹藥拿來。”剛剛進到客棧當中的紫煞幫衆中發出一道盛氣凌人的笑聲。

    啪!

    一塊不足一兩的碎銀子奶在地上,一名紫煞幫弟子便大步朝着小二走了過去。

    小二滿臉的恐懼,撲通一聲脆倒在地,將邢五顆養氣丹舉過頭頂奉了上去。

    “算你識相。”

    小九冷冷一笑,將五顆養氣丹拿了過來,又走了回去,“白老大,是不是”說話間,卻是朝着藥塵的方向瞥了一眼。

    “算了,吃完飯,還要趕路。”白老大目光浮動了一下。

    藥塵輕輕貶眼,有點意外。他只是沒經驗,卻不是傻瓜,財不露白,很顯然,外面並不是用丹藥來結賬的,他拿出丹藥,已經引起別人的注意了。

    不過,這裏已經不是藥族的勢力範圍,藥塵倒也不怕遇到追殺,說到底,他只是被逐,想必藥萬歸也不至於爲了他而大張旗鼓。

    相對來說,藥族還是比較封閉的,除去在外執行任務的弟子,基本很少有人走出藥族祖地。祖地應有盡有,就連靈氣也比外界更加充足,利於修行,基本

    上,沒有族人願意離開祖地。這種情況下,只要脫離了藥族的勢力範圍,藥塵便夷然無懼。

    錦衣少年一徵,沒料到對方說走就走,雙掌拍出的火雲慢了半拍,卻是連·一道黑影都沒能昭下。

    藥塵微微一笑,目光朝着別院的幾處陰影看了一眼,卻是沒有任何發現。很顯然,錦衣少年與刃道黑影之間的戰鬥,驚退了某些別有用心的人。

    正想着,卻看到錦衣少年一下落到他的院中,少年目光如電,穿過窗戶,與藥塵視線相交。

    “打抗了。”

    “無妨。”藥塵點了點頭。

    “不知兄臺要去哪裏,不如明天一齊趕路,有個照應也好。”

    “多謝好意,不過,在下習慣一個人了,不知兄臺尊姓大名”

    “呵呵,免尊姓風,單名一個閒字,既然兄臺無意,是我多事了,夜深了,打抗勿怪,告辭了。”錦衣少年目光微微一閃,拱了拱手,卻是展開火翼,又飛了出去,瞬息之間,便消失不見。

    藥塵一笑,知道這叫風閒的錦衣少年是好心,不過,既然離開藥族,行走世間,他要依靠自己的力量,沒有一點磨難,又如何錘鍊自己,獲得力量?

    吃過飯,便讓小二帶他去住宿。

    由於藥塵付的是丹藥,雖然最後被紫煞幫劫走,但店主人家還是親自帶着藥塵開了一間遠離大道的別院,附近只有一個不大的村落。這間客棧,是附近三十里最好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
    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