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鬥破蒼穹前傳之藥老傳奇 » 第五章 追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鬥破蒼穹前傳之藥老傳奇 - 第五章 追殺字體大小: A+
     

    神農山山脈。

    藥族禁地,非藥族族人勿近,哪怕是妖物魔獸,都被定時清理。

    只要接近誕生神智的,或是捕回族中馴化,或是交由妖族。

    當然,這是等價交換,妖族通常都會用只有妖族才能產出的各種奇珍藥材與藥族交易。

    這時,深山當中,一隊十人的小隊正在休憩。

    往常,表這種隊伍,都是來清理妖物魔獸的。

    但這一支小隊的任務,顯然不是清理魔獸,近在百米外的一隻快要誕生靈智的魔猴,在這十人眼中卻視若無睹,而是自顧自地就着泉水吃着乾糧。

    “這裏,已經是邊界了,小子真夠狡猾,竟然連布三次疑陣,連老任都被脯了過去。

    ”這時,一人開口說道。

    “哼,只不過是一時大意而已,原本以爲這小子從來沒有離開過藥族,只是個雛鳥,沒料到他對深山的瞭解這麼深。

    ”被叫做老任的,是一箇中年漢子,留着一頭凌亂的長髮。

    在他腳邊,跟着一條半人高的猛犬。

    “得了,這次任務完不成,我們也就別回去了。

    ”十人一時間都說不出話來。

    原本,這是件簡單到極點的追擊任務,命令是藥萬歸刑首的親信所下達,雖然沒有明說是藥萬歸刑首的指示,但誰都知道,這任務,就是刑首的指派,若是沒完成……想到這裏,就沒有人敢繼續往下去想。

    “休息夠了,這一次,一定能抓住到那小子。

    ”“非要剝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不可”“走。

    ”一羣人飛快地循着深山中的一點點蛛絲馬跡追了出去。

    時間,一點點過去,仍然是這隻小隊休憩的樹下,草地上殘留着的乾糧碎屑上面,已經招來蟲蟻,一點點地將碎屑朝着它們的窩裏搬運。

    深山中,夜色來得極早,太陽剛剛斜下,山林當中便已經是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茂密高大的樹木,貪婺地霸佔了陽光最後的餘暉。

    就在這時,不遠處的一棵大樹的樹幹突然爆裂開來,卻是二名少年破開樹幹,眺了下來,落在地上,大口地喘着粗氣,雙手顛抖地摸出水囊,咕嗾地喝了一口,又用毅力強行壓抑下喝第二口的需求。

    身體接近脫水,但是,相比於水,他更需要的是丹藥,從納戒當中飛快地取出一隻灰色瓷瓶,打開瓶口,倒了倒,最後一二顆青灰色的丹藥滾落到手中,少年沒有任何猶豫,直接吞嚥下去。

    咕······藥性瞬間化開,肚子裏面傳來一陣消食的聲音,這時,他纔敢繼續拿起水囊,大口地滿足着口乾舌燥的需求。

    這少年,正是逃亡中的藥塵。

    幾次危險,他所倚靠的,並不是什麼對深山叢林生存法則的熟悉,年方十五的他,除了煉丹,別無長處。

    讓他躲過一次又一次迫近的殺機的,是父親目下來的五顆假死丹。

    將自己藏在高十米的大樹當中,身上又塗滿了消除氣味的無味汁液,再服用假死丹,閉住全身器官的機能,讓自己成爲森林當中的“死物”。

    這方法,來自父親和他講過的·一個故事,就連鬥尊的妖獸,都能編過。

    漸漸的,藥塵平靜了下來,他走進深山當中。

    這已經是離開藥族之後的第二十一次日落了,每天,他都只敢在夜間活動,因爲他很清楚,追蹤他的人只會在白天行動,夜晚對於他,是層掩護。

    雖然在夜色之下,還隱藏着其他的恐怖,然而,相對於人的可怕,這些恐怖,又不是麼讓人恐懼了。

    二卜一天,藥塵已經學會了如何隱藏自己留下的痕跡,也學會了如何誤導敵人。

    生與死的危險當中,人總是學習得特別迅速,型;至無師自通。

    從納戒當中拿出乾糧,小心地塞進嘴中,不敢掉落哪怕一絲碎屑,又喝了口水,小心地收拾過後,藥塵這才輕巧地移動腳步朝着山林的更深處行去。

    藥塵的每一個腳步都異常的輕飄,這段日子,他已經學會用鬥氣來讓自己的身體變得更輕,儘量不在草地上面留下人的痕跡。

    他的行動所留下來的腳步,看上去,就做是山鼠在叢林當中市行的痕跡,在這片山林當中,到處都有着類似的痕跡。

    用這樣的方法移動,藥塵的速度並不快。

    四周一片漆黑,但是,擡起頭,卻可以看到茂密的樹頂上透着微光,在山林之外,太陽還沒有真正落下。

    判斷了正確的方向,藥塵繼續前進。

    假死丹還有二顆,但是,恢復過來的復生丹,卻已經吃光,接下來,必須更加小心。

    藥塵不明白,爲什麼對方要趕盡殺絕,但是他很清楚,一旦被抓住,他的下場無疑會比死還要更加悽慘。

    死亡,藥塵並不懼怕、但是,他還要活着回去,將父親的名字刻在宗族碑上。

    邪個時候,母親一定會對他露出微笑,是的······母親的笑容,發自內心的真正的笑容。

    想到這裏,藥塵的腳步更加輕靈,靈魂感知力小心翼翼地觀察着他留下來的每一個腳印,確保這些腳印看上去是山鼠的而不是人的。

    就這樣,小心······更加的小心······不留下讓人追査到的痕跡。

    十五歲的藥塵,學會了太多不應該是他這個年紀要去學的東西。

    九日後。

    “小子,站住,別跑,我們沒有惡意,我們是來接你回族裏的,羅山回來了,知道藥材不是你愉的······”深山林中,一道叫聲響起,伴隨着這道叫聲的是無數驚飛的飛鳥。

    疾速奔跑的風聲,打破了山林中的寧靜。

    藥塵咬緊牙關,拼命地向前疾奔,在他身後,是三名九星大斗師的藥族鐵衛,這時一邊緊追,一邊大聲叫着。

    藥塵悠麼可能相信這些拙劣的;荒話,這些人一個月前就在追蹤自己。

    從自己踏入深山的第一天起,他們就跟蹤了上來,連續吃了兩顆假死丹之後,藥塵才學會了躲避他們的方法。

    原本,一切都很好,直到五天前,原是十人一起行動的隊伍,突然分成了三隊,分散開來尋找他的蹤跡。

    到今天,終於被這一隊三人組抓到了他的痕跡。

    以三星斗師的實力,‘藥塵傾盡全力地狂奔,一時間,速度竟然與對方不遑多讓。

    然而,藥塵的心中卻是一片漆黑,對方是九星大斗師,既然已經暴露在對方的視野範圍當中,他又總麼可能逃得了?鬥氣,終有消耗殆盡的時候······怎麼辦,我要怎麼辦。

    忽然間,迷糊當中,一幕畫面映入腦海當中,父親指着一盞燈下的黑影,笑談着,母親藉着燈光,正在一旁織着冬衣。

    燈下黑。

    越危險的地方,反而越安全。

    父親,是這樣說的他不應該二味地跑進深山,而是應該潛藏在藥族附近,然後再尋找機會離開。

    只是,現在想通這一節已經遲了,不過······藥塵腦海中忽然蹦出二個恐怖的想法,危險就等於安全的話,也許,有一個地方,可以讓他擺脫這些追兵。

    藥塵猛然二個變向,從心肺之間涌上一股血腥氣息,衝入喉間,這預示着鬥氣的支出已經超出了極限,身形一個跟跑,藥塵險些摔倒在地。

    僅僅是這瞬息的延遲,身後三道掌風便呼嘯殺了過來,藥塵二聲悶嚀,卻是猛然向前二個翻滾,以二個極難看的打滾動作,躲開了這三道掌風,卻是認準一個方向,捨去性命般奔跑,全身的鬥氣都灌注在腿和腰間,狂奔!幸運的是,剛纔三人一齊出掌,卻也是延遲了片刻的速度,再追上來時,竟又讓藥塵拉開了一段距離。

    “跑吧,這樣纔有追殺的樂趣。

    ”三名大斗師的臉色,都變得有些難看了,三人一齊出手對付區區一個鬥師小輩,竟然一起失了手,說出去,臉都要善盡。

    很顯然,若是讓他們抓到藥塵,等待藥塵的,將是一場生不如死的酷刑。

    一刻鐘後,藥塵終於感覺到身體一陣枯竭。

    早就已經超越極限的身體,在這個時候,竟是連一絲鬥氣都催發不出來了,轟隆一聲,撲倒在地。

    譁······幾乎是在頃刻之間,三道身影便電射而至,分成三個方向,圍住了藥塵。

    “呵呵,小兔崽子,怎麼不跑了?”“跑啊,再跑啊?”“呵呵,一會兒,先切下你這雙腿,看你還怎麼跑。

    ”三名大斗師,都有些氣喘吁吁,三人都是藥族刑堂內衛,養尊處優慣了,雖也有執行一些任務,但幾時做現在這樣,在密林當中毫不間隔地追逐三個時辰之久,平帥歩卜狂馳三個時辰都夠哈,何況是在障礙叢叢的密林之中。

    三人心中都是疑惑,就連他們三個大斗師都感覺到吃力的狂奔,區區一個鬥師,又是如何支撐下來的?就算是拼命,也有個極限,而藥塵的表現,顯然超過這個極限太多了。

    不過,越是如此,三人就越是堅定了想法,不能讓藥塵繼續活下去,此子未來必定是巨大的威脅。

    “呵呵呵······哈哈哈······”忽然,藥塵發出一陣狂笑。

    “小子,你笑什麼!”“我在笑,堂堂藥族嫡脈,居然對我二個分家小子趕盡殺絕,哈哈哈,藥鋒······必死!”藥塵咬着牙,心中有一萬分不甘。

    “必死的,恐怕只會是你。

    ”“莫不成,你想說,你變成鬼也不放過我們?這樣的話,我們已經聽過太多。

    ”三人冷冷二笑,這時也不想再猶豫,一齊舉起手來,就要轟出無屬性的鬥氣,將藥塵二舉擊発。

    很顯然,三人都不想用獨門的功法鬥氣,幹這種滅口的事情,還是不留下任何與藥族相關的痕跡爲佳。

    藥塵用力地閉上了眼晴,腦海當中浮現出了父親對他的教誨,母親對他的期望······所有的一切,都要在這裏終結?

    “不!”轟!就在三人一齊轟出鬥氣的同時,從藥塵身上爆發出一道沖天而起的鬥焰,三花聚火功在這一刻,進入大成境界。

    三道鬥氣,轟擊在鬥焰之上,這時,奇異的事情發生了,只見三道無屬性的鬥氣,在鬥焰之下變得遲緩,竟然是在被消解融化。

    “什麼!”“這是什麼?”“有點類似異火,不過,還差得太遠。

    ”三人一驚,卻是又補上了一掌,這一次,卻是全力出掌,沒有絲毫的保留。

    藥塵表現得越強,三人便越是忌惲,近乎本能地想將其毀滅。

    面對強大卻不受控制的事物,本能,就是將其毀滅。

    藥塵慘笑着,三花聚火功在這時候大成,但是,已經遲了······他已經盡力了,卻還是隻能無力地倒下。

    不甘······又如何?力量,沒有真正顛倒一切的力量,沒有一個人顛覆世界的力量,你便是一條無力的姐蟲,就算有些能力,也只是一條會捧扎的姐蟲而已。

    力量······藥塵從來沒有做此刻這般,如此渴望力量。

    是啊,如果他有力量的話,兩年前,些手握珍貴藥材的人,就不會將他和母親拒之門外,父親也就不會死······如果他有力量,藥鋒又恁麼敢愉換他的藥材,不,是陷階,在更早的前一晚,他的藥材就已經被人替換。

    刑堂······是藥族的內察暗探,只有這些活在陰暗中的人,才能神不知鬼不覺地做到這樣的事情,藥鋒的兄長······藥萬歸刑堂之首!也正是他,一言將他驅逐出族,至,早就與些族學政類串過口供。

    一切的一切,這時都在藥塵心中明朗開來,人之將死,其智也開,這一剎之間,藥塵明白了太多太多。

    “死也要拉個墊背的”藥塵猛然一頭衝向三名大斗師中的一人,全身鬥氣化成一道焰錐,轟然而刺。

    三名大斗師一齊冷笑,這樣困獸般的拼命,他們已經見過太多了。

    這時,三人腳下一幻,轟出的三道鬥氣連成一道,轟然一下正面打在了藥塵身上。

    撲通一聲,藥塵全身鬥焰褪去,卻是無力地躺在地上,嘴角不斷地吐出鮮血。

    一切,都要在這裏結束了嗎?藥塵眼前一黑,徹底地失去了意識。

    三名大斗師卻有些驚伢,三人全力聯手,竟然都沒有擊殺,而只是重傷。

    “這小子的身體······有些不同尋常。

    ”“藥浴,我記得了,這支分家祖上是有人上過宗族榜的,似乎,就是以藥浴鍛鍊身體。

    ”“自作擎不可活,其實,此子煉成紫炎丹,又有如此藥浴,重新崛起是遲早的事情,偏偏要和小公子過不去,想搶屬於小公子的運道,就是自尋死路。

    ”“閉嘴,這話是你能在這裏說的?”

    族刑堂不僅規矩森嚴,暗地裏,其實儼然已經成爲藥萬歸一手遮天的一言堂,更有二長老暗中支持,刑堂上下,幾乎都將自己當成是二長老府的附屬,而沒將自己看成是刑堂之人。

    但是,這些都是暗地裏的事情,不能拿到檯面上來講,面上的規矩還是要講的,只是暗地裏是怎樣,就是另一回事了。

    “失言失言,一時失言······呵呵,沒死正好,害老子跑了這麼遠,不好生折磨一番,難解心頭這口惡氣。

    ”聽到這話,另外兩人也跟着點頭,並沒有立刻動手將藥塵擊斃。

    的確,一個月來,他們被這小子牽着鼻子在這深山當中轉來轉去,不知道吃了多少苦頭,而且,這麼久未能回去與刑首交付任務,恐怕此後要被刑首懷疑能力,還不知道會不會少掉許多好處。

    不拿藥塵出夠惡氣,又怎麼對得起自己?三人一齊動手,片刻之聞,便將重傷昏迷過去的藥塵暴打。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
    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