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鬥破蒼穹前傳之藥老傳奇 » 第三章 決戰前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鬥破蒼穹前傳之藥老傳奇 - 第三章 決戰前夜字體大小: A+
     

    納戒在藥族並不罕見,藥塵家道中落,都不稀罕,但是,像空間如此之大的

    納戒,卻也是稀有之物。

    廖雲圖心中肉痛,空間如此之大的納戒,在廖家也只有五枚。很顯然,紫炎

    丹雖然珍貴,但也不值得用這種大空間的納戒去換,只是,放長線才能釣大魚,

    藥塵在藥會進到前八,無論接下來的決戰,藥塵的表現如何,都是值得花大價錢

    去投資拉攏的。

    藥塵一笑,心神在納戒當中一掃,除去材料,其中還有煉藥鼎等煉藥師配套

    的物什,這時便將煉藥鼎以及各式材料從中取出,在院落當中一一擺放。藥塵也

    不間斷,雙掌一揮,轟隆一聲,只見三花聚火功之鬥氣從掌間幻出,霎時便化成

    爲一道火焰之蛇,旋繞着藥鼎左右擺動。很快,藥塵的全副精神,便融入到煉藥

    中,進入到一個煉藥的玄奧境界當中。

    這時,誰都沒有注意到,在小院的角落中,一道人影悄然浮現出來,正是刑

    堂首席藥萬歸。不知道是天生容易被人忽視,還是修習了某種鬥技,他站在那

    兒,卻絲毫不引入注意,就算目光掃過去,也彷彿不會發現他的存在。

    藥萬歸半眯着雙眼,看着正在煉藥的藥塵,火蛇翻騰中,一種玄奧微妙的感

    覺,從藥萬歸心中升起,此子的築基功法,三花聚火功,已然達到一個他所不能

    理解的地步,而且……

    鬥師境界!

    此子的實力,絕對不是什麼九星斗者,而是三星斗師!

    之前,一直是在隱藏實力?

    藥萬歸默默地注視着,關注着藥塵的每~個動作、每~個細節,越看,藥萬

    歸的心中越是驚訝。藥塵,是真正進入到一個唯有煉藥的忘我狀態,在這個狀態

    之下。他能排除外界的一切干擾,專注到煉藥當中。並且,靈魂感知力在這種忘

    我狀態當中'對煉藥鼎中的材料融合感應,是正常情況下的數倍,更容易煉出高

    品質的丹藥’如果是經驗豐富的煉丹師,在進入這一個狀態之下,有極大機率,

    煉出極品丹藥。

    時間飛逝’這一次煉製紫炎丹,異常順,三花聚火功的突破。靈魂感知力

    的進一步增強’令藥塵對煉藥的控制力,增長了足有一倍有餘。在這樣的控制力

    下,即便是鬥氣的力量比不得族學大比上爆發出來的大斗師之力,也仍然能夠完美地將各種材料去粗存菁,完美地融結成丹。

    如此'在花費了足足三個小時之後,藥塵才深深吐出長氣,抖手打出收丹法

    訣’轟然一聲,只見三點光芒從藥鼎飛出,投向藥塵手中的丹瓶。

    牆邊'足足站了三個小時的藥萬歸望着三顆紫炎丹被藥塵收入丹瓶之後,身

    影微微一扭'彷彿光亮的影子~般,瞬間便消失不見。

    片刻之後’藥萬歸回到了家中,弟弟藥鋒正在細心地檢查各種材料。這些材

    料'都是難得一見的極品上材,藥鋒小心地揀選着,又一樣一樣放入納戒當中。他

    雖然心高氣傲’並不覺得藥會當中能有人與他相爭,但是他並非愚者,越是這種

    看似十拿九穩的事'越是要做到萬無一失,畢竟,只是九

    定因素,都要小心再小心。

    “大哥,你回來了?”

    “藥鋒,跟着你一起的那個族學小子,人呢?,,

    “藥允?大哥你找他有事?”

    藥鋒一愣’不明白大哥怎麼會~大早就找~個不起眼的小角色。在族學,藥

    允或許是排得上號的人物,但是,在嫡系天才的藥鋒眼中,就只是個跟班而已,

    是個只要跟着他混,就會有好處的典型榜樣。

    “有話問他。”

    “哦,我這就讓人把他叫來。”

    少頃,藥允便來到了二長老府,原本他就要過來,剛走到府門之前,就被人

    告知藥萬歸相召。

    “藥刑首,鋒哥。”藥允低下頭萬歸刑堂首席,就有着刑首的稱謂。

    “藥塵此人,你對他有多少了解。”

    “他是個……”

    “我知道你對他心懷仇視,不需要特意貶低於他,實話實說,關於他的一

    切,只要是你知道的,全部如實道出即可。”

    藥萬歸目光一凝,霎時間,原本普通得令人忽略的氣質,瞬間變得森羅可

    怖’彷彿被兇殘的魔物盯住。

    咕噥,藥允嚥了咽口水,喉間莫名的有些發涼,“是,藥塵在族學當中,一直不

    起眼,不過,有件事情呔家都忽略了,直到他族學大比奪得頭名,我才發現.藥塵在

    —年半之前,就已經是.九星斗者,整整一年半過去了,他還是九星斗者……”

    面對藥萬歸的瞪視,麓允不敢添油加醋只是將自己知道的一五一十地合盤

    托出。藥萬歸時不時提出一關於細節的問題,挖掘着關於藥塵的所有的信息

    隨着藥萬歸的誘導與挖掘,藥允說道最後,臉色都變得蒼白了.....一個既熟

    悉、又陌生的藥塵,出現在他的腦海當中

    那個在族學當中始終排在二十名以外的塵,並不簡單,很多細節都透露出,藥塵在貝魂感知力上,在煉藥師的天賦之匕,有着超乎想象的······可怕!在

    藥允的腦海當中,冒出了這個詞語,也只豹這個詞才能形容藥塵在煉藥師上的天

    賦。只是,平常大家都只注意到藥塵修行的是三花聚火功這種沒人會選的築基功

    法,看到的是藥塵僅僅只而九星斗者的低微實力,當大家都是鬥師時,幾曾會將

    注意力放在區區一個鬥者身上!

    藥萬歸級緩收回氣勢,剎邡問,又彷彿變成了一名符通人。

    藥鋒蹂了繇嘴脣,說道:“大哥,你不會以爲,這個藥塵,能對我構成威脅

    吧?他天賦雖然很強,但是,九星斗者,沒有什麼可怕的。”

    “別忘了,他可以服食紫炎丹,讓自己短時間內爆發出大斗師級的力最,而

    且,他已經晉級成爲三星斗師了。”藥萬歸冷聲說道,“三花聚火功,三花聚

    火,要麼就難以晉升,一旦晉升,直接就是三星,他的實力,不是落後,而是

    種類似封印的壓抑,現在封印破碎······”

    藥萬歸沒有說下去,今天看到的藥塵,已經是三星斗師,邡麼,三天之

    後呢?

    藥萬歸的直覺告訴他,距離藥會決戰僅有三天的休養時間,藥塵不僅不養精

    蓄銳,至還開爐煉丹,目的,恐怕就是將壓抑太久的力量,通過煉丹的方式持

    續發酵,三天之後的藥塵,將會是四星······抑或是五星斗師寧

    三星斗師的藥鋒真的能是他的對手?

    藥塵爲廖雲圖煉製紫炎丹的消息傳出之後,藥塵所居的院落外面頓時熱鬧

    了起來,來者多是依附於藥族的門派以及親族。不過,藥塵畢竟是藥會八強之

    沒人敢在藥會總決結束之前去打挑藥塵本人,所以,羅家,成了大家追捧

    的焦點。

    藥族的領地,只剩下羅小胖······

    不過,羅兵很乾脆的不回家了,長子羅山,也接了族中的任務,直接離開了

    要說他水深火熱也行,被各種糾纏,讓他幫忙在藥塵面前說話,都是想要購

    買紫炎丹;要說他幸福花開也沒錨,被各種人請客吃飯。羅樹表示,這輩子他除

    了吃,就沒有別的興趣愛好了。

    不過,藥塵幫廖雲圖煉了三顆紫炎丹後就又閉關了,羅樹一邊吃人嘴短,一

    邊擔心,藥塵會不會和上次閉關一樣,一閉就是-_個月不見人影?鐠過了藥會決

    明天,就是藥會決戰了,午時,羅樹剛剛結束了午餐的飯局,就來到了藥塵

    家門外。看着緊鎖的大門,羅樹摸着肚皮,是真的有點擔心了,藥會開幕戰,藥

    塵一臉疲倦,好不容易纔趕上開戰,要是明天又樣······

    正當羅樹猶豫豬是不是要進去提醒一下藥塵時,“喔嘟”一聲,大門打了開來。

    “青姨!你回來啦!

    羅樹一下隆大了眼睛,驚喜地叫道。

    “青姨,塵哥他進了藥會前八,明天就是決戰了,還有,青姨,塵哥

    他······”

    藥青淺淺一笑,“我都知道了,你是來找藥塵的吧,進去吧,他馬上就出

    關了。”

    “曦,太好了,我還擔心他趕不上明天的決戰。”羅樹不好意思地抓了抓

    頭皮,“個,青姨,這兩天,有些人請我吃飯,男個······”

    藥青微笑着說道:“爲了紫炎丹對吧,自然不是問題,只是,一切都要等藥

    會之後再談。”藥塵已經是鬥師了,以他藥會八強的資格,自是不用擔心未來的

    修煉資源,但是,他這一脈想要在族中崛起,僅憑一個藥會八強的身份,就只是

    無根浮萍而已,所以,紫炎丹,是一個機會。

    羅小胖鬆了口氣,“6我去找塵哥了,嘿嘿。”

    羅樹一路衝進藥塵的臥室,就看到藥塵正在整理着一堆堆的煉丹材料,卻是

    在爲明天的決戰,做着最後的準備。

    “塵哥,這些材料······”羅樹看得目磴口呆,許多材料,都是他聽過名字,

    見過畫,卻從來沒見過實物的寶物。

    “準備了兩年了。”藥塵擡起頭,衝羅樹笑了笑,心中卻有些微微發酸。這

    些材料,只有一小半,是他用賣丹藥給族庫所賺來的功勳兌換而來,大部分都是

    母親從藥族之外收集而來,也不知道母親爲此付出了多少心血,所爲的,就是讓

    他在藥會當中一舉奪魁!

    “塵哥······你打算在決戰咐煉什麼丹?不會是五品丹吧?”

    看着這堆稀有材料,羅樹總覺得,藥塵要煉的,絕對不會是四品丹藥了,但

    是,五品丹?有這個可能嗎?以九星斗者的實力,煉三品丹都勉強,煉出四品丹

    就是奇蹟······想必,藥萬火長老沒有封藥塵品級煉藥師,就是因爲藥塵的鬥氣境

    界實在太低了。

    藥塵笑了笑,搖升昌頭。

    看着藥塵搖頭,羅樹放下心來,笑道:“別勉強自己就行,再煉個四品丹出

    來就行了。”

    藥塵砭了貶眼,“什麼四品丹,我要煉的是七芯丹。”

    “什麼!七芯丹?”

    羅樹張開的大嘴,在看到藥塵認真的表情之後,便再也合不攏了。

    七芯丹,可是正宗的六品丹藥!

    “誰!?”

    就在這時,藥肖的喝聲從外傳來,緊接着,就是一陣風聲響起。

    藥塵臉色變,將桌的各種制料收入納戒,便飛身衝了出去,來到院中,

    就看到母親從外曲止了進東。

    “母親出什麼事了?沒事吧?”藥塵關切地問道。

    ”沒事,只是有個小賊罷了。”藥青微一搖頭。

    小賊?藥塵皺了皺眉,藥族的地盤上,什麼時候有賊了?就算有,他們家早

    就沒落,又有什麼東西是能招來賊的?

    爲了紫炎丹?不可能,想要得到紫炎丹,討好他都來不及,怎麼可能闖進來?

    藥塵左思右想,都找不到一個合理的答案。

    然而,藥塵卻沒有注意到,藥青的臉色始終有些凝重,“塵兒,明天的決

    戰,一定要小心。”

    藥塵笑了,“母親放心,七芯丹對別人來說很難,對我,卻不是問題。”

    煉製七芯丹最難的部分,就在於控制材料之間的融合,不同的材料,需要不

    同的爐溫去煉製,三花聚火功和藥塵強橫的靈魂感知力配合在一起,恰好就擅長

    於這種控制。

    藥青微不可見的輕輕搖頭,是想要和藥塵說些什麼,然而,最後卻只是輕

    聲一笑道:“算了,也許是我想多了。”

    在藥族,族人之間哪怕有再多矛盾,也只會去宗族祠堂仲裁。即便是不死不

    休的死仇,也有着決鬥的方式來解決矛盾,不至於會暗中下手,男的是動了宗族的

    底線,一旦查出,自會有刑堂嚴厲處置,因此,沒人敢越過此線。

    然而,藥青卻沒有想過,也有些人是不會在乎刑堂的,譬如,刑堂的首席

    藥會決戰那日,萬衆矚目,從族外前來的觀禮者,就有數千之衆。

    聖女。羅小胖有點失望,他所期待的妖族小公主仍然未到,妖族代表,只是一個

    不過,現在不是想小公主的時候,羅小胖的眼神,朝着決戰的會場看

    了過去。

    一旁:地之上,八名決戰的藥族弟子已經站定位置,藥塵的位置,被安排在藥鋒旁邊。

    藥塵與藥鋒,一個是沒落的分家,一個是嫡脈天才,兩者之間,從來沒有過

    任何的交集。

    藥塵這個時候非常淡定,萬幹目光之於他,就僚是輕風拂面一般。兩年前,

    母親被嫡脈二二拖之門外的畫面,讓藥塵心中的決心更加堅定。

    六品七芯丹,服用二個時辰內,會對火屬性鬥氣產生極敏銳的直覺,並且得

    到大幅度的靈魂感知力加成。這個加成,將會在二個時辰後產生衰減,但衰減到

    一定程度之後,便會穩定下來、修煉得當的話,這部分靈魂感知力將會永遠保留下來。

    整個藥族,能夠以丹藥形式來增強靈魂感知力的方法並不多,而那七芯丹這

    樣安全的,就更少了。

    只是,煉製六品七芯丹,哪怕是九星大斗師的煉藥師,也會感覺到棘手,失

    畋率極高,將些材料用來煉製七芯丹,倒不如煉製更高級別且成功率更高的丹

    藥,更有價值。

    正是因爲煉製七芯丹的難度極高,所以,這兩年以來,藥塵一直都在爲這一

    天做着準備。材料上的收集,還有上百次近乎酷刑的藥浴,所有的一切,都是爲

    了在今天煉出一顆完美的七芯丹,一旦成功,就是真正的一鳴驚人。

    至於失敗······

    藥塵沒有想過,未戰先慮放,就失了銳氣。換成嫡脈些天之驕子,或許還

    能稱之爲穩重,但是,出身沒落分家的藥塵,唯有將自己腦袋削尖了,一往無前

    地衝鋒,纔能有機會。畢竟,他要的不是什麼家族的培養、關注······而是······

    留名宗族碑!

    他要拿下的是藥會魁首之名!

    藥塵目光如炬地望向不遠處的巨大石碑,上面刻着的每一個名字,都是麼

    的令人神往,每一個名字,部有着一個動人心魄的傳奇故事,而在這個名字之

    後,還有着其父母的名字,這榮耀是一體的。

    父親的遺願,藥塵一刻不敢忘。

    藥塵並未注意到,在他身旁的藥峯,神情有些異樣,不時用疑惑的眼神望向

    藥塵,似乎是在猶豫着什麼。

    場外,藥青遠遠地眺望着兒子,藥塵長得越來越僚他的父親了,不過,她可

    以肯定,兒子的未來,一定會比他的父親更強這兩年,藥塵所經受的一切,部

    是爲了煉製七芯丹,都是在爲今天的一飛沖天而做着準備。

    他,已經準備好了一戰成名。

    族長藥丹,這時站到了決戰會場之上,勉勵了幾旬,便宣佈決戰開始。

    會場外,各族各大勢力的觀禮者部有點詫異,還以爲藥族族長會長篇大論一

    栽當着他們各族的面,鼓吹一下藥族輝煌的歷史,卻沒有想到,藥丹僅僅說了

    幾旬不痛不癢的話後,就直接宣佈開始。

    妖族小聖女樂壞了,

    “看吧,看吧,這才那是族長嘛。”

    言語裏,卻是在影射着誰,一下子讓跟着她的媛媛神情大變,“聖女大人,

    這一次,我就當沒聽見······”

    很顯然,這一支妖族的某位尊長大能,是個喜歡長篇大論的。

    聖女無所調地翻了個白眼,繼續興致勃勃地看着會場中的藥塵。對藥鋒等

    人她興趣不大,些出生高門,資源從不匱乏的人類能站在這個會場上面,點也不稀奇,換旬妖族的話來說,站不上來的,都是廢物!

    而藥塵,顯然獨樹一幟,她已經打聽過了,出身沒落的分家,而且家中僅僅

    只有一個母親支撐,在藥族,完全沒有地位可言。

    “魑嫉,我覺得,我們有機會可以把他拐回族裏,噫,看他的年紀,正好是

    情竇初開······不如讓小青犧牲一下?”

    “聖······聖女大人,我······”跟在後面的一名嬌俏的婢女臉色大變。

    “哎呀,人類煉藥師,又是大有前途的······”聖女還想盅惑自己的婢女,誰

    讓四個婢女當中,只有小青還是完璧,總不能讓她自己上吧?她可是聖女耶!

    “聖女大人!”

    簸竣身上的鬥氣微微地波動,就是朝平靜的湖面仍進了一顆巨大的山石。

    “好嘛,不開玩笑了,不過,他要是在藥會受挫,也許就是我們妖族的機會了。”

    “這件事,自會有其他人做,聖女大人,請注意你的言辭,要符合聖女的身份。”

    “又不是我想做聖女的。”

    聖女還是無所謂,聳了聳肩,不過,感覺到嫉嫉身上暴虐的氣息,她也收斂

    了不少。

    這時,會場之上,緊張的煉藥大戰已經正式開始,大家都沒有立馬開始,而

    是仔細地檢査着手上的材料、煉藥鼎的情況。這是一場決定命運的大戰,所有人

    都傾盡全力去戰,排除一切意外。

    不過,除去藥塵,另外七人並沒有動用藥會所提供的精金藥鼎,而是使用了

    各自準備的高級煉藥鼎。一個好的煉藥鼎,對於煉藥的成功率,也有着極大的提

    升作用。

    藥塵,自然是使用藥會的精金藥鼎,對於他而言,這個精金藥鼎,已經是他

    見過的最好的藥鼎了。

    摸着藥鼎,都快要有點愛不釋手了,至於身旁藥鋒所使用的青魂龍鼎,藥塵

    看都不看一眼,尊龍鼎,根本就是藥萬荒長老所有。

    “呵呵,藥塵,要不要我借尊御火鼎給你用用?”

    這時,藥鋒突然向着藥塵開口說道。

    藥塵一證,御火鼎,是藥族制式的高級煉藥鼎,由藥族藥鼎房監製,每一尊

    鼎上,都有着制鼎者的編號。當然,此鼎雖是制式,但也絕不是一個沒落的分家

    能夠買得起的。

    “多謝了,御火鼎對我來說有點太高了,恐怕反而不習慣。”藥塵笑了笑,

    婉拒道,心中對露着笑臉的藥鋒,不由得就多了一份好感,畢竟是嫡脈的天才弟

    子,大度大氣。

    不過,這二戰,對於他萬分重要,他是絕不會因爲這點好感而有所相讓的。

    這不僅僅是爲了徹底改變他在族中的命運而戰,也是爲了父親!

    藥鋒目光一閃,笑了笑,

    “精金藥鼎的確不錯,但是,我還是覺得用御火鼎

    更有利。這樣吧,反正我也不用,就先放在你這邊,你要是覺得有需要,儘管取

    用就是了。”

    說到這裏,藥鋒走到藥塵身旁,手中一揚,便從納戒當中取出了一尊火光燦

    爛的藥鼎放在藥塵身旁。

    轟······藥塵只覺得眼前一花,卻是被御火藥鼎天生的火雲給晃迷了眼色。

    “呵呵,我就放在這了,用不用隨你。”

    藥鋒不着聲色地在藥塵擺放材料的桌上輕輕一按,接着又是一笑,便回到了

    他的位置。

    藥塵搖了搖頭,卻是決定,還是隻用精金藥鼎。御火鼎這種高級貨色,他還

    真不知道要恙麼發揮出藥鼎本身的功效,弄巧成拙就不好了。

    這時,已經有人檢查完畢,鬥氣點燃藥鼎真火,開始了正式的煉丹。

    幾乎是不約而同的,大家也都開始了正式的煉丹。

    藥塵手中一噴,三花聚火功,配合着藥鼎,一道三色火焰從藥鼎之下燃起,控制

    着爐鼎中的溫度不斷上升,達到一個界限之時,藥塵深吸口氣,猛然抓過一套卓上早

    就按順序排列好的藥材,朝着精金藥鼎當中投梆進去。藥鼎的鼎門開合之間,藥塵的

    靈魂感知力便是猛然一爆,精準的感知,完全地配合着鬥氣,控制着因爲鼎門開合而

    變化着的藥鼎溫度,撮合着不同藥材之間的藥性反應。藥性,一點點地被提煉出來,

    然後聚合在一起,彼此反應着的同時,又被鬥氣一點點分割開來。並不能從一開始就

    完全反應,而需要等待着下一種藥材的投入之後,再進行新的藥性融合。

    每一個步驟,藥塵都完成得非常完美,今天的狀態,有如神助,每一分靈魂

    感知力,都沒有浪費,每一分鬥氣,都得到了完美的分配,起到了應有的作用。

    隆隆······藥鼎當中,傳出轟鳴之聲,這是煉製高階丹藥時的必然反應。六品

    丹藥,已經超出了普通丹藥的範疇,煉製過程當中,會受到天地所忌,而誕生出

    一縷縷的劫氣。

    如何處理這些劫氣,對一個煉藥師而言,是一種極大的考驗。實力的強弱,

    成功率的高低,往往也就體現在處理劫氣的手段之上。

    強者,可以轉化劫氣,將劫氣轉化成爲煉藥的能量的一部分,較弱者,也能

    分化劫氣,一部分劫氣用鬥氣進行消弭,而另一部分劫氣,則在丹成時化成丹

    劫,用某種玄妙的方式,讓丹藥歷劫而生,從而提升丹藥的藥性品質。

    很顯然,對於藥塵而言,這兩種方法都不適用,他的鬥氣沒有消弭劫氣的能

    力,至於轉化劫氣,種手段至少需要鬥王級別的鬥氣。

    藥塵所選擇的,是藥族當中纔有流傳的第三種手法,需要用到一心二用、

    爐煉雙丹的煉丹法。第二顆丹,便是以化劫草和渡劫草爲輔助,可以有一定機率

    讓所煉丹藥不受劫氣影響。當然,這樣煉出來的丹藥的品質,缺乏靈性,至多也就是中品。

    不過,藥塵的手法,卻又與族中的流傳又們所不回,除去化幼草和渡劫草,

    他還動用了大量的虎炎草。虎炎草的特性配合着三花聚火功的鬥氣,能夠亢工地

    融合化劫草與渡劫草的藥性,在煉藥鼎當中合出第二顆藥胚,等到匕芯丹的劫氣

    達到頂峯時,以此藥胚投入劫氣當中,就能完美消解劫氣,井區,將劫氣帶入匕

    芯丹中,提升丹之品質。

    這時,劫氣初成,藥塵便已經開始投入化劫草與渡劫草,町加入虎炎草,在

    煉藥鼎中開闢出第二煉丹,分出三分之一的火之鬥氣,一心二用地進行將融煉。

    短短片刻,藥塵的額上已經滿是汗滴,兩眼日出赤紅,這是功力催發到極限

    的徵兆。

    不過,不僅僅是藥塵一人如此,其餘七人這時候也都煉到了各自的緊要之

    處,紛紛全力以赴。

    不過,若要說最顯眼的,莫過於藥塵,轟轟隆隆,丹鼎當中發出的潮汐劫

    聲,卻是令人神往心動,這是在煉製六品丹藥!

    年僅十五,就敢煉六品丹藥,是膽大包天,還是技高一籌!

    “無論如何,此子能煉出劫氣,哪怕是最終失政,也當得起‘天才’二字,

    果然是祖上有人上過宗族碑的分家,天賦流傳到這一代,也是該要重新崛起

    了。”族學長老藥覽微微一笑,心中暗忖道,不是誰去煉六品丹都能煉出劫氣

    的,恐怕藥性還沒來得及相融,受到天地所忌,就已經爆爐了。

    另一邊,代表着刑堂的臺上,藥萬歸眼神微動,卻是有些意外藥塵竟然真的

    能夠走到這一步。不過,從外表來看,藥塵的功力已經到了極限,顯然不足以讓

    他完成這一次煉藥。

    “可惜了,此子若是鬥師,說不定真能一鳴驚人。”藥萬火暖了口氣,搖頭

    說道,分家弟子崛起,在藥萬火眼中,並不是壞事。嫡脈弟子仗着資源豐富,多

    有懈怠,出現兩個分家的天才,形成竟爭,是非常有必要的事情。

    “呵呵,萬火,已經表現不錯了,未來可以讓藥覽······”族長藥丹淡淡

    笑,然而,他的笑語纔到一半,就有點意外地頓住。

    只見藥塵身上突然爆出一道海湃的氣息,轟然問,彷彿有一道鎖鏈破碎的聲

    音響起。

    咔嘹——

    封印!碎裂!

    一二直以來,母親壓制在他身上的道境界封印,在這一刻斷裂破開。

    轟轟轟······藥塵身上的鬥氣,瞬間突破,一下達到了三星斗師的水平。

    “開”

    藥塵輕喝一聲,比之前強大近二十倍的三花聚火斗氣,一下衝入煉藥鼎中,催速着化劫草、渡劫草與虎炎草之間的反應,靈魂感知之下,一顆淡紫色的丹胚

    開始漸漸成型。

    此丹胚剛剛成型,煉藥鼎中越來越強烈的劫氣,霎時間便收斂了許多。

    至此,藥塵總算鬆了一口氣,接下來,就是按部就班了。母親一直加在身上

    的鬥氣封印破開,一種前所未有的暢快感覺,讓他前所未有的輕鬆,這種狀態

    下,基本上可以保證,不會再出任何問題。

    而且,更輕鬆的是,兩年前燃燒潛力的後遺症,似乎已經疫愈,這兩年的藥

    浴之苦,並沒有白受。

    這種感覺很好,藥塵臉上帶着淡淡的笑容,直到他的手摸到一塊星塵草

    時······

    他臉上的笑容,一下偃硬住

    不可能!

    恁麼會是星塵草!

    應該是星空草纔對!

    雖然,星塵草與星空草生得一模一樣,但是,這是藥性截然相反的兩種藥

    材!星塵草是寒性,而星空草卻是熱性。

    兩年的準備,其中數百次檢査,藥塵所擁有的材料當中,絕對沒有星塵草。

    事實上,七芯丹是徹頭徹尾的火性丹藥,兩年以來,藥塵沒有收集任何的寒性藥

    材,這星塵草,又是從何而來?

    藥塵飛快地檢查着桌面上的各種藥材,當中······並沒有星空草

    “不可能,不可能,您麼會這樣,不可能······”

    藥塵整個人都呆住了,沒有星空草,七芯丹根本就不能成丹

    這時候,已經到了最關鍵時刻,再遲,就要錯過七芯丹藥性反應的關鍵時

    間,等待他的,將是徹底的失政。

    “不可能”

    藥塵茫然、不知所措的目光忽然一定,卻是看到,在藥鋒擺放藥材的桌上,

    擺放着許多星空草。

    藥塵的臉色驟然一白,忽然想到之前,藥鋒突然接近過來······

    “是你”

    藥塵一聲大喝,就要朝着藥鋒撲過去。

    呼!

    就在這時,一道身影陡然擋在了藥塵身前。卻是一名大斗師級別的族人,這

    是族中的鐵衛,皺着眉頭說道:“請勿打猶他人煉藥。”

    暗下,卻是細不可聞的傳聲對着藥塵說道:“藥塵,你在做什麼?快點回去煉藥!別犯族中大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
    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