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鬥破蒼穹前傳之藥老傳奇 » 第一章 決戰資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鬥破蒼穹前傳之藥老傳奇 - 第一章 決戰資格字體大小: A+
     

    但是在族人眼中,二長老永遠都是陰氣沉沉,從來沒有人見過他笑。大婚,生

    是雕一樣,永遠都保持着同一個表情。

    提升成爲族中的二長老、種能讓人欣喜若狂的時刻,藥無荒的臉,始終就是一個表情·····

    人們甚至懷疑,哪怕是他的兩個兒子,也從來沒見他笑過。

    藥鋒所在,陡然暴出一陣轟鳴,只見煉藥鼎震動不止,九幽風炎將藥鼎緊緊

    裹住。藥鋒所煉丹藥的品階太高,再加上九幽風炎的破壞,精鋼鑄成的煉藥鼎已

    經承受不住,上面出現了一道又一道的裂隙。然而,藥鋒完全不爲所動,只見他

    從手指所戴的納戒當中取出一塊拳頭大小的烏黑鐵塊,此物二出,就聽見空中響

    起金石相擊的脆響。

    “烏玉精金石!”

    外間,炎族長老炎硝臉頰微微抽描了一下,這烏玉精金石,乃煉製七品寶丹

    的七轉上材,竟然拿給一個少年來煉三品,最多不會超過五品的丹藥?

    藥族,果然是財大氣粗······販賣丹藥,天下無雙,只此一家的壟斷,遠古八

    族,拼財力能勝得過藥族的,還真沒有。

    “這要煉的,難不成是四品丹藥,烏玉造生丹?這殘方,萬荒長老什麼時候

    補全了也不與我說上一聲。”

    藥族長老臺上,大長老微微一笑,看着塊烏玉精金石被藥鋒毫不猶豫地仍

    進藥鼎當中,便轉過頭來,向着二長老藥萬荒問道。

    “大長老言重了,此殘方並非由我補全,而是我兩個兒子一齊完成,我只是

    做了細微的指點。”

    藥無荒淡淡地說道,藥萬火一怔,“藥鋒與藥萬歸一齊補全的烏玉造生丹!

    以誰爲主?”

    “自然是萬歸,不過,鋒兒也有不錯的建議,有着關鍵的功勞在其中。”

    藥萬荒說着這話,就是暗示,也是一種交換,藥鋒值得培養,他的兩個兒子

    值得培養。

    藥萬火卻仍然沉吟不已,最終也只是說道:“既然鋒兒有這樣的天賦,這場

    藥會,恐怕也沒有人能與他相爭,該是他的,就是他的。”

    “有大長老這旬話,我也就放心了,我藥萬荒的兒子,只要沒人給他下緯

    子,藥會魁首之名,自然手到擒來。”

    藥萬荒話音剛落,就見到煉藥區中,忽然一陣紅光爆發,正是藥鋒,只見他

    雙手不斷按出,

    套收丹法決轟向煉藥鼎,紅光正是從煉藥鼎中噴出,乃是成丹異象。

    伴隨着收丹法決,轟然一聲,九幽風炎消失不見,藥鋒最後一指,丹快完

    成,只見整個煉藥鼎轟然碎裂開來,九點紅光在半空當中活靈活現,但轉瞬之

    間,便被藥鋒一下收入丹瓶當中。

    藥鋒大功告成,九幽風炎也陸之收起,四周其他的弟子,終於是松下口氣,

    重新擺正心思,將注意力都放在了煉丹之上。

    第二個完成煉丹的,赫然便是藥佟。似乎九幽風炎對他的影響,並沒有表面

    上看起來麼巨大,僅僅一刻鐘後,便也是一套收丹法決打出,轟隆震響聲中,

    同樣是煉藥鼎碎裂破開,五顆散發着奇異電光的丹藥一下收入丹瓶當中。

    藥佟之後,陸續有人完成煉丹,只見各色收丹之法,此起彼伏,煉丹區中,就

    僚是節日的夜空,不斷有着光彩爆開。這時,對刃些還未能完成煉丹過程的煉藥師

    極爲不利,這些爆開的光彩造成了極大的幹猶,不僅僅是聲音、視覺上的影響,更

    多的,是這些煉丹成功時爆發出來的力量,影響着其他煉藥師的心神,靈魂感知對

    煉藥鼎正在進行的反應變得不是那麼清晰。換成平常,或許還可以心平氣和地用經

    驗去應付,但眼下這個局面,一絲緊張,一絲大意,都可能導致覆滅。

    轟······當第一個爆爐失畋的人出現之後,就僚是雨後春筍一般,一個接着一

    個的失敗。

    不是爆爐,就是收出一爐廢丹,這時,衆人的眼神,都有些債債地蹬向早就

    已經完成了煉丹過程的藥鋒,若不是他用出九幽風炎,影響到他們的心態,以他

    們的實力,雖然進不了前八,但是悠麼樣也不至於煉丹失畋。

    好不容易、芸至町以說是千辛萬苦纔得到了藥會名額,結局,卻是慘烈的煉

    丹失畋,這簡直就是從雲端摔落谷底,最痛不過。

    時問有如白駒過隙,瞬息而過,煉藥區中,就只剩下聊聊數人還在堅持。

    “都什麼時候了,這個時候還沒有完成煉丹的,直接判輸就行了,何需浪費

    時問,”藥萬荒冷冷地說道,對於藥會,藥無荒其實並無太多感覺,嫡脈家庭出

    身的嫡系子孫,又怎麼能瞭解爲了一顆麝本固元丹就能與人大打出手的窮困分

    家,對於改變命運的窘迫。

    藥萬火併未說話,臉上也沒有任何的神情,對於還未完成的弟子,既無期

    待但也沒有任何貶低的意思,都是精英,只是還沒有到獨當一面的地步。目光

    轉動,忽又落在了藥塵身上,雙眉不由微蹙。

    此時的藥塵,彷彿已經超然物外。藥萬火一道靈魂之力掃過,以某種奇異的

    方式透入藥鼎當中,便感覺到各種材料正在以一種極其緩慢而又富有韻律的方式

    進行着融合。雜質,被一點點地排斥出來,然而並未被火焰從藥鼎當中分離出

    來,而是進行着轉化,不斷集後,形成第二份融合。

    一爐雙丹!

    這是煉藥師的一種天賦,一爐煉出兩種以上的丹藥,並且,丹藥的藥性截然

    不同,各有奇效,非是靈魂感知力極其驚人的天才,絕對不能做到,這不是單純

    依靠勤修苦練就可以做到的真正天賦。

    只是,藥萬火有些意外的是,這些材料,竟然沒有一樣是稀有材料,都是族

    中提供的些普通煉丹材料。

    而且,看藥塵此時的狀態,似乎並沒有打算動用精心準備的材料的意思。

    另一處高臺一,並沒有麼多議論,臺上落座的,全是女人,花枝招展,或

    是妖異動人,或是清純多姿,女人所能擁有的一切誘惑,都能在她們身上找到,

    然而,現場卻沒有一個男人敢用正眼打量過去,只敢愉愉張望她們

    淡淡的妖氣,綜繞其上······

    妖族!

    而且,不是普通的妖族,是來自某位妖聖大能所傳承的一族。

    有些時候,一些用於煉藥的奇珍異材,根本就不是人類所能採擷到的,需要

    某些妖族用妖軀蘊養才能收穫。這一支妖族便是如此,因而與藥族,也與遠古八

    族都有着不錯的關係。

    當然,擁有強橫實力的妖聖,纔是這關係“不鍩”的真五保障。

    藥族藥會,自然也派出使團觀禮。

    上座,卻是二名面紗籠面的少女,身姿婀娜,膚白如雪,

    雙美眸如月下鏡湖,光可鑑人。

    “媛媛,好無聊啊,什麼時候可以回去啊?藥族,一點也不好玩。”

    少女砭着眼,面紗之下,雙脣發出能令男人心醉的聲音,每一個字,都彷彿

    帶着魔力。即便是她身旁的女性,也都如飛蛾撲火般,情不自禁地側目關注,心

    中就只剩下一種情緒,幫助她,完成她任何想要做的事情。

    “咳,聖女······老朽老了,請別用你的誘瞳之術。”

    少女嘴中的簸簸卻顯然不吃這套,翻着白眼,教訓說道:“今日觀禮之後,老朽便送聖女回聖地如何?”

    “不要,難得出來······”

    “那就隨老朽在藥族待上數日,待藥會過後,再一路遊玩回去。”

    “好吧······沒辦法了,就只有這樣了。”

    聖女貶着眼,目光百無聊賴地掃向煉藥區中。人類的煉藥師,聽起來很有意

    思,但真直面去看,除去無聊,就是呆板,沒意思極了。

    想到這裏,聖女貶了貶眼,目光卻是落在了藥塵身上,心中暗道,尤其是這

    個傢伙,動作一板一眼,就連靈魂,也是一板一眼,一看就讓人想要整他一頓。

    另一邊,已經煉製丹藥成功的弟子,又都回到備戰區中,這時,成功者都是

    一臉淡然,按各自熟悉的圈子聚在一起聊天。

    藥鋒是嫡系圈子的領頭者,不過,嫡系圈子旁邊,永遠少不了來討好取悅的

    支脈分家的弟子,藥允就跟在一旁,賠着笑臉,只是,他的目光,不時地瞥向還

    在煉丹區中的藥塵。

    “怎麼?不甘心?”藥鋒注意到藥允的眼神,淡淡說道,於他而言,這是個

    打發時間的話題。

    藥允低下頭,“也不是,只是想到輸給此子,覺得可恥。”

    “呵呵,知恥而勇,不錯,不過,這個藥塵,的確運氣很好,受了這麼多幹

    猶,居然還沒有爆爐,還是有點意思的。”

    族學也算是一個圈子,李言信、左宏樂等人聚在一塊,就連藥佟也難得從善

    如流地站在一旁,不過很顯然,與另外七人保持着一定距離,獨來獨往,向來就

    是藥佟的特點。

    左宏樂有着話癆的毛病,這時煉丹成功,放下了心思,便拉着大家說個不

    停,不時指指點點,“藥鋒太器張了,不過,人家是嫡脈,有這本錢啊,

    直接動用烏玉精金石,哼哼。”

    李言信搖了搖頭,“病從嘴入,禍從口出,閉嘴吧你,就算給你塊鳥玉精金

    石,你有月本事用得上嗎?”

    左宏樂一滯,笑了笑,便說道:“也是,鳥玉精金石這種七轉上材,就算給

    我,我都不知道要拿來作什麼用。”

    這旬話,一時間說得冷了場。

    雖說藥族弟子都進族學,但是,真正有實力的分家,其實都是自己調教家中最出色的弟子,沒有多少潛力的,纔會送到族學。

    族學八強,說起來好僚很強,但其實,大家家中的底蘊,都很一般。

    “咳,不知道藥塵這次,會不會又有什麼幺蛾子。”

    左宏樂畢竟是左宏樂,憋不住,見冷了場,又開始找着新的話題。

    藥塵。大家的目光轉向煉藥區中,藥塵仍然在煉藥鼎前忙碌着。不過,看起

    來有點木訥,半天,才朝着煉藥鼎中投入一小塊材料,而且都是些常見的普通材

    料,煉藥鼎也是不溫不火的模樣,絲毫不見有奇丹出世的景兆。

    奇丹異藥出爐時,都會有異兆,吾至高階丹藥,煉成之時,至能自成意

    識。雖然這意識只是朦朧一點,但丹成出爐時,都會本能飛遁逃脫,所以,纔會

    要用收丹;夬來收丹。

    “看起來,很普通啊。”

    左宏樂扁了扁嘴,說實話,有點失望,原本以爲族學又出了一個對手,但是

    現在看起來又不是麼回事,大概族學大比,已經用盡了藥塵的潛力。任誰爆發

    出大斗師級的力量,也不可能在短短一個月內恢復過來。

    “族學大比時,據說藥塵服用了紫炎丹,才能在瞬間爆出大斗師級的力量,

    現在,應該處於虛弱期吧寧就目前來看,他煉丹的丹火,還只是九星斗者的級

    別,並沒有更高。”

    左宏樂津津樂道地分析着,族學其他弟子,也都點頭認同,現在盛傳紫炎丹對

    破境有着一定效果,如此奇丹,要是隻是脫力昏迷這點副作用,豈不是逆天了。

    “呵呵,看來藥塵不是對手了,你們說這些進決戰的八強,會是哪幾個,除

    去藥鋒······”

    “我們的佟哥當然是其中一人。”

    “不錯,我覺得,嫡系還有一人,藥晨······”

    “我覺得······”

    轟隆

    突然,煉藥區中,一聲巨響,伴隨着劇震,就算有着鬥陣相隔,也仍然能感

    覺到地面強烈的震動。

    只見一陣濃烈的白煙,迅速地瀰漫了整個煉藥區。

    “不好,有人大爆爐了。”

    “沒事的,別看裏面平靜,其實,每個弟子,都有族中的高手庇佑安全,出

    不了事。”

    “不過這樣一來,應該要結束了。”

    煉藥,原本最需要的,就是一個安靜的環境,現在,在經歷瞭如此大爆劇

    震,些還沒能完成煉丹的弟子,恐怕也已經徹底失敷了。

    “大長老,是不是撤去鬥陣?”長老臺前,一名弟子彎身躬禮,向着藥萬火一旁,藥無荒淡淡說道:“既然已經結束,就撤了吧。”

    “是。”

    “等等,還有人在煉藥。”忽然,大長老一揮衣袖,制止說道。

    "嗯?”藥無荒一證,心神一動,意志穿過濃濃白煙,便感覺到,一縷奇異的波動,

    正從白煙當中誕生。

    轟······

    再次傳出一聲轟鳴,不過,這道聲響,卻有些與衆不同,帶着一種奇異的韻

    律,彷彿與這世間的規則暗嵌隱合。

    “現在好了。

    藥萬火大長老曬然一笑,對着那弟子微敞叔頭,示意其可以解開封禁鬥陣了。

    鬥陣徐徐解開,煉藥區中,滾滾濃煙迅速消散開來。這時,隱約見到幾道身

    影在煙塵當中扭曲幾下,便消失不見,正是這些族中高手出手,壓住了大爆爐的

    破壞力,才保住了仍在煉藥區中的弟子們的性命。只見幾名弟子坐在地上,臉上

    驚魂未定。

    藥塵也坐在地上,不同的是,藥塵臉上的神情似喜似悲,手中也緊緊握着一

    件玉瓷丹瓶,很顯然,就在剛纔最危險之際,他完成了煉丹,並且收丹成功。

    只是,沒有人看清楚,他煉出了什麼丹藥。恰好在最關鍵時,偏偏有人煉藥

    失策藥鼎大爆,不僅僅是爆出濃煙擋住了視線,就連長老們的靈魂意志,也都

    受到了震動,沒有觀看清楚。

    “藥塵,這可是你煉製的丹藥?”

    這時,自然有族兵迎上,要將丹藥送去長老臺上,由長老們品鑑之後,決定

    決戰八強的名字。

    藥塵這時才恍過神來,深吸一口氣,對相詢的族兵點頭應道:“是的,勞煩了。”

    “不必客氣。”族兵微微一笑,接過瓷瓶,在上面貼上了藥塵的名帖,便在

    衆人目視之下,將丹瓶送上了長老臺前。

    這是現場鑑丹,而且,藥族當中,煉藥術最精湛的煉藥師,包括族長藥丹在

    內,都參與着品鑑,這是最公平不過。

    要維持嫡系血脈二系的強勢,就不可避免對嫡系有着優待的偏差。但是,同

    時要清楚二件事情,藥族淵源遠古,枝葉極其龐大,光是藥姓的大支脈,就有百

    餘支,小支分家,更是不計其數,更有許多徹底依附藥族的各種姻親親族,各種

    勢力檸成二團,纔是真正的藥族。而這種環境之下,要想族中不亂,就必須有着

    一定的公平,至少,在某一方面。

    而藥會,總體上來說,就是這種公平的體現,宗族碑也是。

    當然,嫡脈在這些“公平”當中,又有着不公平之處,比如藥鋒,可以隨手

    拿出烏玉精金石這種七轉上材出來,這豈是分家能有的手筆?這其實就是不公,

    但是在大家能接受,也默認的範疇當中。

    但是,鑑丹,是保證着絕對的公平,從上到下,從族長,到族學長老,部有

    着話語權,是以,藥會才能成爲藥族上上下下,所有人心目中的聖會!

    就連族長都參與其中,鑑丹的速度極快。畢竟,都是五品以下的丹藥,再精

    英,也仍然是年輕一輩。

    這時,臺下寂靜無聲,這是神聖的時刻,只見長老臺上,族長、長老、族老

    們已經開始交談,交換意見,卻是已經到了評定最後名次的階段。

    藥塵靜靜地等待着,時間,從來沒有僚此時此刻一段讓人備感煎熬。

    忽然,只見大長老從中站出,而族長藥丹,卻是一轉身,飄然不見蹤影。

    藥塵心中一緊,知道最後的時刻來了。

    說實話,藥塵心中並無絕對的信心,他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做到了最好,

    但是,對手的強大,是毋庸置疑的,尤其是藥鋒的九幽風炎,差一點就讓他失了

    本心,雖然後面挽回來了,但是影響還是存在的。

    “塵哥,情況如何?剛纔沒嚇死我,大爆爐啊!”羅樹這傢伙,從一旁鑽了過

    來,悄聲說道。

    “我沒事的。”藥塵搖了搖頭,大爆爐對他的影響不大。

    “呵呵,塵哥你也彆氣綏,一會兒我請你下館子。”聽到藥塵說“沒事”二

    字,羅樹吐了口氣,卻是直接認定藥塵成績普通,至有可能是很差,這才拍着

    胸脯保證說道。

    藥塵笑了笑,心中有些觸動,不過也沒說什麼。

    這時,藥萬火大長老已經站定,說道:“藥會決戰預選圓滿結束,現在,公

    布決戰名單。”

    “第一位,藥鋒,封四品煉藥師頭銜。”

    “第二位,藥佟,封四品煉藥師頭銜。”

    “第三位,曾樓,封三品煉藥師頭銜。”

    個接一個名字念出,並且正式封出的煉藥師頭銜。與外間煉藥師公會的頭

    街並不相同,而是族中的榮耀與實力的象徵,不是誰都能得到這種頭銜。而且,

    很顯然,藥族三品煉藥師,比起藥族之外所流行的煉藥師公會,強大的不止一星

    半點。

    “第八位,藥塵······”

    藥萬火唸到這裏,目光微微在藥塵身上一頓,才又接着說道:“前八名已定,至於丹藥,將會在傍晚發榜以公佈。前八位,三日後,藥會總決,請務必做好準備。”說完這話,藥萬火收起手中卷宗,便轉身坐了回去。至此,他的事情

    已經終了,接下來,自會有族中其他髦老主持。族中的這些髦老都是瑰寶,總不

    能老讓他們閒着,而且,也是到了要收徒傳承技藝的時候了,從些未能進入八

    強名單的優秀弟子當中挑選弟子,都是極好的。

    臺下,轟然沸騰,紫炎丹的消息,其實還只是在小范國內傳播,許多的族人

    自是不知,這時紛紛議論着第八名的藥塵究竟是誰,是何來歷。完全沒有聽過這

    個名字,難道是哪家祕密培養出來的殺手鐗?

    藥鋒微微一笑,朝藥允看了一眼,“看起來,更有意思了。”

    藥允的臉色愈發慘白,雙手青筋高高突起,眼中的憎恨,卻是想藏都藏不住。

    而另一邊,小胖子羅樹在聽到藥塵名字時,腳下猛地一個超越,險些摔倒在

    地,他都沒有辦法相信自己的耳朵了,什麼?藥塵進了前八。

    “這,是不是弄錯了?還是我聽錯了,塵哥,不是我說你,你剛纔的表現,

    真的沒有上榜的勁啊,其實感覺還有麼一點恐味。”

    “恐你個大頭。”藥塵搖了搖頭,不過,恐,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直至最

    後煉製完成,這其中受到了多少幹抗?基至還有一次藥鼎大爆,傳來的震動和破

    壞力,雖然有族中負責守護的高手現身擋住,但是,這種幹攏,就僚是你正在美

    夢,卻有人在你耳畔尖聲地大吼大叫。

    不過,雖然有點勉強,但還是完成了,而且,進到了決戰的八強名單當中。

    就在這時,羅樹突然一拍手掌,怪聲叫道:“不對啊,悠麼沒有封你煉藥師

    的頭銜?”

    藥塵皺了皺眉,他心中也有些不明白,前七名,至少都封了二品煉藥師的頭

    銜,這頭銜可不是白叫的,每個月,都能在族庫當中領取不少修行資源,至還

    能賒購三轉以下的煉丹材料。

    他竟然什麼也沒撈上,難道,最後的成丹還是有問題?若是沒有問題的話,

    又忽麼會撈不到二個煉藥師的品級頭銜?怎麼都有點想不通。

    不過,藥塵的性子向來是拿得起,放得下,片刻之後,便不再糾結這個問

    題,向着羅樹說道:“走吧。”

    “去哪?”羅樹迷糊地貶着眼。

    “當然是去下館子,剛纔說好的——你請客。”

    “你拿了第八名,怎麼都是你請好吧”

    “男子漢說話要算話,你請。”

    “切,我是胖子,食言而肥,不算話也是男子漢,你請。”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
    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