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鬥破蒼穹前傳之藥老傳奇 » 第十章 藥會初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鬥破蒼穹前傳之藥老傳奇 - 第十章 藥會初戰字體大小: A+
     

    與羅樹一起飛奔過來的,正是藥塵。

    只是看上去,藥塵精神很是萎靡,臉色帶着蒼白的病色。

    “藥塵終於來了,呵呵。”四周,有人認出了藥塵,叫了出來。

    畢竟是藥族族學大比第一,又有着紫炎丹,一下子吸引了不少注意力。

    只是,一眼看去,不認識藥塵的人,臉上的神情,多是詫異。

    “咦?這就是藥塵?”

    “族學大比第一,就這模樣?”

    “病恢恢的,難道······這一個月,他是在養傷?”

    “有可能吧,以九星斗者的實力,拿下族學大比頭名,要說沒點文章在裏面,鬼都不信。”

    “當時看起來好僚是脫力了,現在來看,恐怕沒有麼簡單。”

    “這樣的話······換成我是他,今天就不出場了,留下點神祕感,還有利於未來的發展。”

    “也對,就這模樣,來藥會就是丟人現眼的。”

    各種聲音傳來,有些嘲颯明顯是故意說得很大聲,引得四處一陣鬨笑。原本不想颯笑的人,看到藥塵此時的狀態,也不由會心地笑出聲來,的確,就這狀態來藥會,純粹是善人。

    然而,藥塵對這二切,只是充耳不聞,病恢恢,狀態不好,的確有一點,不過對於藥會,他仍然有着信心,沒有十成,但是,七八成把握還是有的。

    羅樹臉頰**了兩下,別人的話雖然難聽,但是,羅樹心裏面也覺得,這次塵哥恐怕有點玩脫了,閉關是好的,但是,閉個關,把自己弄成這樣,想說兩旬安慰的話,都不知道從哪方面找詞。

    最後,只說了一聲“塵哥加油,我支持你。”支持歸支持,不過,希望是沒有的了。

    藥塵笑了笑,在各種嘲颯聲中走進了備戰區中,這時,裏面已經有上百名藥族弟子正在做着準備。

    族學雖然只有八個名額,但是,各房各支,並不是都會將弟子送入族學。族學能教的,都是基礎中的基礎,除去穩定,很難找出其他優點。家中有能力的,基本上都會選擇自己教習,或者爲孩子在族中尋覓明師,二對一的教習,效果顯然好過族學的籠統而教。

    族學有名額,各房各支,也各有名額,藥族很大,大到就算再您麼壓縮藥會名額,到最後,參與者都有百餘人之多,而這也側面展現了藥族的強大。能參與藥會的年輕二輩,至少,都有着鬥師境界的實力······當然,這二次,要除了藥塵。不過,就事實而言,憑藉鬥技,藥塵其實也擁有鬥師級的力量,也就可以將其看成鬥師。

    作爲遠古傳承至今的大族,後繼有人,是維持穩定與強大的基礎,唯有過去、現在、未來、都強大,才能真正震慨外敵。

    藥塵走到角落,正要盤膝坐下,忽然一道笑聲傳來,“藥塵,你這狀態,會兒不會暈菜吧?”

    藥塵呵呵一笑,“也許吧。”

    左宏樂貶了貶眼,湊到藥塵耳旁,“藥鋒要拿你殺雞給猴看,你不會不知道吧?”

    “你這樣和我說話,就不怕他把目標轉向你嗎?”

    左宏樂便摸着鼻子,“如果我說我是來幫他打探虛實的呢?”

    “呵呵,也實在是太瞧得起我了,不會讓他失望就是。”

    “有想法,不管恁麼樣,我欣賞你,祝你好運。”

    “彼此彼此。”

    “不過,我好奇的是,你打算煉什麼丹?紫炎丹雖然不錯,但這是藥會,三品丹,說實話,有點不夠看。”

    左宏樂對藥塵其實很好奇,出奇制勝這種事情,可一不可再。不過,不知道爲什麼,看着一臉蒼白病色的藥塵,左宏樂有一種直覺,這傢伙,恐怕又要搞出一點事情。對於自己的直覺,左宏樂向來有着自信,每次心中有感,十有八九,都會成真。

    “到時候就知道了。”

    藥塵臉上的自信,讓左宏樂更加好奇了,只是,無論忽麼看,以藥塵此時的狀態,都是墊底之相。

    就在這時,長老臺上,族長藥丹已經站了起來,慣例的說了幾旬鼓勵後輩弟子的話後,展示了一下族長的權威,便又坐了回去,將接下來的事情,都交給了大長老藥萬火來主持。

    藥萬火目光如炬,掃過備戰區中等候的每一名藥族弟子,威嚴的聲音響起:“爾等是我藥族的未來,希望爾等竭盡全力······另外,還有一個好消息,這一次藥會,頭名優勝,將有機會拜入族長大人的門下學習,並且,開放地階族庫,任選一門地階鬥技。”

    轟······

    四周一片歡呼!

    每年藥會,都有着額外的獎勵作爲嘹頭。以往,都是神兵利器加上去玄階族庫挑選一門玄階鬥技,對比之下,這一屆的獎勵······讓人有點瘋狂!

    地階鬥技還在其次,直接拜入藥丹族長的門下,纔是讓衆弟子瘋狂的獎勵!

    族長藥丹,無論是鬥氣實力,還是煉丹術,在族中都是至強者,門前卻僅立一徒,正是大長老藥萬火。

    據傳,藥萬火在拜入族長門下爲徒前,資質潛力,在當時年輕一輩弟子當中,僅僅只是中上而已。然而,在藥丹的調教之下,短短一年,便超絕拔萃,什麼天才,全部都被他壓下,時至今日,藥萬火更是族中實力首屈一指的鬥聖大長老。

    可以說,只要能成爲藥丹門下之徒,未來不一定能成爲第二個藥萬火,但是,起點極高,輩分直接就是大長老的師弟,未來必然是族中的核心長老。所謂核心長老,與藥覽這些負責族學的族學長老,或是負責外門的外門長老完全不同,地位極其崇高。

    但這其實也只是細枝末節,真正令人瘋狂的,還是藥丹化腐朽爲神奇的能力。成爲他的徒弟,只要不是天生的蠢材,未來妥妥的就是一名鬥聖!

    備戰區中,衆弟子眼中都爆發出強烈的鬥志。一直靜靜仁立的藥佟,臉上的淡笑收斂了起來,眼神,卻是朝着藥鋒的方向看了過去。

    感受到藥佟的眼神,藥鋒的臉上卻仍然是玩味的笑容,有鬥志是不錯,但是,有意義嗎?

    實力,就是實力,臨陣磨槍,也只是好看而已。

    地階鬥技,族長之徒,都是他的囊中之物。事實上,對於這個消息,藥鋒其實是早就知道了的

    不僅僅大哥是執掌族內刑罰的刑堂首席,父親,更是地位僅次於藥萬火大長老的二長老,掌握着藥族與外族大宗交易的權柄,這在族中,是極重的實權,族中任何鳳歐草動,都很難繞過藥鋒這一房

    藥鋒至覺得,族長這個時候提出要借藥會選徒,其實,就是看中了他的資質,在藥族年輕一輩中,舍他其誰?藥佟不是對手,藥塵就更加什麼都不是了。

    至於其他各家各支當中,出色的弟子是有,但多半也就只是藥佟的一半水準,若是想要和他鬥,他就只有兩個字奉送他一個字——稚嫩藥塵蒼白的臉色因爲這個消息而泛起一絲紅潤,內心十分激動。父親曾說過,藥族當中,最公正不阿的人,就是萬火大長老,而造就萬火大長老的就是族長藥丹,在父親眼中,藥丹族長,就是神話一般的人物。

    藥塵從小耳濡目染,若是有機會能成爲族長的弟子,哪怕是記名弟子······

    不,不要說族長,就算是成爲萬火長老的記名弟子,都是一科極美妙的事情,若是父親泉下有知,也會感到欣慰

    “展現你們的才華,向族人證明你們的強大,現在,各就各位,這是場屬於你們的盛會!”隨着大長老一聲令下,轟隆一聲炮鳴,只見道道火光衝入天際,煙花一般爆炸開來,即便是白日,些火焰的光彩,仍然清晰可見,這是藥會正式開幕的信號。

    備戰區中,百餘名藥族弟子都肅然而立,自然而然排成一列,在族兵的引導下,朝着煉丹區中徐徐步行而去。

    藥塵也是一臉肅穆,對全族上下,對他,此時此刻都是一個神聖的時刻。

    開幕戰,也是儀式戰,將決定能參與決戰的八強名額。在這個戰場上面,你的敵人,是與你同樣出色,至更加出色的一百多名煉藥師r誰部有可能笑入八強,得到族中的精英種子,得到真正的重用培養,其他人,雖然也會有不同程度的資源傾斜,但是相對精英種子的待遇,又是一個天差地別的程度。

    藥塵找到了屬於他的位置,靠着角落,擺放着納戒的桌上,還擺放着一個寫着他名字的紙牌。

    剛剛站定,就聽到一聲轟鳴從天空響起,只見一道流光從四面八方散開,轉瞬消失不見,這是封閉煉藥區的鬥陣正在開啓

    同時,這也是藥會正式開始的信號。

    所有人,都飛快地動作起來。

    藥塵也第一時間拿起擺放在面前的枚納戒,向着納戒當中注入--縷鬥氣,幾乎瞬間,靈魂意識便感應到了納戒當中擺放着的各種材料。

    絕大多數,都是常見的煉藥材料,也有一些珍稀的材料,但是數量都極其之少,不能當成主材來煉藥,只能用來中和提升其他材料的品質。藥塵深呼一口氣,如果按照納戒當中的材料去煉藥的話,只能煉出一些普通的高階丹藥。放在藥族之外,或許會引起萬人哄搶,但是,這是藥族的藥會,想憑藉高階丹藥就擊政一百多名藥族最出色的精英弟子,那簡直就是妄想。

    藥塵擡起頭,朝四周張望了幾眼,只見不少人已經開始運功,點燃了煉藥鼎,火光當中,卻是取出了早先準備的各種稀有材料,很顯然,是要放手一搏。

    藥塵皺起眉頭,這時候就將早先精心準備好的材料用去,到決戰的時候······又要用什麼?

    普通分家不同於嫡系,花費數年的時間,可能也就只能收集到只夠煉製一次特殊丹藥的稀有材料,想要再多,除非是能夠在族中掌握一定權力的強盛分支

    藥塵就連煉製一次特殊丹藥的稀有材料都不夠,這個時候,他所能動用的材料,就只有族中所提供的這一些鬥陣之外,羅家父子三人,正大眼隆着小眼,羅兵看着不成器的小兒子,有點無奈,“藥塵他是怎麼回事?你沒見到你青姨嗎?”

    藥會能不能通過海選,進到正選前八,並不重要,就前途而論,在藥會當中展現自己的實力,纔是最關鍵的。天賦,實力,再加上藥會的光環,還用愁族中不會支持?

    任何一個天賦在水準以上的弟子,只要能得到族中的鼎力支持,未來前途都是不可限量,在羅樹看來,藥塵應該追求的是這個。至於拿下藥會魁首,宗族碑上留名這樣·的事情,想都不要去想。

    羅樹搔着頭皮,“我也不知道,我過去的時候沒見到青姨,倒是塵哥剛好出關了,這個狀況······有可能是練功過度了吧?”

    羅兵搖了搖頭,眼中閃爍,似乎是知道藥青的下落,但是當着兩個兒子的面,他卻沒有再多說什麼。

    轟!

    突然,封鎖整個煉丹區的鬥陣發出一聲異響,這聲音,不會傳入煉丹區中,但是,鬥陣之外,卻是一陣雷鳴般的轟響。

    “異火!九幽風炎!”

    觀禮臺中,來自各大勢力的人們,紛紛變色。

    炎族,炎硝長老目光一凝,向着身邊負責情報的弟子問道:“這人是誰?”

    炎族,同樣擅長使火,族中養有三大異火,是以,對同樣擅長火屬性功法的

    藥族極爲敏感。藥族當中,也存有兩大異火,九幽風炎與龜靈地火。能與炎族在火上較勁的,唯有藥族,因爲異火,兩族之間,有過不少爭執。

    “親弟。”

    “案長老,此人名爲藥鋒,今年十七,出身嫡系長房,乃刑罰堂首席藥萬歸的弟弟”

    “咦?藥萬歸的弟弟?十七歲,就已經掌握九幽風炎······不對,這不是完全的掌握,而是借用了丹藥的力量,並未能徹底降服九幽風炎,只是借用。”

    炎族是玩火的祖宗,對異火也是再熟悉不過,短暫幾眼,便看出了藥鋒的底細,不過即便是借用,力量本源,卻是真實的異火,用來殺敵,或許還差點火候,但是用來煉藥,卻是再恰到好處不過,正是因爲借用來的異火威力不足,所以即便是鬥氣實力不夠,也能駕駛這股異火煉丹。

    炎硝對藥會誰勝誰畋並不關心,只要能從藥族搞到丹藥,誰管藥族內部如何。只是,藥族有着手段,能夠讓二名年方十七歲的弟子直接借用異火之力······

    炎硝目光二凝,看向藥鋒的眼神變得凝重起來。

    思,雙手發出轟隆風聲,只見二道道九幽風炎從他雙掌當中噴出、然後落在煉藥鼎中。這些火焰彷彿活了過來,國繞着煉藥鼎不斷打轉,“呼呼喻喻”的奇異風聲伴隨而生,聲音並不大,然而,卻幽幽地傳入衆人耳中,莫名的令人心生煩躁。

    藥塵剛剛運轉三花聚火功將煉藥鼎爐火點起,耳中突然傳來九幽風聲,不自覺中,心中便是莫名一陣燥熱,險些便要失去對煉藥鼎火的控制。

    “九幽風炎!”族中存有兩大異火,這是公開的祕密,只是,異火雖在族中,卻並不是誰都能降服的。異火也有着尊嚴,也有着脾性,那九幽風炎,生於極陰之地的無盡深淵,成型於陰罡極風最爲猛烈之處,不知多少年來,攝魂奪魄,吞啦極陰,早就已經誕生出異火神智,更是難以降服。

    然而這時,在藥會當中,卻有人使用了九幽風炎!

    這一下,令許多原本自信滿滿有着野心的弟子決心動搖起來,竟然是九幽風炎,這讓他們悠麼去鬥?

    異火,對於煉藥師而言,是一種神話,擁有異火的煉藥師,都是煉藥界中的

    翹楚,無一例外。每一個異火煉藥師的存在,都是一段段胎炙人口的傳奇。

    藥塵心神也是一陣激盪,耳中喻喻作鳴,心中不由一陣煩悶,莫名地生出一種想要放棄一切的鬱悶感覺。

    做再多準備又如何,對手擁有異火,就是無敵,他又拿什麼去爭去鬥,更遑論,他的目標是······

    忽然,藥塵心中一陣警醒!放棄?

    他剛纔竟然想到了放棄藥會!

    “九幽風炎”藥塵心臟猛然一跳,藥會,是藥塵心中最大的執念,是他唯能將名字刻上宗族碑的機會,寧願去死,他也不會放棄藥會!

    豆大的汗滴從藥塵臉上滲出,沿着臉頰滑落而下,好險,差點就中了九幽風炎的道!九幽風炎,陰風罡火,其聲攝魂奪魄直擊人心,聞其風聲者,輕則灰噁心煩,重則雜念重生,自暴自棄。

    收拾心境,藥塵的靈魂之力猛然張開,也不去抵禦九幽風炎的風聲,只是遍又一遍堅定自己的信念,要贏,要贏,一定要贏,必須要贏!

    轟!

    三昧火焰在煉藥鼎下轟然騰起,藥塵深吸口氣,拿起桌面上的納戒,鬥氣流轉,從中取出二樣又一樣材料,用鬥氣包裹着小心翼翼投進煉藥鼎中,靈魂感知以鬥氣爲契繩,隨時感知着這些材料在三昧火焰下的融合變化雲母精金,化骨巖,回岸蟲······每種材料,每二分變化,在鬥氣的驅使下,融合着三昧火焰的力量,漸漸的,藥塵整個心神都融入進去,此時此刻,他彷彿造物主般,凌駕藥鼎當中,以靈魂爲引,以鬥氣爲力,控制捏造着二切長老臺上,大長老藥萬火目光巡視全場,這些弟子都是族中未來的種子,當看到藥鋒二身九幽風炎時,藥萬火的嘴角泛起一絲微笑,雖然是借用,但是,能夠博得九幽風炎的靈智認可,未來或許就有希望真正融合一二簇風炎化爲火種微微停田,藥萬火的目光,又落定在藥佟身上,此子雖是分家出身,但是其父在族中很有權勢,總領一部家兵,立下過不少功勞,別人不知道、藥萬火卻很清楚藥佟所潛藏着的實力。只是,這時候,九幽風炎之下,藥佟的心神似乎受到風炎所攝,煉藥鼎中的鬥火吞吐不定,似乎煩躁不堪。

    其實,不止是藥佟一人如此,幾乎整個煉藥區中的弟子,都受到影響,離藥鋒越近者,受到的影響也就愈大,不過,大家都是精英,短暫的幹抗之後,基本上都能收拾心境,重新投入到煉藥當中。只是,相較最初,少了許多銳氣,難免會影響到煉丹的品質。

    看起來,這一次嫡系又要獨佔鰲頭了,除非······

    突然,藥萬火目光一凝,卻是落在了藥塵身上,眼神當中,微微透出一絲疑問,“奇怪。”

    一名瘦削的中年男子正從一旁走過,聽到藥萬火這話,便開口一笑,說道:“大長老,有何不妥之處?”

    藥萬火轉過身來,微微一笑,“原來是萬荒長老,並無不妥,只是覺得此子有些奇怪。”

    藥萬火說着,便伸出手指,朝藥塵一指。

    中年男子眉眼狹長,鼻帶鷹勾,面有陰鷙之相,乃族中地位僅次於藥萬火的二長屯刑堂首席藥萬歸,正是其長子,而正在煉藥區中大放異火的藥鋒,是其二子。

    “藥塵?大長老總不會以爲,他進入了物我兩忘唯有二丹的境界吧?”

    藥萬荒狹長雙目掃過藥塵,嘴角勾勒出二絲冷笑,“原來是族學大比頭名的小的二件事情,藥無荒自然有所耳聞。然而,他也就只是當成二件趣聞來聽,署了,也就只二旬評價:藥佟太大意,藥塵運氣太好,畢竟,祖輩是出過能人的。才能進入,此子不過是一星斗師,哪裏有這樣的實力。”

    到時候晉升鬥師:”能,此子修的是三花聚火功,以他的進度,怎麼可能這時突破,二十歲,絕修不到鬥師境界,二十歲之前,再您麼精研,也只能是九星斗者。此功修行之初,由於省去了築基之勞,所以,從鬥者跨越鬥師所需要的鬥氣條件,只是等待的味道。”說着這話,藥萬火目光再次落向藥塵時,眼睛微微二睞、卻是帶上了一絲期。

    看到那絲心神萬荒陰鷙的神情微動,再次看向藥塵,這一次,卻是認認真真,用上了霎刃晌,藥無荒狹長雙眉皺了起來:"一個打破了三花聚火功常識的人,出現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
    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