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鬥破蒼穹前傳之藥老傳奇 » 第七章 獲得資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鬥破蒼穹前傳之藥老傳奇 - 第七章 獲得資格字體大小: A+
     

    傍晚。

    夕陽如血,族學大門之外,已然聚集了數百藥族族人。

    除去族學弟子及其家人以外,還有族中各支各脈的人。族學大比,不僅是爲了藥會甄選名額,同時,也是一個發現人才的良機。

    一些弟子,雖然不夠資格得到藥會名額,但是,只要有着出色的表現,就能另有機緣。藥族在外的各種產業,需要大量人才,投身其中,也是非常不錯的前途,並且,在外面的修行雖然比不上在族中迅速,但是藥族弟子在外界的地位向來極高,這卻又是另一種尊嚴了。

    此時,大家都在等着族學的放榜。

    榜上前八,不僅有着參加藥會的資格,更是各支各脈交好的對象,三十名之前,也是大家積極招攬的目標。

    這時,藥塵與羅樹也來到了族學,族學門前,雖算不上是人山人海,但也是熙熙攘攘,將道路擠得水泄不通,並且已經有各支各脈的探子,在提前招攬人才了。

    “人還真多······”羅樹說道,他的話音還未落下,就見人羣散開,讓出了條小道······

    羅樹眼角頗了頗,腿都有點發軟,扭頭看向藥塵,似乎想詢問這是什麼情況。

    放榜,只是一個說法,實質上,在族中有着一定權勢的人,都能提先知道榜上的名字順序。

    眼下這種情形,顯然是前八名的消息已經提前泄出,而藥塵,必然名列其中······不敢說得了第一,但是前三卻是很有希望的——不是前三,又恁麼能讓衆人讓出一條道路出來?

    藥塵深吸一口氣,雖說心中早就有了數,煉成的紫炎丹,出丹時,有着極品之相,這就有了八成的把握能進前八,攫得藥會名額,但是,真臨場時,心中卻是撲通直跳,難免有所緊張。

    不過,族學大比的名次多少,對於他其實並不重要。他所要的,只是藥會的名額。說白了,他現在的鬥氣,仍然還只是九星斗者,雖然有着鬥技可以爆發出鬥師級的鬥氣,但是,這門斗技術有着極大的缺憾,應敵對戰,還可以說是決死之殺招,但是、對煉藥而言,這點實力上的增長,在藥族當中,實在稱不上是有優勢,不知有多少奇異的煉藥術,遠遠超出這種純爆發的鬥技。

    不過,藥塵也不是沒有後續打算,這次大比之後,還足足有一月的時間纔是正式的藥會。

    雖然有些緊迫,但是,只要有毅力去做,足夠藥塵將身體裏面經年藥浴所隱藏的實力發掘出來。

    轟隆隆······

    終於,族學大門大開,只見衆族學長老魚貫而出,走在最前面的,正是族學排名首席的藥覽長老。

    只見藥覽長老一手持着一把戒尺,另一手,則是託着一張春軸。

    這是這二次族學大比後的開榜儀式,並不是次次族學大比,都能有如此的待遇,只有事關五年一次的藥會,纔有如此的隆重。

    這二次,名列前八者,名字將會寫入族學的學史當中,雖遠不如宗族碑這麼榮耀,但也是族學留名,是極大的榮光。

    藥覽長老目光淡淡地掃過人羣,這時,在族學正門前的,不僅僅是族學的弟子,還有着他們的家人,以及各支各房各脈的人馬。

    這些弟子,將來便是藥族的中堅力量!

    這麼熱鬧,而這,也正是藥族強大的證明,年輕二代弟子,正在長成。

    “此次大比,人才涌現,共五十二名弟子完成煉製,相較上次大比,又有十七人凝聚力。這話雖是制式的講話,然而,這種情境之下,越是如此,越含着濃濃的一番話畢,正值天旁一顆啓夜星閃爍升起。

    “吉時已至,放榜——,,

    伴隨一陣炮仗聲起,藥覽長老當中。手中的卷軸轟的一聲展開,卻是自行浮於半空

    “第三十名,藥禾!”

    “第二十九名,藥寇!”

    名次,是從最後一名向上報。

    每報出二個名字,人羣當中,便是一陣激烈喝彩,這次參與大比的族學弟子

    足有三百多人,能進前三十,真正是榮孀加身。

    不過,這時人們還是保持着相當的剋制,到藥會名額的前八、纔是真正意義上的上榜。

    “第九名,藥允······”

    嘩啦,人羣當中,卻是一陣驚呼!

    大門前,一名身材修長的弟子臉色一片蒼白,眼中滿是不敢置信的神色。藥塵也朝着邊看了一眼,藥允是族學的佼佼者,平常在族學當中很是器重。自號稱是不論族學三大高手藥佟、李言信、左宏樂三人,再不論鬥氣實力,只比較煉藥術的話,族學當中,就再無人能與其相比。

    然而,這次他卻只排在第九,連前八都沒進。

    “呵呵,我說過什麼,惡有惡報,平常政人品,關鍵時刻就倒黴。”常年在族學排名第二或第三的左宏樂頓時呵呵一笑,卻是絲毫不給面子地嘲颯起來,這話說得四周一片低笑,往日裏,藥允實在過於目中無人,明裏暗中,也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

    藥允之所以目中無人,是因爲他是嫡脈天才藥鋒座下的走卒,藥鋒一旦有事,幾乎都是藥允充當急先鋒去辦。

    “第八名,藥冬······”

    藥覽長老威嚴的聲音,仍然在繼續報着名次。

    只是,第八名的名字剛剛報出,“轟隆”一聲,現場變得更加火熱起來,第八名的藥冬,立刻被人圍了起來,有恭喜討好的,也有招攬的,至還有表示要將女兒嫁給他的,長長的嫁妝單子都拿了出來。

    前八,就有着參與藥會的資格,這在族中已經是極大的榮耀了。在族內,算是揚名立萬,同時,也證明了自己的天賦與才幹,各房各支,都是青睞有加,各種方法的招攬,層出不窮。

    雖然大家同是一族,但是,上古時代至今,藥族之大,常人是難以想象的,分支不計其數,各支都有着自己的產業,就算是嫡脈,也有着十多房,每房都各有資力。

    “第七名······第六名······”

    個個名字從藥覽長老嘴中念出,現場的氣気也越來越熱烈,每個被唸到名字的人,臉色都變得異常紅潤。在族中,藥會資格就相當於獲得了二種認同,天賦上的,資質上的,至於資歷。藥族雖大,但是,盤子也大,再多資源,也有分不均的時候,想要得到族中資源更多的傾斜,天賦與資歷,都是硬性指標,不戴就只有憑藉功勞去換了。然而,不要說大家還都是鬥者,就算是鬥師,又能立多少功勞,又能有多少功可以去給你立?

    所以,得到藥會資格,就等於是爲未來開出了一條康莊大道,族學弟子,大多是在爲此而奮鬥。

    “第四名······”

    藥覽長老的聲音,到這裏突然一頓,目光落在了李言信身上。

    李言信的臉色一變,喉結微微一動、卻是収了口氣。

    “李言信。”

    果然,從藥覽長老嘴裏,念出了他的名字。

    四周,並不是想象中的邵麼熱烈,更多的,是震驚的錯愕。

    族學數百弟子,李言信從入族學開始,在族學大比當中,就從來沒有掉出過前三的位置,然而,在這一次最爲重要的族學大比當中,他竟然排到了第四位。

    李言信的目光,落在了藥塵身上。

    “看來,傳聞是真的,藥塵進入前三了。”

    “我還以爲是誤傳······”

    “不可能吧,藥塵這孩子我知道,鬥氣應該還不到鬥師境界,就他?”

    “聽說是有爆發增長實力的鬥技,具體情況,還不清楚。”

    “不可能!絕不可能,什麼爆發鬥技?用這種鬥技煉藥的,十有八九藥性中都會含有劇毒,極大機率煉成廢丹、當時藥覽長老沒有宣佈他丹藥的品質,顯然也是這個原因,這時還沒念到他的名字,肯定是被淘汰了······”

    “說起來、藥塵在族學煉丹紀錄當中,沒少爆過煉藥鼎吧?”

    有人羨慕,就有人嫉爐,雖說有消息傳來,但還是有人心中不服,說着不冷

    不淡的風涼話、更是翻出了藥塵過往的一些模事來說,二個潛力都被燃盡的人,

    “第三名······”

    藥覽長老的聲音,牽動着衆人的注意力,霎時間,真正的是萬籟無聲。

    “左宏樂!”

    人羣中再次爆響!

    第三名居然是左宏樂,第二名會是誰?藥塵?

    反正,第一名,從來都是雷打不動,必然會是藥佟的。

    但是······要說第二名是藥塵,不信的人更多!

    “第二名會是藥塵這說法,呵呵······還真是荒天下之大謬了,滑稽不堪。’等到真正關鍵時才發揮出來。”

    “呵呵,你能說出這話,證明你還不瞭解菊生的情況,他家中只有二個母

    但是暗地裏的竟爭,也是非常殘酷。就拿麝本圃元丹來說,三個月才發一顆,實是家中沒有一個當頂樑柱的男人,又不向族中展個月一稷還只是勉強能跟上,若展現實力,得到特別的待遇支持。”

    所謂隱匿實力,其實就是斷去白己前進的道路。還能有比這更加不智的行徑了

    “噓、都閉嘴、要報第二名了。”

    藥覽長老在微微的停頓之時,手中戒尺輕輕一揮,鼎沸的人聲平靜了下去,

    輕咳一聲,待四周鴉省無聲之後,才徐徐開口吐道:“第二名······”

    仍然足微微一頓,然後,他的目光落在了藥塵身上。四周衆人感覺到藥覽的目光,是在藥塵身上,頓時之間,大家臉上各種顏色,難不成,還真讓這個不起眼的小子一鳴驚人了?

    “藥佟!”

    藥覽長老大聲念出名次。

    寂靜!

    一旁一直保持着淡定神色的藥佟,在聽到自己名字的瞬間,臉色鉅變,第二名!第二名!

    自入族學以來,藥佟一直鶴立雞羣,高高在上。第一的位置,從來都是他的囊中之物,什麼族學三大高手,統統都是別人擅自叫出來的,藥佟從來都是曬然笑。李言信和左宏樂,根本就沒有被他放在眼中過,幾次私下挑戰的結果,對藥佟而言,只有呵呵二字,不值·一提,彼此之間,根本就不是一個層次。

    悠麼也料想不到,這次最爲重要的族學大比,低堂堂藥佟,竟然只排在第二名,第一名是誰!

    藥佟目光微睞一下,臉色又恢復慣有的淡然,只是視線瞥向藥塵,難道,真是他?

    可能嗎?

    唯一的可能,顆紫炎丹的品質,最後被判定爲極品,除此以外,根本就沒有人能與他的三品邀月鎮風丹相提並論。不過,藥佟仍然有着自信,就算是極品又如何?藥塵無論如何也難與他相爭,不僅僅是他在族學中的排名二直靠前,更重要的是,他煉製的邀月鎮風丹,是來自古老殘方,這意義就大是不凡,補全殘方,在大比當中,加分卻是比極品更上一層。

    四周其他族人,也明顯知道這個道理,這次大比,邀月鎮風丹絕對是風頭無兩,上上之選,其他丹藥,都難能一較。至於藥塵的紫炎丹,說得好聽,成丹是有極品之相,但是,有不一定是實質,丹的副毒究竟如何?一個常年都在族學四十名開外,實力不上不下的弟子,實在是欠缺說服力。

    可是,如果不是他,第一名又會是誰?之前的鑑丹當中,除去藥塵這個意外以外,就再沒有第二個人能與他的邀月鎮風丹相比。

    藥塵也是心跳加快,自己事自己知,紫炎丹的效果,哪怕是真的煉成了極品,與邀月鎮風丹相比,還是有差距的,何況,紫炎丹的缺點不少······當然,信心是有的,按藥塵的想法,他能進前八就行了,但是現在,唸到了第二名競然都沒有他的名字!

    落榜?

    抑或是······第一?

    第一...這,可能嗎?

    藥塵正患得患失時,就聽到藥覽長老又再次開口,手中戒尺輕輕一揮,顯得

    十分鄭重,緩聲念道:“第一名······”

    四周,靜籟無聲,至不少族人都屏住了呼吸,這數年來,族學大比的第一名,第一次不是藥佟!

    會是剛剛異軍突起的藥塵嗎?

    各房各支的說客,這時都將目光落在了藥塵身上,如果真是他······一時間,暗處就有目光如刀光劍影般交錯拼殺,藥塵毫無背景,家中又處於貧困之境,正是最適合招攬的對象。

    “藥塵!”藥覽長老洪鐘大呂般的聲音,高聲響起。

    話音剛落,轟然一下,寂籟的現場瞬間變得人聲鼎沸

    “真是他?”

    “這,太扯了吧!”

    “藥佟的臉色不好看了。”

    “呵呵,這場大比之後,藥佟必然會有所行動。

    “恐怕更加火大的,是藥允吧。

    藥允在這次族學大比中排在第九,若是往常,以藥允的能力,是能穩定排入

    前八的,可以說,原本他是確保了這次藥會的名額的,卻因爲藥塵的異軍突起,被擠出了前八,從而與藥會無緣······

    這仇恨,不能說是生與死,但也不是輕易可以化解的,藥會,對於藥族弟子而言,意義實在是太深太重太厚。

    但是,修煉二途,本身就是爭鬥不休,與天與己與人,不爭,就是死路一條,終老到死都只能籍籍無名。

    對藥塵而言,四周無數議論,這時都是充耳不聞,只覺得神思恍然,第一······他是第一!

    雖說不在乎名次、只要能夠進得前八,得到藥會名額便可,但是真獲得第一,仍然不由自主地心跳加速,一種前所朱有的美妙感覺充塞胸間,難以抑制的這種感覺,陌生,卻美妙。不過,關鍵時候,總是會有個煞風景的人出現,羅樹比藥塵還要更加的興奮,雙手抓住藥塵的肩膀,用力地晃個不停,嘴裏不停喊道:,塵哥····你是第一,你是第一,第一啊!”

    “樹哥。”藥塵無奈地搖了搖頭。

    “塵哥?有事您吩咐。”

    “能不能鬆手,我現在還很虛。”

    雖然已經休息了數個時辰,但是,拼了命才施展出元氣爆破;夬的手印鬥技,藥塵還是處於一種虛脫的狀態當中。

    “曦······呵呵,忘了。”羅樹抓了抓後腦,嘿嘿地傻笑,他實在是太開心了。

    這時,藥覽長老一聲輕咳,鬥勁搏發,聲音如雷聲一般,轟鳴全場:“藥塵,藥佟,左宏樂······以上八人,獲得族學藥會名額,還望爾等努力修行,在藥會之上,更上一層······”

    一番勉勵之話,藥塵卻是絲毫聽不進耳中,滿腦子只有大比第一,以及藥會資格。

    距離藥會還有整整一個月的時間,如何在這一月之內晉升成爲鬥師,是藥塵目前垂待解決的挑戰。不是鬥師,就算參與藥會,任你煉藥師的天賦強到什麼程度,也只是陪襯而已。

    這時,突然一道聲音冷冷地響起,“長老,紫炎丹雖然不錯,但是與邀月鎮風丹相比,還是有差距的吧,藥塵排名卻在藥佟之上,不知有何理由?不公佈於衆,恐怕難以服衆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
    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