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鬥破蒼穹前傳之藥老傳奇 » 第二章 禍福無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鬥破蒼穹前傳之藥老傳奇 - 第二章 禍福無常字體大小: A+
     

    前往位於山頂的族學的通道只有一條,其他道路,禁制重重,沒有令諭擅闖者必死。

    藥塵一路疾行,鬥氣在體內自如的運轉。沒有鬥技,只能按最基本的築火功的運行方法,讓鬥氣不斷遊走於身體各處,這時,藥塵有一種即將晉升七星斗者的預感。

    這種感覺非常的奇妙,但是,即便是心有所感,想要真正晉升,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築火功很奇妙,能讓藥族弟子在各方面都走在外面那些修煉者的前面,更能讓藥族弟子對煉藥產生相當的靈敏性,對靈魂感知力,有着一定的錘鍊作用,好處衆多,缺點自然也就明顯,以築火功爲基礎修煉出來的鬥氣,每晉升一段,都要消費大量的天財地寶。

    當然這種耗費是值得的,通過晉升時對各種天財地寶能量的汲取,靈魂的感知,身體的火木屬性,鬥氣的控制和韌性,都將得到一個質的飛躍。

    藥族上下,七成族人都擅長煉藥,隨便抓一個鐵衛出來,都是二品三品煉藥師,除去藥族族人大多都是火木屬性以外,自幼修行的築火功顯然也是功不可沒。

    藥塵在衆多族學弟子當中,並不算最出衆,勉強擠進前十,偶爾發揮不好,便會掉落下去。

    每一屆族學都有近百名弟子,整個族學有五代弟子,近五百名弟子,藥塵的這個排名,既不起眼,也不至於輕易被長老們放棄。

    雖說來到族學的弟子,多半都是家境困難,或者天賦較弱,但是,在族學中負責教習弟子的族學長老們,卻從來不敢懈怠,按照族學的章程,兢兢業業的教導着每一個弟子。

    今天族學教導的,是煉藥術啓蒙,相比大家都已經很熟悉的築火功,啓蒙煉藥師一下子就吸引住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藥塵更是兩眼放光,對於煉藥術,他其實已經不陌生,父親也會煉藥,家中有着一件父親珍之若重的藥鼎,每次看到那件藥鼎,心中就有種躍躍欲試的衝動。父親說這是藥族血脈的天性,也是一種天賦,還笑着誇小藥塵有當煉藥師的天賦,不過年齡還小,要以練功爲主,學習煉藥術,可以等族學的啓蒙安排。

    一整天,族學都在教大家煉藥術,一個暫時的新世界,在藥塵面前打開了,各種材料,在火焰的作用下,起着不同的反應,有着不同的融合,形成各種作用各異的丹藥。

    負責教導啓蒙煉藥術的,是族學的首席長老藥覽,煉藥術是族學的重中之重,藥覽在初級啓蒙之上,有着數十年的經驗,在以一對多的教習上,是族中當之無愧的第一名,有一種說法,即便是族中那些六品,七品煉藥師單對單教徒,在啓蒙一事上,甚至還不如藥覽。

    自身強大,只能說明你天賦了得這一回事,如何教出一個強大的弟子,卻又是迥然不同的另一回事了。這也是藥火不單獨傳授藥塵煉藥師,等着族學安排的緣故。

    結果是成功的,藥塵對煉藥術產生了極其濃厚的興趣,在藥覽長老的教述下,他的腦海中浮現出無限想法,止血丹,補血丹.....

    “好了,今天的煉藥術就學到這裏,貪多嚼不爛,大家回去後,有條件的可以試煉止血丹,明日帶到族學,我會給大家做點評指導。”

    藥覽長老和藹的一笑,這一屆弟子當中,有這幾個不錯的苗子,在鬥氣上或許比不過嫡系那些資源充足的天才,但是煉藥術一途,天賦並不會相差太多,他們有着光明的前途。即便在族中各大長老序列中排最底層,但是每當看着族中這些優秀的苗子,藥覽便覺得自己的犧牲是一件非常值得的事情。

    即便到最後,這些弟子成爲族中獨當一面的強者之後,也從沒有叫過他一聲師父,他永遠都是族學的長老,他也仍然覺得,這是他活着的意義。

    “長老,元寒草和七火草爲什麼可以組合在一起?從藥性來說,不是會抵消嗎?”突然,藥塵舉起手來,問了一個問題。

    “呵呵,藥塵,藥火之子,對吧?不錯,能提出這個問題,證明我剛纔所說的,你都有認真記下,記性是一個成功煉藥師必需的基礎,元寒草雖與七火草藥性相沖,但是我們藥族有着特殊的方法,讓他們能夠產生另類的融合,至於具體的,我明天會講到,這個問題,大家回去後,都仔細思考一下,明天我會提問的。”

    藥覽滿意的點了點頭,原本,這個問題,藥塵不問,他也會自己提出來,現在有學生提出來,自然更加水到渠成。

    果然,就看到另外幾個有天賦的弟子原本平靜的眼中,燃起了好勝的火焰,有着競爭,自然進步更快。藥塵卻不在意什麼競爭,他整個人都沉浸到這個全新的煉藥世界中。接下來族學的鬥氣教學,藥塵都是迷迷糊糊度過去的,他以煎熬的心情度過了族學的一天。到了傍晚,便飛奔回家。

    “塵哥,你去哪兒?說好去看妖族小公主長什麼樣子的......”

    羅樹小胖子伸了伸手,沒能攔住藥塵,他們早上聽到消息,妖聖一族的妖聖帶着個妖族小公主到訪藥族,似乎是來求藥的。實力強橫的妖聖,小胖子不感興趣,但是,妖族小公主,聽起來很帶感啊,到底長什麼樣呢?會不會妖性未褪,還是妖獸的模樣?藥塵這時一門心思都放在了煉藥術上,早就忘記了什麼妖族小公主。

    回到家中,和母親打過招呼,便直撲父親的煉藥房。藥火也是四品煉丹師,在族中不算強,但也絕不弱,煉藥房中,常備着許多藥材,煉製三品以下的丹藥是足夠用了的。

    過去不懂煉藥術,只是纏着父親學會了辨認各種藥材,現在,有了藥覽長老的教導,藥塵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嘗試自己煉製丹藥。

    不過,每日的基本功,藥塵仍然沒有放下,慣例在煉藥房中運息鬥氣吐納三個周天之後,他纔打開了煉藥鼎,又從一邊抓來各種藥材。藥塵的目標,便是煉製止血丹,這也是藥覽長老的要求。一品止血丹,除非是動脈割斷的大出血,其他情況,基本都能有效地迅速止血,這是最常見的外傷丹藥之一。

    止血丹是基礎丹藥,煉製起來並不複雜,重點是煉丹之火,需要鬥氣的支持,以六星斗者的實力,略略有點勉強,藥塵竭盡所能,才煉製出一顆......

    一爐藥材,結果只煉出了一顆丹,而且,顏色有點發黑,很顯然,丹藥的副毒有點重,不需要長老的點評,藥塵也知道,這是一顆失敗的丹藥。藥塵有點呆呆的,仔細回想着自己剛纔犯下的幾個明顯的錯誤,然後盤膝坐下,調息着鬥氣,一點一點地恢復。

    半個時辰的調息之後,鬥氣終於又充足起來,藥塵毫不猶豫地又抓起藥材投入藥鼎當中,運轉鬥氣,煉製起來。煉製一品丹的藥材,在藥族當中並不值錢,藥塵也敢放下心去隨便煉製。這一次,明顯熟練了許多,不過還是有點歪歪扭扭,藥鼎發出一聲轟隆的聲響,丹鼎打開,卻是煉出了三顆止血丹,顏色紅中帶着幾縷黑色,些黑色,顯然就是副毒,不過卻比第一次好了太多。藥塵的目光也亮了,運轉體內殘存的鬥氣,將丹藥起出鼎中,小心翼翼地裝進瓷瓶當中。

    藥塵並沒有就此滿足,而是繼續盤膝坐下,調息鬥氣,對他而言,煉丹的過程,實在太有趣了。感覺到藥鼎當中的丹藥,在自己的鬥氣的催動操控下,一點點成型的感覺,實在是太奇妙了。

    不過,還未等藥塵第三次煉製,母親的聲音便從外面傳了進來。

    “藥塵,吃飯了。”

    “哦。”

    “羅樹呢?”

    “啊,他去看妖族小公主了。”

    藥塵這纔想起和小胖子約好的事情。

    藥青一樂,小小年紀就知道要去看美女了,孩子也長大了,“你怎麼麼不去?”

    “忘了。”藥塵抓了抓腦袋,憨憨地說道。

    這卻讓藥青有點不知道是該擔憂還是高興了,十三歲,正是男孩子情竇初開的年紀,這種事情都能忘······

    不過,暫時不受女生的魅惑,將精力放在修行上,也是正途。

    “娘,我吃好了,我去煉······功了。”

    藥塵第一次吃飯吃得飛快,幾句話的時間,便把他的一份吃得乾乾淨淨,站起來,一溜煙又鑽進了煉藥房中。

    藥青這下是真的開始擔心了,會不會情商太低了?看來以後要和藥火談談了,不要老和兒子聊些修煉的事情,聊點男人的話題······

    總之,當年,她會嫁給他,全都是因爲他張嘴,她怎麼都覺得,藥火應該把這個優點傳給兒子才行,不愁現在,就怕將來啊,所以,未雨綢繆還是有必要的。在藥族,好女孩都要早早的訂下才行,遲了,就剩下歪瓜裂棗了。

    藥塵這時還沒有體會到女孩子的好,在他看來,女人嘛,嬌嬌柔柔的,做什麼事情都喜歡大驚小怪,有什麼用啊?煩死人了。當然,除了娘以外......

    還是煉藥有趣!回到煉藥房,只要鬥氣一恢復過來,藥塵便毫不猶豫地開始煉製止血丹,每一次,都比上一次煉製得更加完美。

    等煉到第七爐時,藥塵已經對煉製止血丹失去了興趣,已經連續兩爐都是完美了,止血丹對於他已經失去了挑戰。回氣丹······

    忽然,藥塵的腦海當中冒出一個丹方,這是他在父親的煉丹記錄裏西看到的一個丹方,可以在短時間內恢復鬥氣!恢復鬥氣·····

    ·目前,遏制他煉丹效率的,就是僅僅只六星斗者的鬥氣,如果能迅速地鐵復鬥氣的話,他就可以有更多的時間來煉丹了。第一目標,應該放在回氣丹上!

    想到了就立馬行動,藥塵飛快地調整着狀態,將回氣丹的丹方再次確認了一番。

    藥塵有着過目不忘的能力,話說回來,這也是一個煉藥師的基本能力,只是有的人是後天養成——靈魂感知強大之後,記憶力自然會變得超強,但也有人是先天的。

    第一爐回氣丹,沒有意外,失敗了。而且,失敗得非常徹底,至連丹型都沒有能夠凝聚成功,所有投入的材料都化成了一堆藥渣。

    看到那堆藥渣,藥塵整個人都呆住了,有點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彷彿每一步都做錯了。一般人遇到這樣徹底的失敗,都會放開一段時間再去嘗試,但藥塵卻不是這種,他的骨子裏面有一種執着,咬了咬牙,將鬥氣恢復過來,又噔噔噔地跑到一邊,抓過煉製回氣丹的各種材料,又開始了新一輪的煉製。噗嗤......

    連爆爐都不是,悶爐,就看到一陣陣黑煙從藥鼎上方衝出······好吧,悶爐,就連渣都沒有留下,只有刺鼻難聞的氣味。

    “咳······”

    藥塵大聲咳着,連忙打開房間當中設置的通風機關,將黑煙鼓出室外。這時,藥塵有點失望,不過,對成功的渴望並沒有因爲失敗而消逝,相反,變得更加的強烈起來。

    哪一步做錯了,或者說,做對了,但是程度還不夠······

    這時候的藥塵並不知道,回氣丹,一般是一品丹藥,但是,他在父親筆記當中看到的回氣丹的丹方,卻是改良過後的二品丹方!這,根本就不是一個僅僅只是接受了啓蒙煉藥術的他所能夠煉製的丹藥,其中有許多步驟至是藥火的一些獨門手段,沒有詳細的指導,根本就不可能成功。

    試煉到半夜,直到體內的鬥氣再也恢復不過來,至連頭腦都感覺到呼吸不過來時,藥塵纔不得不暫時放下煉丹,精神已經透支了,靈魂對藥材的感應也變得模糊起來。

    勉強,只會浪費材料。無奈地去衝了個澡,又吃了父親專門爲他準備的煅體丹,便躺在牀上,幾乎是腦袋剛剛沾到枕頭,就進入了深沉的睡眠當中。

    不過,就算是處於沉睡當中,藥塵的手指也仍然輕輕地顛動着,一絲絲鬥氣在他身前正面微微地動作着,卻是夢中也在煉藥。

    第二日,藥塵並沒有帶着煉好的止血丹去族學。在他看來,止血丹雖然成功了,但是,回氣丹徹底失畋了,不要說丹藥的副毒,就連丹型都沒有成型過一次。

    藥覽原本還很關注藥塵,能提出元寒草與七火草爲何能相融的問題,應該是頗有天賦,也許是這一屆中最有天賦的弟子。

    然而,在看到藥塵沒有帶來止血丹時,藥覽有點失望了。藥塵之父藥火,也是族學當中出去的弟子,藥覽還有印象。當年,藥火的煉藥師天賦也是非常了得,只可惜,在鬥氣修行上的天賦有點不足,在沒有得到族中資源的傾斜之下,這份天賦也就埋沒了。雖說有點可惜,不過,在藥族,天才從來都不罕見,埋沒了一個又何妨,還有更多起來的。

    不過,再埋沒,藥火家中應該也有煉藥房,藥塵應該也是有條件煉製止血丹的。“完美丹,這是第幾次成功的?”

    這時,藥覽開始點評起來,第一個,便是藥佟——這一屆中,鬥氣第一,七星斗者,已經挑選了後繼築基功法的弟子。“稟長老,是第三爐。”藥佟行禮說道。

    “不錯。”藥覽淡淡點頭,並沒有更多的讚賞,只是將目光轉向下一個。“三成副毒,勉強,需要加強控制,分離雜質時,要注意爐溫······”

    族學弟子基本上都有煉製一爐丹藥,最失敗的,也帶了一顆黑不溜秋的廢丹過來。“藥塵,你呢?”

    最後,藥覽長老站在了藥塵面前,雖然藥塵沒有拿出任何丹藥,但是出於關心,藥覽還是忍不住問了一聲。藥塵低下了頭,“失敗了······”

    對他來說,止血丹與回氣丹是同一級別的,報喜不如報憂,看看長老會不會有辦法解決他的失政。

    “失敗?丹藥呢,我來幫你分析下原因。”藥覽笑了笑,鼓勵地說道,“失敗不可怕,可怕的是失去信心。”

    藥塵的頭更低了,“稟長老,沒能成丹型。”

    “......”藥覽一下子呆住了,這......怎麼麼可能?沒成丹型?在他的感覺當中,藥塵的煉丹天賦應該不錯纔對啊,至少不會比當年的藥火差太多。

    “咳,不要緊,不要放棄,總會有成功的時候。”藥覽輕咳一聲,又鼓勵了一聲,便又開始了今天的煉藥術教習。

    仍然是啓蒙式的基礎,分析藥性,理解藥性匹配,記住經典的材料反應融合,對藥鼎溫度的掌握,如何用鬥氣技巧性地控制正在反應的材料,如何將丹藥塑型······

    論到煉藥術,只是族學長老的藥覽,只有五品的水準,但是論到對孩子們的基礎啓蒙,整個藥族恐怕只有少數人能與他比肩,他總有本事將森羅萬象的各種知識輕輕鬆鬆映入孩子們的腦海當中。

    藥塵一開始還在爲昨天的失敗而感到羞恥,但是聽到後面,有如醍醐灌頂,原來還可以這樣,原來有辦法減輕鬥氣的輸出,還有鬥技的控制技巧,加入這些手法,煉藥不僅僅會變得輕鬆一些,成丹的概率也會隨之增加許多。下午,族學剛剛放學,藥塵又心急火燎地衝回了家中,迫不及待地想要進行煉丹。

    這一次,小胖子羅樹手剛剛擡起來,還沒有來得及叫出聲,藥塵便一溜風地衝了出去......

    怎麼了這是?之前說好了去看小公主的事情怎麼就能忘得這麼幹脆。話說,公主長得真的很漂亮,而且他還和公主說上話了,答應了公主今天帶朋友再去看她的,這不是害他失信了嗎······

    不過,一個人去看公主,也挺好的,嘿嘿嘿······

    藥塵衝回家中,母親不在家,留了字條,說是去採藥了,不過晚餐是早上就做好了的,只需要放進鍋裏煮熱。藥塵卻沒麼麻煩,隨便吃了幾口,又是一頭扎進煉丹房中,繼續拿着父親的煉藥鼎進行回氣丹的試煉。用上了新的技巧,的確作用巨大,藥鼎的溫度上升得很快,省去了許多鬥氣的輸出,煉製回氣丹的藥材在藥鼎當中融合反應得也非常順利。

    一切都變得麼美妙,藥塵的心中有一種直覺,這一次煉製,或許會一次完美!不僅僅是直覺,就靈魂的感知上來看,也的確是朝着完美成丹的方向前進。

    煉製走到了最後一步,就在這時,藥鼎之上忽然升起一道血色的光華,血光墮入爐中,一下浸染到正在火焰高溫與鬥氣的作用下進行成丹的材料之上。轟······

    一聲巨響!爆爐!咔嚓!藥塵臉色一白,在爆爐的巨大力量衝擊下,他一下被震飛,撞到牆上。“咳咳咳······

    ”劇烈地咳了幾聲,感覺到內腑不適,藥塵連忙吞下幾顆昨天煉成的止血丹,藥性化成一道清涼的藥力沁入內腑,這才感覺好了許多,藥塵連忙撲到藥鼎之前,這件藥鼎可是父親心愛之物,現在他只希望剛纔的爆爐對藥鼎不會造成傷害......

    然而,只看了一眼,藥塵蒼白的臉上就泛起了幾絲鐵青的神色,藥鼎之上,幾道深深的裂隙,令人觸目驚心。

    完蛋了......

    這下,是真的要捱打了。

    要說羅樹最敬佩藥塵什麼,那就是,藥塵從來沒有捱過父親的打......

    而羅樹是三天不打就要上房揭瓦的種情況。

    看着藥鼎上面深深的裂隙,藥塵心裏都是拔涼拔涼的,完了完了......

    但是,不知爲何,莫名的,除去對捱打的恐懼,一種不祥的感覺從心底升起。轟隆!

    就在這時,一陣轟鳴從院子當中傳了進來,聲音之大,就算是以煉藥房的隔音設備都無法阻擋,聽得一清二楚。

    藥塵心中猛地一跳,心中種不祥的感覺,愈加的重了起來,他證了徵,飛快地爬起,朝着外面飛跑過去。

    剛一出門,就聽到院子當中傳來陣陣嘈雜嘶啞的叫聲,跑到院子當中,就看到一羣人圍在一起。

    “藥塵出來了。”“藥塵......”

    人們看到藥塵,卻忽然安靜了下來,人羣不自覺地、自發地讓開了一條道路。

    轟隆!

    小藥塵的心中一片發寒,身體打着頗,腳步都變得虛浮,緩緩地走了過去,不祥的感覺瞬間化爲了一種他最不想見到的現實!

    父親,溫柔、幽默、經常讓全家大笑起來的父親,個經常把他扛在肩上的父親......

    此時卻一臉蒼白、渾身是血地躺在地上,一雙眼睛,緊緊地閉着。羅兵大叔,還有父親的一票兄弟,也都臉色沉痛地或脆或蹲的在一旁,扯着頭髮,梧着臉龐......

    “藥塵......我,我們遇到了......”

    羅兵咬着嘴脣,卻是一時間說不出話來。身爲鐵衛,爲族中出任務,就要有着犧牲的準備,這是早就有的準備,只是當這殘酷的事情真的發生時,卻是麼的讓人不知所措,尤其是望着藥塵張稚嫩的小臉。

    “看傷勢,似乎是魂殿······”

    “噓,這話不能亂講。”

    “唉,可惜了,藥火的天賦應該是煉藥術,可他非要去當鐵衛,這下好了......”

    “看這傷,就算能活過來,以後恐怕也是廢......”

    “混蛋!你們說什麼!”轟隆!藥火的幾個兄弟轟然一下跳了起來,憤怒地蹬着這羣人。

    “別衝動,我們也沒惡意,對吧,藥塵,你母親呢?”

    “對對對,藥青呢?”這些議論着的人,都是住在附近的鄰居,這時意識到自己這話實在太不合時宜了,連忙讓開兩步,又轉移着話題。

    藥塵全身發抖,只是徵徵地看着躺在地上的父親,血的顏色......是那麼的可怕!

    “咳......”

    忽然,緊閉着雙眼的藥火顫抖了一下,緩緩地睜開了雙眼。

    “老羅......”

    “老火,我在,在這裏。”

    “熟悉的味道,是不是到家了?”

    “嗯,到了.....”

    “呵呵,塵兒?”

    “爹!”聽到父親叫自己,藥塵的眼淚嘩啦一下決了堤,撲了上去。

    “嚇到了?男兒有淚......不輕彈。”

    “可是,血......好多血......”

    “是男人,就不要怕血,過來,讓爹摸摸你。”

    藥塵連忙湊了過去,小手緊緊地抓住了父親,這時,他才注意到父親的眼瞳沒有任何的反應,“爹,你的眼睛了”

    “只是暫時看不清了而已,沒什麼大礙。”

    藥火臉頰頗動着,一旁,羅兵再也扼制不住心中的傷與痛,兩行洎水,轟然滑落下來。他知道,藥火的傷非常嚴重,能活着回到藥族,都已經算是奇蹟,現在,藥火每說一個字,都應該會給他帶來巨大的疼痛,他現在說話,應該只能斷斷續續地勉強出聲纔對,然而,面對着藥塵,藥火的每一個字都是麼清晰,每一甸話,都是那麼連貫。

    “老火,你應該休息......”

    “沒事的。”藥火卻只是笑笑,摸着藥塵的臉蛋。藥塵感覺到父親的手在自己臉上輕輕地觸摸着,他努力地不再讓汨水流下來。

    “爹......你會好起來,對嗎?”

    “呵呵......”“藥青回來了。”

    忽然,人圈外面傳來叫聲。嘩啦,人們再次讓出道路。

    藥塵擡起頭,就看到穿着一身布衣的母親,仍下藥簍,飛奔過來。

    “火哥!”

    “呵呵,讓你看到我這麼狼狽的樣子,真是把我男人的臉面丟光了。”

    “你不要說話,是誰做的!”dzhuzai8

    藥青擡起頭來,望向羅兵。

    “是襲擊,對方用了三種手法,分別是魂族、古族和妖族的功法,我們也不知道。”

    羅兵嘴脣都咬破了,最恨的,就是連報仇的對象都沒有一個,不過幸運的是,大家都回來了,只是看着好兄弟躺在裏痛苦的模樣,他寧肯受傷的是自己。

    “行了,散了吧,我可不想一直躺地上,咳......”

    藥火扯出一張笑臉,拉住了藥青,微微地搖了搖頭,爲難他的兄弟又不能解決任何問題。

    藥青深深吸了口氣,點了點頭,羅兵見狀,連忙上前小心翼翼地將藥火抱起,輕手輕腳地抱進了臥室當中。

    藥火微微一笑,“我又不是瓷娃娃......放心吧,過幾天,又是一條好漢,行了,你回去吧。”

    見到藥火臉上的笑容,羅兵也擠出一個比哭好看不了多少的笑容,便告辭離去了。人都散了去,藥青的臉上頓時就掛上了兩行清汨,“我去請長老爲你療傷。”

    “看過······了,不然······”藥火微微搖頭,“不然哪裏還能在這裏說得上話。”

    藥青伸出手,在藥火腕脈處診斷了片刻,吐了口氣,“是內腑受了重傷?我去給你煉些療傷丹,藥塵,去幫我搭把手。”

    “娘······”藥塵呆呆地站在門邊,聽到母親要煉藥,頓時不知所措,家中只有一個藥鼎,而且,就在剛纔,被他煉爆裂成廢鼎了。

    “走。”

    “娘,我不是故意的......我不小心煉壞了爹的藥鼎,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藥塵咬了咬牙,說道。

    藥青聞言一證,藥鼎煉壞了?這個念頭一下子直衝腦海,她便覺得兩頰發熱,喉嚨就是被什麼東西堵住了一般,身體微微晃了晃,頓時眼前有些發黑。

    “你......你,說什麼?”藥塵把頭低得很低很低,他從來沒有一刻,現在這樣後悔過“剛纔我煉藥爆爐......藥鼎裂開了。”

    “你!”啪!藥青一巴掌打在了藥塵臉上,然而,感覺到疼痛的,卻是她自己的心,怔怔地看着自己的手掌,她也不知道,爲什麼就伸出手去了,但是......

    看着一向堅強、一直保護着她的藥火,此時無力地躺在牀上,藥青的心裏早就已經亂了方寸,她纔是最不知所措的一個人,剛纔她面對大家的種種表現,只是在僞裝而已,只是不想讓大家看到她的脆弱。牀上,藥火咳了起來,“青妹,一個藥鼎而已,孩子是無辜的,我沒事的”

    “可是,那是你最喜歡的......”

    藥青爲自己找着理由,然而,她的心中也知道,無論再怎麼樣,也不該向孩子動手。雖然不知道他爲什麼會讓一尊三品藥鼎爆裂開來,但是,自己兒子,自己清楚,他絕對不是那種貪玩頑皮的。過去,她甚至擔心藥塵過於專注修行而失去情商,如果煉爆了藥鼎,那麼,也只能說是藥鼎的大限已經到了。

    “青兒,我......噗!!!”

    藥火一笑,他感覺到妻子的迷茫,正要再勸,然而,就在這時,一股異力猛然從胸前透入體內,一個絞勁,剎間,原本已經漸漸穩定的傷勢瞬問爆發,一口鮮血猛地噴在牀上。

    “火哥!你悠麼了?”

    “我......兩陰追命掌......”藥火從牙縫裏擠出幾字,卻是再也熬受不住,昏厥了過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特種兵的呆萌妻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
    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