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星傳說 » 第13章 狡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星傳說 - 第13章 狡辯字體大小: A+
     

    趙嘉和李與也是一楞,聽着那熟悉的聲音,心中皆是一顫,可是他們知道擁有這個聲音的人已經渡劫失敗,魂飛魄散了!

    兩兄弟看着張星峯,睜大了眼睛,神識也是不斷的觀察,那氣息,完全是當年大哥的氣息,那眼神完全是大哥當年的眼神,趙嘉和李與清晰感受到一股衝動,法自內心的衝動,但是他們還是不肯定。

    因爲他們知道他們的大哥渡劫失敗的啊!

    “阿嘉,小與,是我,你們的大哥啊!我是碎羽啊!……你們不認識我了……難道你們忘記了我第一次看到你們兩個正在和一條黑狗爲……”張星峯看到二人如此疑惑的模樣,無奈中說出了只有三人才知道的事情,那是他當年收留二人時,第一次見面發生的事情。

    趙嘉和李與此時終於確定了,當即哭着喊了出來:“大哥!”兩人的淚水忍不住流了下來,將這千年的恥辱,千年仙界的痛苦,千年狗一樣的活着的生活,全部給哭掉,全部流乾淨!

    “你們兩個傢伙給我去死!”一聲尖銳的彷彿夜魈發出的聲音響起,兩道光華直射趙嘉和小與。

    張星峯的神識瞬間發覺出一切,頓時心頭一陣惱怒,殺機頓時涌了出來:“找死!”無極之力洶涌,完全將周圍十丈範圍內掌控。那兩道光華也當即消散。強大地無極之力瞬間將那紈絝子弟壓迫在地,無法動彈!

    趙嘉和李與一發現張星峯那強大的氣息,心中便是一陣驚喜,他們知道或許他們的生活將改變了!同時他們也有着絲絲疑惑,當年渡劫失敗的大哥爲什麼會如此強大。

    硯公子驚恐的發覺自己竟然無法動彈,頓時心中大驚,知道自己得罪了不能得罪的大人物。

    “難道自己剛纔攻擊的時候,那大人物正在那兩個垃圾旁邊,我攻擊到了這大人物身上,讓他憤怒?”硯公子從來沒有想過這大人物會因爲他殺兩個天仙而憤怒,畢竟他剛纔已經發覺了那兩個天仙身上是最低級的法器,可想而知,他們肯定是一點背景都沒有。仙人多是自私,很少管別人閒事,更何況殺天仙已經稱爲仙界一很正常的事情。他們這些大人物的子弟就喜歡以此爲榮。

    張星峯臉色冰冷地看着眼前癱在地上的傢伙,神識一掃,當即道:“哼,一個小小的大羅金仙等級的紈絝子弟,竟然無聊到想要殺害天仙。難道你認爲你有資格殺他們嗎?”

    硯公子微笑着,保持着自己的氣質,道:“上仙,小仙只是一大羅金仙,不入上仙法眼,可是殺一天仙如踩死一臭蟲。難道還要有資格嗎?更何況觀這二人衣着。便知道二人背景了。仙界之中,只要稍微有點背景的,天仙基本上是在宗派內不出門的,出門身上也會帶着仙器。”

    說着,硯公子發覺不少仙人圍觀了過來,而且不少仙人還點頭表示贊同。硯公子心中得意,但是看了張星峯一眼,便穩了穩,繼續道:“上仙請看,周圍仙人有穿法器等級的衣服的嗎?再看,普通仙人一般是下級仙器等級衣服,在下雖然只是一大羅金仙,承父輩餘蔭,身上也有一件頂級仙器,兩件中級仙器,再看,上仙!上仙身上的外衣明顯是頂級仙器等級,甚至我能感受到那神器的氣息,像上仙這樣的高絕人物當然不會和這樣的小小天仙計較,可是……我們這些無聊的大羅金仙做這事情還是正常的。”

    隨着一聲聲掌聲,走來一位年輕人,功力也差不多是大羅金仙,只聽他讚賞道:“硯公子此話是道透了本質啊,說的好,說的妙啊,我們耄陽城八大公子中看來以後的排名要更改了,真的沒發現,硯公子的才華如此高,如此高啊!”

    硯公子一看,正是自己的好兄弟酈公子,當即道:“酈公子,別這樣說,上仙在這,我們還請上仙說話。”

    張星峯冷冷一笑,道:“天仙?沒有背景?”

    張星峯頓時仰天大笑,驀地冷掃硯公子一眼,那實質般的精神威壓讓硯公子心中一陣顫抖,頓時嚇得再度癱在地上,剛纔侃侃而談的氣質消失無蹤。

    “阿嘉,小與,這是給你們的!”張星峯身上頓時飛出四件頂級仙器,兩人各一件仙衣,一件仙劍!

    佛靠金裝,人靠衣裝,果然不假,趙嘉和小與穿上仙衣,後背仙劍,頓時一股仙家氣息升騰,張星峯的這番動作這讓周圍衆人頓時呆了。出手每人兩件頂級仙器?而且對象還是天仙?即使紫霞境,天仙也不過統一的下級仙器,許多小的宗派,天仙都是不出門的,因爲沒有仙器代表身份,惟恐被硯公子一流殺死。

    硯公子忽然想起了一個可能:“難道這兩位天仙是剛剛進入仙界,還沒有迴歸自己宗派,流散在外,所以才如此?可是不對啊,所有飛昇的仙人,那些宗派不都是有人在‘飛昇臺’接應回宗的嗎?怎麼會讓這兩位天仙在外呢?可是如果不是如此,這兩人身上的頂級仙器怎麼解釋呢?這上仙可能稍微出手幫助一下,也不會送四件頂級仙器啊?”硯公子完全迷糊了。

    可是他確定一點:這上仙絕對和兩位天仙有這不平凡的關係,否則不可能如此!

    既然確定這一點,硯公子當即態度大變,對着趙嘉和小與道:“兩位,在下實在是有眼無珠,冒犯了二位,望兩位包含!”

    張星峯看着這什麼硯公子,看着他侃侃而談,一會兒從大勢上說,自己殺兩位天仙是很正常的事情,一會兒又來道歉,說自己有眼無珠,不過怎麼說,就是要讓張星峯饒他一命!

    “你狡辯的夠了嗎?”張星峯淡淡的說道。

    硯公子一楞,他現在說這麼多,就是希望自己的父親能夠來,他很去出許多強大的仙人看不慣什麼人,殺了了事,然後就走了,找都找不到,他擔心眼前的張星峯就是這麼一個人,如果被這樣殺死,還不冤死。

    “說實話,你的口才不錯,可是……剛纔如果我晚了半不,我的兩位兄弟就死了,你一個小小的大羅金仙,負得起這個責任嗎?”張星峯聲音冰冷無比,周圍所有仙人都不敢說廢話,一個個走得遠遠的,或是到一旁酒店喝酒觀察,或是到茶樓裏,雖然一個個喜歡看好戲,不過這些仙人都不敢在張星峯身邊,因爲張星峯那強大的氣勢,那神器的氣息,一切都表面了張星峯是一個地位高絕的人。

    “我是兩個兄弟?你負得起嗎?”張星峯那冰冷的聲音在硯公子心中不斷的響起。

    頓時,硯公子呆了:“兄弟?怎麼可能?眼前高手如此強大,怎麼可能有天仙等級的兄弟?”

    “這位上仙請留情,小仙乙草閣閣主硯午得,犬子得罪了上仙,望上仙饒恕,我乙草閣有不少珍奇靈草,只要上仙饒過小二一命,我乙草閣珍奇靈草任憑上仙選得一顆。”一中年人身形一閃,就出現在了張星峯旁邊。

    張星峯一聽,臉上有了笑容:“小的惹事,老的救場,不錯,不錯!”

    那硯午得一聽,頓時臉部肌肉顫抖了幾下,仍然維持了笑容,硯午得心中卻是冷笑:“哼,你小子囂張,是我的功力不及你,等耄陽宗長老等人來此,看你如何?”

    張星峯驀地變變道:“哼,我的兩個兄弟差點死在你的龜兒子手上,你們父子的一顆靈草算什麼,很值錢嗎?很珍貴嗎?有九葉靈芝珍貴嗎?有紫極朱果珍貴?有那寰宇靈籽珍貴嗎?”

    此話一出,那硯午得心中更是哀號:“你說的都是那傳說中的靈草啊,我要有,早就獻給紫霞境這些大宗派,得到一些好處了。”

    “差點殺了我的兩位兄弟,如果算帳呢?你們父子的命像臭蟲一樣不值錢,恩……這樣吧,先殺了你們兩個,然後再拿了你那個什麼乙草閣,阿嘉,小與,你說這樣可好?”張星峯對一旁的趙嘉和李與問道。

    趙嘉和李與到現在都是做夢一樣,他們功力淺薄,只感受到張星峯強大,卻是不知道強大到什麼地步,現在看張星峯如此戲弄那兩位,心中也是出了一口氣。

    現在聽張星峯問,也不管什麼呢,只知道說:“好,好,好,大哥說什麼都好,事情大哥決定!”忽然李與響起了無數天仙的悲慘命運,頓時紅着眼,看着硯公子說道:“哼,這些紈絝子弟就喜歡殺弱小的天仙,在他們眼裏,天仙沒有絲毫的勢力,沒有絲毫的地位,殺了也沒有什麼,可是爲什麼別的仙人都不殺,就是這些紈絝子弟喜歡殺呢?”

    “是什麼人在我耄陽宗的地盤撒野!”隨着一聲大喝,一中年人走了過來。

    硯午得一看,當即笑容滿面道:“酈長老,你來了就好了,這個仙人不知道從什麼地方而來,竟然如此囂張,竟然妄圖殺了我父子,而且要奪我乙草閣,實在是過分!”

    那酈公子一看酈長老當即站到酈長老身後。

    張星峯還沒有說話,忽然發現一道道光芒閃現,一個個耄陽宗弟子出現了。

    另外一中年人也走了過來:“酈長老,發生了什麼事情,竟然把我也喊來了,難道出現什麼大人物嗎?三大仙帝,四大仙宗的大人物我可是基本上都知道的,恩……這人是誰?似乎是個人物!”那中年人盯着張星峯,眼中冒出一絲金光。

    趙嘉和李與相視一眼,頓時感覺不妙,在他們眼裏,三級宗派已經是無敵的存在了,至於四大仙宗,三大仙帝的勢力,在他們天仙眼中,那已經是一個難以想象的存在。他們現在一看到耄陽宗出面,頓時感到不好。

    可是張星峯卻是笑容依舊。

    “很好,非常好,你耄陽宗難道要趟這渾水?”張星峯燦爛的笑着,外發的無極之力也收了回來,那硯公子更是極快的到了人羣之中。

    酈長老冷笑道:“哼,就算你是三級宗派的大人物,難道你敢得罪我耄陽宗,我告訴你,今天的事情,我們管定了。”

    那中年人也沒有說什麼,他一看到張星峯身上身份的標記,畢竟在仙界大的宗派弟子長老身上都是要有標記的,而且令耄陽宗害怕的只有仙界的四宗,三大仙帝的勢力,其他勢力根本是不屑一顧。他們耄陽宗根基牢靠,佔領整個耄陽城,還怕別的三級勢力?

    張星峯冷笑着,手上忽然一朵絢爛的藍色火焰飛了出來,瞬間飛向那硯公子,直接殺了三位擋在硯公子身前的弟子,乾脆的殺了那硯公子!

    速度之快,令所有人反應不及!

    硯公子死了!

    所有人眼睛都睜大了!

    “你殺了我的兒子?”硯午得有點難以置信,腦中一片空白。

    那中年人也是臉色大變:“炫疾天火?炫疾天火?”他忽然感到自己惹了不該惹的人了。能夠發出炫疾天火的,整個仙界也沒有幾個人,即使能夠擋住炫疾天火的仙帝,也不一定能夠發出炫疾天火,要知道能擋住炫疾天火,和發出炫疾天火不是一個概念!發出炫疾天火,一是要有火的體制,而且要對火有非凡的研究,發出炫疾天火是用火的仙人的最高境界。至於神火?出了那個‘火神’可從來沒有人掌控過。

    張星峯邪笑着,瞥了一眼幾人,道:“恩?你們管定了?現在我殺了他?你們準備怎麼辦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
    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