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星傳說 » 第22章 道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星傳說 - 第22章 道侶字體大小: A+
     

    巨大的‘天心’二字浮雕在那高近五丈,門面達到過百米的朝大駐地建築之上。?

    “這是仙界的哪一個宗派?竟然擁有如此氣勢,這裏的駐地不都是五十米的門面嗎?這家竟然用兩塊地盤合起來,實際上,這些個大宗派一個個都是極爲強大的!比如眼前的這個大宗派!”?

    兩位仙人在天心宗的駐地前議論着,不過在駐地中的張星峯等人卻是一點都不奇怪,因爲他已經看到不少驚訝的人了。?

    在兩塊地盤上建築地,足以讓所有仙人驚訝了。?

    不過,天心駐地此日卻是閉門。?

    天心駐地後院之中。?

    張星峯幾人正在院落中隨意地坐下,張星峯是滿臉笑容,這次能夠將自己的師尊從軍隊中救出來,無疑是一件非常令人高興的事情。?

    “師尊,你修煉也是需要不少仙晶的。這湛藍手鐲中有着三萬仙晶,師尊請先用着,等以後不夠的時候,碎風也還有辦法的!這湛藍手鐲,師尊也收着,小龍他們幾人也都有湛藍手鐲。”張星峯隨手一招,湛藍手鐲便飛到天辰子面前。?

    天辰子看着自己的徒弟,心中心情難以言表,驀地只在臉上露出一絲笑容,看着張星峯,欣慰的說道:“我天心宗百萬年的追求看來就要在碎風你手上實現了,或許我天辰子一生做的最成功的事情就是收了你爲徒弟。不過,碎風你要謹記,我天心宗此時仍然有很多先輩在仙界之中掙扎,沒有根基的天心宗弟子在仙界的生活哭啊……”天辰子慨嘆不已。?

    張星峯保證道:“師尊,你放心,我一定會讓天心宗的先輩儘快回到我天心宗的!”?

    天辰子拿着手上的湛藍手鐲,仰天長嘆,湛藍手鐲的珍貴,他天辰子當然和是清楚,現在他的徒弟竟然如此輕易地就送給了他。?

    “三萬仙晶!哈哈,三萬仙晶!”天辰子臉上露出一絲悵然,“在這仙界的軍隊中,出生入死,還不就是爲了那一點點仙晶,每百年一塊仙晶,一百年啊……”?

    以前出生入死,一百年才一塊仙晶,現在卻一次得到三萬塊仙晶!?

    張星峯眼中也有着喜悅的淚水,爲自己的師尊高興,師尊吃地苦太多了,仙界軍隊在外巡邏,在死域之中巡邏,說不定什麼時候就遇到了魔界軍隊,那都是生死之間啊,不就是爲了那一塊仙晶。?

    張星峯忽然從天宇之中取出了一把長刀————弒雷神刀。?

    張星峯身邊的神器,重玄鏨歸狼鋒,陰陽山和暗金神甲(黑日神甲)歸小龍,張星峯自己擁有兩件————柔金和射日神弓!現在張星峯也只有當初小龍在開啓修真界和凡人界通道得到的弒雷神刀了!?

    弒雷神刀是當初七大魔帝中的風雷魔帝兩件中級神器————弒雷神刀和疾風之刃中的一把,可引天雷,當然所引天雷的威力和自己的功力成正比,功力達到一個層次,甚至可能將神劫中神雷。?

    “師尊,這件弒雷神刀是一件中級神器,師尊請先滴血認主!”張星峯將弒雷神刀送到天辰子面前。?

    天辰子一呆,看着張星峯,腦袋一時間都楞住了:“神器?中級神器?”過了好一會兒,天辰子才清醒過來,眼睛瞪着張星峯:“碎風,這是神器,中級神器?”?

    張星峯微笑着點頭,道:“師尊,這中級神器給師尊,徒兒感到有點不好意思,我的狼鋒兄弟他是修劍仙的,在防守上實在是差,所以徒兒將身邊最好的頂級防禦神器————重玄鏨分給他。而另外一件頂級防禦神器————黑日神甲,來路不怎麼光明,只有讓小龍的龍甲融合,纔不會被發現,所以也給了他,我身邊防禦上也只有柔金,不過柔金對我的作用很大,我特有的物理攻擊也是要靠着它的。不過……”張星峯忽然有了一絲笑容。?

    天辰子卻是楞了,頂級神器?即使是仙帝魔尊等級人物,一般也只有一件,擁有兩件的估計有,但是至少還沒有人知道。而張星峯現在竟然擁有着好幾件頂級神器,頂級防禦神器就有兩件,這還是人嗎??

    天辰子看着張星峯,知道自己的徒弟已經不是自己所能想象了,平靜了一下心情,笑着問着張星峯說道:“看來我的徒兒一定有什麼奇遇啊,如此多頂級神器,你師尊我可是聽都沒有聽過!恩……你還有什麼話說?”天辰子看着張星峯的笑容問道。?

    張星峯笑了起來,道:“師尊的防禦上,徒兒怎麼能夠懈怠,雖然沒有防禦神器,可是徒兒卻有一件功效差不多的治療聖物————生之元極!”?

    張星峯隨手將生之元極從天宇之中取了出來,送到了天辰子面前。?

    天辰子接過生之元極,生之元極濃厚的生命之力讓天辰子渾身一個哆嗦,看着張星峯,驀地笑了起來:“你師尊我一輩子遇到的事情都沒有今天震撼,這生之元極的生命之力實在太濃厚了,我估計,即使天雷轟擊,這生之元極也可以在眨眼間修復我的身體,的確功效比得上防禦神器!”?

    張星峯點了點頭,笑了起來道:“師尊,當初我和那散仙之劫最後一道天雷,或許是兩道天雷地合體抗衡的時候,我的肉體最後抵抗不住了,便靠着生之元極。天雷毀我身體,生之元極修復。速度竟然和天雷般的速度差不多,更何況徒兒的身體太強悍,修復也是最艱難的,即使那樣,修復的速度也那麼快。相信,如果師尊受傷,它修復地速度之快,絕對驚人!”?

    風語嫣此時卻已經到一旁佈置院落了,這就是她這段日子生活的地方了,只見她隨手一招,便從湛藍手鐲中取出了一盆盆花……?

    天辰子臉上有了一絲笑容,對着張星峯說道:“徒兒,你知道我在軍營之中最快樂的日子是什麼時候嗎?”?

    張星峯搖了搖頭。?

    天辰子沉浸到回憶之中,道:“在軍隊之中,沒有任何自由,完全被控制,巡邏是我這過千年來的主要生活,不過最快樂的日子還是在飛仙樓的日子!飛仙樓和仙閣有交易,仙閣每次都要派一支小隊到飛仙樓,去巡視,我想,那只是爲了能夠對一些人起到威懾作用吧,畢竟在他們眼裏,我們軍隊中的仙人一個個都是不怕死地,到飛仙樓中的人是不敢和我們計較的!”?

    天辰子臉上忽然有了一絲苦笑:“不是我們不怕死,而是我們這些軍隊中的仙人,如果退縮,就是違抗軍令,直接處死!仙人軍隊的軍規實在太嚴了。不過我還是喜歡到飛仙樓巡視的日子。那三天,是我們小隊巡視,可能我們這些仙人生活實在是沒有任何調劑吧,看到飛仙樓的表演,對我們來說無疑是天大小幸運,如果是尋常日子,我們如何捨得進去呢?畢竟門票需要一個上品仙石,我一百年才獲得一個仙晶,一個上品仙石就是我們一年的俸祿了。”?

    張星峯聽的眉頭一皺,一百年一塊仙晶,這仙人軍隊的俸祿也委實太低了,而且軍規那麼的嚴,只要違抗軍令,就是死,沒有任何討價還價的餘地。?

    “那三日,是我千年來唯一快樂的日子,那飛仙樓的女弟子的劍舞實在是太美妙,不過那三日,也是我們小隊差點全軍覆沒的日子,我們軍隊中的仙人都是不怕死,不懼怕死亡,也不懼怕得罪人,那日我們就得罪了一人,可是那人是個大人物,仙界大宗派的子弟,他一怒之下,差點就毀了我們,我們小隊最強的也就是我,纔不過羅天上仙,根本就沒有絲毫的反抗之力,他的實力比我們強太多了。”?

    張星峯渾身一個哆嗦,雖然現在師尊好好的在面前,但是他還是爲當時的師尊擔心,身上自然地發出一絲殺氣。?

    天辰子完全沉浸在回憶之中,臉上出現燦爛的笑容:“是她救了我們,飛仙樓的劍舞果然不凡,那一劍我至今還是記得!”天辰子彷彿又看到了那一劍一樣……?

    “徒兒,我現在想要去飛仙樓,讓那位仙子和我結爲道侶!”天辰子忽然對張星峯說道。?

    張星峯一厄,仙界之中幾乎大部分男女仙人都結爲道侶,畢竟雙修對修煉還是有很大的功效的,更何況有了一人在自己身旁,以後修煉的日子也不會太寂寞。?

    張星峯忽然笑了,看着自己的師尊笑了,笑的那樣的奸詐,那樣的‘陰險’!?

    天辰子不僅感到有點不好意思,但是旋即便對張星峯擺出師尊的威勢:“你這劣徒,師尊想要尋一道侶,你竟然敢取消爲師,看爲師如何教訓你!”?

    張星峯立即道:“師尊請消氣,饒過碎風一次,碎風以後一定改!”?

    恍惚間,張星峯彷彿又回到了當年和天辰子在天心宗的日子……?

    飛仙樓!?

    天塹之城一大人氣旺盛之地,這裏每日傍晚總是有着無數仙人來往,繁華喧鬧無比。?

    這次天辰子獨自一人來到飛仙樓,和往日不同,往日他是穿着下級仙甲,而今日,他卻是穿着張星峯所煉製的一件頂級仙器————風衍仙衣,即使在仙界中,也是比較高貴的。畢竟即使是大人物,一般神器都是不顯露出來的。?

    “請上仙隨我來!”一位飛仙樓的招待侍者立即將天辰子領到內堂。?

    如今天辰子即使在仙界也是一富豪了,三萬仙晶,估計只有九天玄仙,仙君才擁有吧。而且他的背後還有着張星峯,張星峯的財富,估計在仙魔二界也是前幾,自從張星峯將自己的事情都告訴天辰子後,天辰子便放開一切了,他完全看到了天心宗美好的未來,現在他還擔心什麼呢?天心宗一切有自己徒弟負責,他只需要隨意行事即可。?

    隨意點了一杯仙茶,天辰子便看向那舞臺,期待着她的出現。?

    不知道是巧合,還是天辰子果然與那仙子有緣分,今天出臺表演的正有那仙子。說來好笑,至今,天辰子還不知道當日救她的女子到底是什麼名字。?

    “田餳兄,今日你的禮金準備好了嗎?雨筅仙子可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夠得到手的?”天辰子旁邊一桌子上正有兩位仙人在閒聊着,看模樣,就知道,這兩位很俗!?

    修真者就能夠變化容貌了,更不要說仙人了。所以一般心境有成的仙人是不會在意麪貌了,而天辰子旁邊的兩位仙人卻是標準的美男子,只不過卻太完美了,完美的有點假。?

    田餳對着自己的好友自信道:“莊猛兄,有什麼好擔心的呢?那飛仙樓是不會拒絕的,畢竟我的地位在那,即使他們敢得罪我,相信也不敢得罪我的父親!”?

    莊猛點了點頭,心中卻是暗道:“你戍陽宗在仙界地位是不低,和飛仙樓有的一拼,不過你這小子卻也只能靠着自己的父親了,當年度過天劫,也是靠着仙器的威力,不然……”顯然莊猛心中是一點都瞧不起田餳的。?

    “田餳兄,那雨筅仙子出場了!”莊猛忽然笑着說道。?

    田餳立即雙眼放光,盯着舞臺。?

    一團絢麗的劍光燦爛地升起,彷彿一朵白蓮再綻放,驀地劍光飄渺,人影婆娑,如夢如幻的‘飛仙劍舞’便開始了……?

    天辰子卻是身體一震,傻傻地盯着那舞劍仙子,記憶卻是瞬間回到過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
    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