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星傳說 » 第21章 天辰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星傳說 - 第21章 天辰子字體大小: A+
     

    那是自己的師尊,教導自己千年的師尊!

    張星峯瞬間頭腦一片混亂,過去和師尊在一起的無數場景便在腦海中涌現出來……

    第一次結成金丹時,師尊關懷的笑容……

    第一次廝殺重傷,師尊爲之勞神勞累,自己清醒後,師尊那一絲欣慰的笑容……

    無所覺中,張星峯的眼淚就流了下來……而張星峯卻眨都沒有眨一下眼,依舊看着眼前的師尊。

    小龍,風語嫣以及仲橫一個個看到張星峯的眼淚,都不出聲了,那巫灃心中卻是連轉,誰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如何所想。

    天辰子是天心宗的天才,將《心典》練得透徹,竟然能夠壓抑着自己功力,不斷地鞏固着基礎,最終最後一舉度過天劫,稱爲天仙,在仙界之中,天辰子更是因爲其那雄厚的基礎,加上對《心典》的掌握,竟然在千年之內達到了羅天上仙的境界。

    不過,沒有大的宗派做靠山,即使是天才,也是無用,達到羅天上仙境界之後,天辰子沒有修煉方法,沒有仙晶,只能加入仙界的軍隊,靠着軍隊的俸祿來修煉,靠着軍隊那最普通的修煉方法修煉。

    他現在的地位是————巡邏兵!

    此時的他驚呆了。他看着眼前的人,那強烈的氣息告訴他眼前之人正是他心愛的徒弟————碎風,可是他很難相信,因爲眼前之人穿的是紫衣星羅,爲仙界的貴族!不過眼前人那聲呼喚讓他心靈一顫。

    “師尊!”

    天辰子楞楞地說道:“你是……碎風,我的徒兒碎風?”

    張星峯連連點頭,臉上終於浮現出激動地表情,猛地跪在了天辰子面前,眼淚無意識地流了下來,道:“是我,師尊,是我啊。我是碎風,我是你的徒兒碎風啊!”

    天辰子驀地一陣激動,他以爲他再也看不到自己的徒兒了。沒想到現在竟然能夠再次看到,不禁心中欣慰,立即扶起張星峯,滿臉的笑容:“好,好,好!”天辰子一連說了三個好字,卻再也說不出話來。

    兩千多年來,天辰子在這仙界之中,算是無奈傷心之極,天心宗原本渡劫成功的前輩,他是不知道在哪裏了,唯一發現地一個前輩現在卻是在仙界之內。

    他也明白,仙界之中,一言不合,仙劍便出,特別是天心宗這等在仙界毫無根基的宗派,成仙的弟子卻是苦難無比,如果天辰子不是修煉的快,早早達到羅天上仙境界,估計弄不好就被什麼別的仙人給殺死在仙界的什麼角落了。

    數千年沒有任何師兄弟,沒有任何長輩,弟子,天辰子也是孤獨啊!

    張星峯此時心中滿是喜悅,無盡的喜悅。

    忽然張星峯轉過身,對着巫灃說道:“巫灃大哥,星峯求你一件事情!”

    巫灃卻是已經想到張星峯所爲何事,事實上,仙界軍隊每一個名士兵都有記載,沒有什麼特殊情況,是不可能離開軍隊了,進入軍隊等於是賣身到軍隊了。不過,巫灃是什麼人,他還是有辦法的,不過,他卻不會立即答應張星峯所求。

    “星峯賢弟,有什麼事情儘管說,如果我能幫到的,一定幫忙!”巫灃一副赴湯蹈火再所不辭的模樣。

    張星峯顯然很滿意巫灃的態度,立即說道:“我的師尊對我張星峯恩比天高,現在我希望巫灃大哥能夠讓我師尊離開這軍隊,和我離開!”

    天辰子卻是看了看張星峯,心中欣慰地點了點頭,他是知道和自己徒兒說話的是天塹之城仙界軍隊的總管事者,他自從看到自己徒弟身上那‘紫衣星羅’,就知道自己徒弟一定有過什麼奇遇,至於離開軍隊,當然是很美妙的事情,自己徒弟既然能夠稱爲紫星仙人,那功力上至少也是大羅金仙。以後修煉功法,他還擔心嗎??

    不過,此時的巫灃卻不會立即答應,他心中暗道:“恩……一定要讓張星峯以爲這件事情是十分苦難的,然後我才‘努力’地幫他,這樣,他不就更加感激我了嗎?”

    “星峯賢弟,不是我不幫你,只是這軍隊管制方法實在是太過分了,軍隊中的仙人根本就沒有資格離開軍隊,如果違反軍規,那是直接處死。我實在很難找到藉口啊,而且你也能夠想象,仙界七大勢力雖然是輪流張控這十萬天兵,不過另外六大勢力也是有人監視的,我實在很難做出什麼手段啊!”巫灃不停的訴說着自己的苦衷。

    天辰子也是點了點頭,道:“碎風,事實的確如此,一旦進入,的確無法離開,除非到死域中巡邏,和魔界高手大戰,失敗後,保得性命,那就可以得到自由,不過離開死域也是一件極爲艱難的事情!”

    張星峯眉頭一皺,眼中寒芒一閃,冷冷地看着巫灃,心中陣陣冷笑:“巫灃這個傢伙,還以爲我張星峯是個只知道修煉,不知道世事的人?哼,我張星峯上一世經商幾十餘年,這一世在凡人界所經歷的事情,在修真界和七大宗派的相處,難道還不知道這個世界到底是什麼社會嗎?軍規?哼,估計也只是對那些沒有自由的人說的!”

    張星峯卻沒有對巫灃怎麼說,畢竟現在是有求於人,不過那冷冷的目光卻是聚集在巫灃身上。

    巫灃感受着張星峯身上地寒氣,心中不禁一震:“壞了,看來聰明反被聰明誤啊,這張星峯能夠那樣的對待紫霞境,一看就知道是個崇尚強大勢力的人,根本不會在乎所謂的規矩,不過也對,什麼規矩,還不是爲了能夠更好的統治這些仙人!”

    巫灃立即轉過口氣說道:“不過,既然這事情牽涉到賢弟的師尊,我巫灃定當幫忙,相信即使那幾個傢伙發現,也不可能因爲這件小事情和我天龍派較真。恩……這樣吧,就當賢弟師尊違反軍規,被處死了。現在賢弟可以直接帶着你的師尊離開,不過以後就要委屈你的師尊改名了!”

    張星峯眉頭一皺,道:“改名?這麼麻煩,我看這樣吧,和魔界高手相遇,在死域中掙扎的仙人也是不少,你就直接將我的師尊當成是其中一支隊伍的人,也就是說,現在我的師尊是一個在死域之中掙扎的人,現在他已經擁有了自由!你看如此可好?”

    巫灃一厄,不過張星峯已經說到這個份上了,他還能說什麼呢?更何況將天辰子的名字調到別的隊伍對他而言,卻是簡單之極,退一步講,即使被監視之人發現又如何,正如剛纔他所說,難道六大勢力因爲一個小小的不起眼的羅天上仙,和自己過不去?

    巫灃面帶微笑道:“妙極,妙極,沒想到星峯賢弟卻是如此的智慧。行了。這件事情就交在我身上,星峯賢弟儘管帶着貴師尊離開!”

    張星峯微笑着,微微一拱手,臉上有了一絲神祕地笑容:“既然如此,大恩不言謝,我張星峯記住了,以後如果有什麼重要的事情,我張星峯一定鼎立相助。”

    巫灃笑了,他等的就是這句話!

    而張星峯幾人卻是當即離開軍營,前往天心宗的新的駐地————巫灃仙君贈送的兩塊地盤!

    魔界三門之一,血殺門之內!

    那青銅大門之上,暗含着悽豔的鮮血,即使過了不知道多少年,那鮮血依舊是鮮紅鮮紅的……

    那青銅大門之內正是血殺門的大殿。

    這一屆的血殺魔帝,也是這一屆的血殺門門主,此時正冷酷地坐在主座之上。

    血殺門不同於黑日宗,血殺門歷史悠久,更是血修一道的鼻祖,門規也是森嚴無比,每一代的門主都稱爲血殺魔帝,而之前的名字都是隱起不提,一旦門主功力超過魔帝等級,也就成爲了————太上長老!

    其他魔帝等級人物,都是普通的門內長老。

    血殺門最輝煌的時候,擁有着三位太上長老,也就是三位魔尊,要知道達到魔尊境界,不是時間就行的,機遇,天資,修爲缺一不可。當年的酃夏密三兄弟一舉達到魔尊境界。三大魔尊,這使得血殺門成爲魔界第一勢力!

    不過後來酃夏密度過神劫,從此消失在仙魔二界,估計是到神界之中了。不過血殺門也只擁有着兩位魔尊了,勢力也不算太大了。要知道三門之一的修羅門同樣擁有着兩位魔尊。

    血殺魔帝冷冰冰的說道:“近日,天塹之城的弟子傳來消息,那黑日老祖的兒子已經被殺,兇手爲我血殺門弟子,擁有着赤血之力,黑日老祖現在已經帶領着三大長老以及黑日宗的精英殺到了天塹之城,諸位長老認爲應當如何應對?”

    下面十三位長老卻是一個個都相互討論,其中一個領頭的長老站起來說道:“我看,那黑日宗既然如此的瞧不起我血殺門,我們就應該讓他們知道什麼是魔界三門中最強大的一門!不讓那黑日老祖知道好壞,他還翻了天,更何況,現在黑日老祖的黑日神甲已經不見,那黑日老祖還有多大威脅呢?”

    旁邊一個長老立即補充說道:“自從太上長老渡神劫成功離開這一界後,這修羅門一直和我血殺門爭鬥,似乎不滿我血殺門成爲三門之首,他們籠絡黑日宗,何嘗不是對我血殺門地位的挑戰,這次,我們滅了黑日宗,讓那修羅門知道,我們血殺門不是他們所能惹的!”

    一提到這,整個大殿都開始熱鬧起來。

    “對,那修羅門不就仗着兩位魔尊,才如此囂張嗎?”

    “哼,那兩個魔尊其中一個也不過近十萬年剛剛成功的,能有多大攻擊力呢?”

    …………

    一下子話題就轉到了修羅門身上,而一開始的什麼黑日宗,完全忘記了,因爲血殺門根本就沒有將黑日宗放在眼裏!

    魔尊也有區別,分爲前期,中期,後期!那黑日老祖卻不過只是魔尊前期。而血殺門的兩大太上長老當年功力就有魔尊中期,後來靠着度神劫成功的酃嚇密幫忙,也是達到了魔尊後期!兩位魔尊後期的高手,根本不是魔尊前期所能抵抗的。

    一位太上長老,加上頂級神器,估計就能消滅整個黑日宗了,更何況,血殺門不論弟子人數,高手人數,都是遠遠超過黑日宗的!畢竟血殺門是魔界三門之一!

    “各位長老請暫停一下!”血殺魔帝終於發話了,十三大長老當即停了下來,看向血殺魔帝。

    血殺魔帝道:“可是我血殺門在天塹之城的弟子卻說,我血殺門這段時間根本就沒有什麼可疑的弟子,達到赤血之力的在天塹之城,也就那麼十幾個,當日這些人可都是在天塹之城的。可是殺黑日老祖兒子的,卻的確是我血殺門弟子,因爲他赤血之力,也被當時在場的一個我門弟子所看到,這麼一來,事情就有問題了?”

    所有的長老一聽,都楞了,事情似乎的確有問題了……

    他們從來沒有想過力量也能僞裝,畢竟自己的力量也之能僞裝成比自己等級低的能量,如果能夠僞裝成血殺之力,那需要什麼力量?神之力嗎?

    所以,他們從來想都沒有想過這個問題,一個個長老都在疑惑的想着。

    忽然一股渾厚蒼老的聲音響起:“既然是我血殺門弟子做的,那又如何,也好,萬年一次的‘神降’也快到了,這次我這把老骨頭就出去晃悠晃悠,順便把那黑日小兒的事情給解決了!謐陽長老你到我的房間來一下!”

    那蒼老的聲音忽然就沒了。

    而所有的長老一個個都放心了,因爲剛纔說話的正是兩大太上長老之一的太上三長老————酃夏愉。兩大長老的另外一位則是太上二長老酃夏嚴。

    所有的長老,包括血殺摸底都羨慕地看着謐陽長老,他們也都知道,謐陽長老已經達到魔帝的頂峯,已經快突破了,估計這次去,太上三長老一出手,估計血殺門的第三位魔尊又要誕生了。

    不過卻有不少長老在爲黑日老祖感到悲哀了,因爲這次太上三長老出手了……

    風雲聚集天塹之城,弱小的張星峯又當如何自處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
    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