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星傳說 » 第8章 決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星傳說 - 第8章 決定字體大小: A+
     

    我如同一縷風,吹過張家的大門,我靜靜地站在我母親的廂房門前,此時夜已深,整個世家的府上一片靜寂,母親輕輕的哽咽聲清晰可見,我的心驀然一陣巨痛,從肺腑之中澎湃到全身,我無法控制自己,眼淚已滑落臉龐,落在了地上,清晰地淚滴聲“啪”,是我的聽力太好了嗎,我不知道。

    “誰,是小三嗎?”我母親的聲音焦急的響起。我再也忍受不了了,我推開了房門,望着我那憔悴的母親。

    “娘,娘......”

    “小三,小三,我不是做夢吧......”母親站在桌旁,似乎還沒有反應過來。

    我衝到母親的面前,緊緊地抱着母親,母親緊緊地把我擁在懷裏,緊緊的,我能清晰地聽到母親的心跳“碰,碰......”跳得很快,很快。

    ......

    不知道過了多久,母親緩緩地鬆開了我,不停地看着我,“小三,小三......”仔細地撫mo着我的臉龐,不停地說着我的名字。

    “娘,庭議結束了吧,我的大哥狼鋒和他的母親還好吧?”我平復了自己的心情,向母親問道。

    “庭議由於世家的家法規定,必須有被處罰人在場方可開始,即使被處罰人沒有出現,也要過一個星期纔可以開始庭議。明天就是第七天了,你剛好回來了,即使你不回來,庭議也會召開的。你義兄狼鋒和他孃的事,你別擔心,你大娘和二孃要趕他們走的,幸虧你爹他阻值了這事,你爹還是對你很好的,他是爲了世家的利益,你別一直嫉恨你爹,他也是身不由己啊,你也知道,當時長老會都出面了,結果是改不了的。”母親看着我,竭力想讓我原諒我的父親。

    “我知道他是爲了家族的利益,可是他至少也應該先爲我着想啊,就算結果還是我被攆出家門,到那時,我也不會在嫉恨他的,可他從頭到尾都沒有爲我說一句話,你知道他最後對我是多麼的無情嗎,啊!想要我原諒他,哼哼!”我一想起他最後走的時候說";是";的模樣,我就禁不住怒火沖天,無法自已。

    “小三......”

    “娘,你別說了,別談那些事了,我們好好聊聊,以後就沒多少機會了,但我還會經常回來看你的。”我望着母親說道。

    “小三,你知道爲何你爹就因爲這件事就把你攆出家門嗎,還有你當初問我爲何你大娘和你二孃對你這樣的敵視嗎?”母親望着我說道。

    “難道有什麼祕密?”我望着母親,這兩件事情我確實難以把它們聯想到一起去。

    “這其實不是什麼祕密,這是四大世家所共知的,也是共同所認同的。那就是:爲了世家的傳承,每代只能傳給下一代的長子,只有長子死的時候,才傳給二公子。而長子的護衛都是三品高手,以及一個二品的護衛長,而且如果發現長子死與二公子的指使,則將二公子逐出家門,並且,一兩銀子都沒有。而當長子即位後,二公子後三公子由長老會評選出表現較好的一位當長老。而你二哥正是你大娘所生,你二孃和你大娘小時候就很好,而且她又沒有生兒子,當然也支持二公子也就是你二哥了。你現在知道爲何你大娘和你二孃對你這樣了吧。”母親向我說出這一切。

    “哦,我知道了,那爲何父親因爲此事將我攆出家門呢?”我向我母親問道。

    “這個,是一樣的道理,每代沒有成爲長老的二公子和三公子是要離家自己創業的,當然他們都有創業的基金兩百萬兩白銀,你等於是提前離家,只不過將你的名字從族譜中刪去。還有,就是你只有你這五年的過年的紅包錢,差不多有十萬兩白銀吧,娘這還有幾十萬兩,你也帶出去,好好生活啊!”母親此時又開始要哭了。其實我一想到以後要和母親分開,心裏也很難受。

    “媽,你別這樣說,我怎麼能用你的私房錢呢,何況有十萬兩就已經足夠了,你就別擔心了。”我望着母親強笑着說。

    “不行,你一定要帶錢過去,你娘我在府上,一切吃喝買東西都是府上花錢,用不到娘一兩銀子。你就別擔心了,知道了嗎!”娘立即又開始試圖勸服我。

    “娘,不行,你要相信我的能力,媽......”

    “小三,你別這樣倔強,要聽孃的話。把錢帶上。”

    ......

    我沒辦法最後,只能拿了我母親十萬兩的銀票,唉,我知道母親也是爲了我以後離家後活地更好一點,可憐天下父母心,母親,我以後一定會好好孝敬你的。我望着她,她微笑地看着我。一眨不眨彷彿要把我的樣子深深地記在心裏。天快亮了,我苦澀地笑了笑,要離開了。

    “娘,這庭議我就不參加了,我去喊狼峯他們一起走了,娘我走了。”我站在門前,望着母親,不知多長時間以後才能再見到我的母親。

    “走吧,小三,我知道你從小就與衆不同,很懂事,娘相信你,好好去走屬於你自己的路吧,娘永遠支持你。”母親笑着對我說,雖然母親掩飾得很好,可是我驚人的視力依舊能看到母親那強忍着不流出的淚水。

    我笑了笑,掉過頭直接向星峯閣走去,我一直都沒有回頭,直到走出母親的院落,走到母親看不到的地方,我纔回頭看了看,淚水還沒流出來,就已經被我用真元力輕而易舉地蒸乾了。

    我迅速地晃過家中已早起工作的下人,進入到我以前的地方——星峯閣。

    春雨此時正坐在我原來的廂房門前,嘴裏喃喃道:“少爺,你怎麼還沒回來。”

    “阿雨,你就回屋睡會兒,我在這等少爺,”王叔將外套披在春雨的身上。

    “林,我真的很擔心少爺,少爺從小就沒有獨自一人生活過,而現在他遭受打擊,一個人已經在外一個星期了。你叫我怎麼能回屋睡得着,少爺是我倆看着長大的,你也知道少爺很好強,真不知道他一個人在外怎麼過的?”春雨依靠在王叔的懷裏。

    我還真沒有注意,王叔今年差不多二十五歲了,春雨也有二十二了,看他們男才女貌還真是般配。我馬上離家後,安定下來第一件事情就是爲他們倆成婚。

    “喂,你們兩個還要親熱到什麼時候,我都站在門前這麼久了,都沒一個人過來招呼一下。”我對着他們板着臉道。

    “少爺,是少爺,少爺你回來來了,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夫人一定會很高興的。”春雨立即興奮地叫道。

    “哈哈,要等你倆親熱過後,我才見我的母親,不讓我娘急死呀,哈哈,喂,臉紅什麼,更紅了,王叔你的臉怎麼也紅了,我以後喊你什麼纔好呢,還是王哥好了,你說行嗎!啊,哈哈哈......”我竟然發現難得有表情的王叔也笑了起來,不,是王哥,王哥笑了起來,這可是難得一見的,我笑得是不停呀。

    望着他們的臉越來越紅,我真的笑不出來了,深吸一口氣,準備繼續笑。

    “少爺......”春雨撒嬌了,哈。

    “二弟,是二弟,你回來了,你真的回來了,真是讓我太高興了,我娘一直都惦記着你呢。”大哥狼鋒從西廂的小木橋上跑了過來,一看到我,就立即興奮地大叫起來。

    我一看到我的結拜兄長,我也感到很激動,我們只不過認識了不到兩天,卻已經分開了七天了,可我卻深切地感受到那份生死兄弟的情義。

    “大哥,我打算馬上就離開這張府,你和你的母親是和我一起走,還是你們去鄉下過安定的日子。”我其實非常想和狼鋒大哥一起去闖蕩世界,可是大哥母親的病卻需要一直不停地調養。

    “你說什麼,我們兄弟是說過要同生共死的,你現在這樣不是看不起我嗎,你看我像一遇困難就扔下兄弟的人嗎?”狼鋒大哥立即就開始向我大聲喊了起來。

    “大哥,別激動,你和我走,大娘怎們辦,難道要她和我們一起顛沛流離嗎,你忍心讓大娘這樣受苦嗎!”我向大哥說道。

    大哥靜了下來,他也知道他的母親身體不好,需要一直休息調養,可是叫他就因爲這樣就離開我,估計也難以接受。

    “鋒兒,你和三公子一起去,娘也和你們一起走。”狼鋒的母親站在小木橋上,對我們堅決地說道。

    “大娘,你的身體。”

    “三公子,沒事,我的身體我自己知道,我這些天已經好多了,而且就算和你們一起出去也不算什麼苦,總比在山上砍材好多了吧,你就別擔心了。”大娘顯得很是高興。表現出自己的健康一面。

    “二弟,我們在路上好好照顧我娘就行了,而且我娘以前在山上,身體還是很好的,而且路上這麼多人,又有什麼好擔心呢?”狼鋒也開始勸我了。

    我看着大娘,又想起了自己的母親,心中一陣感動。我一定會好好地照顧好大娘的。

    “春雨,王哥,狼鋒你們就先去整理東西,我等你們,你們帶些重要的東西,其餘的一些東西以後再買。”我立即提醒說道。

    望着他們都回房的身影,我也進入自己的房間,那張圓桌,我幾乎每晚都坐在旁邊看書,那個木箱裏面是我小時候穿的玄鐵衣......

    我全身驀然一震,我的靈覺清晰地感受到一束目光在我的身上,我能清晰地從心裏感受到,那份濃濃的思念與關心以及,以及那份歉意。

    是父親!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
    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