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星傳說 » 第4章 結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星傳說 - 第4章 結義字體大小: A+
     

    我靜靜地躺在那把小藤椅上,望着那滿園的梨花,心情十分的平靜。一絲微風蕩起,幾片梨花慢悠悠地落了下來。

    我真的十分享受這種靜的感覺,心靈也愈加平靜,愈加的空靈。我慢慢地閉上眼睛,慢慢地感受那種遠離人世間,旁觀着整個世界的玄妙的境界。一片寂靜,整個後花園中只有我一人......慢慢的,彷彿過了好久,也似乎只是一剎那,我從這種境界中脫離出來,我感受到了微風撫面的清爽舒適,真實地感受到自己的液態的先天真氣運轉地更加得快了,一絲微笑顯示在我的臉上。

    “三少爺,你帶回來的那個男孩已經醒了。可他一直要去找他的母親,我們都攔不住他,你快去看看吧。”一個綠衣丫鬟站在後花園的門前顯得十分的焦急。主要是因爲我以前就定過規矩:不允許任何人在沒有我的允許就擅自進入我的後花園。

    哦,他醒了,還鬧着要找他母親,幸虧那歐陽亮已經把他母親送來了,呵呵。

    我笑着向前面的星鋒閣的東廂跑去,“春雨,你快點,我先去看他去了,你去給我照顧好那歐陽亮送來的人,知道嗎,快點。”

    “是,奴婢這就去。”春雨立即跑向星峯閣的西廂跑去,邊跑邊嘀咕着:這三少爺是怎麼了,對這些人這麼關心,以前也沒見三少爺這麼關心過人。

    我走在走廊上,遠遠就聽到這狼鋒的說話聲:“求你們了,讓我去找我母親吧,我母親在歐陽家,她身體不好,需要醫治,我這次輸了,歐陽公子會不給我母親治病的,求求你們了,看過我母親後,我會向三公子來道謝的。”

    “不行,我們沒有權利放你走,等三公子回來決定。”這位肯定是王叔了,那說話的語氣永遠是那個模樣。

    我是立即大步走向房間,一跨進房間,王叔看到我,頭一低,立即道:“三公子,這狼鋒公子是堅持要找他母親。”說完,就靠到一邊,聽我差遣。

    “三公子,我狼鋒十分感激三公子您沒有殺我,還把我帶回來,讓我恢復,並照顧我。但是我的母親還需要我的照顧,懇請三公子放我去找我的母親。”狼鋒站在我面前,拱手道。

    我笑了笑,立即扶起道:“狼鋒大哥,你彆着急,你的母親我早已經從歐陽家帶到我這了,我已經讓名醫來醫治了,你就放心吧。”

    “真的,太感謝了,三公子對我的大恩,我狼鋒不知如何來報答,三公子你還叫我大哥,你叫我如何承受得起呢。”狼鋒滿臉通紅,顯得十分的激動,一個勁地拱手。

    我望着狼鋒說:“狼鋒大哥,你明顯的年齡比我大,喊你大哥是天經地義的,萬萬不要推遲。”我這只是用來收買他的一招。厲害吧,只不過顯得有點小人。算了,成大事者,不拘小節。

    “三公子......”狼鋒顯得很是激動。十歲的小孩還不是被我玩的團團轉。“三公子,今後有何差遣,我狼鋒是絕對地遵從。”狼鋒臉色一肅,莊重答說道。

    我笑了笑,這一切完全在意料之中。我看着狼鋒笑着說:“狼鋒大哥,走,我陪你去看你的母親,走啊。”我拉着狼鋒的手向西廂跑去,看來這狼鋒是極爲地想見他的母親,一點沒有抗拒,也順拉着我的手,隨着我向西廂走去。

    跨過一座連接東西廂的小橋,我們來到一座雅緻的房間的門前,春雨此時正站在門前,等着我們。

    “見過三少爺,這位公子的母親已經完全醒了,身體也好多了。”春雨在一旁說道。

    “哦,行了,春雨你就去廚房看看,叫廚房今晚多弄點補品,這狼鋒大哥的母親還需要多補補身體,就這些,知道了嗎?”

    “三公子......”狼鋒又激動起來了。沒辦法,我拉着他,“家裏兄弟,沒什麼好說的,看大娘吧。”我是立即就說,不然這狼鋒不知要怎麼感謝我呢。看來他實在是太想他的母親了,也沒等我,就直接去見他的母親了。

    一個十分慈祥的中年婦人正躺在牀上,依稀可以看出她年輕的時候也是極爲的漂亮的。那幾十年的勞苦將她弄得頭髮灰黃,臉色也是很不好看。此時的她似乎很是高興,那臉上也出現了笑容。似乎正在和狼鋒高興地交談着,母子之間似乎有着說不完的話題,不停地說,似乎他們意識到我這個恩人還站在門旁。

    “民婦見過三少爺。”狼鋒他的母親似乎很是感激,亦可能是見到我這種上流社會的人太緊張,立即從牀上要下來,我一驚,不會吧,要下牀,幹啥,我用膝蓋想都想出來了。我當然是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的,我可是要和狼鋒平輩論交的,她要一跪,讓我以後怎麼做人呀。

    我是健步如飛,雙手立即扶助她,“大娘,狼鋒大哥是我大哥,我照顧大娘是應該的,請大娘不要這樣,您就好好調養身體,一切由我來安排。”

    我望了望狼鋒說:“狼鋒大哥,你就在這裏好好和大娘說話,以後大娘就住在這裏,你也別走了,以後就和我在一起吧,知道嗎?”

    “三公子......”

    “狼鋒大哥,你就別這樣矯情了,男子漢這些算什麼,你就好好陪陪大娘吧,晚上你就在剛纔那個房間睡覺,飯菜我會叫下人準備的,我走了,哈。”

    房中的狼鋒望着張星峯的背影,心中很是感動,從小到大,除了父母就沒有任何人如此關心過他,首次得到別人關心,心中很是溫暖:“三公子,我狼鋒此生會對你忠心不二,決不會背叛,否則天打雷劈。”狼鋒心中暗暗發誓。恐怕張星峯也沒想到狼鋒這麼容易就對他死心踏地。

    主要是因爲張星峯不知道從沒有別人關心,再得到關心的感受。

    夜色如水,我站在窗前,那清新的空氣呼吸着也是一種享受,那含有絲絲水分的空氣被夜的風吹到臉上,皮膚自然地吸收着那點點水分,遙望着天空中的無邊星辰,那雜亂的無數星辰如天道般無人能夠弄清,弄明白。

    一絲絲的靈氣進入我體中,流轉於我的經脈之中,慢慢地轉化爲液態,液態的先天的真氣依舊在不知疲倦地轉着......

    不早了,我身體伸出窗外,準備關上窗戶,忽然我發現狼鋒的屋子的燈還亮着,隱隱約約還有人影在窗邊。那狼鋒還沒睡,在幹什麼?

    我十分的好奇,也就走出房間朝他那走去。

    我站在窗外,望着狼鋒他真在看書,哦,這狼鋒還會讀書,不錯。

    我悄悄地從房門外走進來,靜靜地站在他的身後,他似乎極爲的專心,什麼書,看得如此得深入其中。我伸了伸頭,哦,只不過是少林長拳的祕籍,這少林長拳是明王朝最普通的一套武功,我家中所有的下人都會,同時還有少林羅漢拳,只不過這少林羅漢拳易學不易精,還是少林長拳比較見效快,特容易上手。因此,我家每間廂房的書櫥中都有少林長拳和少林羅漢拳的祕籍。

    我站了一會兒,狼鋒似乎感覺到身後有人(反應太慢),他掉過頭來:“三公子!”

    “哦,我見你房間的燈還亮着,我便過來看一看,沒想到你還在看這少林長拳的祕籍。”我笑了笑說道。

    “三公子,對不起,我不應該亂翻你的東西。望請恕罪。”狼鋒立即誠惶誠恐。

    “沒事,這些東西你儘管用。我只不過是奇怪你這麼不會少林長拳,這可幾乎每個武者都會呀!”我立即解釋道。

    “哦,我從小隻不過和我母親學習過識字,其餘時候我都在山上打獵,小時候,我都和父親一起去打獵,可是後來我父親被羣狼圍住,他爲了救我,被狼咬了好幾次,回家時已經是失血過多,死了,那年我才六歲,父親是爲了我而死的。”狼鋒的眼睛似乎有點溼潤了。

    “父親死後,我的母親和我彼此相依爲命,我苦練父親以前教我的氣功,只可惜這套氣功只不過是很普通的祕籍,不然我的父親也就不會死了,但我卻仍然一直練着,我也一直上山打獵,我不敢到山裏面,只是在外圍打獵,我就這樣和母親一直生活着,那日,我回家時,回家時,一個白額猛虎正在吃人,村民們都往外逃,我的母親卻一直在等我,她在等我回家,等我回家呀,我看到她時,她的手臂正被虎咬着,我好害怕,我好害怕就失去我的母親,我只要一個念頭:救母親,殺掉虎,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等我清醒的時候,那虎已經成爲碎肉,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村民都對我很是恐懼,都遠遠地離我而去,只有我的母親還在看着我,還是那種慈祥的目光,我只希望能永遠和母親在一起,不再分離,一直照顧她,直到永遠,直到永遠......可是那一天,我到家的時候,惡夢就開始了。母親一直髮高燒。我找人,可是沒人願意幫我,找醫生,卻都要很多錢,我磕頭求人 ,後來終於有了一個老大夫願意去看看,我當時是滿懷希望,可結果是我的母親的病雖然不重,但要一直好好調養,還要吃大補等十分貴的東西,可我哪來這些東西,後來我看到了歐陽家招侍讀,我去了,我希望他們能夠照顧我母親,他們的要求是能夠生殺猛虎,我自從那日救母親殺虎之後,我的體內的氣流更加的大了,殺虎已經不是難事,我輕而易舉地過關,那歐陽家也就答應幫我照顧好母親。後來就遇見了三公子你了。”

    我望着他,我的心莫名的揪着疼,我能想象他爲他母親所付出的一切,他纔多大?我的眼眶也禁不住紅了起來,我的心能真實地感受到他們之間的濃厚的母子之情,我也有對他幼年就承受如此大的心理負擔而感到難受,哈,我怎麼了,若是前生我肯定不會因此而動情,而現在我卻難以控制自己了,這是我變的幼稚了,還是我更加的有人情味呢?不管怎麼樣,我還是我,我要活出個新模樣,開始新的人生,不受上一世的影響。

    “狼鋒大哥,我們結拜怎麼樣。”我很佩服他,也很敬重他,從此狼鋒就是和我生死與共的兄弟,我看着狼鋒,我的目光堅定不移。

    “三公子,你”狼鋒似乎很是驚訝,這結拜兄弟可不是那口頭上認的兄弟可比的了。

    “如果大哥看得起我,就和我結拜,是兄弟就別說了。”我堅決地說,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狼鋒。

    狼鋒深吸一口氣,說道:“好,我今天決定了。”

    “好,大哥,我們不妨就在此地對着明月結拜。”我笑着說。

    “好,大丈夫不拘小節,就在此吧。”大哥也是極爲痛快。

    我們走到屋外的草地上,並行跪了下來,右手食指和中指並起舉起。

    “我張星鋒,今天在明月下和大哥在此結爲異性兄弟,禍福與共,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天地爲證,如有背叛兄弟,人神共棄。”

    “我狼鋒,今天在明月下和二弟在此結爲異性兄弟,禍福與共,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天地爲證,如有背叛兄弟,人神共棄。”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
    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