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前世篇9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前世篇9字體大小: A+
     

    吉時已到,婚禮如期進行,鑼鼓喧天,人人笑靨迎接王后,所有的人和事,都給她一種不真實的感覺,唯獨他,只要看他一眼,便像踩着了實地,讓她不再像一隻找不到家的蜉蝣。

    繁冗的婚禮結束後,不朽已是疲憊不堪,額頭上泌滿細汗,孫遇玄幫她擦去,與她相視而笑。

    “不朽,我的新娘,我愛你。”

    “我也愛你。”

    他吻她的脣,寬容的手掌撫摸她的皮膚,撩起一片片的紅,她緊張得微顫,喉頭都在緊張,他輕柔的吻她,讓她放鬆。

    他除去她的衣,一如最初那般,坦誠相見。

    他吻邊她身體的角角落落,吻到她的耳垂,喘息着,聲音暗啞的說:“今夜,我要深深的佔有你。”

    她的耳一路紅滿整張臉,卻在他的溫情中,融化成一灘水,嘴角情不自禁的溢出細細碎碎的嚶嚀,被他手指撩動的每一處,都舒服的如同躺在雲朵裏。

    他一邊用舌尖舔她的耳垂,一邊動情的說:“我要進去了。”

    不朽眯着眼睛,痛的皺起眉頭,他細細研磨,疼痛逐漸被酥麻代替,強烈的感覺,使她像條缺水的魚,微張紅脣,大口大口的呼吸,輕喘。

    紅色的綢,肆意飛舞,渲染着一室旖旎,欲語還休。

    夜悄然逝去,卻沒有迎來白晝,她躺在他的懷裏,嘴角是滿足的笑意,他垂眸,看着她甜睡的臉,只覺心中被填的滿滿當當,雖說王可娶多位妻子,但他的心裏除了她,再也容不下任何人。

    看到她身上他留下的痕跡,再想起昨夜她的甜美,他眸色一沉,下腹竄起一股細細麻麻的火苗,他控制不住的吻她的臉,她醒了,嬌羞的迴應他。

    “昨晚舒服麼?”

    她聞言,睫毛微顫,輕不可聞的恩了一聲,他只感覺渾身的血液逆流,呼呼的沸騰了起來,如若不是怕她承受不了,他一定不會刻意壓制住這股瘋狂。

    他在她的身體裏種下了一顆種子,春暖花開,它悄然發芽。

    半年後,不朽的肚子已經完全的鼓了起來,她和他經常用手撫摸着肚子,感受着一個小生命帶來的奇蹟。

    懷有身孕的不朽,更是多了幾分的恬靜,顯得整個人異常柔和,像是時時刻刻都閃爍着溫黃色的光,以至於他看到她的時候,都覺得心底一片明亮。

    他拉着她的手,與他輕聲言語:“痛麼?”

    “現在還早,怎麼會痛。”她笑,笑他比她還要緊張,她坐在山石上,看着許久都未見過的人間夜晚,不免嘆息。

    遇見孫遇玄之前,她想都不曾想過,有一日自己會完全和這個世界脫離,只能說一聲造化弄人,冥冥之中一切自有安排。

    她觸景傷情,想到了一件十分久遠的事情:“相公。”

    “嗯?”

    “大婚之日,你爲什麼沒有揭穿駱凝的身份。”

    他輕笑一聲,裝作早已遺忘她說的是什麼事,卻也暗自驚訝,她爲什麼會突然這樣問。

    “其實,你早都看出他是隻妖了吧。”

    “莫非你也知道?”他沒有再繼續裝作忘記,反問道。

    她點了點頭,把下巴放在膝蓋上,手中抓着一朵小花,目光呆滯:“我怎麼會不知道呢,從他變成小孩子的時候,我就知道了,要不我也不會沒有一點防備之心的與他呆在一起。”

    “他那雙冰藍色的眼睛,他的一頭白髮,出賣了他,不可能有人,再像他這麼特別。”

    他本是認真的聽着,聽到最後卻不想他再講,越聽心裏就越不是滋味,不朽明明已經是他的人了,他爲什麼還要吃這種無名醋!

    她看出他的情緒,笑嘻嘻的去拉他的手,說:“他以前是一隻雪獒,雪山崩塌的時候,它被埋在了雪裏,腿上受了重傷,所以我跟哥哥把它背會了道觀,給他養傷,師父一眼就看出來它是一隻很有靈性的雪獒,很可能已經成精。”

    “我想他一直隱藏他的身份,一定有他的原因,估計他不想讓我知道他其實是一隻妖,怕我在知道他是妖以後害怕他,疏遠他,所以,我也一直裝作不知道他是妖。”

    “以前把他當做玩伴,後來把他當做親弟弟一樣,只是我沒有想過,他會突然之間長大那麼多。”

    他反握她的手,悠然的說:“不是他突然之間長大,而是因爲他的傷完全的好了,他變成了原來的樣子。”

    不用他的過多解釋,不朽便明白了過來事情的原委,怪不得,無影總是說他比她大,不肯叫她姐姐,怪不得,無影在她的面前總是一副小大人的模樣。

    原來……早在她救了無影的那一刻,他便已經是個成年男子了,由於傷勢所困,所以纔不得不變成小孩子的模樣出現在她的面前……

    原來……是這樣。

    儘管內心風起涌,表面卻依然波瀾不驚,她說:“謝謝你沒有揭穿他,幫他隱瞞了自己的祕密。”

    “爲什麼突然說這個?”

    “就是突然想到,本來早就想要問你的,但是一直忘了說。”

    如果,當日孫遇玄揭穿了無影的祕密,那麼無影的最後一絲防線都會崩塌了,因爲,每個人都有祕密,一個不爲人知,拼命掩護的祕密。

    一旦祕密被戳破,就會像被抽掉了筋骨。

    她靠在他的懷裏,看着狡黠的月偷偷從雲層裏面鑽了出來,月光慷慨的將他們籠罩,肚子裏的小東西輕輕蹬了蹬腳。

    她問:“我們得孩子,能健健康康的長大麼?”

    他刮刮她的鼻子,說:“說什麼傻話,有我在,任何人都不能傷害到她,我會給她最好的東西,我會把你們兩個永遠的護在懷裏。”

    “我的大仙女。”他吻吻她的額頭,又吻吻她隆起的肚皮:“還有我的小仙女。”

    狂風漸漸聚集,掀起層層的風沙,他攬着她,趁着還未消失的月色,回了地府。

    一對身影漸漸遠去,彷彿神仙眷侶,在誰都沒有看到得隱*,站着一個穿着一身紅衣的身影,他死死的皺着眉,眉谷之間仿若凝着血,跟他的眼珠一樣的,帶着血紅。

    殺戮之色。

    時至今日,他萬傾,早已脫胎換骨,不再是情竇初開的紅衣少年,而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惡魔,唯有恨,才能沖淡他的念。

    他從未想過自己竟然會有這麼深的執念,他從未想過,自己早已把‘不朽’二字刻在了骨縫中,任刀刮,任火燒都無法抹去。

    他恨不得將心剜出來,割成八塊,唾棄它,你爲什麼要這麼不爭氣!爲什麼還要想她!活該你難受!活該你痛!

    他跌坐在地上,面容早已失去光仙,青色的鬍渣爲他又添幾分倦容。

    不朽……

    我想不出方法去忘記你,我只能折磨自己……

    他抓起身旁的酒壺,一口烈酒下肚,卻早已感覺不到絲毫灼辣,他連醉一場的權利都沒有,他連醉一場的權利都沒有!

    他好落魄,好寒酸,活的讓自己都瞧不起。

    想到他們相擁的場景,想到她隆起的肚子,想到她的話,更是怒不可遏。

    她連條狗都想,卻不想他!不朽,你好健忘!

    他將酒壺摔得稀碎,搖搖晃晃的站起身,脖子上的血管根根暴起,發出一聲壓抑的嘶吼,伸出手,打開黑色的穴口,霎時間,狂風密佈。

    他手臂一揮,摧毀半片山林,樹木皆被拔起,離地的瞬間棵棵枯死,灰塵四起,模糊了他的視線。

    他往地上狠狠一擲,狂風中卷席的萬物,霎時間灰飛煙滅。

    孩子出生之時,便是他踏平地府之日!



    上一頁 ←    → 下一頁

    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
    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鳳囚凰遮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