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前世篇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前世篇3字體大小: A+
     

    不朽一路狂奔下山,跌跌撞撞數次倒地,立即爬起,扯扯凌亂的衣衫,拍淨上面的雪,但是卻無法拍停自己慌亂的心跳,方纔萬傾那受傷的表情,還不時的閃現在眼前,每每想起,眼眶都不禁溼潤。

    對不起,哥,這次必須離開你……

    對不起,哥,這次徹底傷了你的心……

    她總希望,他們能永遠像小時候一樣,相親相愛,相依爲命,但恐怕,他們再也回不去了。

    她跑的累了,跑的喘不過氣,雙腿一軟,撲倒在了冰涼的雪窩裏,渾身顫抖,雙手冰的蜷縮,抓住了一手的涼雪。

    師父得話猶在耳邊,每一句,都像一隻不容反抗的手,將她推開他的身邊,沒有半點餘地。

    “不朽,你的心臟已經發育完全,自此……”清風道長沒有睜眼看她,而是擺擺蒼老的手,說:“下山吧。”

    “師父您……朽兒哪裏做錯了嗎?朽兒改,求師父不要趕朽兒下山!”她睜大眼睛,惶恐的問,緊張到嘴脣都發白的顫抖。

    清風道長目視前方,眼睛裏滿是嘆息:“你的心臟已經發育完全,但它並沒有停止生長,如果你繼續呆在傾兒身邊,只怕會將他吸食的只剩下一個空殼子。”

    “朽兒,你也不想眼睜睜看着他死吧?!”

    不朽聞言,震驚的腳步一頓,她與萬傾之間特殊的聯繫她早就知道,只是沒有料到,在十八這一年,竟會發生如此大的變故。

    “朽兒。”清風道長看她,慈眉善目,滿眼憐愛:“你的年紀不小了,是時候找一個愛你的郎君,外面的世界很大,比這山上的日子要有趣百倍,外面的人也是形形色色,到時候你就會發現,這世界上對你好的不止是傾兒。”

    你也會發現,兄妹之情不等於愛情,清風道長看着不朽那掛着淚水的臉,在心裏默道。

    今日他必須要心狠,才能換他們日後幸福,一旦各自遇到了更好的人,彼此之間的感情,便會越來越淡了吧……

    她點點頭,聲音顫抖:“好,我下山。”

    她拿着包袱,在厚厚的雪地中孤單行走,她甚至都不知道該去向那裏,她擡頭看山下的天,低頭看四邊的地,茫茫天涯,映襯的她彷彿一株浮萍,飄飄蕩蕩,不知要飄去哪裏。

    或許,從出生的那一刻起,便註定,有朝一日,一走一留。

    大風迷了她的眼睛,迎面颳了她一身寒雪,她冷的渾身僵硬,出門走的太急,還沒來得及披上一件厚皮裘,以至於她這一身痩骨此時冷的瑟瑟發抖。

    緒在眼底的眼淚終於壓制不住的落了下來,一滴一滴的砸入雪窩,如同豆大的雨滴,兜泄而出。

    她打碎了牙,往肚子裏咽,她吞下世上所有的苦,願能換他一場人間四月天。

    哥,若你有骨氣,便別再想我。

    她哭到撕心裂肺,再無力氣……

    不知道過了多久,早已冷到僵硬的身軀終於得到了一絲絲溫暖,她伸出冰冷的手,摸索到了一縷柔軟的皮毛,一顆不安穩的心終於緩緩平靜下來。

    她還有無影啊,陪她度過這艱難的時光。

    無影將面前這具瘦弱的身軀用口銜起來,輕而易舉的甩在了背上,帶入一處山洞,並把她冰涼的身軀圈在懷中,用頭不停的磨蹭她冰涼的臉頰,眼裏滿是心疼。

    傻女人,爲何把自己搞成這般狼狽模樣,是不是成心要我難受。

    如是想着,他將她更深的摟抱,心中的喜悅滿的快要溢出來,就這樣,到永遠吧,哪怕緊緊擁抱一輩子,都不會覺得膩。

    他抵着她的頭頂,安然的蓋上了眼皮。

    翌日,清晨,陽光微露,積雪微融,天地之間一副融融景象。

    她醒後,看着面前陌生的景象,一時有些慌張,依稀想起昨夜的溫暖,便呼道:“無影,無影你在哪裏?”

    喊了兩聲,無影未來,卻走來一個翩翩少年,白衣勝雪,連頭髮都是一抹銀白色,尤其是那一雙眼睛,湛藍的攝人心魄,看模樣不過十三四歲的年紀,卻比她還要稍高一些。

    “你是誰?”

    少年口銜乾草,一副輕率與不羈的模樣,挑眉睨着她:“蠢女人,你家裏這麼窮,都不給衣服穿的?”

    不朽慌忙低頭,然後護住胸前,一臉羞憤:“小鬼,你瞎胡說什麼,我哪裏沒穿衣服啦。”

    他嘁了一聲,扔給她一件披風。

    她本不想穿,但卻冷的瑟縮,只好厚着臉面,套起狐裘。

    “你有沒有看到我的雪獒,它昨晚在這裏的。”

    “估計被誰燉了吃。”

    “你——”她看着面前長相漂亮的小鬼,卻怎麼也討厭不起來,因爲他的性格,和哥哥小時候真像,讓她心裏溫暖至極。

    無影看着她變換莫測的臉色,只覺得有趣,看來,她已經完全不認得他。

    “你叫什麼?”不朽一邊繫住大衣的領子,一邊漫不經心的問。

    “駱凝。”少年笑道,眼睛彎彎,像是月亮湖泊沉澱在了裏面。

    “你呢?”他明知故問。

    不朽提起包袱,看他一眼:“我叫什麼不重要,謝謝你的大衣,我知道了你得名字,以後好還你。”

    “以後?多久以後?”

    “當然是有緣再見,小鬼。”她朝他皺鼻,轉身既走。

    他跟她一同走,也不攔她,反正他早已決定,要如影隨形。

    “你跟着我幹什麼?”她回頭不悅的問。

    他挑眉,哼笑一聲:“只是順路。”

    她啞言,這麼一順路,便順路到了晚上,有時她故意要甩開他,一段時間後,卻又再度會合,於是她只能放棄甩掉他的念頭,任由他‘順路’。

    飢腸轆轆時,他停下,臭屁的說:“餓了吧,蠢女人,原地等我。”

    過了一會兒,他便像變戲法似的,端來熱騰騰的食物,她完全不顧形象,狼吞虎嚥,他坐在一旁,嘴角不自覺的上揚。

    何曾發覺,原來看人吃飯,也會這樣幸福滿足。

    飯飽之後,她傻傻的笑:“小鬼,看你心地那麼善良,以後就叫我不朽姐姐吧。”

    “誰要叫你姐姐,佔便宜上癮。”他說完,伸出如玉簫般修長的指,湊近,撣去她脣間的米粒,順帶嫌棄的嘖了一聲。

    不朽臉上雖怒,心中卻有股溫柔的熟悉感,回頭望望那早已遠去的山,心間染上一抹惆悵。

    就讓這茫茫大雪,將我十八年的記憶,掩蓋完全吧,她想,眼睫微顫。

    少年看着女子那凍得粉嫩的臉,看到出神,爲什麼他不能完全的恢復,這樣,她就不會只把他看成只會說笑的小孩了。

    但,如果他不是小孩模樣,如果他不是很像某個人,她也不會如此輕易的對他放下防備,接納他吧。

    就這麼繼續下去未嘗不好,誰讓他貪戀她的陪伴。

    想着,想着,笑意爬上嘴角,如同擴散的顏料,淡淡得暈染開來。

    二人吵吵鬧鬧,日子倒也過的安穩,如若沒有他的陪伴,不朽的日子也不會過的這樣輕鬆,這樣快。

    他年齡雖小,膽識卻高,總是像個小英雄一樣,替她趕走豺狼虎豹,有時他受了傷,鮮血淋漓,她便會看着他的傷口,害怕的流淚,抓着他的手讓他不要死。

    他挑脣看着他,心都要被她給揉化了,便像個小大人一樣,伸手磨去她的淚,笑着說:“蠢女人,哭什麼?我死了你怎麼辦?”

    她拂掉他的手,怒視他,像是在訓斥自己的弟弟一般,道:“下次再這樣不小心,我寧願被它們吃,也不要你來救!”

    “好好好,都聽你。”他眨眨蝶翅似得睫,滿臉寵溺。

    她伸手,揉揉他順滑如絲綢一樣的發,說:“這才乖。”

    他一時間有些恍惚,因爲她總是這樣一下一下撫摸着他的皮毛,說‘無影,你真乖’,仿若天籟,卻又如同王母的髮簪,在他們之間,劃下一道銀河,讓他幸福又苦澀。

    我喜歡你,卻無關愛情。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
    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