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前世篇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前世篇2字體大小: A+
     

    不朽帶着無影,在一處岩石上坐下,忘着晦暗的天,冗自發呆。

    爲什麼要長大呢?爲什麼心痛症要痊癒了呢?爲什麼……她要離開哥哥,離開那個總是兇她,卻護她如命的哥哥?

    她抱着雙膝,把下巴埋在膝蓋間,眼皮微耷的看着前方。

    無影也安靜的坐在她旁邊,扮演着一隻聽話的寵物,如若不是被重傷,他也不會像現在這樣,無法變回人形,就算變成人形,也只是十三歲孩童模樣,而不會萬全恢復原樣。

    他還不知要怎麼告訴她,她當年所救的並不是她口中的雪獒,而是一隻妖,倘若要她做妖王的女人,不知她會作何感想,是驚叫,還是淚雨連連?

    他想,心情難得愜意舒暢,早在五年前,她用一雙純淨無比的眼,看着他的傷口流淚時,便已註定,待他元氣恢復,儀表華華,務要娶她回家。

    不朽將整個身體都靠在了他的身上,撫摸他柔軟的皮毛,穿過指尖,繞過指腹,一路癢到他的心。

    他側頭,與她耳鬢廝磨,他甚至開始沉溺於這樣的時光,她對他沒有任何的防備,常把心事講與他聽,在他面前,她的喜怒哀樂,從不需要隱藏。

    她開心的時候,便揉他的臉,她生氣的時候,便抓他的尾,她難過的時候,便摟他的頸,將自己的小臉,深埋於他的皮毛之中。

    可她從未像今天,哭的這樣傷心,哭的他的皮毛大片沾溼,他卻一動不敢亂動,生怕驚擾。

    他從未如此小心,也從未如此愛過一個人。

    誰說動物沒感情,他的心痛不比她少,他伸出柔軟的舌,舔她眼角的淚,他並不覺得這種舉動噁心,是對他尊貴身份的蔑視,他只覺得窩心,他喜歡這種親暱。

    像是風中搖曳的罌粟,一觸上癮。

    不朽擡起臉,淚眼朦朧的面對他,她哭,她抽噎,她說:“無影,我不想下山。”

    他眯起眼睛,像是被什麼刺痛了一般,他的心裏一遍遍反覆,不,你得下山,並且,再別回來,永遠的離開那個人,身邊只剩他。

    他忽的站起身,不朽便跌倒在了地上,如夢初醒,她忽的反應過來自己在說什麼。

    她不下山,難道要害死萬傾?

    “無影,你怎麼了?你是不是嫌山上的日子太無聊?那朽兒帶你下山好不好?”

    他聞言,吐舌搖尾,扮演好一隻寵物。

    “就你機靈。”她笑,抹抹眼淚,又是晴天。

    師父說過,改變不了的事情,就坦然接受,可師父沒說過,什麼都不擁有並不痛苦,痛苦的是,擁有後又眼睜睜的失去,硬生生的扯去。

    誰能灑脫的說一句,從此再無干系?

    時間一晃,已至隆冬,多日未見,如火燒心。

    萬傾背對着天邊碩大的涼月,坐在石桌凳前,仰起長頸,飲一壺清冷烈酒,隨即狠狠放於桌面,激起點點碎雪,如同理智般,蕩然無存。

    他闖進她的房間,雙頰酡紅,華服賽血,拖曳在地,一淡一濃。

    “哥,你怎麼來了?”她問,手中的包袱慌張落地。

    “你要走?”他盯着她,目光如銀針,根根扎入她的脊樑骨“你要揹着我走?!”

    他暴怒,一把扯過她的腕,醉意隨着速流的血液涌上頭皮,胡言亂語,亂語真言:“不朽,你忘記你說過什麼了嗎?你忘記了嗎?!”

    “哥,你鬆開我,疼!”

    他見她怒目圓睜,心中蓄積多日的苦火逐漸變怒,他氣,他氣她爲什麼不肯與師父說一聲不,她就那麼想成親,那麼想離開他?

    這個世界上,還有誰能比他更瞭解她,還有誰能比他更疼她,還有誰能像他這樣,愛到發狂,恨不得燃爲灰燼?

    可她,竟然一聲不吭的要走,從此闊別天涯,老死不再相見?!

    他好想割去她那又長好的半塊心臟,讓她一輩子依賴他,你要沒便永遠沒,爲何還要長出來!

    “不朽……不朽……”他含糊反覆的呼喊着她的名字,粗糲的指摩挲着她的臉蛋:“你的心長好了,可我的心卻空了,你得還我,你不能一走了之……你得還我,你放我生路……不朽……”

    他圈着她的脖子,想要抱她,想要吻他,想要衝破層層荊棘,衝破層層束縛,將她揉進骨子裏,好好愛她,就算死,也要纏繞在一起。

    可他這盤根錯節的癡念,卻被一把利刃斬斷,而手執那利刃的人,便是不朽。

    “你發什麼瘋!犯什麼病!”她把他推在了地上,吼到肩膀都在顫抖:“自己的命,自己看,我如何放你一條生路!”

    “你憑什麼喝一盅烈酒,就有權過來要求我?我下不下山,與你何干?我已滿十八,已經不是那個事事被你管教的小妹!你鬆手!”

    她輕鬆的抽出了手,因爲他從來就握不緊他。

    “不是說要永遠與我呆一起?半輩子還沒到,就心心向着想要逃?”

    “女人要與男人待一起,而不是與哥哥。”他聞言,心神俱碎,她卻接着言:“幼時不懂事,說的玩笑話,何必當真?”

    玩笑話?他圓睜着眼,恍若驚夢。

    “我一直把你當哥哥,可你……”她似乎是說不下去,提起包袱,將他更深的踩踏:“你真讓我噁心。”

    她出門,他跌轉去追,卻被門框絆倒,一口早已堆積在口中的血液,滴滴答答的落在了白色的積雪上,像是朵朵梅花,灼灼其華。

    “不朽,你騙我?”

    “對呀,騙你怎樣,我跟你說的每一句好話,都是假話,就是爲了讓你少欺負我一點,誰想到你那麼傻,還都當真,今天這副落魄樣,我恨不得拍手稱快,憑什麼你有一顆完整的心臟,而我只有半顆心臟?每每心痛症發作的時候,我都恨不得你去死!”

    不朽轉身,巧笑令兮:“我早就知道師父告訴了你,我心臟已經長完全的事,但我多停留了幾日,就是爲了看着你受折磨。”

    “萬傾。”她蹲下身子,柔軟的手撫上他的臉,此時卻像尖刀一樣刻骨:“你最近瘦了不少,天天魂不守舍,只怕你等不到我成親的日子,就死透了。”

    她勾起嘴角,步履翩芊,可誰曾留意到她眼底那最深處的疼痛,疼到骨裂,疼到血凝。

    都說女人最善於隱藏自己的情緒,果然不假。

    萬傾通體冰涼,酒醒了,也沒醒,眼睛空空,比盲人還要盲,連心都盲了,看不到來自這個世界,任何一點光,任何一點溫暖。

    乾澀的眼眶,撲簌出兩行清淚,忽的天地間掛起一場大風雪,卷着靜謐的夜,嗚嗚作響,似鬼哭,似狼嚎。

    似他心底,關於絕望的叫囂。

    不朽,我總覺自己心狠,如此看來,真不如你萬分之一。

    萬傾搖搖晃晃的起身,回到先前的石桌,抓起早已冰涼透底的白瓷盅,殷紅的脣覆上,喉頭滾動,吞一口烈酒融化肝腸。

    腳步一顫,猛地跌倒在地,仰面朝天,目空一切,背後是一片冰冷入骨的積雪,頭頂是一片浮沉陰霾的夜空,大地天空都不痛,唯有他痛,痛到如同折斷根根肋骨,插入心肺。

    他閉眼,昏昏沉沉,想要深深醉一回,醒來後,啼笑皆非,只說一場癡夢。

    www ▲тт kдn ▲C○

    睡夢中的他,不知到夢了什麼,時而傻笑,時而痛哭,卻怎麼也醒不過來,怎麼也不想醒來,因爲這場夢,不論好壞,只要有她在,他就不願醒。

    ……

    奈何愛情太悄悄,不思量,路途已茫茫。



    上一頁 ←    → 下一頁

    諸天盡頭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
    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