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317.萬傾已經死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317.萬傾已經死了字體大小: A+
     

    我抽噎着,每抽噎一下,都會有冷風灌入喉嚨中,冰的我連呼吸都有些顫抖。

    我眼睛裏盛着已經冷卻了的眼淚,伸出手揉了揉小仙女的頭髮,微笑着說:“以前媽媽也不知道愛是什麼,但是z自從遇到了你爸爸,媽媽就懂得了什麼叫愛。”

    “那什麼是愛呢。”

    “愛……愛就是就算你愛的那個人在天涯海角,但只要一想到他,就不覺的孤獨。”

    我摸了摸小仙女熱乎乎的臉蛋,抹去了眼角的眼淚,對她說:“我們去找爸爸好不好?”

    小仙女一知半解的點了點頭,邊走邊往回望,她小聲的問:“媽媽,我們以後還可以再見到乾爸爸嗎?”

    “當然可以呀,只要你想幹爸爸了,媽媽就帶你來見他好不好?”

    小仙女聞言,嘟着嘴巴,悶悶的搖了搖頭,長長的狐裘大衣在雪地中拖曳出了一道雪痕。

    “爲什麼呢?”

    “乾爸爸看到我會傷心的,因爲乾爸爸會想到爸爸和媽媽。”

    我把手掌放到她柔軟黑亮的頭髮上,苦澀的笑了一下,小仙女,你說得對,媽媽不能再讓乾爸爸傷心了。

    我與小仙女,在雪地上走着,走着,身影便淡了下去,進入了時空軌道之中。

    遠處,雪山之巔,一抹白色的身影,孑然而立。

    他的臉上蒼白的沒有一絲血色,他的眼淚從空洞的眼眶中毫無知覺的流下。

    蠢女人,哭什麼?

    我願意用我的一顆眼珠,換你一世明媚。

    這就是你對我的意義,無論什麼,只要我有,只要你需。

    ——————

    我沒有去任何我在人間所呆過的地方,而是帶着小仙女直接來到了別墅,在我們不再的這段日子裏,別墅似乎又頹敗了幾分,大門還是敞開的,裏面凌亂不堪,一如我最初來到這裏的時候,每件物什上都蓋着厚重的灰塵。

    孫大少爺頤氣指使,讓我跟個小保姆似的忙前忙後,那時候,我對他是又怕又恨,氣的後槽牙都被咬的發酸,可是人家孫少爺卻是一副你能拿我怎麼樣的高姿態,想一想,似乎只有那時候纔是最輕鬆得,我們甚至還一起出去吃過飯,然而再之後,連一起吃飯的時間都成了奢侈。

    “小仙女,這裏就是爸爸和媽媽,還有小仙女的家。”

    小仙女看着面前的大房子,懵懵懂懂的問了一句:“家?”

    小仙女真的是個很聰明可愛的孩子,這個世界對她來說明明是完全陌生的,但是每當我說出一個她陌生的詞後,她便會轉動一下眼珠,一副牢記於心的模樣,雖然我也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動了,但是孩子的學習能力超強,這些東西,潛移默化中她就會都知道了。

    我拉着她,她蹦蹦跳跳的上了臺階,我也跟着走了上去,心忽然跟着忐忑不安起來了,又激動,又焦灼,又想哭,又想笑,我發現我的情緒竟然在這一刻,完全亂了套,成了一團團漿糊。

    然而剛走進那本就敞開的門,我便愣住了。

    因爲我竟然在房間的陰影處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背影,顯然他也是前不久才進來的,因爲佈滿灰塵的地面上,並沒有多少的腳印,而他之所以會停在那裏,大概是聽到了我和小仙女的聲音。

    “萬……陳……”

    我一句話還沒完全說出口,面前的那人便轉過了身體,一張寡淡冷清得臉,浮現在了我的眼前,剎那間,猶如魚刺在喉,卡的我說不出話來。

    我是有多久沒有再次見到過這張臉了,面具碎下去的那一刻還歷歷在目,轉眼之間,脫下面具後的臉便再度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他連衣服都還沒來的急換,以至於看起來似乎帶着些腐朽的味道,但是他的皮膚卻光潔如新,連半顆屍斑都沒有,尤其是那雙狹長的眼睛,顯得更加冷淡了,那種熟悉的,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感覺,再次迴歸到他的身上。

    他的手指筆直修長,那是他渾身上下,最顯著的特徵,只是他的嘴脣不再殷紅的如同滲血,嘴角也不再總是掛着捉摸不定的笑容。

    他變了,抑或沒變。

    在死海之底的時候,我以爲這輩子,我都沒辦法再對他說聲謝謝,我以爲我會懷揣着這個遺憾,抱憾終身。

    他緊緊的盯着我,小仙女不像喜歡無影那樣的喜歡他,而是有些害怕的拉住我的衣服,微微的向後躲。

    “我不是故意替你死,讓你感動,我也沒有想到,我還會再活過來。”

    “這是件好事,不是嗎,我就差跪下來,感謝上天了。”

    他還是一貫冷淡的作風,那表情就好像在說我虛僞一樣,但是我說的話我心裏清楚,完全是發自心底的,我是幾輩子修來的福氣,才能再度迎來現世的重逢。

    “神樹前說的話,我收回。”

    “聽都聽了,怎麼收回?”

    他愣住,一時竟然不知道怎麼接話。

    “萬傾……”

    我剛開口,他便雲淡風輕的打斷了我:“叫我陳迦楠吧,萬傾已經死了。”

    “那好,陳迦楠,你爲什麼要用兩個身份面對我,爲什麼直到最後一刻,你才讓我知道真相?”

    如果我沒有知道真相,那麼你用陳迦楠的身份所對我做的一切,不就白費了嗎……

    “因爲,陳迦楠在你的身邊,是沒有目的的,因爲,你至少還是相信陳迦楠的,但是萬傾是壞人,我不想用萬傾這個身份,將陳迦楠這個身份給染髒。”

    “那麼萬傾又對我有什麼目的呢,那麼萬傾又壞到哪裏去了呢,他只是帶着恐怖面具的陳迦楠,從來只是恐嚇我,卻根本不會真正得傷害我。”

    他聳了聳肩,壞笑了一下,倒是頗有幾分萬傾的模樣:“別把我想的那麼好。”

    “你也沒你想的那麼壞。”

    我說完,與他對視良久,他忽的露出了一個純粹的笑容,乾淨的不像他,他想伸手摸摸我的頭,可是卻在口袋邊就停住了,這一動作熟捻的就好似他曾做了一萬遍。

    “沒有了萬傾的這個身份,你覺得可惜麼。”

    “不可惜。”他想都沒想就說:“我被那該死的面具折磨透了,再也不想帶。”

    他帶着幽默的口吻說道,但是我心裏卻很清楚,像萬傾這種平時不苟言笑的人,他表面上越是幽默,心裏面就越是不知所措,越是流竄着孤寂。

    “那你以後有什麼打算。”

    “享受生活,享受美女,做正常男人該做的事。”

    我笑笑,氣氛終於不再那麼怪怪的,沒想到萬傾在復活之後,竟突然開竅了,我笑嘻嘻的隨口問道:“還有嗎?”

    沒想到我不過隨口說的一個問題,他在聽完後,竟然忽的嚴肅了起來。

    “然後……”他暗自斟酌:“然後,再也不愛一個人。”

    我也跟着愣住了,他卻沒有停住的意思,挑起了下巴,一臉坦然的看着我:“我不想回歸萬傾的身份,因爲他活的太累了,愛上了一個不能愛的人,遠比愛上一個不愛自己人痛苦千倍。”

    “你懂嗎?”

    “我……”

    “正因爲痛苦,所以深刻,正因爲深刻,所以難以磨滅。”

    他自嘲般的哼笑了一聲,說:“你知道我醒來的那一刻,想的是什麼嗎,我覺得我這輩子,還是要栽倒那個死女人的手裏。”

    “萬傾用一輩子的時間去愛她,我陳迦楠要用一輩子的時間去忘記她。”

    “真正愛上一個人只需要一秒,我多麼希望時間能停滯在那一秒之後。”

    ……

    ——————

    【ps:無影體內的精石,就是他的藍色眼睛,還有木有不懂的盆友?】



    上一頁 ←    → 下一頁

    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
    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