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303.復活她的方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303.復活她的方法字體大小: A+
     

    記得他們說,他們生於一個腐朽的樹根,而如今,腐朽的樹根,已經長成了參天大樹,會不會就是這股所謂的神祕力量,使這腐朽的樹根獲得新生,開枝散葉。

    那麼,樹幹上最明亮的那塊地方,會不會就是屍體所在的位置,並且那具屍體,沒有絲毫的衰老痕跡。

    我一步一步的往前走,如同一個失去支撐的靈魂般,在與自己肉體匯合的路上,我放棄了掙扎,放棄了去問出個真相,我想,這就是我的宿命吧,我得存在,本就是爲了復活千年之前的不朽。

    如果不朽沒死,不朽不需要被複活,那麼也將沒有我。

    所以,沒有什麼不甘心的,至少我在人間走了一圈,至少我體驗了一場人生的酸甜苦辣,至少,我愛過了。

    想到愛這個字眼,我又不受控制的想到了孫遇玄,想念他的眉眼,他開心的模樣,他難過的模樣,他無奈的模樣,他痛苦的模樣……

    猛然間,我才發現我和孫遇玄之間的記憶少的可憐,卻深刻至極。

    如果問我擁有了什麼,大概,就是他吧。

    他到底愛的是我,還是不朽,又有什麼好追究的呢,女人就是這麼的傻,與其親眼目睹那血淋淋的真相,更喜歡將他小心翼翼的掩埋起來,說我自欺欺人也好,我覺得這樣給自己製造幸福,也挺好。

    不朽搶先住進了他的心房,我又何談後來者居上。

    我能感覺到,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他們在靜靜的等待,等待我與不朽重疊的那一瞬間,只是我不明白,我該如何的復活她,他們又爲何,一定要等到不朽復活的那一刻才動手,我更不知道,他們爲何要如此的忌憚那個孩子,以至於這麼精心的籌劃,不惜一切代價除掉它。

    當我所站的位置,與那棵大樹只相距十米左右的時候,在耳邊越演越烈的鎖鏈聲,竟然驀地停了下來,如同帶動着我的心臟,一起停了下來。

    我的眼珠控制不住的四處搖晃,足以顯示我現在的這顆搖擺不定的心,我不安,我非常的不安,就像是有一把刀在我的背後用刀尖抵着我,逼我去死!

    我猛地回頭,身後竟然是一片我看不穿的黑暗,白色的冷光不知道何時,竟然聚攏到了我的腳邊,像是在隨着我的移動而移動。

    沒有孫遇玄他們,也沒有長老,有的只是手足無措的我,以及白的如同剔透的玉柱一般的樹幹。

    就在這時,面前的枝幹竟然發出卡卡的碎裂聲,隨即,我看到一條細小的裂紋從樹幹的中心處裂開,裂開了一小截的距離便停止了,四周安靜的就好像,剛剛只是我的幻覺。

    我想透過縫隙看看裏面到底有什麼,然而就在我的臉剛剛湊近的那一刻,剔透的枝幹上忽的爬滿了千餘條的裂紋,帶着瓦解之勢,模模糊糊間,我彷彿看到了一雙漆黑的眼睛,嚇得我渾身一顫,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我的手貼在了地上,上面的凸起將我的手掌給刮爛了,血沿着那粗壯的根系不斷的向上蔓延,裂紋瞬間變成了毛細血管一般,紅色的脈絡包裹着整片玉璧。

    這一切真的只發生在眨眼之間,快的我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我想要從地上站起來,本能的想要逃離這個地方,可這時,我卻發現了一個恐怖的真相,我的手被吸住了,壓根無法動彈!

    而手臂中的血液,涌動着流向樹根中,血液在樹根裏跳動,像是在喚醒一個即將再度跳動起來的心臟,我能感覺到我的傷口在逐漸的擴大,如果再這麼下去,我一定會被吸成一具乾屍!

    前一秒我還在好奇,能喚醒她的方法到底是什麼,這一秒,我便徹底的明白過來了,可是,人的本能在這一刻被體現的淋漓盡致,遇到危險的時候,本能的想要自救。

    於是我拼命的用拳頭砸着那樹的根系,可它畢竟不是真正的玉,沒有那麼大的脆性,於是在我砸的手掌都發麻了之後,那樹幹卻沒有一絲絲的變化,我只能用盡渾身的力氣將手掌從樹根上撕扯下來。

    我滿頭大汗,搖搖晃晃的站起了身子,一股腦的往黑暗中跑去,然而,我還沒有跑幾步,便猛地停了下來,因爲我的脖子的正前方,一把尖銳的刀正抵着我的喉嚨。

    我艱難的吞了一口唾沫,手上卻暗暗發力,準備和他們死磕到底。

    但,就在我準備就緒,準備用穴口往外釋放能量的時候,地上忽的豎直生長出許多的藤蔓,想要往我的手心裏面鑽,就連我的雙腿,都被捆住了!

    這種情況,就像掉入了一個巨大的胃中,一點一點得看着自己的身體被腐蝕個乾淨,那樣恐怖。

    我聽到黑暗中那人冷笑了一聲,然後下達了命令:“把她的身上,全部給我割開!”

    剎那間,所有的刀都朝我前進過來,試圖割破我的皮膚,我感覺到我流血了,冰涼的如同萬年玄冰。

    冰涼的……

    我幡然醒悟般的看向自己的手臂處,只見上面暈開了一滴藍黑色的血,如同墨蘭色的蝴蝶,綻放在我的皮膚之上,我渾身驀地緊縮,仰起了腦袋望着頭頂的高空。

    本來是無窮無盡的遠方,本是我目不能及的地方,但在那瑩瑩白光的幽深處,我竟一眼看到了那一襲黑衣,靜靜的飄蕩着,像是在水中溫柔的漂浮着。

    身着那黑衣的男人,此時正低頭看我,黑色的長髮,遊離在他的臉頰之上,他看我,目光篤定,穿越千年,嘴角忽的綻放出一個微笑。

    一個,一世難忘的微笑。

    你來了,感謝上天,你還活着,你在等,你在等待復活她的方法,憎惡上天,最後還是讓我知道了真相。

    寒涼的淚水從眼角滾落了下來,沖淡了他流在我手臂上他的血液。

    我何其有幸,何其悲哀。

    尖刀劃破靜風,利落的刺向我,不,沒有刺向我,一個黑色的身影擋在了我的面前,那刀,被他空氣一般稀薄的身體給阻擋住了,他用力,我能感到他的身體猛地鼓動,將那些刀衝的飛了出去。

    “你……”這是三爺的聲音,我依然看不到他在哪,他大概是感到驚慌,以至於聲音都是從喉嚨中顫抖而出的。

    孫遇玄甩動黑色的披風,將纏繞在我的腿上的根系盡數割斷,沒有傷我一分,我有些訝異的看着他,只見他的臉上竟然佈滿了黑色的紋路,像是被燙出的黑色口子,裏面似乎有火星在跳躍。

    我心痛的想哭,可是卻哭不出來。

    孫遇玄短暫的看向我,只見他的眼珠竟然是通紅的,被火燒過一般的通紅,沒有一點點神采,他咧咧破到下頜處的嘴角,聲音卻是淡淡的:“薛燦,我看不見他們,你要一直往前跑,超過他們逃跑的速度,把光點亮,我就能看見他們了。”

    他摸到了我的臉,目無焦距的撫摸着我的嘴脣,對我說:“等殺了他們,我們就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好不好?”

    他的聲音溫柔至極,從未有過的溫柔,溫柔到我的眼睛就像決堤的湖,不停歇的往下墜落。

    “……好。”

    “那就去吧。”他把我放到了地上:“記得,越快越好……”

    我癡癡的看這他,看着他破碎的容貌,心就像有鐵絲在裏面蜿蜒着,我轉身,狠狠的擦了一把眼淚,咬着脣,擡起腳跟,用盡全力的飛奔起來。

    我只知道自己在哭,卻沒看見,在我轉身的那一刻,孫遇玄的眼睛裏,淌出粒粒血珠。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
    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