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293.離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293.離別字體大小: A+
     

    我們兩個的手指緊緊的纏繞在一起,互相拉扯着,不願從彼此的世界中分離。

    可我總覺得這一刻的幸福是虛幻而又抓不住的,好像下一秒就會消除一樣,因爲我知道,危機並沒有解除,我們現在的幸福只是短暫的,可我貪戀這短暫的幸福,我希望它能變的永恆。

    我擡頭,看着孫遇玄,聲音微弱的問:“我們能一直這樣下去麼。”

    孫遇玄沒有回答我,只是抓着我的手越來越緊,如果可以的話,誰都不想做先放手的那一個,我心裏十分的清楚,孫遇玄他一個人,根本沒法把事情擔下來,否則他會讓我知道的東西更少。

    我能感覺到孫遇玄的手越來越涼,我能感到他心中的某種東西越來越堅定。

    他戀戀不捨的吻我的額頭,我的脣,我的鎖骨,我的全身,然後他拉過一件完好的衣服,爲我穿上,爲我將衣服緊緊的繫好,爲我打理頭髮,他的脣貼在我得心口處,吸了一個青紫的印記,像烙印一般,無法磨滅,我將永遠的帶着他的記號,帶着我們愛的見證。

    他將我散落的頭髮重新用髮帶繫好,手法細膩,生怕弄疼我,我知道他這是在拖延時間,他這是在故意磨蹭,一旦那飛舞在我們身邊的紅綢落下,這世界,便不再是隻有我們兩個人的世界了。

    我抱着孫遇玄,不願意與他分離。

    “孫遇玄,你告訴我,你不會離開我,你不會丟下我一個人……”

    他用手輕輕的拍着我的背,說:“薛燦,你聽我說,過一會兒,你要跟着綠色的光點一直跑,一直跑,聽到了嗎?”

    “要死一起死。”

    “說什麼傻話。”孫遇玄捋着我的頭髮說:“你現在不是一個人了。”

    我懵懵懂懂的看向他,發現他的視線低垂着看着我的小腹,我傻了,難道這麼快麼,就在剛剛,我似乎感到有一陣清泉注入我的身體裏,難道這麼快它就生根發芽,開花結果了嗎?

    我捂着肚子,明白了他的話,恐慌之後,是心痛不已:“孫遇玄,你難道要孩子一生下來,就沒有爸爸嗎?”

    “爸爸的責任,就是保護孩子與老婆呀。”

    他彎起了眼睛,說:“反正我現在成了這副樣子,死了也不可惜。”

    他用胳膊攬住了我的頭,說:“我也在害怕,怕自己自私,怕自己這麼多不對,會讓你傷心,可……”

    他沉默了,我不知道他接下來想說的是什麼,見他久久都未說出口,我便搖了搖頭,示意他,什麼都沒所謂了,我們之間的愛,在真正的意義上結合了,或許我們還會有愛的結晶,這就夠了,這就很幸福了。

    可我們不過才擁有彼此啊,我們甚至連溫存的話語都沒有說完全,難道就要面臨分離了嗎?天底下有那麼多對的戀人,爲什麼老天非要對我和孫遇玄如此的苛刻,我們做錯了什麼,一定要被這樣無情的分開。

    “我不會走的,我要和你並肩作戰。”

    “聽話,我們三個人,還能活兩個,不聽話,我們都得死。”

    我知道他所指的三個人還包括我們之間得孩子,不知道爲何,孩子在他的眼裏已成爲了一個個體,它現在或許連胚胎都不是吧。

    一人一鬼,真的能孕育出小生命呢。

    這種感覺真的很奇妙,我似乎看到一株小草在我的身體裏緩慢的生長,它是如此的脆弱,讓我不由得想要伸出手將它呵護在手中,可我,既不想讓我們得孩子受到傷害,也不想孫遇玄受到傷害。

    “薛燦,一定要聽我得,跟着綠色的光點一直跑,長老們不會對我怎麼樣的,它們的目的是孩子。”

    我的瞳孔一痛,彷彿得知了什麼重要的事情,長老們的目的其實是孩子?!

    孩子……精石……這其中有什麼必然的聯繫?

    “他們爲什麼要害死我們的孩子?”

    “因爲他們認爲,我們的孩子是孽障。”

    我的腦袋裏面忽然黑暗了一下,我彷彿看見所有人都要殺害我的孩子,我無處躲藏的絕望。

    他與不朽的孩子,他與我的孩子,是同一個孩子,還是替代品?

    我想不明白,我頭好痛。

    孫遇玄的衣服自行穿上了身子,上面包裹住層層的鎧甲,看起來堅不可摧,他看着我,眉宇間擠滿愁怨。

    他將我一把拉進了懷裏,嘴巴里一直重複着對不起。

    因爲沒能把我保護的周全,所以對不起。

    因爲要我獨自承受一切,所以對不起。

    因爲讓我一個人保住孩子,所以對不起。

    因爲把我帶進了這樣的一個環境,所以對不起。

    太多太多得對不起,說不完的對不起,他最後說了一句對不起,狠狠的擊中了我的心房。

    他說,對不起,本想一直陪你走下去。

    “孫遇玄,爲什麼要說的像是生離死別,你可是鬼王,我都不怕,你怕什麼?”

    “我不管,我只有一個要求,那就是你不能消失,否則我寧願不要這個孩子!”

    他眼圈微擴,驚愕得看着我。

    沒有父親的小孩,是不幸福的,人間已經夠多疾苦了,我不想帶他來這個世界受苦受難。

    孫遇玄的手一點點的送開了我,像是想到了一些久遠的事,他背對着我,看着紅綢外面的時間,暗暗的嘆:“天色變了。”

    “薛燦,知道是什麼支撐着我從白姑的肚子裏清醒過來嗎?”

    我沉默,他接着說:“是回憶,我彷彿將我們經歷過的一切,都如數家珍的溫習了一遍,我感覺我的話還沒有說完,我該做的事也沒有昨完,所以我不能就這麼走。”

    “千年以來,我過的每分每秒都是在煎熬,是你跟孩子支撐着我一步步的走到現在,你們是我在這個世界上的唯一所愛。”

    “放心,我不會就這麼死的,我還要看着我們的孩子出生,聽它喊我一聲爸爸,我還要和你建立一個一輩子不分開的家庭,這麼多的美好就擺在眼前,我怎麼捨得去死呢?”

    “聽我得,跟着綠色得光點走,你的一次回頭,就有可能讓我分心,讓我喪命,明白麼。”

    我聞言,看着孫遇玄,眼睛痠痛的往下掉眼淚,我什麼都無法反駁,只能聽話的點點頭。

    “你答應我,一定,要看着孩子出聲,聽它叫你一聲爸爸。”

    他緩緩的眨眼,嘴角掛着溫暖的笑容。

    “那我蓋個章。”

    他擡起我的下巴,深吻下來,彷彿要將我的五臟六腑都深吻一邊,像一個抽氣筒,將我身體裏的每一寸空氣都吸得乾乾淨淨的,我四肢發麻,更麻的是我那顆要痛卻不敢痛的心。

    “給孩子起個名字吧。”

    “……叫灼心。”

    “灼心?”我抿脣,露出一個微笑,鹹鹹的淚珠劃入口中:“好名字。”

    空氣裏面似乎猛地沉默了,寧靜的聽不到一絲的風聲,只有眼前的孫遇玄,纔是真實存在的,只有他的懷抱,纔是永恆。

    “要不我們一起……”

    我擡頭看他,一句‘逃吧’卡在了喉嚨裏面沒說出口,便看到從紅色綢子中伸過來的一隻蒼老的手,攥住了孫遇玄的脖子。

    孫遇玄從手掌之中飛昇出一顆熒綠色的光點,一字一句的說:“老婆,記住我的話,別回頭,別讓我分心……”

    我渾身瑟瑟發抖,腳底像是被粘在了原地,我張大嘴巴,驚慌失措的看着他,像是溺在了水裏,無法呼吸,無法抉擇,不敢鬆開一點點的力氣,怕換來的是無止盡的下沉。

    “孫……”我帶着哭音說,喉嚨害怕的亂抖。

    “走……”

    我搖着頭,一點點的後退,看着那隻掐着他的,白慘慘的手,我知道,他在用盡渾身的力量,去阻止那些人打破我們這一片小天地。

    “玄……”我叫着,聲音沙啞極了。

    “走!”他朝我吼了出來,我幾乎能看到他脖子上的青筋,我呼吸狠狠的一滯,心口疼疼的一抽,轉身,朝着他爲我用大紅綢緞開闢的路得盡頭狂奔過去

    孫遇玄,我帶着我們的孩子先走,你一定,要跟上來啊!

    我邊嚎啕大哭,邊跟着那綠色的光點狂奔,看到這光點,我才明白,那日在天牢中收到的那封信,並不是萬傾給我寫的,而是孫遇玄模仿着萬傾的字跡,寫給我的。

    他不想我難受,他知道我所想,他總是默默的,不讓人發覺的,爲我做一切事情。

    他,從來不計回報,就算被誤會也好。

    他需要的只是,他做到了,關於自己是否能得到什麼,他卻不計較……

    我越跑,心就越發的疼,想當初,在時空夾縫中,我與無影也經歷着相似的一幕,那時我因爲心中得內疚,而轉過了身。

    可今天,我最愛的那人男人,也在我的身後,我不知道他此時正在經受着什麼,難道,我就要像這樣,不回頭的跑出他的世界。

    捫心自問,就算我保住了孩子,沒有孫遇玄的日子,我真的有勇氣把這個孩子生下來。

    我的腳步,每一次都彷彿踩在了大鼓之上,發出沉悶的聲響,漸漸的,遲緩了下來,我虛無的望着四周的赤紅色,彷彿置身於火海之中,我頭暈目眩,天旋地轉,忽然,轟隆一聲的悶雷,將我擊倒。

    我噗通一聲跪倒在地,手掌趴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

    肚子上猛然傳來的疼痛,像是傳來的某種噩耗——

    孫遇玄出事了!

    我渾身一冷,沒有片刻猶豫的轉身,然而,就在扭過頭的那一剎那,身邊的環境卻發生了巨大得改變,沒有飛舞的紅色綢子,有的只是頹廢的山石,沒有任何得路,有的只是無止盡的崎嶇,在哪,這是哪?

    孫遇玄在哪?

    光點呢!

    我扭頭,尋找那顆綠色的光點,然而,卻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他穿着一身巍峨的紅,臉上帶着銀色的面具,冷硬的下巴,透露着他的不可一世,他不爲任何人低頭,他錚錚傲骨。

    難道,孫遇玄想要讓我見的人,是他?難道,孫遇玄要讓他將我帶走?

    我的想法剛剛落定,萬傾便過來拉我的肩膀,我往後猛的退一下,他的手便空蕩蕩的立在空中。

    “我不跟你走。”

    他收回了手,重新的揹回了身後:“要不是孫遇玄求我,我也不想帶你走。”

    “帶我回去!”

    “回去送死?”

    “就算死,也要陪着他!”

    “那他所做的這些掙扎又有何用,他所苦心經營得一切,又有何用?”

    我盯着萬傾那張千年玄冰般的臉,身形一晃,噗通一聲,跪了下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
    冒牌天王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