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284.無力迴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284.無力迴天字體大小: A+
     

    還好陰陽戒在關鍵時刻沒有掉鏈子,我跳下去之後,穩穩當當的停在了白姑的背上,她沒有察覺到,像一條快速行動的蛇一般,在山林之中穿行而過,所經之處,無不摧山倒木的,一片硝煙盡起的模樣。

    我手無寸鐵,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但是我心裏卻有一個堅定的信念,那就是我一定要把孫遇玄給救出來,孫遇玄,你一定要堅持住,一定要堅持住啊。

    就在這時,白姑的身體忽的顫了一下,我被顛簸的差點從她的身上摔了下去,我立即用手抓住她身上那堅硬的絨毛,手被勒的出血,但我依然不肯鬆懈下來,白姑的這條退路被封鎖,她現在一定是在找另一條路回她的老巢!

    孫遇玄的手下雖然人數衆多,但根本就不是白姑的對手,甚至看到白姑像他們逼近的時候,都膽怯的挪步退向一邊,尤其是在孫遇玄進入白姑的肚子裏之後,更是羣龍無首,如同一盤散沙,我突然想到了萬傾的那句話,如果他在此時發動攻擊的話,地府必將易主!

    然而,我現在在乎的並不是能不能保住地府,我在乎的是能不能保住孫遇玄,既然這些人都在退縮,我只能依靠我自己。

    關鍵時刻,那個在乎你的人,還是老夫老妻,我想着,笑了,心痛的笑了,我寧願,不要這種領悟。

    我咬緊牙齒,伸出原本屬於我的尖甲,狠狠的插進白姑的身體裏面,想要試試自己能不能徒手將她的身體撕開,然而,我的指甲與她的厚如鎧甲般的皮膚相比,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戰鬥力。

    我就像瘋了一樣,隨着她離自己的老巢越來越近,我手上的動作便越來越焦急,我必須要趕在它回到老巢之前,救出孫遇玄!

    我一手抓住她的被毛,一手像打樁似的,一刻不停歇的插入她的身體裏面,然後將整個手掌沒入,想要將她的皮撕開,可是我造成的傷害,對於白姑來說微乎其微,根本就沒有減慢她的速度。

    糟糕!

    我想要發動陰陽戒的力量,然而陰陽戒在接受到我的指令之後,只是微弱的二閃了兩下,便再也沒有反應了,像是油燈枯盡一般。

    我沮喪至極,兩行濁淚從眼角處潺潺而下。

    爲什麼,爲什麼我要無力反抗,爲什麼我要眼睜睜的看着孫遇玄被她帶走,我不允許,我絕對不允許!

    我倉皇的擡頭,只見前方,便是那個巨大的峽谷,如果再無法阻止,白姑就會進入這個峽谷,到時候,就沒有人能拿她怎麼樣了。

    現在,孫遇玄就在白姑的胃中,我無法從外面觀察到他的情況,我心急如焚,深知現在這種時刻,連一秒鐘都不能耽誤,多耽誤一秒,孫遇玄的情況就危險幾分!

    我見狀,不得不改變戰術,從白姑的背上跳下,用手抓住了她尾巴的末端,想要通過反作用力來讓白姑停下,然而,事實卻是,我就像一隻斷了線的風箏似的,被白姑拖曳在身後。

    生硬的石子將我的衣服刮破,颳得我渾身流血,我痛到極點,可於此同時,憤怒也燃燒到了極點。

    從人間到地府,我們吃了白姑的多少虧,如果不是她的陷害,我們也不會變成現在這番田地,想當初她費勁心機的想要將我開膛破肚,那麼如今,我也一定要讓她嚐嚐開膛破肚的滋味。

    眼見着我們離那幽深的峽谷越來越進,我的心臟都快要緊張的飛出來,黑色的大鳥在峽谷山盤旋,不斷的發出嘶啞難聽的聲音,彷彿是在迎接白姑的凱旋歸來似的。

    白姑的本體並不蠢,她知道,她帶走了孫遇玄後,我一定會跟到底,然而,到了那峽谷之後,我一定是必死無疑,那些大鳥已經飢餓難耐,恨不得立即飛過來將我分食。

    在經過那根拴着紅色大燈籠的木樁時,我抓住白姑的尾巴,用力的將自己的身體甩了出去,然後纏繞住了那根柱子,這個動作是非常危險的,因爲我很可能被柱子攔腰截斷。

    我被撞的七暈八素,手上的力氣差點脫節,我短暫的拉住了白姑,然而不過一秒的時間,整根柱子便被拔地而起,轟然倒塌,就像是孫遇玄苦苦經營的一切,就這麼跟着倒塌了……

    我的身體直接被拽的飛了起來,重新狠狠的摔到了地上,以至於我的腦袋就像那脆弱的燈泡似得,忽的滅了一下。

    我吐了一口鮮血,然後站了起來,將雙腳擦着地,用力的將身體向後仰,鞋底像是着了火一般,不斷得迸發出火苗,彷彿要被燒掉一層皮一般。

    “啊——!”

    我發竭力的發出嘶吼,手用力的向後拽,就在這時,陰陽戒忽然便的明滅起來,頃刻間便爆發出刺眼的光,刺得我只能把眼睛眯起來,就在白姑的頭到達那峽谷邊緣的時候,身子被我拉的猛然挺了下來,以至於懸崖邊邊,掉落下去了好多巨大的石塊。

    我看着周圍那些還在發愣的鬼兵,罵道:“還愣着幹什麼,快點過來拉住她!”

    他們聞言後,這才走上錢,畏手畏腳的學我,拉住了白姑身上的被毛。

    現在該怎麼辦,我根本就沒辦法離開,很有可能我一鬆手,白姑就逃掉了,白姑不斷的掙扎,每次的嚎叫,都會有大片的鬼兵承受不住,而變成一片黑煙,消失不見。

    陰兵!

    我想到了陰陽戒還有借陰兵的本領,然而上次只不過是偶然,現在輪到真事的時候,我卻努力半天都找不到門路。

    然而就在這時,白姑竟然停止了掙扎,而是緩緩的升起了身子,我只能看到它無限向上延伸的背部,帶着彎曲的弧度。

    我們一衆人,都圓睜着眼睛,張大嘴巴,等着白姑的下一步動作,有幾個鬼兵嚇得想要逃跑,我正要訓斥他們。

    就在這時,白姑猛然轉身,頭部加速下落,就在離我頭頂不到半米的距離,張大嘴巴對着我大聲嚎叫,霎時間,我身邊的鬼兵都變成了黑色的碎片。

    我眼睛外凸,渾身的肌肉都僵硬了,本來以爲,白姑會一口將我吞下,然而由於她的身體的扭折角度,導致她的頭不能在往下。

    可是,我竟然從她大開的口中,看到了那抹藏於深處的黑色身影,他的身上被裹滿白色的網,像一個蠶繭一般得掛在白姑的身體內壁上,一動不動,這麼下去,他會被白姑消化成汁液的!

    “孫遇玄!孫遇玄!你聽的見我講話嗎,你醒過來啊!你快醒過來!”

    我撕心裂肺的大喊,用盡了平生的力氣,只換他一次清醒。

    白姑沒有耐心了,於是故技重施的大力的將我往裏吸,我身後的地板全部被她吸進了肚子裏,而我的身體卻紋絲不動,我幾秒之後才反應過來是陰陽戒在壓着我的身體。

    我想,就這麼被白姑吸到肚子裏算了,就算死,也和孫遇玄死在一起,可是陰陽戒就是狠狠的壓制住我,不讓我落到白姑的肚子裏。

    白姑閉起嘴巴,尾巴大力的一掃,便將我掃出了幾十米遠,我重重的跌在了地上,感覺渾身的骨頭都碎了,我再也沒有多餘的力氣去反抗,尤其是看到昏迷不醒的孫遇玄的那一刻,我渾身的力氣都被抽乾了。

    既然不能一起生,那便一起死,反正我這具殘破不堪的軀體,再也經不住折磨了,連陰陽戒都無力迴天。

    白姑高昂着頭,嘯了一聲,巨大的鼻孔噴薄出來的氣體,將我的體溫降到了零度一下,她的嘴幽幽靠近我,無聲的張大,露出鋸刀一般的牙齒。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
    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