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279.近距離接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279.近距離接觸字體大小: A+
     

    我頂着寒風,不斷的有冰涼的東西砸到我的臉上,像是雨點,又像是被崩碎的小石子,刮在臉上,生疼不已,有幾次,我都險些被這帶着衝勁的氣流給阻擋回去,但我還是咬牙堅持了下來,儘管傷口被刮的翻開,露出森森的白骨,我仍然不會停下。

    或許,孫遇玄是良心發現,或者是嫌我太沒有抗衡力,所以故意給我指了這麼一條路,只要我駕馭了鳥祖,就不會像現在這樣,任人宰割!

    不過一會兒的時間,身邊的場景便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看來陰陽戒果然在地府能夠發揮它更大的作用,它的判斷能力是無人能及的,我沒有想到,它竟然會在這麼短的時間就能找到鳥祖。

    如果鳥祖是那麼容易被找到的話,它就不會被說的如此神乎其神,由此,陰陽戒的能力可見一斑,看來,是我低估它了。

    我握住手中的戒指,在心裏面堅定的說道:我現在只剩下你們了,你們一定要幫我!

    那大鳥在一棵參天大樹上棲息着,翅膀巨大,幾乎可以遮天蔽日,近距離觀看的時候,我才能感受到這種壓迫感,由於翅膀太過巨大,所以它不得不用中間的骨節做支撐,以至於,它整個形態是呈M字的。

    我落到了離它不遠處的的樹枝上,彷彿它一伸脖子,那又長又尖的喙便會擰下我的腦袋。

    說不害怕是假的,我乾澀的吞嚥着口水,它的羽毛是五彩的,眼珠閃爍着奇異的光,它太美了,但是這美無法抹去它的兇悍之氣。

    它張開嘴巴,沙啞的叫了一聲,我看到了它尖尖的牙齒,每一顆,都有我的胳膊長短,我還不夠它塞牙縫的呢。

    它在體型上有絕對壓倒性的優勢,我幾乎沒有勝算,如果鳥祖是這麼容易被馴服的話,也不會有這麼多人死在它的爪牙之下了。

    從它的眼神裏我能夠看的出來,它是不願被馴服的,就像我一樣。

    “鳥祖……不知道你能不能聽懂我的話,但是,我想對你說,我來,不是像以前的那些人一樣,爲了馴服你,我想要你幫我個忙。”

    “雖然我沒有什麼能作爲報酬的,但我還是希望你能幫我這個忙。”

    我低着頭,誠懇的說,沒有接觸它的眼神,因爲動物的眼神是最乾淨的,我怕它一眼就看出了我眼底之中的醜惡。

    一句話說完之後,四周安靜的沒有任何動靜,我忐忑的擡頭,只見它正歪着頭看着我,五彩的眼珠在眼眶裏面滾動,一副打探的模樣。

    我見它對我並沒有攻擊性,我不由的在心裏一陣子慶幸,看樣子這事成了!就在我的臉上掛着討好的笑容準備向它靠近的時候,它卻呱的怪叫了一聲,叫聲足以劃破天空。

    隨後它仰着的頭朝我甩了過來,尖如刺刀的喙離我的眼睛還不到一個手掌的距離,嚇得我是心臟驟停,渾身的衣服在那一瞬間盡數溼透了,兩條腿變得像石頭一樣堅硬。

    “呱啊!呱啊!”它張大嘴巴朝我嚎叫道,掙着脖子想要上前把我一口吃到嘴裏,但是現在的距離已經是它的極限了,以至於它不能再靠近。

    我的身上淋滿了從它口中迸濺出來的腥臭的液體,但我卻根本沒有精神去擦,整個人像是被嚇掉了魂,我哪知道這鳥竟然攻擊性這麼強。

    我趕緊操控陰陽戒向後退,停靠在另一棵樹上,估計這鳥是想通過剛剛這一下,將我恐嚇走,如果我再不走,它就要動真格的了。

    我抹了一把額頭上的虛汗,與一隻鳥去溝通,我真的是太天真的,可是,就這麼打道回府嗎,我不甘心啊!

    就在我準備嘗試第二次與它溝通的時候,卻發現鳥祖彎了脖子,然後用嘴巴叨了叨翅膀上的羽毛,我跟着它的嘴看去,才發現它的翅膀上竟然受傷了。

    怪不得它剛剛沒有咬到我,原來是因爲它受傷了,意識到這一點之後,我不由得拍了拍胸脯,在心底慶幸,幸好它受了傷,要不我剛剛鐵定就交代在這裏了。

    它的翅膀上不斷的往下淌着血,看起來特別的孤立無援,動物不會給自己療傷,我要不要救救它,可是它現在完全不能溝通,並且處於強烈的自衛狀態,如果我貿然前去,豈不是送死嗎?

    猶豫之中,那鳥動彈了一下,看樣子是想要飛走,不行,它這一飛走,我再去哪找它,而且在天空之中的話,更別談馴服它了,畢竟天上可是它的領地,像現在這麼好的機會還能有幾次。

    於是我推開兩掌,意思是我對它沒有敵意:“那個,你能聽懂我說話嗎,我沒有惡意的,我就是想給你療下傷。”

    我指了指自己的胳膊,做受傷狀,然後做了一個包紮的手勢,它見狀,依然歪着個腦袋,眼珠在眼眶裏滴溜溜的轉,不知道到底有沒有聽懂我的話。

    我緩緩的向它靠近,微笑着,友好的,很快就超過了安全的距離,如果現在它要是向方纔一樣情緒忽然波動了的話,那我就必死無疑了。

    所以,我現在是拿自己的命在做賭注。

    就在我又靠近了一段距離,想伸出手,試探一下它的態度時,山谷底下忽然傳來了一聲厲喝。

    “誰在那裏,敢搶我的獵物!”

    獵物?!

    看來,射傷鳥祖的人,非他莫屬了!

    本來已經歸於平靜的鳥祖在聽到這個聲音之後,突然狂躁了起來,拼命的拍打着翅膀,以至於倒了好些的樹木,但由於翅膀受了傷,所以它飛不起來,只能焦急的呱呱大叫。

    聲音聽起來分外的悽慘。

    “這隻鳥祖我已經追了三個月了,凡事都要講究個先來後到!”話音落下,山谷底下便上來了一個滿臉兇悍的男人,放在以前我會怕,但是放在現在,他在我眼裏不過就是一個下三濫。

    只有下三濫,纔會用如此下三濫的手段。

    “鳥祖是你傷的?”

    “不想魂飛魄散的趁早滾蛋,一個女人,還想過來跟我爭鳥祖,玩泥巴去吧。”

    女人?

    女人又怎麼了,難道女人就是渺小的代名詞嗎,難道女人就應該被欺凌嗎?!

    他正要掏出鞭子,拴住鳥祖的喙,我便寒寒出聲:“但今天,我這個女人,還就偏偏對你說聲‘不’!”

    他鄙夷的笑了一聲,甩起帶着粘液的鞭子,就朝鳥祖的嘴巴甩過去,然而,鞭子並沒有拴住鳥祖的喙,而是被我以迅雷之速一把攥到了手裏,看到他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樣,我哼了一聲,說:“我這個女人,怎麼樣?”

    “找死!”

    他迅速的拉起弓,將一根帶着火苗的箭朝*過來,我伸手去擋,陰陽戒忽然給我的整個手臂套上了一層屏障,以至於我竟然一把抓住了弓箭,並將它撇成了碎片。

    “你是什麼人!”方纔還一臉鄙夷的那男人,此時竟然臉色發白。

    “我是什麼人,不重要,你只需要把你的一隻胳膊留下。”

    那人方纔還畏懼的嘴臉,此時卻忽的變了模樣,並且趁機偷襲了我,我一掌斬斷那黏度十足的繩子,在手中一彈,繩子便飛了出去,將他捆了起來。

    他還想反抗,卻被束住了手腳,我本想上去擰斷他的胳膊,然而就在靠近的時候,手卻不偏不倚的擰上了他的脖子,只聽到一聲清脆的咔聲,他的頭顱就歪倒了一邊,不過一瞬間,便成了一縷黑色的煙氣,在我手裏消失了。

    我有些不適應的喘氣,僵硬的轉身,看向鳥祖……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
    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