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264.今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264.今晚字體大小: A+
     

    然而,我所在心底發出的那最後一絲吶喊,卻無法得到迴應,就算孫遇玄此刻就站在我的面前,面對我的質問,他也會一言不發吧。

    所以有的時候,不知道真相反而會過的比較幸福,就算死,也會死在甜蜜的謊言之中。

    我觀看了一下四周,這才後知後覺的害怕起來,我怕黑色的大鳥會把我分食,我怕同時處於這地府之中的白姑會突然從不知名的角落裏冒出來,周圍沒有一條可以行走的路,我只能被困在這山頂之上,望着滿目瘡痍與黑暗,體會着這個陌生的世界帶給我的惶恐與顫慄。

    我萬萬沒有那個勇氣再次跳下這萬丈深淵了,在聽了這麼多事情之後,我第一次有種怕死的感覺,雖然我可以就這麼死了,讓我身體裏的精石碎片永遠都無法問世,讓他們所有想要碎片的人,都無法得到精石,但這是弱者的做法,只有弱者纔會通過傷害自己來讓他人無法達到目的,而我,絕對不能再繼續當那個肆意被蹂躪的弱者。

    因爲我的身上,絕不僅僅揹負着我一個人的性命!

    終於知道爲什麼我能一直大難不死,不是我必有後福,不是我吉人自有天相,不是我能逢凶化吉,而是因爲,我不能死。

    想想,我所有僥倖存活下來的感動,都變成了諷刺。

    既然精石碎片對他們都有用,那麼對我而言呢,應該也是有用的吧,既然這樣,我又何必一直做被動的角色呢。

    我找到一塊石頭,靠了上去,想到無影那張臉,以及他背後的濃血,我便忍不住一陣心痛,無論如何,我都會,讓無影脫離苦海的!

    無影他是無辜的,孫遇玄沒有必要抓着他不放!

    我想了很多,很多,說不出我想了什麼,但真的想了很多,我閉上了眼睛,不再去尋找下山的辦法,因爲我知道,孫遇玄他一定會派人把我給抓回去的……

    果不其然,再次醒來的時候,身邊的場景已然變了個樣子,我擡起頭,在看到那個黑色的背影時,竟然渾身瑟縮了一下,坐了起來。

    看來萬傾果然沒有騙我,現在的孫遇玄與那日在萬屍坑中變身後的他如出一轍,一身肅殺的黑色,以及長達五六米的黑色披風,映襯的他整個人威嚴而不可侵犯。

    他察覺到了我的動靜,立即轉過了身,黑色而冷靜的眼睛直視着我。

    “想必,你已經知道了?”

    再次看向他的時候,我已經不想最初見到他是那樣得躲閃,我越是害怕他,他越是會擺出一副凌駕在我之上的姿態,更加不留情面的將我碾壓,好歹萬傾也說了,我是人族的統領,想要真正的讓我死,也不會這麼容易。

    他一定覺得我會乖乖就範吧,那我就偏偏不讓他稱心如意,他都如此對待我,我又何必抱有希望。

    他一直是他,一個冷靜到無情的他,在一秒之內,他便可分析出完整的利弊關係,並且不留任何情面的,關於這一點,我是真的望塵莫及。

    “是的,你根本沒有打算隱瞞,我又怎麼會不知道。”

    “哦?那你的聽後感是什麼?”

    “那你呢,你要精石做什麼,如果你真的需要,我一定會二話不說的給你。”

    我站了起來,嘴角帶着若有若無的笑。

    “如此最好,我也不想在你這裏白費力氣,薛燦,你這明事理,不枉我們相愛一場。”

    他盯着我笑,但他的笑容,絕對是我有史以來看到最殘忍的笑容,沒有一點感情可言,配上他嘴裏的那句話,只會讓我覺得刺耳。

    到了現在這種時刻,他還不忘記冠冕堂皇一把,我們曾相愛一場?我們真的相愛過麼,還是隻有我單方面的愛過?

    “但是你說過,懂事的孩子……沒有糖吃,懂事的女人……沒有人會心疼。”

    我仰頭,與他冰冷的目光緊緊的接觸在一起,手掌握上了他的胳膊:“所以,我不會讓你稱心如意的。”

    我的嘴巴依然微微上揚着,然而尖銳的指甲卻緊緊的陷入了他的皮肉之中,有藍色的血液,順着我的手指,滴滴答答的滾落下來。

    “我親愛的,鬼王大人。”我的語氣冷的彷彿結了冰,眼神之中的寒霜,一點也不像原來的那個我。

    我敢肯定我無法放下這段感情,但是,我必須僞裝自己放下了,這樣我在面對他的時候,纔不會卑微的垂下頭。

    所謂越愛越恨,我要用我的舉動告訴他,我可以比他還要灑脫,還要容易的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即使冰封自己,我也不會露出任何破綻。

    孫遇玄絲毫不理會我早已陷入他胳膊裏的指甲,而是對我露出了一個蠱惑的笑,伸出手指,挑起了我的下巴,嗜血的嘴脣向我吻過來,我沒有躲藏,反而迎合上去。

    他得脣擦過我的嘴角,來到我的耳際:“盡情享受今晚吧。”

    說完,他的脣來到我的脖子處,我閉起了眼睛,在他看不到的地方,留下涼薄的淚水,我還在期望什麼呢,他的一絲憐惜,或是一絲溫情。

    不,他現在已經迫不及待的要激活我身體裏的那塊精石了,他根本就沒有爲我考慮過絲毫。

    我那顆已經死了得心,終於再度的死了一次。

    他涼薄的手指,緩緩的撩起我的喜袍,帶着薄繭的手,迂迴在我的腿的內側,我纏上了他的腰,他將我輕輕一壓,我們便雙雙墜入那冰冷的大牀。就像他一直以來給我的感覺一樣,沒有任何的溫度。

    他將我的衣服剝落至肩頭,將我的上身暴露在他得眼前,或許他在上一秒還是冷靜的,但在這一秒,他的眼中已然摻上了一抹雜色。

    我苦笑一聲,我是不是該感謝呢,感謝我這副殘破的軀體,還能讓他喪失冷靜,這是我的幸運,還是我的可悲。

    他的臉離我越來越近,黑而柔亮的長髮墜落在我的肌膚上,與我的髮絲糾纏在一起,如同我們之間,只剩糾纏。

    “你不高興?”

    他得嘴角微掀,寒寒的質問,難道我現在連不高興的權利都沒有了。

    “我說我不高興,你會停下來麼。”

    他微微的挑了挑眉頭,說:“薛燦,你沒以前可愛了。”

    我微微的張開嘴巴,想哭又想笑,以前麼,他還有什麼資格跟我談論以前,如果把我當塊橡皮泥,想捏成什麼模樣就捏成什麼模樣纔是可愛的話,那我寧願一直都不可愛。

    他細密而輕巧的吻,沿着胸口,貼着下巴,來到我的嘴巴,他的脣與我緊緊貼在一起,從裏面擠出氣流聲。

    “不要變。”

    ……

    “無論我怎樣,你都不要變。”

    他閉着眼睛,一直保持着吻我的動作,像是在輕聲囈語,我嘴脣微張,像是一朵沉重的雲,忽的被打散了,有水汽在我的眼底迅速凝結。

    孫遇玄,這句話,你爲什麼不說給自己聽呢?

    你有什麼資格對我說,讓我不要變,難道我還要對你唯命是從,纔對麼?

    我只是,負責跟上你的步伐啊……

    他伸出舌頭,挑開我的脣瓣,我曾迷戀他的吻,但是現在,我只在裏面問道了利益的味道。

    我緊緊的合起牙齒,狠狠的咬了下去,沒有一絲退讓。

    藍色得血液瞬間彌散開來,帶着一股子涼腥味,他迅速的撤開了,震怒的看着我,用手指擦着嘴角的血,眼角如鉤。

    “玩什麼?”

    他語氣平平的說,帶着與空氣如出一轍的寒涼。



    上一頁 ←    → 下一頁

    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
    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