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262.現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262.現世字體大小: A+
     

    我被他這個舉動給嚇壞了,本來到嘴邊的話,卻生生的嚥了下去,看向他的時候,只見他的嘴脣微張,有氣呵出。

    “你……你幹嘛突然變得這麼兇。”我說,眼神有些躲閃,明明看不到他的臉,我卻覺得他的眼神很嚇人。

    “反正,反正讓我死,不就是你們的願望麼,現在我都已經在地府了,跟死也沒什麼區別,從這裏跳下去之後,我就再也不用面對這一切了,或許,從我出生的那一刻,就是個錯誤。”

    經過萬傾的一陣吼,我整個人慢慢的冷靜了下來,冷靜之後的我,語氣無比的蒼涼,我才發現,我非聖人,這一系列的折磨讓我不由得精疲力盡,但是我總是把自己僞裝成打不死的小強。

    我以爲,樂觀向上的態度是能夠解決一切的,可是現在呢,我卻解決不了我的感情問題,我在看到他的那一瞬間,就樂觀不了了。

    孫遇玄對我的態度,便是壓死駱駝的那最後一根稻草。

    “錯誤又怎樣,你都長這麼大了,難不成要回爐重造麼。”

    萬傾他又勾起了嘴角,一本正經而又帶着調侃的說,我推開了他,他也撤掉了自己的手。

    對啊,就算出生是個錯誤又怎樣,事情已經都發生了,況且,我媽媽爲了生我遭了多大的罪,我又怎能怪她讓我降臨在這個世界上。

    “萬傾,我知道,這些人裏,就你不會撒謊,所以,如果我現在要是問你一些事情,你一定會對我說真話吧?”

    他聳聳肩,坐到我的旁邊,不吃我這一套的說:“那可不一定,不會說謊的人,不是坦誠,是傻。”

    我聞言,怒視着他,他彆扭的移開了臉,手上撿了根木棍,在地上話着圈圈,輕不可聞的說:“問吧,我看着回答。”

    他說完這句話後,就在那暗自嘀咕:“就知道睜個大眼睛蹬我,野貓!”

    我也沒挺清楚他在那嘀咕什麼,只是他畫圈圈一定是在詛咒我,於是我就說:“你爲什麼要救我,是不是因爲我對你來說,也有利用價值?”

    “嗯。”

    他不假思索的答,果然是不屑於撒謊,以至於我在聽完他這句話後,嗓子都發堵,果然,我就知道他不會幹賠本的事。

    “那你想利用我做什麼?”

    他手裏的木棍頓住了,隨後,他說:“做該做得事。”

    這個所謂的該做的事,一定與湖底的沉船,已經沉船中的棺材有關係吧。

    “你爲什麼也有穴口?”

    他伸出手,看了看,雲淡風輕的說了句:“誰知道呢,出生的時候就有。”

    “你活了多久,爲什麼你的穴口會因爲我的血給閉合,你爲什麼是屍王,又爲什麼會出現在地府,並且和孫遇玄這麼和平的相處,還有現在,你爲什麼可以在地府裏面來去自如?”

    萬傾側着臉看我,揚起了一個蠱惑的笑容,輕浮的說:“你這麼關心我?”

    “既然這麼關心我,那跟我走怎麼樣?反正都會被利用,被我利用,至少比被孫遇玄利用要好受一些。”

    萬傾的這句話,輕易的戳中了我的窒息點,讓我連呼吸都感到費力。

    “怎麼樣,我保證會給你留個全屍。”

    我捏緊了手掌,毫無底氣的怒視着萬傾:“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你的意思是,孫遇玄他連個全屍都不會給我麼?”

    雖然我看向萬傾的時候,是緊緊的咬着嘴脣的,但是我的內心,卻如同蟻穴一般,千瘡百孔。

    然而,萬傾最終還是說出了那句讓我整個人都要破碎掉的話:“不然呢。”

    他笑着揚了揚脣:“我以爲你一開始就會向我問他,他爲什麼會是鬼王,爲什麼要這樣對你,你難道不好奇嗎。”

    我當然好奇,我好奇的快要瘋了,但是我不敢問,我怕所有的真相血淋淋的擺在我面前的時候,我會潰不成軍。

    “如果你願意講,我就聽。”

    “我不願意。”他莫名其妙的說,我疑惑的哎了一聲,隨後他又說:“如果你願意聽,我就講。”

    連這都要爭,我無奈,只好說:“我願意聽,你講吧。”

    “從哪講起呢?你想知道什麼?”

    “我想知道……我想知道,孫遇玄他到底喜不喜歡我。”

    他是孤魂野鬼也好,是鬼王也罷,我在意的不是他的身份,不是他的欺騙,而是他到底喜不喜歡我。

    “這個,我該怎麼回答呢,我想你得要親口問他才行。”

    “親口問他?”我自嘲的呵了一聲:“是你說的,他可是在我數第一秒的時候就離開了,他根本就不想和我說話。”

    “你臉皮不是挺厚的嗎?”他雲淡風輕的調侃,把我醞釀好的情緒,一拍而散。

    “他跟你說的是一樣的話,他說他要利用我,如果一開始他不喜歡我,又何必招惹我!”

    萬傾聞言,揉了揉太陽穴,像是很頭疼的說:“對於男女之間的事,我不擅長,也沒法回答你,還有,你要是再把本王當做孫遇玄來罵的話,給我試試。”

    我現在真是討厭死王這個字了!

    “那……孫遇玄他,會不會有什麼苦衷?”

    萬傾一本正經的看了我一會,隨即噗的一下笑出聲來:“苦衷?哪有那麼多苦衷,你也真是會想着辦法給自己找心裏安慰。”

    聽出萬傾言語之中顯而易見的譏諷,我尷尬的啞口無言,可不就是在給自己找心理安慰麼,可是好好一個人,怎麼會說變就變了,就算是失憶,也不會變成這樣,況且他的記憶可是清醒的很。

    我鎖着眉頭,一籌莫展,自從稀裏糊塗的來到地府之後,我的整個生活都變得一團遭,越來越深的疑團,越來越脆弱的感情,都把我折磨的快要瘋了。

    否則我也不會理智喪失的想要一了百了,其實,我跳下去的那一刻,是有私心的,我在心底還在期盼着,期盼孫遇玄會在下面接住我。

    萬傾收起了他的嬉皮笑臉,大概是看我一副愁雲不散的模樣,所以決定給我認真的說些什麼。

    我見狀,便盤着腿,與萬傾面對面坐了下來。

    他鄭重其事的說:“其實,你在人間遇到的那個孫遇玄,是孫遇玄的現世。”

    我皺着眉頭,根本就沒有聽懂他在說什麼。

    於是他解釋道:“就是人間的孫遇玄,而‘王‘便是地府的孫遇玄,鬼界不可一日無主,所以,他只能通過這種方式,在人間,生成出一個自己的轉世。”

    聽完萬傾的詳細解答後,我才明白了過來,其他的鬼是需要投胎的,纔會有自己的轉世,但是‘王‘就不一樣了,他們不用投胎,也能有自己的轉世。

    “轉世的孫遇玄,不會有‘王‘的記憶,以及能力,跟普通人沒有什麼區別,也就是說,在最開始遇到你的時候,他只是一個想要揭開自己死亡之謎的一個普通的鬼。”

    我聽到萬傾這麼說,心裏多少有點安慰,這至少代表着,孫遇玄在一開始遇見我的時候,並不是懷揣着目的的。

    “但是冥冥之中,他會受到一些指示,以及他存在人間真正的目的,這種指示,先暫且說是第六感。”

    第六感……

    怎麼聽起來彷彿與我的先知能力如出一轍。

    “當他想要的那個東西漸漸成熟時,他的第六感會便的越來越強烈,甚至到後期,他會完全的想起他到人間的目的。”

    想要的那個東西,漸漸成熟……

    我聽到這的時候,心裏竟然不受控制的猛然抽搐了一下,一種不好的預感在心裏彌散開來。

    “當他的本質顯露出來的那一刻,他就會被地府強制召回,並且與本體合二爲一。”萬傾說到這時,短暫的停頓了一下:“那天,在別墅地底下,我之所以這麼逼他,就是爲了逼出他的本體。”

    我恍然大悟,怪不得我那天看到的孫遇玄會與平時的他,天差地別!那麼萬傾之所以將孫遇玄的本體逼出來,是想讓孫遇玄早日被地府召回?

    萬傾大概是知道了我的想法,然後說:“我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爲他的存在是我的阻礙,以及,我不想再看你就這麼傻下去。”

    我驚訝的看着他,他卻平靜的說:“其實,早在那之前,孫遇玄就知道他存在人間真正的目的了。”

    我渾身一涼,愕然的看着他:“你口中的這個目的,不會和我有關吧?”

    他撇撇嘴角,一副不可置否的模樣。

    怪不得,在後來相處的這一段時間,我總會有種孫遇玄離我越來越遠的錯覺!

    “可是,他完全不用如此的大費周章,如果他的目的是我的話,他在一開始,把我擄到地府裏來不就行了嗎。”

    以他的身份,他如果想要從我這得到些什麼,應該會不費吹灰之力吧。

    萬傾搖搖頭,說:“這是必須要做的一步,因爲你身體裏的拿東西,只有在人間,纔可以長大,而本體不能插手這件事,如果沒有現世在你的身邊做阻攔,早就被別人捷足先登了。”

    “但是現在,它已經完全成熟了。”

    我聞言,驚恐的摸上了自己的小腹,我身體裏的那東西……

    指的是它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
    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