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256.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256.他字體大小: A+
     

    這不穿內衣對我來說就跟沒有穿衣服一樣,這對許多現代女性來說都一樣把,哪有不穿衣服的。

    我荒唐的說:“那,那也得給我一個裏面穿的衣服吧,這樣讓我怎麼見人啊,稍稍低下頭,就能看到裏面。”

    我可是要穿着這身衣服去找孫遇玄,和無影,但是現在裏面什麼都沒有穿,甚至還有涼涼的風從我腿間穿行而過,這種羞恥的感覺,簡直讓我都無法邁開腿,更別提救他們了!

    然而,我說了這麼一大段話後,所有的女鬼都直愣愣的看着我,一個個一副呆若木雞的模樣,尤其是那個長舌頭的鬼,明明就知道是什麼,卻故意裝作一副聽不懂的樣子,真是氣死我了。

    但是,她們不給我,我總不能說連這件都不穿吧,到時候,我就更沒有臉見人了!

    現在我對地府哪哪都不太熟悉,並且指不定會遇上什麼兇險,所以還是小心行事爲妙,免得倒時候被禁足,或者丟了小命要好。

    於是我只好心死的不再做過多的掙扎,等到衣服被完全穿好之後,我整個人還是木然的,還好這件衣服夠長,也綁的夠緊實,至少不用擔心我會春光乍泄。

    我正想問下一步要幹什麼的時候,幾個侍女便托起了我五六米長的裙襬,在帶領之下,來到了一個充滿女性氣息的房間,應該就是所謂的閨房了。

    事情發展到這一步,我就算是個傻子也看的出來,那個被叫做‘王’的男人,是要和我成親!

    我不知道這意味着什麼,但至少我乖乖的聽了話,就不會死的那麼快,說不定成親之後,他一高興,就把孫遇玄和無影都給放了呢!

    但,我不明白,爲什麼和他結婚的對象,會是我,我是一個活人,他們地府裏不也應該娶門當戶對的鬼嗎?

    我想的腦袋疼,還是想不出一個所以然,或許這一切只要等到我見到轎子裏的那個男人的容貌,就真相大白了吧。

    他會不會?真的是萬傾?我的腦海裏,已經不止一次出現了這個疑問,萬傾的行爲很反常,經常性的出其不意,所以,這種事情是他的可能性非常的大,除了他,我也再想不出別人了。

    難道是一個我從來沒有見過的人,一個讓薛家墓羣的屍體都下跪,又和我有一定關係的男人,會是誰?

    幾個侍女圍着我,給我化妝,帶髮髻,將我的臉塗塗抹抹,跟她們一樣,像是糊了一層厚重的麪粉,我想推開她們,因爲臉上的東西實在是太難受了,但是我的手卻被另兩個侍女拿在手中,她們在給我做‘美甲’。

    我還是第一次享受到這種貴婦級的待遇,但是我可沒有這個福氣消受,時時刻刻都有種如坐鍼氈的感覺,像是屁股底下長了螞蟻。

    那髮髻,至少有五六公斤中,色澤光亮,絕對是活人的頭髮做出來的,想到此,我不由的一陣膈應,但還是無法逃脫她們的魔爪。

    頭上被插上了好多珍貴的裝飾品,可是這隻會增加我頭上的重量而已,壓得我腰都彎了,痠痛的直都直不起來。

    而她們幾個卻像是很滿意的點點頭,我看着鏡子裏那張模糊的臉,心生一股惡寒,這畫的也太醜了吧,都能把我給嚇死。

    她們把我扶到了牀上,幾個人看守着我,我跟着幾個女鬼大眼瞪小眼,感覺時間被無限的拉長,真是有種度日如年的感覺,現在這是在幹什麼呢?

    那個長舌頭的女鬼結結巴巴的跟我說,說我們現在要等待吉時,我的頭皮猛然一抽,難道說今天就要結婚了嗎?至少給我個心裏準備吧,別過來之後,人沒有見到,卻莫名其妙的和別人結了婚,如果我跟這個人真的結了婚,只怕這輩子都沒法在回到人間了!

    我坐在牀上,一個勁的在心底呼喚孫遇玄的名字,雖然我們之間的心電感應很弱,我幾乎感覺不到,但是,我還是期望他能給我一個迴應,他現在,被關在了哪裏呢。

    對,我忽然想起了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如果我在婚禮上突然逃了,那個被叫做‘王’的男人一定會生氣,然後降罪給我,這樣我就會被關到關押孫遇玄他們得地方,並且還可以不用和他結婚!

    我不知道我這麼想,會不會有點天真,但是我絕對不能跟這個男人結婚,如果救了孫遇玄,他卻知道我是通過和別人結婚才能救他,以孫遇玄的性格,他一定不會允許。

    我不能再做讓他傷心的事了,雖然出發點是好的,但是對他來說,卻是傷害,我把我認爲最好的付出給他,然而這些東西卻不是他喜歡的。

    有時候,付出用錯了方式,還不如不付出,感情,不是隻要自我感動就會幸福。

    如果有機會,我一定要看清轎子裏的那個人長的是什麼模樣,然後再做決定,這一次,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在心中默唸了幾遍孫遇玄的名字之後,逐漸的平和了下來,也沒有了方纔的煩躁,既然要我等,那就等吧,在婚禮進行之前,總歸會見到他。

    接下來,就是我一個人受苦受難的過程,因爲頭上的髮髻,實在是太重了,爲了防止弄壞髮型,所以我不得不一直僵直的坐着,用力的挺着腰桿,就算偶爾想要稍稍彎腰偷懶一下,也會被人推了起來,重新被迫我坐直。

    於是我只好暗暗的輪流翻他們一個白眼,然後繼續等,等了不知道多長時間,我忽然聽到了窸窸窣窣的說話聲,於是立即擡起頭,看向他們,只見房間裏來了另一夥的人,都是些男的,應該是過來接我的。

    他們二話不說,便拉起我的手,將我拉上轎子,然後把我擡了起來,轎子前有一個人掌管着燈籠,大概是給我們照路的,雖然沒有半點的作用。

    我們一行人像是在黑色海域中漂浮的小舟,浮浮沉沉得,一直飄蕩到未知的地方,直到在一個鎏金大殿面前停了下來,這間建築得風格與之前的截然不同,而是透露着威嚴與霸氣的恢弘。

    想必,這就是那個男人住的地方了,難道說,他們是帶我來見他的嗎,想到這,我心臟竟然緊張的噗通跳動,像是要從嗓子眼裏跳出來了一樣。

    或許,根本就不用等到結婚的那天,我現在就可以惹怒他,讓他把我關起,或許他會一個不樂意把我給咔嚓了,但是我的鬼魂,還會和他說同樣的話,還是會惹怒他。

    我下了轎子,一副英勇就義的姿態走了進去,在通過一個房間的之後,我看到了一抹欣長的背影,他穿着一身扎眼的紅,背影高挑,看起來非常的眼熟,但由於寬大的衣袍擋住了他本然的身姿,所以我並不能清晰的分辨出來這是誰。

    他的頭髮如墨一樣的漆黑,直直的流瀉下來,在注意到這一點的時候,我不由得一陣失望,因爲我認識得人之中,根本就沒有這樣長頭得發的人。

    不對,我好像從來沒有見過萬傾的頭髮,因爲他一直都穿着個厚重的袍子,萬年不變。

    可是,從我這個角度看過去,他得臉上並沒有帶面具,難道說?他把面具給摘下來了?想到這,我不由得隱隱感到激動,如果這個人真的是萬傾的話,我完全不用像現在這樣擔心了!

    於是我輕咳了一下,問道:“萬傾?”

    他聽我叫道之後,只是保持原來的動作,沒有動彈,有風鼓起了紅色的紗幔,以及他寬大的衣袖,讓他有種飄飄欲仙之感……



    上一頁 ←    → 下一頁

    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
    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