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254.入地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254.入地府字體大小: A+
     

    然而,就在頭轉過去的那一刻,我整個人都愕然了,因爲我又看到了那座紅色的轎子!

    紅色的紗幔,無風自起,轎子裏坐着一個穿着紅色衣服,長着紅色指甲的男人,他的指甲鋒利無比,能輕易的要了我的命!

    我的喉嚨處彷彿突然吞下了一顆雞蛋大小的石頭,咽不下去,也吐不出來。

    方纔的喜悅瞬間的消退下去,而是轉換成了深深的恐懼,這頂轎子得主人,在方纔就出現了,所以那些屍體纔會跪下,他默默的觀看完了這一切,不知有什麼意圖。

    而且,此時的曉冉跪下的姿勢和其他得屍體有些許的區別,就像古代的臣子向上級覆命一樣,難道說,剛剛搶轎子這件事,是轎子裏的那個人指使的?

    我渾身發涼,腳底板就像是黏在了轎子底一樣,動彈不了半分,這是怎麼回事,陳迦楠呢,他有沒有藏好,會不會被發現?

    我現在沒有時間擔心自己的狀況,而是在心裏一個勁的祈禱陳迦楠不要被發現,我可不想再有人被牽扯進來了,我真的負擔不起這麼多條人命!

    我剛想說些什麼,卻像是被封住了嘴巴一樣,發不出半點的聲音,只能呆呆的看着他,現在的我,不敢輕舉妄動!

    轎子的那人似乎是察覺到了我在看他,便沉默的命令擡轎子的人,將他擡到了我的面前,我們兩個就這麼‘面對面’,空氣飄忽,紗幔重疊,以至於我除了轎子之中的一抹紅色,就看不到別的什麼了。

    想到上次那挑起我下巴得,鮮紅的指甲,我就不由得吞了一口唾沫,不知道面前這個男人想要幹什麼,他會不會讓我死?

    就在我這麼想完之後,他那帶着紅色指甲得忽然朝我伸了過來,我嚇得想要往後退,卻如同被踩住了尾巴一樣,根本沒有辦法挪動半分。

    他如同上次那樣,托起我的下巴,只是他這次用的不是指甲,而是手指的背面,這讓我不由得深深喘口氣,這至少能說明,他的目的不是爲了殺我。

    我的心臟在胸腔裏慌亂的跳個不停,我幾乎能夠問道他手指上那關乎死亡的味道。

    “你……”我的喉嚨抖動半天,終於發出了聲音:“你是不是萬傾?”我小心翼翼到問道,真的害怕他一個不樂意把我給咔嚓了。

    雖說此情此情不適合說話,最好的方式就是保持緘默,但是我的確太好奇了,如果他真的是萬傾得話,至少我不會害怕成這樣,人對未知的東西,總是保持着原始的恐懼。

    他沒有說話,忽的揚起了手。

    “別殺我!”我大聲的尖叫道,死死的閉上了眼睛,然而只聽到了琉璃珠碰撞的聲音,我慌張的睜開眼睛,發現面前只有晃動的珠簾,而他的指尖,正輕輕鉤斷固定另一邊珠簾的繩子。

    隨即,半扇珠簾便散落了下來,透過晃動的紅色琉璃珠,我朦朦朧朧的看見了他輕微勾起的嘴角,像霧一樣的輕薄,繾綣……

    只是這笑也只是一瞬的,因爲下一刻,他轎子前的紗幔便肆意飛舞了起來,完全封鎖了我的視線,連帶着我轎子上的珠簾也劇烈的晃動起來,我感到強烈的陰風穿身而過,鑽進了我的身體,像是一張冰涼的手,將我渾身給摸了個邊。

    這涼,讓我不由得抱起了自己的雙肩,只見遠處,忽的照射出了萬丈白光,就像人在瀕死的時候,看到的‘天堂’的大門,我的腦海裏瞬間就冒出了兩個字。

    ‘地府!’

    上次帶走無影的人就是他,難道說,他這次過來是將我帶去地府的,暗常理來說,我應該抗拒,或者喊救命,可事實是,我沒有一絲絲反抗,反而還在心裏慶幸,因爲我還在苦於不知道如何去地府,然後就有人來接我了。

    並且,他沒有殺我,是不是說明我此次前去地府,可以省去不少的危險?

    想到這裏,我慎重的摸了摸手裏得戒指,只怕這次下去了,就很難在上來……

    我回頭,發現那一衆的屍體正朝我們這邊看來,強烈的白光照亮了他們那一張張不見天日的臉,他們的表情很享受,就像是在沐浴一般。

    其實,這些屍體真的挺可憐的,死了不能投胎,還得受人奴役,當別人權利的工具。

    我找了找,並沒有發現陳迦楠,估計他還在躲着,或許已經走了,我剛剛並沒有聽到除了我和曉冉之外的打鬥聲,這至少能保證陳迦楠現在是安全的。

    我呼了一口氣,然後轉過了身,雖然心慌,但現在這種情況,對我來說,無疑是非常有利的,就算我沒有能力救出他們,也可以和他們一起呆在地府,說不定,地府也不比人間差呢。

    如是想着,我心頭的不安漸漸得消散,反而有一絲隱隱的得期待感,支撐不下去的時候,我還有個心靈停靠處的地方,這就是我所擁有的,簡單而平凡的滿足。

    越靠近光線的地方,風吹的越大,以至於我渾身都在瑟瑟發抖,直接讓我的體溫下降了大半門,涼涼的,如同屍體一般,想必,下了地府之後,我的身體就和冰塊相差無幾了吧。

    風鼓的越來越厲害,轎子上的珠簾互相撞擊的噼啪響,我整個神經不由得又繃緊,成了一根僵硬的弦,輕輕一碰就會斷。

    那人的轎子一直與我保持着平齊,按理說,他應該是屬於地府的,可我爲什麼會在薛家墓羣,不止一次見到了他,而且是以這樣的場景。

    到處都是紅色,而紅色,象徵着一個字,那就是……‘喜’。

    想到這個字的那一瞬間,我不由得渾身一怔,他之所以不殺我,並且帶我去地府,不會是因爲,他要……

    我不敢往下想,也沒有時間往下想,因爲我們已經到達了那個光口處,隨即,便是刺眼的白光,以至於我的腦子都跟着狠狠的一白,再回過神來的時候,身邊的場景直接發生了大變樣。

    一條懸掛於半空之中的石板橋,橋的表面平坦,背面卻像是劍一般,呲互着,算是唯一得路,而橋的下方,則是萬丈的深淵,充滿着黑色的霧氣,溼冷無比,並且不停的有比人還大得鳥呱呱叫着,在黑暗之中盤旋,呼嘯而過。

    那黑色得大鳥像是聞到了人肉的味道,便朝我飛了過來,它扇動翅膀,劇烈的黑風撲面而來,以至於我單薄的衣服,像是旗幟一般,獵獵的抖動着。

    我害怕極了,當那鳥伸出巨大的爪子,準備勾住我的時候,我條件反射的用手去擋,然而那鳥並沒有得逞,便發出了一聲嗚咽都抽氣聲。

    我茫然的睜開眼睛,發現那鳥比腿還要粗的長脖子被握在一隻蒼白的手裏,正是前面的那個轎子裏得那位,他的指甲鮮紅,不停的有烏黑色的血液滴落在他白皙趕緊的手上。

    隨即,他用力的一扔,那沉重的大鳥便像一粒丟出去的石子一樣,胡亂的往下墜落,不到一會就不見了蹤跡,其他想要蜂擁而來的鳥,停止住了想要進攻的趨勢,都扇着巨大的翅膀的翅膀,在上空盤旋着,難聽的嗓子裏不停的發出呱呱的叫聲,如同在抽噎一般。

    我驚魂未定的順着自己的胸脯,看來是我太掉以輕心了,如果我一個人來了地府,只怕會立即被這些大鳥給分食吧。

    我的心臟在胸腔裏慌亂的跳動,如捶悶鼓。

    轎子裏的人收回了手,周圍只剩下那些大鳥悽慘的叫聲,看來,剛剛殺死的那隻鳥,是它們的首領。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
    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