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248.愛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248.愛情?字體大小: A+
     

    何若寧這句話,不由的點醒了我,讓我一瞬間便明白了過來,爲什麼我經歷了這麼多事情,卻依然活着,不是我多麼的遭神眷顧,多麼的大難不死,而是因爲這些人沒有殺我。

    至於他們爲什麼沒有殺我,肯定是有原因的,而原因是什麼,就不得而知了。

    “既然你說我是銜着玉的女屍,那我問你,你是怎麼看到我的。”

    “棺材裏嘍,密道就在我得房間裏面,你覺得我會不知道麼,或許我看到的不是你本人,只是一個影像,但是那個影像和你長得一模一樣。”

    “所以,你就斷定我得嘴巴里面有東西?”

    “其實一開始,我是想利用三叔來拿到那枚玉佩,但是他實在是太沒用,一直都搞不定,沒想到他昨天晚上竟然會突然要查看你的嘴巴,如果被他發現了你嘴巴里的祕密,那我豈不是白忙一場。”

    我嘴巴里的祕密,聽到何若寧這麼說之後我算是明白了,其實她昨晚那樣在我的嘴巴里面摸索並不是爲了找到玉佩,而是爲了其他的東西,她口中的祕密?

    我暗暗的伸出舌頭,舔了舔牙齒,稍稍思索了一下,忽然反應了過來,我知道何若寧她是在摸什麼了,她是在摸我的牙齒內部結構!

    在意識到這一點得時候,我不由得從腳底板往上蔓延着寒冷的感覺,屍銜玉,大概是因爲玉與屍體之間存在着某種咬合關係,所以何若寧纔會要摸出我的牙齒結構!

    但是,這不得咬模具才行麼,難道她用手簡單的摸了兩下,就能摸出個所以然?這實在太匪夷所思了,要不是何若寧方纔的那句話,我也不會像現在這樣茅塞頓開。

    “現在知道了吧。”何若寧猛然一拉扯,我便猶如牽一髮動全身般,朝她靠了過去,由於她的指甲是倒勾的形狀,所以一旦被勾住,便很難掙脫。

    “何若寧,現在不是打的時候,我有一件事情想找你商量。”武力能除一時之氣,但是對長遠發展並沒有好處,因爲武力並不能解決事情。

    就像芳百煞,雖然個人能力突出,但是卻淪爲了衆矢之的,所以他死了,相反,我們這些根本比不上他的人還活着,我一個人獨闖地府不過是天方夜譚,可是如果是一羣人呢?

    相比於出了胸口這股子惡氣,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救孫遇玄出來,從地府搶鬼魂,無異於從老虎嘴巴中搶塊肉,可無論面臨着多大的兇險,我都要試試,如果連試都不試,那纔是最真的失敗。

    於是我問道:“你喜歡孫遇玄麼。”

    “喜歡。”她不假思索的說道,說的沒有一點猶豫。

    “那孫書煜呢。”

    “利用他而已。”她說的毫不避諱,我想那邊的孫書煜或許耳朵尖的聽到了,要不他也不會在愣神的期間被陳迦楠打到了腰腹部,可何若寧,卻連眉頭都不皺,有着與她外形上極不相符的冷血。

    “很好。”我聽她這麼說,讚賞了一句,隨後說道:“既然這樣的話,孫遇玄現在有難,你救是不救?”

    何若寧像聽到了笑話般得呵了一聲,說:“你當我傻麼,讓我白白賣命去幫你救孫遇玄,然後看你們兩個大團圓?我到更喜歡現在這樣,這樣,你們倆個纔是真正意義上的陰陽相隔,永不相見。”

    “我根本不行,你也看的出來,我甚至和你對打都夠嗆,更別說去什麼地府了,我保證,只要你願意和我一起,一起救出孫遇玄,我就自動退出,並且,會親手贈上我的牙齒模具。”

    她聞言,稍稍愣了一下,似乎是在訝異我竟然會知道她口中得那個祕密是什麼,當然,我並沒有她想象得那麼傻。

    “你得保證隨時都會變卦,況且,這也不是你單方面就能承諾得事情,地府是個進去容易出來難的地方,我不可能爲了你一個口頭承諾就去冒險。”

    “那你要什麼。”

    她想了想,說:“嗯……如果你把你和陳迦楠的牀照發給我,我就考慮考慮啊。”

    我聞言,臉色不好的回了一句沒有。

    “以前沒有,以後可以拍啊,現在孫遇玄去了地府,你和陳迦楠也不用偷偷摸摸的了。”

    我聽她這麼說,不由得火冒三丈,她得意思不就是再說我和陳迦楠之間不明不白麼,她語言侮辱也是用得過癮啊?!

    見我如此憤怒,何若寧卻忽的笑了出來,像是故意笑給我看似的。

    “你耍我?”

    “對啊!”她譏笑道:“哈哈,什麼至死不渝得愛情,估計只有你這種腦殘纔會相信吧,我救了他能有什麼好處,我就算跟他在一起了又有什麼好處?他不過就是一個鬼,一個廢物罷了,也就你拿他當寶貝,沒有收穫的事情,我又何必去付出。”

    “我不允許你這麼說他!”

    何若寧虛僞的擦擦眼角的‘眼淚’,像是聽到了什麼笑話一般的說:“呦呦呦,是廢物還不讓說了,你以爲我看到他被鬼差抓走得那一刻,心裏真的是在心疼嗎,我告訴你吧,我唯一的感觸就是覺得他好窩囊,一臉得窩囊像!這種窩囊廢,乾脆永遠都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她話音剛落,我便一個巴掌扇到了何若寧的臉上,瞬間,她得臉上便多出了五道血紅得指印,但她卻絲毫不在意,也沒有惱怒。

    她笑道:“昨天晚上真的是個大豐收呢,你所有得幫手,全部都給我滾蛋了,現在,你就只剩下陳迦楠這一根翅膀。”她邊說,惡狠狠的攥起了手掌:“只要我現在,把陳迦楠這根翅膀輕輕折斷,你以後就再也飛不起來了。”

    她要對陳迦楠做什麼?!

    “對了。“她扭頭,對我說:”你最好在這片草叢裏找找昨天那個揚言要對付我的女人的屍首,說不定還能找到些碎片什麼得。“

    她是說,骨心嬈?骨心嬈怎麼了,難道出事了嗎?是不是因爲何若寧將她拖到了天亮,然後利用太陽,讓骨心嬈消失了。

    思索之間,何若寧竟然忽的從我身邊溜走,我想伸手抓住她,最終卻已失敗告終,如果我思想沒有拋錨的話,也不會這麼看到她從我眼皮子底下跑走了。

    一直沒有空觀察陳迦楠那邊的戰況,這一眼看去,才發現那邊的宋志勤以及孫書煜,竟然被打的落花流水,也對,他們三個都是人,打架只能拼拳腳,這樣一來,宋志勤便沒有多大得作用,而論拳腳,陳迦楠顯然略勝孫書煜一籌。

    “兩個廢物,讓開!”何若寧這麼說了一句之後,竟然伸出了鷹勾一般得爪子,對準陳迦楠的心臟處,連帶着歷歷而行得勁風,快速的進攻過去。

    r然而,此時得陳迦楠手上沒有任何得武器,如果用手去擋,無異於以卵擊石,一定會被何若寧的利甲傷的體無完膚。

    可是,何若寧所瞄準的地方並不是普通的地方,而是陳迦楠的心臟處,如果她得逞的話,後果將不堪設想!

    我心急如焚的加快腳下得速度,朝他們跑了過去,只恨自己沒有多長兩條腿,心裏一個勁得祈禱,陳迦楠,擋住,就算稍稍擋一下也好,我馬上就趕過去!

    然而,我的祈禱卻沒有奏效,不知是不是因爲體力不支的緣故,陳迦楠竟然沒有做任何得防備,以至於何若寧的那隻長着倒勾指甲得手,竟噗的一聲扎進了陳迦楠的皮肉之中。

    剎那間,我只覺腦海裏那根繃緊的神經,嗡的一聲斷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猛鬼夫君嬌寵令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
    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